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准备,浮华殿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3680 2020.07.07 22:48

  余钱摸着余安安,指着前面一排的东西,“这个,要不要带?”

  余安安小爪子挥舞了下,“嗷呜!”

  “嗯,看着你是喜欢的,那就带走。”

  刘敏看着余钱挑拣着给自己带的衣服。

  “小姐,你带的东西,为什么要安安挑啊?”

  余钱笑了笑,撸着余安安的头,“我要是带着它去了,训练累的话,它看着我衣服都是它选的,可能心情会好点。”

  刘敏将衣服叠好了,塞进箱子里。

  “安安真的很乖,今天在家都不闹的。”

  余钱抱起来余安安,“是吗?你很乖的哈?”

  “嗷呜。”

  余安安蹭了蹭余钱的胳膊,示意自己真的很乖。

  余钱笑了笑,看着收拾好的箱子。

  “辛苦刘姨了。”

  “哎,应该的,昨天没来,害小姐意外受伤了,我这心里也难受。”

  刘敏低下头,知道余钱是因为出去吃东西伤到的自己,她心里一直很自责。

  “哎,没事的,相反,我还挺,感谢你昨天没来的。”

  她今日的情况,不得不让她对昨天晚上自己的受伤,产生了些奇怪的联想。

  “啊?”

  刘敏愣了。

  余钱抬起来了余安安,“要不是这样,我可遇不到安安了。”

  刘敏听着笑了下,眼里都是慈爱,她看余钱,就像是看晚辈。

  可是阴差阳错的让余钱受了伤,她抿了抿嘴,不论如何,以后可要保护好小姐........

  六点半,张甜甜是被车店老板齐璋接回来的。

  齐璋说送货的出了点问题,车会晚到两天,所以这两天他都接送张甜甜。

  张甜甜也和齐璋熟了些,便不计较这些,没咋犹豫就同意了。

  刘敏做好了饭,刚给别苑的婆婆送了回来,就看到脱了外衣的张甜甜在饭桌上风卷残云。

  余钱愣在旁边,筷子是没敢下去。

  表姐像是饿了.........

  十几天的样子.........

  张甜甜将自己喂饱了,理智回笼,看到了余钱呆愣的目光,轻轻咳嗽了声,又喝了口粥。

  “今天带考察团走了一天,啥也没吃,有点饿了,你吃啊。”

  她指着下去了一多半的饭菜。

  余钱讪讪笑了笑,表姐这个一饿就啥也看不到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是一如既往。

  “好,表姐,你要注意勤吃饭啊,要不然各种事情的,你胃可受不了。”

  余钱喝了口粥。

  “还是这次太忙了,下次一定注意。”

  张甜甜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

  刘敏看着,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管这吃饭的两姐妹,去杂物室收拾东西了。

  “对了,表姐,我接下来要去城治司基地。”

  余钱边说边吃。

  “去啊,去几天?”

  张甜甜看着余钱。

  “嗯,一个月,我把余安安带走啊。”

  “多长?”

  张甜甜愣了下,而后抿了抿嘴,“一个月啊。”

  “嗯,而且师父说你进不去,所以表姐这一个月好好吃饭,可别让我再担心你,对了,我们还可以每天打电话。”

  余钱眨了眨眼睛说道。

  张甜甜忽然觉得自己吃撑了。

  “嗯,一个月就一个月吧,吃完饭出来,我跟你先练练。”

  “表姐,刚吃饱不要剧烈运动。”

  余钱赶紧说道。

  她怕自己一不小心伤到张甜甜。

  张甜甜挑眉,看着余钱,“你是不是觉得会伤到我?”

  不愧是姐妹,这都能猜到。

  余钱摇摇头,又点点头。

  “额.........”

  余钱抬手,“我异能不稳定,师父让我带着手环,轻易不能动异能的。”

  张甜甜撅了撅嘴,“那还是等你修行一个月回来算了。”

  余钱立刻点点头,“表姐真好!”

