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没人放弃你,你自己也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3780 2020.07.01 16:00

  那点蓝光,很孤独,很弱........

  淡淡的悲伤在余钱的心底环绕着,轻轻触碰着她的情绪,却又沾之即离。

  那种很轻却无法忽略的心情,让余钱有些茫然和慌张。

  就好像是,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滴答!”

  余钱听到了水滴落的声音,就在她的身后。

  待她转过身看到眼前的人,却楞住了。

  在她面前的,是另一个余钱!?

  她一身淡蓝色的长裙,瘦弱的肩膀上别着一朵蓝色的花,像是装饰,却添了些冷意。

  她对余钱笑了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的下见到你。”

  余钱捂住了嘴巴,“你.......你是这个世界的,余钱?”

  “你是我?”

  她轻轻点了点头,柔声的回道,“嗯。”

  她的身后有着浅蓝色的漩涡,却都是黯淡的蓝光。

  “对不起,我恐怕给你留了个烂摊子。”

  她带着歉意看着余钱,“但是我也恳请你,替我活下去,替我们活下去。”

  她抬起右手,抵在了左胸上,而后弯下了身子,墨色的长发轻轻飘了飘,淡蓝色的长裙扬起了些,她只是站在那里,就温柔到了极致。

  余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要去哪?”

  她直起来身子,笑了笑,“去我该去的地方,你........”

  她抬起头看向了上空,上空那黯淡的蓝光闪了闪。

  她叹了口气,低下头,看着余钱柔声说道,“保护好她,余钱。”

  余钱愣了,“保护谁!?”

  她张了张嘴,说了两个字,可声音却忽然消失了。

  余钱瞪大眼睛,一步冲过去,伸手想拉住她。

  可余钱的手还没触碰到她,她在瞬间破裂开来,化作蓝色的光影碎片,悄无声息的散去了。

  “等等!”

  余钱忽然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坐起来,窒息让她急促的呼吸起来。

  腿下冰凉的青绿色液体因她忽然起身的动作荡起波澜,随后青色的光闪过椭圆的罩子,一阵铃声在外面响起来了。

  余钱这才发现,她的眼前,是个罩子,而自己,在一个舱内。

  下面的药液很凉,她身上就穿了一件薄薄的纱衣。

  不过一小会儿,她面前的舱门打开了。

  她向外看过去,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白色长袍的君泷。

  白袍胸口处,印着“石城一队”的字样。

  她握着一把银色的长刀的刀柄,刀束在黑色的腰带上,腰带上还系着一个皮包,有些长,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她的长发高高束起,狭长的眼睛里,有些担忧,也有些心疼。

  如果她的表情可以再柔和点的话,余钱应该能看清她眼里的情绪........

  张甜甜和一位医师过来,扶着余钱下来。

  “怎么样?”

  张甜甜扶着余钱的手有些抖,眼红着,却忍着能让自己的声音听着一点问题都没有。

  余钱拍了拍张甜甜的手,“表姐,我没事了。”

  屋子内有着四个一样的舱体,闭合式的,应该是生命舱。

  余钱之前看过介绍,生命舱只有生命体征极其弱了,才会征用到。

  她这是怎么了?

  余钱站在地上,看了眼君泷。

  她忽然想起来了刚刚见的余钱。

  她问保护谁的时候,看余钱的口型,应该是,“师父.........”

  君泷看到她看自己了,淡淡的说了句,“去洗澡,我在外面等你。”

  “哎。”

  余钱下意识的反应,没有思考,便直接答了。

  她愣了下,这家伙,好像很听君泷的话.........

  君泷听到了答案,缓缓转身,离开了房间。

  君泷,石城城治司城治队一队队长。

  是余钱的师父。

  余钱知道这个。

  张甜甜掐了下余钱的小脸蛋。

  “还看,君队长在外面等你呢,赶紧洗澡。”

  余钱撅嘴,“表姐,你又捏我。”

  张甜甜扶着她,又掐了一下。

  “我掐了你十几年了,怎么,不服气?”

