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处理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3621 2020.07.06 20:58

  六月十七号晚九点半,初阶A级火系异能者张帆过激杀人逃窜后,于东郊二里路被堵截逮捕。

  消息传到君泷,她还在看着那块难啃的坑,听到了那人被捕,也稍微松了口气。

  今天事情有点多,能处理完一件,可就处理一件吧。

  她摸了摸手腕,想了想,边说道。

  “人直接送基地去就行,对了,这次的案件交给江一昭去办,你和其他队员没事可以帮他一下。”

  庞铎在电话那头愣了下,最后还是点点头,“好。”

  他示意将人送走,又问道。

  “队长你那边怎么样了?”

  君泷抿了抿嘴,“这地下的东西很难缠,不过它暂时也出不来,还算安全。”

  “今晚带着咱们的人多在东郊、北郊转一转,若是遇到冒头的妖族,一并抓了押回去关几天。”

  庞铎笑了笑,“是,还是队长想得全面。”

  “行了,去办吧。”

  君泷揉了揉眉心说道。

  “是!”

  庞铎立刻应道。

  挂了电话,君泷皱了皱眉,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一时也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

  而这时,她的耳麦里忽然传来了蔡晶晶的声音。

  “队.....队长!算出来了,那空间异能者的终点,是西郊七里路,靠西一段距离,便是八里路的别墅区...........”

  君泷愣住了,她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腰间的长刀。

  “余钱呢!?”

  蔡晶晶赶紧扒拉着旁边的人。

  “给我个手机!快点!”

  君泷摩挲着刀柄,那不好的预感在她心里愈演愈烈,随后她直接按下耳麦,“范思思,来东郊十里路,替换我的位置。”

  范思思还在和城治司的人员一起处理那火系异能者毁坏的建筑与街道,此时听到了君泷的命令,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家伙什,应道,“是!”

  “竹清然、侯后生,接替范思思的位置,处理街道。”

  竹清然和侯后生听后,立刻回道,“明白。”

  两人从便利店里出来,上车后快速赶往了东郊三里路。

  蔡晶晶终于打通了余钱的电话。

  “喂,钱钱!你在哪呢?在家吗?”

  接电话的医生看了眼陷入昏迷的余钱。

  “喂,你好,我是西郊八里路别墅的社区医生,余钱手臂遭受严重撕裂,刚刚打了麻药,已经昏过去了,女士你...........”

  “余钱在哪?社区医院!?”

  蔡晶晶直接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医生,严重吗,有生命危险吗,什么时候受的伤啊,怎么受的伤啊,医生能治吗!?”

  医生顿了顿,默默将手机放远了些,最后才慢慢的说道。

  “只是手臂撕裂,骨头擦了下没大事,看着严重些,失血过多。伤口用上修复液一两天就可以恢复了,就是需要补一补。”

  蔡晶晶松了口气,还没再说什么,耳麦里传来了君泷的声音。

  “钱钱怎么样?”

  君泷已经在开车了。

  “在社区医院,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家伙伤了胳膊,失血有点多,但没有生命危险,队长,你要去吗?”

  蔡晶晶问道。

  君泷嗯了一声,“我已经在车上了,你陪同东郊的人将后面处理了,再来钱钱家。”

  “好。”

  蔡晶晶回道。

  君泷将耳麦摘下,吸了口气,今晚上事情还真多.........

  她拿出手机,点了林宝的手机号,打了过去。

  林宝和沈峰林汇合,逃犯被抓,他们也不用戒备了。

  “喂队长。”

  林宝看着来电赶紧接了。

  “林宝,带着人去西郊八里路。”

  “怎么了?”

  君泷规划着行车路线,说道。

  “有一伙偷东西的家伙用空间异能跳跃到西郊八里路。”

  “司内应该很快会有消息,但是以防万一,带人过去更保险些。”

  君泷说完,林宝立刻应道。

  “好,队长,我们马上过去。”

  “哎,队长,我也在,我也去!”

  沈峰林扒拉着手机说道。

  “去吧。”

  君泷说完,将电话挂断了。

  她看着控制线路,手点了下,提高了速度。

  待她到了西郊八里路,林鹿绵的电话也来了。

  “小君啊,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要听哪个?”

  君泷开进了别墅区,“都听。”

  “哦,那我先说好消息,我抓到这些家伙了,虽然有个昏迷,但是不影响我了解到前因后果。”

  “这些家伙是天上人间的,交易的时候对方狮子大开口,两方矛盾刺激,就动手了。”

  “然后你就知道了,他们逃出来之后去了西郊八里路的天上人间的茶馆。”

  君泷皱眉,天上人间?

  这个势力不是只卖消息不接任务?

  今日竟然亲自动手交易了。

  “所以坏消息呢?”

  林鹿绵忽然笑了声,而后赶紧严肃道,“这几个从西郊八里路过来,抢的东西,给弄丢了哈哈哈哈。”

  君泷眉头皱起来,“丢了?可以确定区域吗?”

  “应该是西郊八里路附近,哎,我怎么记得你家那个钱钱,也是住在那里啊,小姑娘今天没出门吧?”

  林鹿绵想了想问道。

  君泷握紧手,“我也不知道。”

  但是很有可能,她出来过,并且意外受伤了,更有可能,她碰上了那群人,还有可能,见过那个丢的东西.........

  “你派人手去西郊八里路了吗,没有的话我带人去了,刚刚约了和那位茶馆老板喝茶来着。”

  林鹿绵的声音里都是开心。

  似乎并没有觉得这样的东西丢失在西郊八里路是个麻烦事。

  “人手可能不够,林副司长,你带人来吧。”

  君泷抬眼,看到了前面的社区医院。

  “我有事,先挂了。”

  林鹿绵应了声,“好嘞。”

  将车停下,君泷下了车,一下关了车门,将钥匙丢给了那边的保安。

  “停好。”

  迈着大长腿,就直接进了医院。

  作为西郊的富人区,别墅区的社区医院虽然没有第一医院的设备好,但是也不差。

  “余钱在哪?”