  余钱吃了几口,忽然想到了新买的车。

  “表姐,我司机给你找好了。”

  “嗯?”

  张甜甜看着她,“人怎么样?”

  余钱嘿嘿笑了笑,“人挺好的,你妹的眼光一等一,不用担心。”

  “那就行。”

  张甜甜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要说这个考察团的医生,也真够鸡毛的,弄得我全院上下到处跑。”

  “考察团什么时候走?”

  余钱问道。

  “还有五天呢,七天的考察时间。”

  张甜甜揉了揉眉心,“我先去休息,你什么时候出发?”

  “哦,明天早上。”

  余钱咽下去菜,“师父说会早点来接我,表姐你起来了就叫我一起啊。”

  张甜甜顿了顿,“明早就走啊?”

  “嗯,最近好像出了不少事情,赶紧过去训练,我也好保护自己。”

  余钱看到张甜甜的表情,知道表姐舍不得,伸手拍了拍张甜甜的手。

  “表姐放心,一个月后你表妹回来,那就强的不行不行的,你也可以放心去上班。”

  “而且师父说只要我一个月内突破蕴藏,开学的时候重点班就稳了,我就可以再去参加帝国赛事了。”

  余钱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一个月.......

  蕴藏?!

  张甜甜垂下的手握紧了,可还是笑道,“钱钱可要给表姐我争光的啊,不到蕴藏就别回家了。”

  余钱立刻抬手行礼,“保证突破蕴藏!”

  张甜甜起身,摸了摸余钱的头,“嗯,好好吃饭吧。”

  她走上二楼,疲惫的躺在了床上。

  钱钱觉醒的异能,君队长告诉她了,一个极为特殊且强大的火属性SSS级,一个水属性S级。

  小姨和姨父都没有觉醒过火属性的异能,更不要说是SSS级的.........

  她侧过身子,看到了床边桌子上的照片。

  她从小就没了父母,是小姨拉扯她长大的,小姨出嫁,不过六岁的她便跟着去帝都读了十年的书。

  十六岁那年,小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一队秘密入侵的妖族,便失踪了。

  活下来的队员都说,小姨死了,尸骨无存.......

  她那天抱着余钱,两个人在一起哭了好久,后来,她用了一年的时间考上了洛城学院医学系,便立刻离开了那个令她想想便心痛的帝都。

  她以为钱钱有姨父在,不会有事的,结果毕业那年,姨父没了.........

  余家人逼迫刚失去父亲的余钱讨要股份,张甜甜也是那个时候,在赶往帝都的速越动车上,遇到了君泷。

  那是她第一次见君泷。

  后来,君泷单枪匹马进了余家,将余钱抱了出来,带着她和余钱,一同回了石城。

  余家人松口,说只要余钱考上了帝都学院,股份就还是余钱的。

  谁知道,看钱钱有了进入帝都学院的资格了,就耍阴招!

  张甜甜握紧了双手,有她和君队长在一天,钱钱就有人护着!

  她也该出去杀点妖族,赚点钱了.........

  晚上十点,余钱把余安安塞在狗窝里。

  “乖啊,睡觉。”

  她打了个哈欠,“晚安晚安。”

  余安安乖巧的缩在狗窝里,轻轻的“嗷呜”了一声,像是在和余钱说晚安。

  余钱将灯关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灵能活跃在余钱的身旁,无时无刻不在向余钱的身体里钻。

  余钱的身体也来者不拒,多少灵能她现在都吃得下。

  意识逐渐昏沉,余钱睡着了。

  ........

  紫色的浮华殿内,忽然听得“咔哒”一声,像是有什么箱子开了。

  余钱翻了个身,手摸到了冰凉凉的地面,迟疑了下,她的手上下再摸了摸,发现还是冷冰冰的。

  余钱忽然就醒了。

  她看到了远处云雾缭绕的银白石柱,石柱上蜿蜒雕刻的,像是五爪金龙。

  余钱愣了下,慢慢坐起来,而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她吸了口气,再睁开,发现还是一片云雾里,一根直冲向云霄的柱子!

