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测试背后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3982 2020.07.12 19:36

  “靠!”

  梁振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而后对着门外大喊了一声。

  “官涂!给我把屈杨抓上来!”

  门外等了很久不敢进去的青年听到了,立刻应道。

  “是!”

  君泷的眼里都是怒火,咬着牙,她的刀逐渐向上。

  “勾结体制之外的人,为了利益改掉了测试仪器的强度值。”

  “你该知道,一旦测试强度超过均值,会对人造成什么影响!若非停止及时,你说,余钱还能活着吗?”

  “嗯?”

  尾音带着凉意,冰凉的刀尖就抵在了梁振新的脖子上。

  梁振新僵硬着身体。

  “君队长,这件事情,我真的不清楚!我对天发誓,这件事和我梁振新毫无关系!”

  君泷看着刀,冷冷的说道,“她险些了没了命,梁振新。”

  “那什么屈杨,我要带走。”

  梁振新赶紧抬手,“君队长,这动手还是要掩人耳目..........”

  君泷冷笑了下,“动手?”

  “直接杀了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和那些余家人,一起去死。”

  梁振新愣了下,反应过来了,而后看着君泷。

  “君队长,这告上帝国法庭,我也会有个监测不查之罪啊............”

  君泷低头看他,“你不该有吗?”

  梁振新顿了顿,扯了扯嘴角,“有.......该有.........”

  “我没杀你,你该知道是因为什么。”

  “哧。”

  刀直接被抽回去,而后入了刀鞘。

  “梁振新,做好自己的本分。”

  她看向了那边茶几上的茶杯,那鲜艳的口红印,格外的引人注目。

  “你这屋子的妖气太重了,记得开窗收拾一下。”

  梁振新看到了那茶杯,手握紧,抿了抿嘴,“他是来谈生意的,不会造成什么对石城有害的事情。”

  “余家人不是也和你来谈生意?”

  君泷撇了他一眼,“能和你谈生意的,能是什么好人。”

  梁振新,...........

  “科长,屈杨来了!”

  官涂押着瑟瑟发抖的一个胖乎乎的地中海到了门前。

  君泷弯下腰,将自己的数据盘拆下来,这里面是监控视频和测试仪器的变化数据,都是证据。

  “记得,管好你手下的人。”

  她说完,便转身离开,大长腿迈着,又是一脚,将门踢开了!

  门外的中年人抬头看到了君泷,大汗淋漓,“君队长!君队长!我错了我错了,我不.........”

  君泷没等他说完,直接用刀柄打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砰!”

  清脆的一声,而后那屈杨白眼一翻,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官涂看着,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后撤了一步,更是不受控制的咽了下口水。

  君泷连眼神都没给官涂一个,直接拖着屈杨的领子,像是拖尸体一般,拖走了!!!

  官涂看着君泷的背影,这个人连腰都不弯一下,背挺得特别直,杀气凛然的,令人望而却步。

  梁振新用布包着脖子,走出来。

  “科长。”

  官涂看着梁振新。

  梁振新摇摇头,看着君泷的背影。

  “给我好好查查,这里面还有多少拿着钱办‘好事’的,这次幸亏是余钱没死,她若是死了再被查出来,君泷能杀了我们泄愤!”

  官涂低头,“是属下的错,没有发现屈杨连通外人更改仪器。”

  梁振新回头看了他一眼,“收好你的手脚,我不希望查到最后,把你弄进去了。”

  “君泷准备告屈杨和余家人,我们便是首先被查的。”

  梁振新抿嘴,“余家,君家,刘家,这三家我们谁都惹不起,所以,就谁都不要再接触了。”

  官涂低下头,“是,科长。”

  君泷像拖死狗一样将屈杨拖出去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石城的机构。

  ...........

  城主府。

  “嗯?”

  城主眨了眨眼睛,“告谁?”

  “屈杨和余家人。”

  刘司长淡淡的说道。

  “屈杨谁啊?”

  城主皱了皱眉。

  “一个小角色,但是他险些害了我徒孙的命,你说吧,怎么办。”

  刘司长大有你不帮忙以后咱们情谊两断的样子。

  “哎,你可别往我身上扣帽子,这事情,自然是谁的错谁承担了。”

  城主摆手道。

  “屈杨和余家人的错。”

  刘司长说道。

  城主被噎了下,“好,他们的错,屈杨那个小人物好说,余家呢?”

