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被开除了?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3930 2020.07.03 00:06

  “叩叩叩。”

  有人敲门,余钱刚刚吃了早饭,正在窗边伸懒腰。

  蔡晶晶挑眉,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个身着蓝衣的少年,手里提着满满一兜子水果,怀里还抱着很多的书。

  “你是?”

  蔡晶晶问道。

  “姐姐好,我是王远轩,余钱在吗?”

  余钱听到了声音,从蔡晶晶身后冒了个头,“呀,王同学来了。”

  她走过去,“我同学,帮我辅导功课的。”

  蔡晶晶挑挑眉,将门打开,“进来吧。”

  王远轩点点头,抱着东西进来,蔡晶晶伸手接过来,“来就来了,还拿什么东西。”

  王远轩的双手被放松,笑着挠了挠头,“余钱喜欢吃水果,所以我买了点。”

  余钱眨了眨眼睛,将昨天看完的书拿出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水果?”

  王远轩的脸忽然爆红,“那个,之前,你上课的时候,总喜欢边吃边上课,我无意间看到的。”

  余钱笑了笑,“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习惯。”

  “来吧,我正好有些题目想问你。”

  昨天看了一晚上,生生往脑子里塞了一本书的知识,若说这个世界的文化课讲的最多,最为重要的,首先是异能的种类与能力,再是理论的异能运用,然后,就是最基础的机械兵器。

  而加分项,就是妖族的种类与实力分析。

  作为重点班的同学们,妖族的功课,是必须做的。

  王远轩听着,红着脸走过去,坐到了余钱的旁边。

  “来,给我看看这个,为什么选实操性异能啊,我看着明明是零用性........”

  蔡晶晶看着这俩谈论起来,拿着水果去了洗手间洗了洗,一个一个的摆在了盘子上。

  弄完了,她瘫在窗边的小床上,又开始无所事事。

  忽然,她兜里的手机震了震。

  蔡晶晶拿出来,划开就看到她页面弹出来的十几条消息。

  一队美眉群。

  范思思:“坏了啊坏了啊,出大事了啊!”

  竹清然:“怎么了思思?”

  范思思:“完蛋了,余钱被十二公学开除了,老大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那通知书可能很快就要送去医院了!”

  竹清然:“怎么可能,常汀院那个死胖子还欠着钱钱一百万呢,开除?他疯了!?”

  范思思:“是真的啊,十二公学今天官方发的消息里有一条特别小的板块,写了开除通知,我敢拿这个开玩笑吗!?”

  竹清然:“晶晶呢,坏了,可让她拦住,钱钱不一定受得了。”

  竹清然:“不行,思思你跟我去十二公学!”

  范思思:“走,姐,我把我刀拿上。”

  私聊。

  美艳清然姐:“通知书先放你自己手里,千万不要让钱钱看到,等队长回来再说,我和思思先去找个场子。”

  火辣思:“晶晶,你可坚守住了,千万别让钱钱看到通知书!”

  蔡晶晶捂住嘴,看了眼那边毫无察觉的余钱,握住手机轻手轻脚的下床,而后开门出去,一溜烟跑到了楼梯口。

  直接给竹清然打了过去,“清然姐!怎么回事!?”

  竹清然接通电话的同时就将电话放远了些,听着蔡晶晶的咆哮声,她看着窗外倒飞的景色。

  “我和思思正在赶去十二公学,还不知道是谁去送通知书,要是你拿了,最好能打那家伙一顿。”

  竹清然摸着自己的笔,眯起了眼睛。

  “对,晶晶,别放过那个送通知书的,我们先去揍常胖子一顿!”

  范思思一身红衣,腿边还放着一把银色大刀,此刻在刀鞘中,很长也很大。

  蔡晶晶咬牙,“所以说,是真的!?十二公学真的把......钱钱给开了?”

  “是,庞铎已经确定了。”

  竹清然说着,握紧了自己的笔。

  “娘的,这常胖子要死!”

  蔡晶晶一脚踢在了楼梯上,随着“砰”的一声,蔡晶晶低头一看,裂了几条痕,她咳嗽了声,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远了几步。

  “你是不是把公共设施踢坏了?”

  竹清然听到了声音。

  “咳咳,没收住脚..........”

