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原是鼠妖作乱,余钱醒来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3575 2020.07.01 10:00

  “君队长。”

  手术室的门开了。

  张甜甜先走了出来,摘掉了口罩,露出了她苍白的脸。

  君泷这边刚听着江一昭说着考试任务,拿笔记着细节,听到了张甜甜的声音就站起来了。

  “怎么样?”

  江一昭和吴限也站起来了。

  “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

  张甜甜红了眼睛,“她,异能没了。”

  “啪嗒!”

  君泷手中的笔掉在了地上,碎裂声清脆而响亮,一下砸进了君泷心里。

  “怎么会......”

  她似是呢喃,声音很小,除了她自己也没人听到。

  江一昭和吴限对视一眼,皆皱了皱眉。

  “张医师。”

  两个医师推着病床出来,安安静静睡着的余钱闭着眼睛,嘴唇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青色。

  君泷走过去,咬牙握住了床沿。

  张甜甜抬起头,看着君泷,本想着藏着眼泪,可没忍住,泪水还是流下来了。

  “好好,照顾她。”

  君泷的声音有些颤抖,缓缓伸手,却在触碰到余钱之前收回去了。

  她当即转过身,压抑着说了句,“张医师,回见!”

  她的薄唇微抿、眉头紧皱,踩着靴子,直接便走了。

  她走的很快,像是逃离一般,黑色的风衣被风吹起,晃动着像是要从君泷身上飘起来。

  吴限看了眼君泷离开,又看了眼正在被推走的病床。

  “老.........”

  回过头,他却看到了发呆的江一昭。

  “老大,君队长走了。”

  他抬手挥了挥,似乎不明白江一昭为何忽然发呆。

  江一昭收回了视线,点了点头。

  他看了眼地面,忽然蹲下捡起来了摔成两半的笔。

  吴限愣了下,看着江一昭将笔塞进兜里,一时有些迷惑。

  “走吧。”

  江一昭说道。

  吴限挠了挠头,没再说什么,跟着江一昭走了。

  这边沈峰林还在路上,拿着笔和纸正在奋笔疾书。

  “嘀嘀嘀。”

  林宝摸出了兜里的手机。

  看到了来电,赶紧划开。

  “喂,队长。”

  沈峰林竖起耳朵,把笔停住,听林宝通话。

  “是,明白了。”

  林宝点点头,看了沈峰林一眼。

  沈峰林立刻坐好,眨了眨眼睛。

  “好,我们马上回去。”

  林宝皱眉,听着电话传来的忙音,他将手机放下了。

  “怎么了?”

  沈峰林赶紧问道。

  林宝将操控盘调出来。

  修长的手指更改了路线。

  “蔡晶晶找出来了不对劲的地方,队长让我们去基地。”

  “基地?”

  “要动手啊?”

  沈峰林立刻来了精神,二话不说把纸和笔推开,坐近了点。

  “嗯,余钱她,命保住了,但是异能没了。”

  林宝抿嘴。

  “队长心情很不好,你可把检讨好好写了。”

  沈峰林深吸一口气,“不是吧!”

  林宝更改好了,将操控盘推回去。

  又将数据网络调出来。

  “不过队长说,我们先找这个家伙。”

  说话间,林宝的手下,出现了一个画面。

  沈峰林看过去,眯起来了眼睛。

  “是妖族。”

  林宝点头。

  “初步估计是鼠类妖族,动作很迅速,监控里只有这一块照到了他,很狡诈。”

  “可妖族后退阵线一千里,刚谈好的和平条约,没一个月就破了?”