  “虽然说余家在石城的根基不深,唯一的联系也就是上任余家家主的夫人,哦,还有你徒孙。”

  “这是人家家事啊。”

  城主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刘司长摇了摇头。

  “涉嫌到人命了,还是文传司贪污,这是大事,社会大事!我不管啊,这次逮不到幕后主使,我就直接告到帝都去。”

  刘司长说完,侧过头,也不看城主了。

  “哎,别啊,老刘你这告帝都去了,我的脸往哪放?”

  城主摸了摸下巴。

  “不就是告个余家吗?我还不怕他们,而且是他们先做错事情。”

  “我来,我来好吧。”

  刘司长满意的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那要是余家来人了,你也得帮忙挡着。”

  城主,.........

  他看着刘司长,“我真是上了你的贼船了!”

  刘司长笑着给他倒了杯茶,“也就是希望城主在百忙之中,帮个小忙罢了。”

  城主接了茶杯,“看你这嘴脸。”

  他喝着茶,却微微皱了皱眉,余家继承人之一,余钱,对她下死手的余家人,也就那么几位了。

  若是逮住那几个下手的容易,可弄出来背后的家伙,却不简单。

  若非如此,老刘也不会来找他了。

  这是打定主意要将余家的军啊。

  可这军,真的那么容易将吗?

  刘司长和城主的茶话会结束了,刘司长刚出来就给君泷打了电话。

  “喂,泷泷..........”

  “好好说话。”

  手机那头传来君泷冷淡的声音。

  刘司长轻轻咳嗽了下,“咳咳,君泷,你的证据都准备好了吗?”

  君泷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屈杨,回道,“准备好了。”

  “那就告吧,城主和我,都会支持你的。”

  刘司长说道。

  君泷顿了顿,抿了抿嘴,“谢谢。”

  “哎,说什么谢谢,咱们俩能说谢谢吗?”

  刘司长上了车,“对了,卢湉那事儿,怎么样了?”

  君泷皱眉。

  “还没消息,但是已经部署好了,他若真是自己跑的,保证能将他带回来。”

  刘司长叹了口气。

  “最近可不太平,保护好自己啊。”

  君泷点点头,“好。”

  “啥时候告,记得跟我说一声,我好给你帮忙。”

  刘司长说道。

  君泷听着,心情好多了,“一个小时后,法庭就能收到上诉。”

  “这么快.........”

  刘司长顿了顿,“也罢,快点好。”

  “不过,你要用谁的名义呢?”

  君泷看了眼手下的文件,提笔写了两个字,“余钱。”

  刘司长听了后,点了点头,而后又皱起眉毛,“这孩子,最近不是.........”

  “我是她的监护人,所以,我全权负责。”

  君泷回道。

  “嗐,你来吧,那些余家人可没把你家钱钱当回事。”

  刘司长说的是实话。

  余钱孤身一人,身后就只有君泷,她父亲出事后,现任家主迅速收拢了余家的势力,像是完全将余钱挤了出去。

  君泷好歹,背后的势力比较多。

  “嗯,我知道。”

  君泷点头。

  “行吧,你先弄。”

  刘司长说完,君泷应了声,将电话挂断了。

  她看向了屏幕的时间,“四点半了..........”

  钱钱还有半个小时结束。

  此时余钱跟着邢暮,在看最后一间铁门里的妖族。

  “狐狸可爱吧?”

  邢暮又喂了把肉干。

  余钱看着那白狐的模样,点了点头。

  “但是再可爱,它在这里,应该犯了事情吧?”

  可是为何觉得邢暮,不是很讨厌它呢?

  邢暮叹了口气,“它啊,确实杀了不少人。”

  “但是情况特殊到,它又救了更多的人。”

  邢暮歪头从小口看着那个慢吞吞吃着肉干的小狐狸。

  “救了.........”

  余钱皱眉,“怎么救的?”

