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20.06.30上架
  • 25.05

    连载(字)

8884位书友共同开启《仙鲤鱼咸鲤鱼与驴》的玄幻言情之旅

舵主糖渍青梅子 舵主安幕风笑为一人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重生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3818 2020.06.29 12:58

  “余钱!刹车!”

  “你疯了!”

  刺耳的刹车声之后,“砰!”的一声,车撞坏了栏杆,直向下面的大海坠落而去。

  “噗通!”车掉进去了。

  大海看着漂亮,可水好凉啊.........

  好凉.......

  窒息让余钱的意识逐渐混沌,模模糊糊的她好像看到了灰暗中向海底坠落的车。

  那辆车,落的可比她快多了。

  那车里,还有个被她系死了安全带淹死的家伙,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余钱忽然开心的笑了笑,爸妈啊,我给你们报仇了!

  ............

  刺耳的警报声在检测室响起,红光映红了整个水舱。

  “23号余钱!23号余钱,停止测试!”

  “该死的,23号的生命体征太低了,把测试按停!”

  测试员急了,按下水舱外的红色按钮,向上方的玻璃墙内传递停止请求。

  椭圆形的水舱之内,正悬浮着一个紧闭着双眼的女孩,水流在她的身边旋转,包围。

  她已经昏迷了。

  “停下吧,她不懂事是她的事,但搞死就成我们的责任了。”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把烟蒂扔下,站起来。

  “别让君泷找我麻烦,是这位小姑娘不死心,非要测试的。”

  “是。”

  他身侧的青年低头应道。

  男人走出了房间,而后,操作台上的人也迅速按停了测试。

  “滴滴滴!”

  水舱内的水迅速消退,余钱迷蒙的睁开眼睛,看到了好几个跑过来的白衣人。

  这是,黑白无常?

  不对,好像只有白无常啊........

  “啪嗒!”

  压力在舱门打开的那一刻消失,余钱摔倒在地,再次昏迷。

  水舱内的水已经全都消失,测试员跑进来,手中的仪器冒着红光。

  “23号昏迷了!快打开生命舱,把她送进去,快!快点!”

  下面手忙脚乱的救人,上面的人却都稳坐在那里,面不改色,余钱是生是死,都不干他们的事。

  另一面玻璃墙内,站在墙边的干瘦男研究员收回了视线,用笔推了推他的眼镜,后落到了他准备多时的表格上。

  “石城十二中余钱,测试水系异能蕴藏B级失败,异能受损,跌落为觉醒等级。”

  “急躁不稳,好高骛远,建议划去帝都学院观察名单。”

  “观察员,崔志。”

  .......

  余钱觉得自己好像被好些个车轧过一般,浑身上下都疼。

  缓缓恢复了意识,她的呼吸顺畅了些,疼痛似乎也舒缓了下。

  “滴答。”

  有水声。

  她皱了皱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旁边换营养液的小护士看到余钱醒了,当即兴奋的大喊了一句。

  “张医师!张医师!余钱醒了!”

  余钱被刺激的脑仁疼,抬手想摸一摸自己的脑袋,却没想到看见了自己手上的发着蓝光的管子.........

  她没死吗?

  按说她是被淹死的,怎么会全身上下都疼?

  “咣当!”

  门被摔在墙上产生了巨大的声响,这让余钱头疼的厉害。

  谁?

  “余钱!”

  凶狠的语气,却因为音质太软糯,竟听着像是在撒娇。

  这熟悉的声音让余钱愣了下,她侧过头看一眼,就这一眼,她直接坐了起来。

  “你异能阈值不够,为什么要测试蕴藏B级!?为什么瞒着我!?”

  “这下好了,你异能受损,还去什么帝都学院,石城学院你都去不了!”

  暴躁的漂亮姑娘一把摔了病历本,气鼓鼓的扯开了袖口的扣子,抬手就想打余钱,但也只是对着空气挥了一下,之后怒目而视病床上的余钱。

  余钱看着面前如此鲜活的女人,颤抖了下嘴角,“表......表姐?”

  张甜甜叉腰,“你别以为你叫表姐有用!”

  余钱的手颤抖着,表姐,是真的表姐!

  她没死吗?