  沈峰林皱眉。

  林宝看了他一眼。

  “不一定是那些妖族,城池里的妖族也不少。”

  画面上,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从顶楼一跃而下,迅速缩小,变为了个黑点。

  这个视角,还是城治司原来安的摄像头。

  没什么人知道,要不然也不会被拍下来。

  医院这里,君泷看着监控器上的画面。

  “这人打晕了护士张诺,将其绑在更衣室,而后换了护士服出来,进了余钱的病房。”

  “五分钟后出来的。”

  女子将头发别到耳后,略微有些尖细的耳朵露出来,也露出来了她娇俏的侧脸。

  “出来后进入了更衣室,便在更衣室消失了。”

  “没有再拍到他的身影,很有可能有隐身异能。”

  蔡晶晶说着,偷偷抬眼,看到了君泷冷冰冰的下巴还有她微抿的薄唇。

  队长这个气场,她有点怕啊,没再想,她赶紧又把视线投向了监控器。

  “队长,要不要用耳目通天?”

  蔡晶晶问道。

  君泷眯起了眼睛。

  “用!”

  蔡晶晶咽了咽口水。

  “好。”

  江一昭和吴限在监控室外,吴限扒着门也看到里面的情况。

  “老大,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吗?”

  吴限没听到江一昭的回应,转过身看着江一昭,却发现江一昭正看着他手里的笔发呆。

  “老大?”

  吴限歪头走过来。

  江一昭没抬眼,“嗯。”

  “你怎么了?有情况啊,魂不守舍的。”

  吴限摸了摸下巴。

  “这笔是君队长的,不是吧,老大,你原来喜欢.........”

  江一昭一巴掌打在了吴限的脑壳上。

  “在这里守着,等我回来。”

  吴限刚捂住自己的脑壳,就看到江一昭迈着大长腿走了。

  ???

  什么情况?

  吴限皱着眉头坐下,又回头看了眼监控室。

  老大去找谁?

  不会是去找那个小姑娘了吧?

  还掩饰呢,绝对是帮君队长找线索去了。

  呵,男人!

  吴限倚着椅子的背,看着房顶,叹了口气。

  怎么感觉这俩月不会有啥好事呢?

  .........

  江一昭轻轻推开了病房的门,张甜甜站起来,“你是......君队长身边的人?”

  江一昭笑了笑,低下头,“张医师?”

  张甜甜点点头,看着江一昭,“这是来?”

  “哦,我来看看余钱,她怎么样?”

  江一昭走进来,看到了病床上沉睡的余钱,小姑娘脸色差极了,一点血色都没有。

  张甜甜倒了杯水给江一昭,“暂时醒不过来,说不定要睡几天。”

  “你是?”

  江一昭把水杯接过来,“我叫江一昭,是君队长队伍里新来的。”

  “哦,江队员。”

  “我是张甜甜,余钱的表姐。”

  江一昭笑了笑,“张医师人如其名。”

  张甜甜坐下,轻声笑了笑。

  “过奖了,这次,还要辛苦你们。”

  张甜甜了解君泷的为人,小钱这次异能没了,下手的人,她不会轻易放过。

  “应该的。”

  江一昭喝了口水,将水杯放下。

  “张医师可以给我讲讲发现余钱中毒时候病房的气息吗?”

  张甜甜想了想。

  “我当时也急了,冲进来之后,也没注意看周围........”

  “只是气味,应该会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江一昭说道。

  张甜甜仔细回忆了一下,“嗯,确实有些不一样,似乎有些淡淡的香味,但是很淡,余钱这孩子不喜欢那些奇奇怪怪的味道,病房里顶多是药味........”

  她看向病床。

  “那味道,倒是像香水味。”

  香水味?

  江一昭听了,微微皱了皱眉,“那若是再闻到那个味道,张医师能分辨出来吗?”

  张甜甜点点头,“可以。”

  江一昭松了口气。

  “那之后再见吧,谢谢张医师的水。”

  江一昭站起来。

  “江队员我送你。”

  张甜甜也站起来。

  江一昭笑了笑,俩人前后脚出去,张甜甜目送着江一昭离开后转身回去,将门关上了。

  江一昭走出去后,再次去了一趟余钱之前的病房,还没到,就看到了拉起来的警戒线。

  没靠近,他站在远处看了看,里面搜查的,是城治司的人员。

  石城的城治司,反应很快。

  或者说,也是因为这次的人,与君泷有关。

  站着看了会儿,江一昭抬脚,离开了那里。

  .......

