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开始觉醒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4161 2020.07.06 22:43

  凌晨,张甜甜回来了。

  胡医师再次检查了一遍余钱的手臂,语气充满了不可置信,缓了缓,才说道。

  “余钱的伤口长好了!”

  张甜甜仔细检查了一下。

  “应该是残留的异能活性,刺激了她的复苏系统,胡医师,这次麻烦你了。”

  胡医师赶紧摇了摇头,“我只是按照寻常的流程操作了一下,没想到余钱身体这么好。”

  君泷顿了顿,“胡医师,我可以带她走吗?”

  “自然可以,她的伤已经好了,只需要在家静养几天多吃点好的,那就没问题了。”

  胡医师答道。

  张甜甜看着胡医师,“胡医师,余钱的病历,我想拿走。”

  胡医师顿了顿,“医院里,要留下一本的。”

  “哦,病例剖析就不用留了,是吧,君队长。”

  君泷愣了下,而后点了点头,怎么感觉,张甜甜似乎知道什么..........

  “那,也行,张医师要拿走就拿吧。”

  胡医师也松了口。

  待君泷抱着余钱出来,张甜甜抱着病例本,手提着狗笼,表情却不是很好。

  “为何要病例本?”

  君泷将余钱放在车上,问随后上来的张甜甜。

  张甜甜将门关上,把笼子放在了旁边,“君队长,钱钱身体不对劲。”

  “什么异能活性,都是我胡说的,她的状态并不符合。”

  君泷愣了下,“那胡医师?”

  “哦,异能活性是我学院毕业的时候的课题,除了我导师和我,应该没有更了解的了。”

  张甜甜说道,她看着余钱,“这妮子的体内确实有很强的修复能力,可是她,应该没有异能了。”

  “所以你要了病例本,是怕有人发现余钱的不对劲?”

  君泷问她。

  张甜甜点点头,“君队长,今天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君泷顿了下,微微叹了口气。

  “是有些麻烦。”

  “会牵扯到钱钱吗?”

  张甜甜握紧了病例本。

  “我已经抹去了她的痕迹了,就算要查,也要先过我这关。”

  君泷说完,张甜甜低下头。

  “谢谢君队长。”

  这意思其实也是,牵扯到余钱了。

  “中午,我会带她离开,去趟基地。”

  君泷忽然说道。

  张甜甜眼前一亮,“君队长,是恢复药剂吗?”

  “嗯,百分之六十五的成功率,最近事情越来越多,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君泷叹了口气。

  “只要她重新恢复了异能,或者重新觉醒,能保护自己了,我也能放心。”

  张甜甜看着睡着的余钱,“我也希望她能保护自己........”

  “君队长,那下毒的幕后主使,还有十二公学开除的原因,可以查到吗?”

  听张甜甜问起这个,君泷又想起来了六七天前,她和江一昭挑了黑铁阁的时候.........

  君泷又叹了口气,“锁定的是妖族,但是一看就是假消息。”

  “我,我觉得像是余家。”

  张甜甜的声音很小,看了一眼余钱,怕她忽然醒过来听到。

  “我也这么想。”

  君泷惊奇的发现张甜甜似乎,格外聪明且有分寸。

  可太让她满意了。

  张甜甜叹了口气,“当年若不是余家逼着,小姨也不会出事,余钱的父亲也不会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线索,死在了妖族腹地。”

  她眼睛红了红,偏过头去。

  “如今的事情,怎么看,怎么奇怪。”

  “从钱钱被刺激着去测试,中毒,又被开除,除了余家人,我想不出来其他人了。”

  张甜甜倚着座位,闭上了眼睛。

  “他们也是真的敢..........”

  君泷看着张甜甜,忽然想拍拍张甜甜的肩膀,说一句,振作起来!

  但是她忍住了,竹清然说,如果遇到人伤心了,不要说话,做一个倾听者。

  她觉得有道理,就听了。

  车到家了。

  张甜甜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君队长,走吧。”

  “嗯。”

  君泷抱起来余钱,与张甜甜一同进了门。

  而进去的时候,矮墙下的婆婆看到君泷怀里的余钱,松了口气却又担心,还是张甜甜过去,给她说余钱没事了,只是有点困,睡着了。

  老人家这才放心,回自己的屋子里休息去了。

  ..........

  余钱做了个很香的梦,梦到自己牵着平哥遛弯回来,母上大人和表姐一起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老爸开了瓶白酒,小酌了一杯。

  还逼着她这个一杯倒喝了一口,那烈的啊,烧的她胃疼。

  但是,余钱却还想再喝一杯呢.........