  余钱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疼的她瞬间清醒,不是梦吗!?

  她真的没死!

  表姐会不会怪她自作主张去杀常欢?

  可她同样看到,也听到了表姐的话。

  这个地方,如果不是她手臂真的疼,她真的以为是在做梦........

  什么异能阈值,什么蕴藏,什么帝都学院..........

  恐怕,这不是她原来的世界了。

  张甜甜怒气冲冲的掂了椅子放到余钱病床旁,坐下。

  小护士乖乖的呆在一旁,张医师今天好凶.........

  “小诺,把门关上,再去把余钱的账单拿来,她有钱,让她付去!”

  张甜甜回头看了眼小护士,说道。

  “哎,好!”

  小诺逃也似的离开了,走之前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

  “表姐.........”

  余钱看着张甜甜的脸,眼睛红了一圈,眼泪啪啪的就掉下来了。

  真的是表姐啊,就算她好像胖了一点,凶了一点,可这样子这神态,就是表姐啊。

  那个她发烧能抗着她跑一个小时去医院的表姐啊!

  张甜甜一番话堵在嗓子眼。

  “你......你哭什么,不就是异能受损衰退了?以你的天赋不到一年就修复回来,还哭,不准哭!”

  余钱咬住嘴唇,挺着让眼泪不掉下来。

  张甜甜看着余钱委屈的小模样,怒气忽然就烟消云散了。

  她闭上眼睛深吸口气,又缓缓睁开。

  “你........”

  “唉,败给你了。”

  她伸出手,握住了余钱的手腕。

  “这次幸亏停止的早,要不然你命都要没了。”

  “你说你,不就是被那胡家的小屁孩激了下,非要来测试。”

  “现在好了,测试失败,你异能还倒退了,养伤养一个月,修回去又要一年,这一年的帝国赛事,你都参加不了。”

  张甜甜说着,又心疼起来。

  “你知不知道别人和我说你测试失败的时候我多害怕?我怕你一不小心,把命都造没了。”

  “你说余家怎么那么多事情,要你父亲的股份还必须进帝都学院.............”

  余钱听着,哭的更厉害了。

  完了,真的不是地球了!

  这哪啊?不是地府,不是地球,她是不是穿越了?

  表姐明明最讨厌医生的来着,如今怎么成医生了?

  还有表姐说的,她听不懂啊..........

  呜呜呜,举目皆陌生,唯有表姐熟,这哪啊!?

  张甜甜看着余钱越哭越狠,话越说声音越小。

  “小.....小钱钱?”

  余钱从来都是坚强的姑娘,无论是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在那个地球上的,从小到大,都没哭过。

  张甜甜吓坏了。

  “你,你别哭了,你一哭,我也想哭........”

  张甜甜看余钱哭的眼睛红肿,“你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我看看。”

  说着,她伸手就过去要摸一摸。

  余钱赶紧握住了张甜甜的小手,“表姐,我身上没事,我头疼。”

  她长长的眼睫毛扇动着,湿漉漉的红彤彤的大眼睛看着张甜甜。

  张甜甜被看的心里一软又是一酸,心疼的摸着余钱的额头。

  “你测试的时候伤到了精神力,头疼是后遗症。”

  “这伤,要好好养着,幸亏放暑假了,也不用回学校........”

  张甜甜叹了口气,“你要是靠帝国异能水平测试进帝都学院,可难了。”

  余钱模模糊糊的好像听懂了些........

  可她没有这个“余钱”的记忆!

  她还要上学?

  高二吗?

  重生过来,还变小了。

  “表姐.........”

  余钱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泪,也不哭了,她什么都不知道,一片茫然。

  “我,我测试失败了?”

  所以,是这个世界的余钱测试失败,死了?

  她才过来的?

  张甜甜坐下,“你还说呢,你进入蕴藏阶段才不到两个月,刚到蕴藏C级就要来测B级。”

  “你自己行不行没点数啊?还跟人打赌,结果自己阈值不够,跌回去了,半年努力又白费了。”

  张甜甜又叹了口气。

  “那我,现在是什么阶段?”

  余钱皱了皱眉,等级不够去硬测?就算这是小时候的她,也不该如此.......