  余钱赶紧摇头,“没有没有。”

  余钱觉得自己可以走路,就没让张甜甜和那位医师跟着,自己去洗澡了。

  躺在浴池里,余钱再次抬起来了自己的左手。

  真的没了........

  她的身体绝对出事了,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股控制不住,却让她格外心安的力量。

  如今,却没感觉了.........

  就像是失血之后的身体,好像不会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可却依旧能让自己难受的骨头发麻。

  又像是半渴半不渴的时候,干的嘴里发苦,没有水,却好像又不会影响什么。

  表姐一定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红着眼睛还想和她打闹,说不来陪她洗澡就不来了。

  就是怕面对自己吧。

  余钱将自己埋进水里,心里发闷的厉害,她的异能,是不是没了?

  那个温柔到极致的小姑娘,这么多年用了多少努力,才得来的异能,自己来了不过三天,便给人家弄没了。

  从零开始吗?

  余钱从水里出来,抹了脸上的水,那就从零开始!

  若是没了,那就再觉醒回来,丢掉的等级,也都拿回来!

  就算拼了命,小姑娘要的帝都学院,余家的股份,一个一个的,她都必须得到!

  余钱本来是个咸鱼,但只要她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说拼命,那就真的拼命。

  走廊处,君泷按下耳麦。

  “怎么样?”

  她问道。

  耳麦里传来个男音。

  “队长,已经锁定了,三个非法妖族聚集地,就等你一声令下,咱都抓回来!”

  是沈峰林的声音。

  “等等。”

  “队长还有吩咐吗?”

  沈峰林问道。

  “我在医院。”

  君泷说道。

  耳麦对面似乎安静了会儿。

  而后沈峰林充满希望的声音传过来,“队长,火能晶已经有眉目了,小钱肯定能恢复的!”

  “嗯。”

  君泷点头,随后,她听到了开门声。

  转过身,果然看到了一身病号服的余钱。

  她轻轻咳嗽了声,“一刻钟后行动。”

  “明白!”

  耳麦被君泷摘下来,放进了袍子的兜里。

  她向余钱走了过去。

  余钱低下头,“师父。”

  君泷在她面前停住,余钱咽了咽口水,她确实有些怕君泷。

  忽然,她感觉到了肩膀上的温热。

  “站好了。”

  余钱立刻抬头挺胸站好。

  君泷低头看她,眼里有太多的情绪。

  余钱咬了咬嘴唇,“师父........”

  “十天后出院,跟我去基地。”

  “啊?”

  余钱愣了下。

  君泷把手拿开,从自己的腰间的小包里,拿出了个浅蓝色的匕首。

  “拿着。”

  余钱下意识伸手接了。

  君泷看着她,说道,“异能丢了没关系,重新觉醒就行,还有一年的时间。”

  君泷抿了抿嘴,“你不是喜欢卡牌,我原来觉得耽误你时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若是想学,正好沈峰林是初级卡牌师,不成,你就用一年时间钻研卡牌,只要成为了初级卡牌师,帝都学院是可以特招。”

  君泷一字未提成为卡牌师需要多久的努力时间和天赋,她的语气里,似乎余钱成为初级卡牌师是她轻轻松松的事情。

  余钱听着君泷的话,慢慢的,竟然有些失神。

  她好像从君泷的身上看到了她母上大人的样子.........

  明明君泷和她母亲一点也不一样,母上大人啰嗦又敏感,君泷强势且冷淡,话不多,人狠。

  但是现在,她却觉得君泷好像她母亲.......

  “你在听吗?”

  君泷眯起眼睛。

  余钱反应过来,立刻回道。

  “在!”

  君泷皱眉,看着余钱。

  “没人放弃你,你更不要自己放弃自己。”

  余钱抬头,坚定的喊了一句,“师父,我不会放弃自己的!”