  梦醒了,余钱睁开眼睛看到了头顶的星河,才恍惚间明白,刚刚那是梦。

  这个世界,不会再能见到他们了啊.........

  张甜甜从楼下上来,看到余钱醒了,赶紧过来。

  “感觉怎么样?”

  余钱慢慢坐起来,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左手有些酸麻,她忽然想起来昨天惨不忍睹的伤口。

  可这一抬手,她愣住了。

  张甜甜看她的表情,“怎么?不认识你自己的胳膊了?”

  余钱一时激动的不知如何言语,“表,表姐,我昨天这么大一块地方,裂开了啊,我裂开了啊!”

  “不是,这怎么没伤口了!?”

  “我,我出现幻觉了吗?!”

  说着她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左胳膊一下,“嘶!”

  好疼!

  疼是疼,可不是那种伤附带的撕裂的疼,就是正常的肉疼。

  余钱愣住了。

  “表姐,我是睡了几天啊?”

  张甜甜笑出了声,“傻丫头,你伤好了,一夜之间就好了啊。”

  “嘶.........”

  余钱砸吧了下嘴,“表姐,咱们的医疗水平这么厉害的吗?”

  张甜甜摸了摸她的头,“是你厉害,好了,起来吧,你家的小狗饿了,你要不要去喂喂?”

  “狗........”

  余钱眼前一亮,“哦,我的狗!”

  她赶紧掀开被子穿上拖鞋,“表姐,我狗也伤了,左前腿,嘶,咋和我一样..........”

  张甜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所以狗随主人啊!”

  余钱摇了摇头,“好像是它先受伤的..........表姐,我狗在哪啊?”

  “一层客厅,哎,你慢点!”

  张甜甜看余钱跑那么快,赶紧说道。

  “没事!”

  余钱喊了声,快速下了楼,她就看到了客厅中间扯垫子的小狗。

  这小狗的左前腿已经包扎了,看起来表姐还洗了洗,小家伙竟然是一身雪白的毛,很是漂亮。

  狗子又大又圆的黑色眼睛看到了余钱,“嗷呜”了一声就向着余钱跑过来。

  作为曾经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和狗,余钱对她家的狗可是情谊颇深。

  “呀。”

  她弯腰将小狗抱起来,“你眼睛睁开了啊。”

  “嗷呜!嗷呜!”

  小狗欢喜的对余钱叫了几声。

  “哈哈哈哈,好好好,我已经没事了,看你跑的这么欢快,是不是也没事了?”

  “嗷呜。”

  余钱竟然和狗子聊起来了。

  张甜甜下来看着,笑着摇了摇头。

  “想着给它起什么名字了吗?”

  余钱揉着狗子的小耳朵,眨了眨眼睛,“咦,我要给你起名字的啊。”

  她摸了摸下巴,“平哥,平安,你叫安安吧,余安安!”

  “好不好?”

  余安安又是兴奋的“嗷呜嗷呜”。

  “哈哈哈哈,余安安!”

  “嗷呜!”

  “余安安!”

  “嗷呜!”

  .........

  张甜甜上午与余钱讲了中午的事情,君泷来的时候,余钱还在地下室用机械冷静自己。

  “地下室呢。”

  张甜甜抱着余安安,指了指地下室。

  君泷点点头,走过去推开了地下室的门。

  余钱听到了动静,抬头就看到了君泷。

  “师父!”

  她直接就站起来了。

  君泷点点头,站在台阶上,“跟我去基地吗?”

  “去!”

  余钱赶紧把东西都放下了,把围裙脱了,迅速跑上来。

  君泷摸了摸她的头,“不紧张,有师父在呢。”

  余钱点点头,“我不紧张的!师父,我们走吧!”

  “嗯。”

  君泷点点头,俩人出去,张甜甜抱着余安安给余钱送行。

  “嗷呜!”

  余安安大叫了一声,似乎再说钱钱加油!

  余钱笑了笑,给张甜甜和余安安摆了摆手。

  “表姐,安安,等我回来啊!”

  张甜甜点点头,目送着车离去。

  余安安缩在张甜甜的怀里,也不叫了。

  待张甜甜转过身,却看到了身后出了矮墙的婆婆。

  “婆婆。”

  张甜甜赶紧走过去。

  “小姐去了?”

  “嗯!”

  张甜甜点点头。

  婆婆握紧了扫帚。

  “那我们等她回来。”

  “好。”

  .........