  她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四周,紫色的大门出现在她的眼前,两座高大的紫金像手握长枪,凶神恶煞的守在殿前。

  余钱的目光有些呆滞。

  这.........

  哪啊?!

  “吱呀”,她面前的紫色大门,忽然开了口子。

  余钱站起来,向后看了看,只看到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看不到其他。

  做梦了吗,这么真实吗?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来了个极为陌生且危险未知的地方。

  她再转过身,看向了面前的紫色大门。

  咬了咬牙,她抬脚走了过去。

  她余钱从小到大,除了有些怕死,还怕过什么?

  在这堵她?

  她要是踌躇一下就不姓余!

  她刚伸手碰到大门,人忽然一个晃动,竟然直接进了门内!

  余钱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青铜三足鼎,它的一条腿,好像就有一个半余钱那么高。

  这直接就对余钱产生了严重的视觉冲击,因为她距离这鼎也太近了!

  余钱咽了咽口水,缓缓的后撤了两步,鼎上复杂的花纹看的她头晕。

  “咔哒。”

  又是一声,这次余钱听到了。

  她循着声音,绕过了青铜鼎,忽然看到了远处的一座台子上,放着一本巨大的紫金色书籍。

  就这一眼,余钱却感觉那书籍带着别样的熟悉感。

  她走过去,从台阶上去了台子,书籍距离她越来越近。

  下意识的,她伸出手了手,待她手触碰到书籍的那一刻,一股强烈的刺痛感从她的手上传来,余钱痛呼一声,将手挪开了。

  几乎是瞬间,她的脑海里就多了一堆玄妙的字体,还有一张波如蝉翼的紫金色无字纸张,她捂住手,再抬眼,忽然间天旋地转,直接昏了过去。

  .......

  清晨,余钱被张甜甜叫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张甜甜后,她揉了揉眼睛,“早啊表姐,哈啊~”

  抬手打了个哈欠,她忽然觉得左手食指有些微微的疼痛,一看,有个小口子,倒不是很严重。

  张甜甜抱起来余安安。

  “快洗漱吧,早饭做好了,君队长一会儿就来了。”

  余钱点点头,“马上来。”

  揉着杂乱的头发,余钱走到了卫生间。

  她皱着眉,“我昨天是做梦呢吗?”

  她拿起来牙刷牙杯,接了水,在触碰到水的那一刻,余钱忽然感受到脑海里一阵清越的像是风铃声一般的声音响起,随后一股清凉的感觉在她的左手食指萦绕。

  余钱愣了下,向下看去,她发现手指头的伤口竟然不见了!

  “嘶.........”

  不对劲!

  余钱将牙杯放下,她脑子里有东西!

  昨天不是做梦,她,她真的去了个紫色的宫殿,见了个紫色的书籍,脑子里还多了些东西!

  刚刚的力量,是脑子的东西给她的吧........

  余钱看着自己的手指,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几分钟后,余钱拿着一手拿着小刀,一手按着水龙头,吸了口气,咬着牙。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到底有没有,就看这一刀了!”

  她吸了口气,一刀便对着自己的手臂划去了!

  “嘶!”

  小刀划破了余钱的手臂,血直接流出来,疼的余钱呲牙咧嘴的。

  她赶紧将小刀放下,打开了水龙头。

  “哗哗哗。”

  伤口接触水的那一刻,那风铃声又来了,胳膊上忽然出现一股清凉,萦绕着她胳膊上的伤口,只是一瞬间,余钱亲眼看着自己的伤口止血愈合,直到一点伤痕都没了........

  “我去!”

  余钱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嘴,额滴娘!

  她脑子里是什么?保命神器吗!?

  她这以后受伤了用水冲一冲,不啥都,好了!?

  余钱深吸几口气,将水龙头关了。

  “淡定,余钱,你要淡定!”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几秒,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你,就是你,你死不了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