  第二天清晨。

  “呜.......”

  余钱翻了个身,觉得自己呼吸有点困难,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旁边睡在小床上的张甜甜。

  表姐的睡姿向来不好,但是这次睡的,很乖巧。

  缩在小床上,小小的一团。

  小脸在毛毯里露出来,秀丽的眉毛皱起来,似乎没做什么好梦。

  余钱想坐起来,忽然觉得自己胸口一阵沉闷,而后肚子更是酸涩的疼起来。

  她皱了皱眉,抬手揉了揉胸口和肚子。

  怎么睡一觉醒过来这么难受?

  慢慢坐起来,她悄悄下床走过去,轻轻的给张甜甜盖好的毯子。

  重点关照表姐的小脚丫,她畏寒,受不得凉。

  余钱坐在椅子上,看着张甜甜,却有些恍惚。

  这不是地球了啊........

  表姐也不是那个表姐了。

  她也不是那个地球的咸鱼小钱了,她是天才余钱啊........

  这个世界的表姐做了医生,这个世界的余钱还有个待她很好的师父君泷。

  可这些,都是她陌生的。

  她不认识君泷,更不清楚君泷与这个余钱的故事。

  她低下头,感受到脑袋一阵一阵的疼,叹了口气。

  好难受.......

  她忽然看到了自己的手腕上,没了个东西。

  愣了下。

  慢慢掀起来病服,她的左手手腕上,原本蓝色的一个手环,不见了。

  在她看的记载里,那个手环是时刻用来管控异能的。

  在某种程度上,异能不能随便使用,尤其是没有公职的普通人。

  这手环在长久的历史中,更成了异能者的代表物,如今,她手上的手环........

  没了?

  张甜甜醒过来的时候,就看着余钱对着她自己手腕发呆。

  张甜甜忽然红了眼睛。

  “钱钱.........”

  余钱听到了声音,抬起头,看到张甜甜醒了,笑了笑,“表姐,你醒啦。”

  张甜甜的嘴有些颤抖,她咬住了,慢慢坐起来。

  她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第二层毯子,知道是余钱盖的。

  眼泪哗一下就下来了。

  “小钱。”

  张甜甜从小床上下来,直接抱住了余钱。

  余钱愣了下,看着怀里表姐颤抖的身体,感受到脖颈温热的呼吸,还听到了表姐的抽泣声。

  她缓了缓,轻轻拍着表姐的背。

  “没事了,没事了表姐,这是怎么了,哭什么..........”

  “哇呜呜呜!”

  张甜甜哭的更大声了。

  余钱轻轻将下巴枕在了张甜甜的肩膀。

  表姐的身材倒是一点没变,还那么小。

  抱起来软软的,很香很舒服。

  她还是瘦瘦高高的,抱住表姐没有问题。

  余钱闭上眼睛,笑着感受表姐的温暖,缓缓的,她忽然觉得意识昏沉,还没在说什么,她一瞬间昏睡了过去。

  张甜甜感觉到余钱的手忽然垂下,重量更是压在了她的身上。

  “小钱?”

  她唤余钱,却没有得到反应。

  “小钱!!!”

  “咣当!”

  张甜甜喊的时候,外面的门忽然被打开,一个很高的黑色练功服的男人走进来。

  “张医师,怎么了?”

  张甜甜抱着余钱起来。

  “她晕过去了,去拿检测仪器,快!”

  男人听了,“好。”

  转身就离开。

  张甜甜将余钱放在病床上,拿了旁边桌子上的听诊器,检查了余钱的身体。

  她越听越心焦的厉害。

  不对劲!

  小钱的生命体征为何还会下降!?

  余钱再次被转移,而此时的余钱,却恍然看到了什么。

  黑暗里,唯有一点灰暗的蓝色还有亮光,在遥远的上空闪烁着,吸引着余钱的目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