  蔡晶晶尴尬的说道。

  “行了,我打电话给负责人吧,可注意点,要是队长发现了,又要扣你的绩点。”

  竹清然说道。

  “可别扣了啊,我这个月绩点都要扣没了。”

  蔡晶晶哭嚎了一嗓子,忽然看到楼梯有两个人上来。

  一人看着年纪不大,是个女人,气质很好,身着淡紫色的裙子,头发挽起来,耳边带着精致的淡紫色耳坠。

  她身边是个少年,一身银白色的衣衫,寸头,眼里都是倨傲。

  看到这个少年,蔡晶晶忽然眯起了眼睛。

  “然然姐,我先挂了,有事再打过来。”

  “嗯。”

  竹清然挂断了。

  “等等。”

  蔡晶晶伸手,拦住这两个人。

  “胡彦庆?”

  她沉声问道。

  少年看他,“你认识我?”

  “哦,你是余钱身边的吧,我今天.........”

  他话还没说完,身边的女人敲了下他的头。

  “你是来道歉的。”

  女子低了低头,“姑娘,我是胡彦庆的母亲,我们想去看看余钱。”

  蔡晶晶想起来胡彦庆的资料,胡彦庆的母亲,是石城文传司副司长的女儿。

  她将手收回去,“梁女士见谅,我家钱钱受的伤,胡彦庆有间接责任,我冲动了些。”

  “正常反应,我明白。”

  梁晴看向了前面,“不知道余钱现在可有时间?”

  “有的,不过她现在病房里还有同学,梁女士等等,我先去说一声。”

  蔡晶晶说道。

  梁晴点点头,“麻烦姑娘了。”

  胡彦庆抿嘴,看着蔡晶晶走了,“妈,为什么对她这么客气?”

  “这是蔡晶晶,君泷队里的成员,很强的,你啊,能不能学着些,稍微被人挑拨一下,就糊弄着余钱去测试,你看,现今成了这个模样。”

  梁晴叹了口气,余钱也是可惜了。

  蔡晶晶走进来的时候,余钱还在和王远轩讨论。

  “叩叩叩。”

  她敲了敲门,“钱钱,有人找你。”

  余钱抬起头,疑惑的皱起眉毛,“谁啊?”

  蔡晶晶抿了抿嘴,“胡彦庆。”

  “谁?”

  王远轩当即就激动起来了。

  “哎。”

  余钱扒拉住王远轩,“淡定些,他既然来了,应该就是给我道歉的,不可能专门来落井下石。”

  “小王,晶晶姐,你们先出去吧,让他进来就行。”

  余钱说道。

  蔡晶晶叹了口气,“我不能在这里吗?”

  余钱摇了摇头,“不用。”

  蔡晶晶撅了撅嘴,她就算不在屋内,也能听到聊的是什么好吧。

  王远轩看着余钱,“真的不用吗?”

  他在学校就天天想打胡彦庆来着,可谁让他天天不来上课,不知道还以为他出事了。

  “不用,先出去吧。”

  余钱摆手。

  王远轩抿了抿嘴,站起来和蔡晶晶一起出去了。

  开门的时候,胡彦庆看到了王远轩,还愣了下。

  “梁女士,你也一同进去吗?”

  蔡晶晶问道。

  梁晴撩起鬓角的头发塞到耳后。

  “彦庆犯的错误,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有责任,放心吧姑娘,我们说两句话就走。”

  蔡晶晶只好将路让开了。

  王远轩目送着胡彦庆进去,握紧了拳头。

  “不必如此生气,胡彦庆也是被人利用的,要不然为什么队长不动他。”

  蔡晶晶抿了抿嘴,将坐到了病房前的椅子上。

  “晶晶姐,我们就不管了?”

  王远轩觉得这样太便宜胡彦庆了。

  “让他们先说说,道歉的态度好的话,也不能对人家怎么样。”

  蔡晶晶闭上了眼睛。

  “嘘,让我听听,她们在说什么。”

  王远轩坐在旁边,闭上了嘴。

  此时病房捏,余钱倒了两杯水,“胡彦庆?阿姨,喝水。”

  梁晴接了水杯,“好孩子。”

  胡彦庆没拿,偏过头去,也没看余钱。

  余钱看着梁晴,“阿姨和胡彦庆来,有事吗?”