  君泷敲了敲前台。

  护士抬起头,“君女士!哦,余女士在这边。”

  护士赶紧领着君泷向病房去了。

  君泷走的速度极快,护士下意识的小跑带路,待君泷在窗户外看到了病房里昏睡的余钱,她的速度才缓缓慢下来。

  “君女士,我去叫胡医师,您先在这里。”

  护士说道。

  君泷点点头,“麻烦了。”

  护士红了脸,低声说了句不用谢便跑出去找医生了。

  君泷慢慢走向余钱,看着她被包扎起来的左手,叹了口气,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你才刚出来,这就又进来了..........”

  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从昨晚就一直没有休息,虽然她身体不弱,可也会有些疲惫。

  “呜呜呜........”

  君泷忽然听到了小狗的呜咽声。

  循着声音,她看向了远处的一个箱子。

  待看清楚了箱子里的小狗,她愣了下,又看向了余钱。

  “还捡了条狗.........”

  “君队长。”

  主治余钱的胡医生来了。

  他认识君泷。

  君泷回过头,“胡医师。”

  .........

  “君队长,余钱的手臂是被利器划开的。”

  “也幸亏冲击力在她关节处卸了,许是东西碎了,如若不然,余钱的手臂都要废了。”

  “不过,我检查的时候也发现,余钱的身体恢复力很强,原本以为需要两天,现在看来,她似乎明天晚上就能长好伤口。”

  君泷闭上眼睛,耳边却总是回响着胡医师的话。

  余钱这家伙,出去干什么了..........

  “咳咳。”

  余钱忽然咳嗽了几声,而后慢慢转醒。

  她睁开眼睛看到了白茫茫的天花板,再歪过头,却看到了双手环胸坐在她旁边的君泷。

  “师父.........”

  君泷看着她,“疼吗?”

  余钱有些无力,感受到手臂传来的疼痛,才想起来自己刚刚的遭遇。

  “师父!刚刚有人杀人!”

  她一激动要坐起来,君泷一抬手压住了她的肩膀。

  “别激动,伤口会裂开。”

  余钱激动的小脸泛红,“就刚刚,我就出去吃个烧鸡,捡了个小狗.........”

  余钱忽然向旁边看去,“我狗呢?”

  君泷微微抬头,“那边放着呢,你继续说。”

  余钱看了眼放下心来,“师父,你可不知道!有个全身黑的凶神恶煞的人啊!拿着一把黑乎乎的镰刀,就要杀另外四个人。”

  “我还来不及跑呢,就被他们扔的东西砸到了。”

  “你看我手,嘶,好疼。”

  余钱刚抬起来一下,就呲牙裂嘴的疼。

  君泷听到了余钱的描述,心里一紧,手不自觉的就握住了。

  “还记得伤你的是什么吗?”

  “额........”

  余钱眨了眨眼睛,“好像,是块石头,就那一瞬间的事情,我被打了之后就直接跑了,那血洒了一路啊,我是跑到大门那里才敢出声的。”

  她撅着嘴,现在想想还是怕。

  君泷顿了顿,她将椅子拉近了些。

  “你答应我,这件事情,不要再对其他人说了,明白吗?”

  余钱愣了下,“师父?”

  君泷抬手,摸了摸余钱的头,“听我的,你就是去买了个烧鸡,回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划伤了手,没见过那些人。”

  余钱看着君泷,“师父,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是........”

  天上人间要的东西,又是妖族经手,还有那个不明身份的镰刀人,这些麻烦太多了,凑到一起就是灾。

  “没事,只是那些人都是逃犯,虽然抓住了几个,可那个黑衣人还在逃。”

  “我担心你的安危。”

  君泷头一次这么温柔。

  余钱歪了歪头,“我不告诉别人。”

  “嗯,休息吧。”

  君泷将手拿回来。

  余钱摇了摇头,“我刚刚睡了,睡不着........”

  她说着,忽然感觉到伤口一阵麻痒,而后逐渐剧烈,痒的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啊,师父!呜呜呜,我手有点痒。”

  君泷赶紧看向她的手,“哪里痒?”

  “胳膊,啊,好痒啊,哪里都痒.........”

  余钱的右手伸过来,又抽回去,伤口再痒也不能碰,不然长好的地方会再裂开。

  可是,按理说,应该不会这么快啊..........

  君泷凑近,看着余钱的胳膊,也抓住了余钱的右手。

  “忍!”

  余钱侧过头,紧闭着眼睛不去感受那种折磨死人的痛痒,可是忍的她眼泪都出来了,还是那么痒。

  君泷看着余钱痛苦的样子,伸手,轻轻的揉了揉余钱的太阳系。

  “放轻松,慢慢呼吸。”

  “钱钱,睡一觉吧,睡一觉就好了,那样醒过来,就不会疼了。”

  君泷心疼的看着余钱,见她的眉头逐渐松开,呼吸渐渐平稳,也松了口气。

  还好催眠管用........

  君泷松开了余钱的右手,拿了旁边的毛巾给余钱擦了擦汗。

  “快点恢复吧钱钱,我好像没有太多时间去保护你了..........”

  她将毛巾放回桌子上,从兜里拿出手机,站起来走到了窗边。

  此时刚刚到西郊八里路的林宝又接到了来自于君队长的电话。

  “队长。”

  林宝接通了。

  君泷看着窗外的景色,缓缓说道。

  “嗯,到西郊八里路后,去别墅区前面的监控区域,帮我覆盖些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