  邢暮又扔进去一些肉干,“它在我这里两年了,两年前,城外一处矿场坍塌,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小家伙。”

  “它速度极快,若是当时就跑了,也不会被抓住。”

  “可是它啊,没走,而是跑进去,又救了几百人出来。”

  “它情况太特殊了,君队长心软,就给了我,我这一看,这就是个单纯的小狐狸。”

  邢暮擦了擦脸上的汗。

  “它属狐族最干净的一类妖,明心狐,吃的也不是人肉,它吃长在矿石上的茸松,结果吃着吃着,把矿给吃塌了。”

  余钱看着那小狐狸,叹了口气。

  “它有点傻。”

  邢暮看着她,“你也这么觉得?!”

  余钱点点头,“跑了得了。”

  “若是人犯了这个错误,也是需要关起来的,它也算好了,遇到了我。”

  邢暮笑了笑,将空盆子掂起来,“走吧,带你去看看资料。”

  “妖族资料吗?”

  余钱也站起来了。

  “是啊,我这么多年记录的资料,但凡是经过我手的妖族,它身上有多少根骨头我都清楚。”

  邢暮点头说道,灰暗的楼道里,他的笑意还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他没说错,他就是个屠夫,若是余钱看过数据,就会发现这里的妖族,有四分之三都死在了邢暮的手上,而只有那四分之一才会因为自己的天赋,被特殊研究的人带走。

  当然,被带走之后又会活着还是死了........

  那就说不准了。

  下午五点,范思思来了。

  她敲了敲门,抱着余安安进来了,余安安的身上有些灰,但是范思思没在意。

  “范队员来了。”

  邢暮喝着茶,看到了范思思。

  余钱从资料里抽离,抬起头,“思思姐。”

  范思思看到了余钱身上的血迹,却也看到了余钱眼底的一片清明。

  她就知道,自己低估钱钱了。

  “看你弄的这一身,好了,收拾下,我们去吃饭了。”

  “怎么早吗?”

  余钱看了下自己的表,“五点。”

  范思思点点头,“自然,你晚上还有事情做。”

  “行了,明天来了再看啊,走走走,吃你的饭去。”

  邢暮就要赶人了。

  余钱站起来,抬手,“邢老师你别赶我啊,我能带一两张出去吗?”

  她眨着自己的大眼睛。

  邢暮摸了摸胡子。

  “你要看的话,也行吧,带走吧,我给你挑挑.........”

  他走过去挑了几张,“嗯,就这几个了,背好了,明天下午抽查。”

  余钱接过来,当即点头。

  “好!”

  邢暮笑了笑,“赶紧走。”

  余钱点点头,“邢老师也早吃饭!”

  范思思笑了笑,和邢暮摆手,“走了啊,老邢。”

  邢暮看着这几个出去,笑着摇了摇头。

  “果然是热闹了些..........”

  因为这个位置的特殊性,这么久都是他一个人,如今来了个余钱,确实好多了啊。

  范思思带着余钱出去,就让她先洗了澡,换了身衣服。

  看着余钱干干净净的出来,她倚着门。

  “下午怎么样?”

  余钱擦着头发,“说实话啊,邢老师太狠了。”

  “他竟然让我杀那么多蛇,还就给了我四十发子弹的枪,后面我都是用刀砍的。”

  余钱很淡然的说着这一切,范思思也终于是松了口气。

  她笑了笑,“当时我第一次杀妖族,它那爪子就距离我一拳的距离,就要到我身上了,我一刀下去,它没了,我也晕了。”

  “说起来还是你厉害。”

  余钱歪头,“所以邢老师说我和师父很像。”

  她笑了笑,“我虽然没觉得,但是他这么说,我还挺开心。”

  “他还跟我说了师父之前在战场上的事情呢,师父可太厉害了。”

  她说着,砸吧下嘴,晃悠了下自己的脑袋。

  范思思笑了笑,“当然,队长不厉害谁厉害?”

  “我学院毕业之后来了石城,知道是队长带我,我都开心的要起飞。”

  “队长可是学院派的传奇,她十五岁去了魔都学院,十八岁辍学,就去了战场,我都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

  范思思眼里都是光,那光余钱熟悉,叫崇拜。

  她也崇拜!

  “师父可太厉害了!”

  余钱崇拜的说道。

  范思思疯狂点头,“对对对!”

举报

作者感言

臭鱼洗澡

臭鱼洗澡

谢谢天一~   (´▽`ʃ♡ƪ)

2020-07-12 19: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