  梁晴喝了口水,将水杯放下。

  “他这次与你打赌,导致你受伤了,是理应来道歉的。不过开始时,我一直想不到什么能补偿你。”

  梁晴从自己的包中拿了两份文件。

  “直到今天早上,我看到了消息,或许,我能帮上忙。”

  她将文件递给了余钱。

  余钱挑了挑眉,什么消息?

  她接了过来,先打开了一个。

  这一打开,余钱就愣在了原地。

  “开........”

  病房外的蔡晶晶忽然站起来,“艹!完了!”

  她直接冲进了病房里,一阵风飘过,余钱手里的文件被蔡晶晶拿走了。

  胡彦庆先挡在了梁晴的面前,看到是蔡晶晶,又站好了。

  “开除通知?”

  余钱忽然失笑,“呵,十二公学,倒是懂得及时止损啊..........”

  蔡晶晶掐住了大腿肉,气死老娘了!

  千防万防,谁能想到胡彦庆带着通知来了!

  余钱一朝成为了失学的学生,那确实,帝国异能水平测试,也参加不了了。

  “另一个袋子,是我的补偿。”

  梁晴说道。

  余钱笑了笑,点了点头,将文件打开,入目的,是石城九公学的入取通知书,不过........

  蔡晶晶看过去,一时怒了。

  “普通班!?”

  她将文件抢过去,“你..........”

  “哎。”

  余钱拉住了蔡晶晶,“晶晶姐,我这样的,能去个普通班,不也是老天开恩了?”

  蔡晶晶看着余钱的笑脸,眼睛红了。

  “队长要是知道了,能把十二公学翻个天!什么第九公学,那就是个披着公学的皮子,收拢废材的集资产物!”

  “我不同意!”

  蔡晶晶要将手里的文件弄烂了。

  余钱看着她,笑着说,“晶晶姐,把手松开,把文件给我。”

  “不.........”

  余钱笑着,一点点掰开了蔡晶晶的手指头。

  她将文件拿了,轻轻拍了拍,“阿姨的心意,我都感觉到了。”

  她笑着坐下,看着那通知书。

  “这个补偿,也确实是礼轻情意重,胡同学也不是故意的,我的伤害,也和他没关系不是吗?”

  “我不需要这个,我只需要,胡同学与我道声歉就好了。”

  她将通知书塞进了文件里,给梁晴推了过去。

  梁晴看着余钱,笑了笑,“余钱,余钱。”

  她念了两遍余钱的名字,“你确实,与我想象中有些不同。”

  她看向了胡彦庆。

  “向余钱道歉。”

  胡彦庆抿嘴,低下头,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

  余钱笑了笑,“道歉我也听到了,东西阿姨您拿走,我不需要。”

  梁晴摇摇头,“礼物嘛,送出去没有要回来的理,余钱,我相信你一定会恢复的,若是需要我再帮忙,可以再找我。”

  她拿起了自己的包,站起来走了。

  胡彦庆跟着离开了。

  走出去的时候,胡彦庆与王远轩对视,却看到了王远轩眼里的血红色和恨意。

  “你.........”

  王远轩没理他,只是越过他进了病房。

  胡彦庆皱眉,却也没在意。

  余钱看着那份开除通知书,抿着嘴,“它这上面,还有两百万的赔偿?”

  “你当时给了一百万的资助,这是赔的。”

  蔡晶晶闷闷的说道。

  王远轩坐在旁边,“余钱,我叔叔在十一公学,他可以.........”

  “不用,等我师父回来吧。”

  余钱将通知书收起来。

  “我自己草率的做决定,只会给人带来麻烦。”

  再来,她对石城的势力,并不是很清楚。

  王远轩和蔡晶晶的神情实在太严肃,余钱托腮看着她俩,“要不要看电视?”

  蔡晶晶回过头看她,“你们看,我出去一趟。”

  王远轩低下头,“余钱,我们继续学习吧。”

  只要去其他的学校入学考试分数高于百分之八十,便可以入重点班了,就算是第一公学的普通班也入的。

  虽然余钱一直以来的分数,多在百分之六十左右........

  “好,你也别哭丧着脸啊,我还得了两百万呢,长得挺好看的小孩子,要多笑笑。”

  她说道。

  王远轩听了,扯着嘴角笑了下。

  余钱顿了顿,将书本扒拉过来,“嗯,还是别笑了,继续教我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