  城治司的基地在石城的最北部,那地方,距离城外也不过一墙之隔。

  刑场,就在旁边。

  每次行刑后的妖族尸体都要精打细算的用了,而只要有妖族从那边过来,大概都会看到一堆的妖族尸骨。

  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巧合,后来就慢慢的,成了对妖族的震慑了。

  余钱又看了一路的搏击视频。

  直到一座青铜建筑出现在视野之中,君泷才停下了视频。

  “这次只去重力室,待下次你来的时候我再与你介绍。”

  君泷说道。

  “好!”

  余钱点点头。

  恢复药剂使用,要在1.6倍的重力场下,君泷更放心城治司的基地。

  那里很安全,而且有更加精密的仪器。

  车直接进了基地,灰色的地面不断倒退,车开过一座座青色的建筑,最后在一栋深灰色的建筑前停下了。

  一个高大的青年在门口等着,一身黑袍,浓眉大眼,更身强体壮。

  正是庞铎。

  “队长。”

  君泷带着余钱下来,庞铎立刻就过来了。

  “嗯,走吧。”

  君泷点头应道。

  “庞大哥。”

  余钱给庞铎打了个招呼,她见过庞铎,在之前的时候。

  “钱钱。”

  庞铎笑了笑。

  三人走进了建筑内,余钱看着银灰色金属墙和白色大理石地板,眨了眨眼睛。

  墙体相当稳固且坚韧啊,虽然说重力室肯定是要封闭些,可看着这个规格,都能当避难所用了,只要不是很强的攻击,应当都穿不透它的墙壁。

  “二楼三室,队长,数据库已经准备好了。”

  房间到了。

  庞铎说完,余钱深吸了口气,放松身心。

  能不能成,可就看这一次了!

  “嗯,我带余钱进去,听我指令。”

  君泷点点头,将门推开了。

  “好,那我去旁边了。”

  二楼的重力室,属于数据操控,控制室不在房间内。

  余钱看着里面空荡荡的,地面上就一个垫子,一个凳子,还有一个银色的小箱子。

  君泷迈着大长腿走进去,示意余钱坐在垫子上。

  余钱听话坐下,君泷坐在凳子上,打开了小箱子。

  那里面有一叠的绿色卡片,注射器,还有四个试管,一大三小,大的深蓝色,还有点微微的亮光,小的都是红色的,倒是有点像是,血。

  “异能恢复药剂一旦注入,便不可逆了。”

  君泷看着她,“这些是救命用的,如果,你不幸占了那百分之五的副作用,我会出手救你。”

  “但是同样,也意味着你永远无法觉醒异能了。”

  余钱咽了咽口水。

  “怕吗?”

  君泷揉了揉余钱的头。

  “不怕!”

  余钱立刻回道。

  君泷笑了,眉眼弯弯,美艳动人。

  余钱愣了,她张大了嘴,“师父,你笑起来好好看。”

  君泷咳嗽了声,“好看什么好看,准备好了,我要开始了。”

  “好!”

  余钱深吸一口气,盘腿坐好。

  君泷将大的试管拿起来,注射器吸入试剂后,缓缓靠近了余钱。

  “嘶.........”

  右臂一阵麻疼,而后,余钱就感到一股冰凉凉的液体注入了自己的体内。

  “开重力!”

  君泷立刻说道。

  注射器离开余钱右臂的那一刻,余钱又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并毫无抵抗的弯了腰。

  君泷从凳子上站起来,而后坐在了地面上,余钱的正前方。

  此刻余钱紧闭的眼睛里却出现了一条条淡蓝色的线,余钱看着它们缓缓移动,与她擦肩而过。

  温热从她的腹部升起,并逐渐蔓延至余钱的胸口,脖子,双腿。

  但是余钱的头、手、脚都是凉的。

  君泷此刻的视线落到了面前的墙壁上,那是余钱的身体数据。

  庞铎拿着留声器,“异能活性上升三个百分点,身体热度上升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速度有点快了啊范思思!”

  范思思在另一间屋子。

  “钱钱的身体异常敏感,速度确实高了。”

  她敲着键盘,“继续说数据,还未到危险值。”

  “水系灵能有反应了!”

  庞铎看着数据,当即大喊到。

  “身体异能活性恢复百分之三十!”

  庞铎就像是马上要打胜仗的将军,兴奋的厉害。

  “哎........”

  庞铎忽然愣了下,“火系灵能为什么,也有反应了?”

  此时余钱的左臂,紫色的微光,缓缓经由余钱的血脉向上游动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