  君泷看出来余钱没在说谎。

  “拿好那匕首,原来准备给你的蕴藏礼物.........如今,留给你防身用。”

  余钱看着自己手里的浅蓝色刀鞘的匕首,抿了抿嘴,鼻子忽然酸了一点。

  “谢谢师父。”

  余钱低声的说道。

  君泷再次将耳麦带上了。

  “好好养伤,蔡晶晶会留在这里保护你。”

  君泷要走,余钱下意识的抓住了君泷的手臂。

  “师父你干什么去?”

  君泷顿了顿,看向了自己胳膊上的小手,将她的手轻轻撤下来。

  摸了摸余钱的头。

  “我去抓个老鼠,晚上就能回来,中午记得好好吃饭。”

  君泷走了。

  余钱看着那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角,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她的异能没了,有人暗害了她。

  从她醒来,这个世界对她而言,便不是安全的。

  可她,有君泷啊。

  余钱低下头,摸了摸匕首。

  她小声的说了句,“师父小心些............”

  .......

  江一昭将护腕系好,摸到了自己腰间的小巧的弓弩。

  石城作为边疆城池之一,此处远一千里,便有妖族联盟驻扎之地。

  但是这不是个战乱城池,此处算得上最特殊的,除了有些小妖犯事,大妖进来都有兵械司一队二十人盯着。

  他期末任务,就是守在这石城一个月,扩展任务,就是自由发挥一个月,那后面他觉得,若是完成的好,便可以去别的地方势力浪一下了。

  “老大,要出发了!”

  吴限也是一身白袍进来。

  城治司的队服设计,很贴身。

  而且材质特殊,可以防护一般的火雷水之类的东西。

  吴限穿着,消瘦的很,看着弱不禁风的。

  江一昭转过身,淡淡的说了句,“走吧。”

  吴限看到了江一昭的身体,羡慕的啧啧两声。

  “老大你怎么身材这么好?”

  长得帅就算了,身材还这么好。

  怪不得那么多学妹为了求老大个联系方式能请他吃好几天的食堂。

  吴限舔了舔嘴唇,又想念食堂的瓦罐汤了,那真是一绝!

  江一昭撇了眼吴限,翻了个白眼。

  “第一次跟着出任务,你别拖后腿。”

  吴限赶紧抬手。

  “那必不会拖后腿,老大,我初阶B级的火,可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出来后,江一昭一眼便看到了前面的车。

  车窗那边有人露出了半个身子,他顶着一头红色的头发,桃花眼看过来后,很快就锁定了江一昭。

  眼里带着淡淡的敌意。

  “小江,吴限,上车来,要走了。”

  他故意叫的轻蔑了些。

  江一昭挑了挑眉,却没露出一点不爽。

  他更是拉住了蠢蠢欲动的吴限,笑着说了句,“生哥来的好早啊。”

  车门打开了,一个握着青玉毛笔的女孩子走下车。

  “后生,人家叫江一昭。”

  听到女孩的话,侯后生撇了撇嘴。

  “我就叫了他一下小江,你看你那么大反应,真无趣。”

  他钻回车里,吴限却眯了眯眼睛,江一昭的手还在他手臂上。

  这侯后生一开始见老大的时候就这么飘,后面不给他套头打一顿,那他就不姓吴!

  江一昭笑了笑,说了声,“多谢。”

  他对竹清然说的。

  女孩笑了笑,风吹动了她额前软软的卷毛,那双干净的眼睛里,毫不掩饰的释放着对江一昭的赞赏。

  吴限咳嗽了声,“竹姐姐,谢谢呀~”

  竹清然待江一昭上了车,转过身看了看吴限,笑了笑,“上来吧。”

  吴限赶紧抬手,“姐姐先上。”

  竹清然没有拒绝,先上来了。

  而等到吴限上去,就看到江一昭在车角,旁边就坐着竹清然,而四个位置,就剩下了那侯后生的旁边了。

  挑了挑眉,吴限坐在了侯后生的旁边,将车门关上了。

  侯后生将线路调出来,与他们说道。

  “我们去的地点,是东城金人馆,初步估测,有六只妖族,异能等级初阶D级左右。”

  “以他们这样的实力,我们该是万无一失的。”

  竹清然看了眼外面,说道,“先出发吧,边走边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