  “觉醒A级,还好,没掉太多。”

  余钱抿了抿嘴。

  还是接受起来,有些困难.........

  “表姐,我能出院吗?”

  她想看书,这些看起来就是常识的东西,她是一点不清楚。

  若是她还要活下去,余钱看着张甜甜,表姐还在呢,她要活着啊!

  张甜甜摇头,“不行,你要养上几天呢。”

  “哒哒哒。”

  两个人正说着,却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从门外传来。

  张甜甜听到了声音,抬起头。

  “吱呀。”

  门开了。

  “君队长。”

  看清了来人,张甜甜站起来,“你来了。”

  来的是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女人,看着年纪不大,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腰间别着一把银色弯刀,她很漂亮,很英气。

  但是很凶,看着就凶。

  她的高马尾晃动了下,回手把门关上了。

  踩着高跟的靴子走过来,看到了病床上的余钱,她狭长的眼睛里有些心疼,有些怒气,更多的,其实是失望。

  “余钱。”

  她淡淡的唤了一声,磁性的声音让余钱一个哆嗦。

  下意识回了句。

  “在!”

  张甜甜把椅子后撤了下,乖巧的坐在了稍微远一点地方。

  “失败了?”

  她问。

  余钱低下头,这位是谁!?

  虽然不认识,但是看张甜甜和这位的反应,这个世界的余钱与她关系颇深。

  “嗯。”

  余钱低低的回了一声。

  “说,为什么会失败?”

  女人坐在了沙发上。

  余钱脑子一阵急转,从刚刚表姐的话里可以提取出来,她大概是被人算计了,脑子一热去测试什么蕴藏,然后能力不够,反损伤了自己。

  “我太急了.......”

  女人看着余钱的样子,薄唇微抿,“还有呢?”

  “我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女人把桌子上的杯子拿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

  “继续。”

  欧买噶的,余钱抬眼瞅了眼女人,这不是为难她?

  “我........”

  这个余钱到底干了啥..........

  “咔嚓!”

  清脆的一声响,余钱愣了下,看着女人手里的杯子被捏成了碎片!

  娘耶!

  她咽了咽口水,“我,我不听话!”

  女人看了余钱一眼,把碎片轻轻一挥,挥到了桌子下的垃圾篓里。

  她没有接触碎片!

  余钱看着,这是异能吗?

  念力?

  还是刚刚表姐说的精神力?

  “你还知道你不听话,你不是要考帝都学院,你不是立志要进城治总司?”

  “不是要拿回属于你的股份,不是要为你父亲正名?”

  “就一个跳梁小丑激你一下,半年的努力都白费了,开心了!?”

  她明明没有怒喝,明明是淡淡的问道,余钱却觉得自己胸口一阵发闷,难受的厉害。

  “父亲.......”

  余钱忽然抓住了这个点。

  “我父亲,我母亲!”

  她一激动,手上的针管忽然错位,“嘶........”

  疼的她是呲牙咧嘴。

  张甜甜赶紧过来。

  “你能不能小心点!”

  张甜甜正处理着伤口,女人却站起来。

  “出院之后,来城治司找我一趟,究竟这剩下的一年要做什么,你自己选择。”

  张甜甜赶紧抬头。

  “君队长!”

  君泷看了眼余钱,再对张甜甜点了点头。

  “照顾好她。”

  余钱呆愣的看着女人踩着靴子走出去,又关上了门。

  “表姐.......”

  张甜甜把针管弄好了,拿旁边的棉球擦余钱手上的血迹。

  “嗯?”

  “我父母怎么了?”

  张甜甜一愣。

  看向余钱。

  “你失忆了?”

  余钱看向张甜甜,另一只空闲的手握紧了张甜甜的手腕。

  “你告诉我!”

  张甜甜皱眉,“小姨在你十岁那年就失踪了,姨父是两年前走的,你因此出了余家,你都忘了!?”

  余钱忽然眼前一黑,直接跌回了床上。

  “余钱!”

  张甜甜的呼声逐渐飘远,余钱的意识再次沉入黑暗。

  她仿佛又看到了,那场被人策划已久的车祸。

  烧焦的尸体,熊熊的火焰,烧的只剩下骨架的车.........

  这个世界的爸妈,也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