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杀影蛇,北部战区君泷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3996 2020.07.11 22:40

  “砰砰砰!”

  余钱被按着肩膀向前射击。

  “你这力气不行啊,我手松开了。”

  邢暮说着,松开了手。

  余钱打第一枪的时候因为巨大的冲击力险些要倒了。

  她都没想到这么普普通通的枪,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冲击力!

  那当然,这是用来杀妖族的,能不强吗?

  余钱握紧了枪身,“邢老师,我就这样打吗?”

  她能听到那些嘈杂的声音,还有“嘶嘶嘶”的,像是蛇的声音。

  “行了,走进去点,你就可以摘掉布条了。”

  邢暮后撤了一步,扯了扯围裙。

  “走进去吗?”

  余钱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缓缓的走向前面,忽然,她似乎踢到了什么,踉跄了一下,她险些摔倒。

  “哎,慢点啊。”

  邢暮看着那下面白花花的骨头,拍了拍脑袋,忘了收拾了。

  “哦哦哦。”

  余钱应了声,再向前,就用腿先扫一下。

  “嘶嘶嘶”的声音更清晰了。

  余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的枪打到哪里去了。

  “行了,把布条摘下来吧。”

  邢暮看着余钱的位置说道。

  而他的手,放在了旁边的开关上。

  “好!”

  余钱应了声,便将布条扯了下来。

  就在她扯下来的一瞬间,邢暮忽然拉下了闸。

  “找准,射击!”

  邢暮喊了声。

  “嘶嘶嘶!”

  一张巨大的布满尖牙的蛇嘴就那样出现在了余钱的眼前!

  余钱瞪大了眼睛,还来不及尖叫,就先下意识的抬起来了手中的枪!

  “砰!”

  随着一声枪响,蛇在余钱的身前炸开,散落了血和肉块喷了余钱一身,血腥味直接冲到了余钱的鼻子里。

  “嘶嘶嘶!”

  余钱呆滞的眼睛看向了旁边,那黑暗中的笼子开了,露出来了数不清的绿芒芒的眼睛!

  “卧槽!!!”

  她举起来了枪,“邢老师!!!”

  “蛇啊!”

  数不清了!数不清多少条蛇了,就那样直接冲向了余钱。

  余钱握紧了枪,疯狂扣动着扳机,“砰砰砰!”

  激烈的枪响在屋内响起来,还带着余钱的尖叫和此起彼伏的,问候声.........

  邢暮吸了口气,皱了皱眉,“这孩子,瞎打............”

  他摸了摸下巴,虽然枪法很不准,但就这种危机之下的反应,最起码是不会毫无抵抗力了。

  他看着余钱手中冒火的枪,“你就四十发的啊!”

  “瞄准了啊!”

  “里面三十多条呢!”

  刚给余钱演示的时候,打了几枪来着?

  五枪?

  那没多少子弹了啊。

  邢暮挑挑眉,没事,反正那些蛇咬一口也不会掉肉,顶多留下点伤口。

  余钱听到了,不敢置信这位邢老师刚上课,就让自己拿着从来没用过的武器,带着有限的子弹,来蛇窝里杀蛇!?

  她刚刚瞎打了一堆,绝对浪费了好多子弹了!

  果不其然,随着最后一声枪响,余钱再按下扳机,却只是一声空响了!

  而她的身边,还有十几双冒着绿光的眼睛!

  “没了?”

  “你手边应该有把刀来着..........”

  邢暮还没说完,余钱立刻蹲下来,伸手摸着,摸到了一地的碎肉和尸体,也终于在下一条蛇来的时候,摸到了刀柄!

  “啊!”

  余钱拿起来,直接砍了过去!

  邢暮挑挑眉,看着血肉在余钱身前炸开,蛇身都飞了很远。

  余钱咬牙,上前一步,直接向着那些蛇砍了过去!

  “嘶,这小家伙,莫不是...........”

  天生的杀星啊!

  这也和君泷太像了!

  寻常人遇到这种情况,那不是枪打完就跑吗?

  她掂着枪,杀的厉害,杀的明明有逃跑的时机,却还在原地,又拿起来了旁边的刀。

  直到杀尽了眼前的蛇,余钱的双目有些微红,手开始颤抖,“咣当!”

  刀掉了。

  邢暮看着,微微叹了口气,而后直接将灯打开了!!!

  刺眼的灯光照亮了血迹斑斑的屋子,邢暮站在门口,看着余钱。

  余钱看到了一屋子的蛇尸,血肉模糊.........

  “呕!”

  她忽然很反胃,想捂住嘴,却发现自己的手上.........

  都是血!!!

  她的瞳孔皱缩,就在那一瞬间,余钱忽然冷静了下来。

  她呆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放下来,又看向了地下。

  良久,邢暮都觉得不对劲了,她忽然问道。

  “邢老师,我以后,都要这样吗?”

  她侧头看过去,眼里却都是平淡!

  邢暮愣了下,而后点了点头,“是。”

  余钱扯了扯嘴角,弯腰将地下的刀捡起来了。

  “犯我人族者,力杀我者,我都要杀回去。”

  “但是邢老师,你要将我训练成,见到妖族就杀的人吗?”

  邢暮摇了摇头,“不是,但是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你真的能杀完了这群。”

  他看着余钱手中滴血的刀,“余钱,你很适合去战场做个先锋。”

  他真情实意的说道。

  余钱抬了下僵硬的腿,有些不自然的走了出来。

  “我不想去战场,我就想保护好我要保护的人,强大自己,去帝都学院。”

  “邢老师,我不想当英雄,也不想当侩子手,当一个冲锋的人,我也不想。”

  她走了出来,忽然腿一软,倒下的瞬间,余钱一把抓住了旁边的门框。

  邢暮揉了揉自己混乱的头发。

  “好吧,君队长的话还真的对,你这小家伙能想这么多。”

  “罢了,让你去看看刚刚那些妖蛇做过什么吧。”

  他从腰间抽了一条毛巾。

  “刀放旁边,来,擦一擦手。”

  余钱顿了顿,接过来,“师父说什么?”

  邢暮走在前面,余钱将刀放下,用毛巾擦着手跟上去了。

  “你呢,不是滥杀之人,也不会是胆怯之人,或许有杀性在,但是你有底线,若不是触碰到那条,虐杀只会让你很难受。”

  邢暮回头看了余钱一眼。

  “就刚刚你那认真的样子,我也确实见识到了。”

  余钱听着,微微挑眉。

  “师父真的这么说?”

  “我还能骗你不成?”

  邢暮带着余钱去了资料室。

  他拿着一沓资料。

  “看看。”

  余钱接过来,翻开了。

  “你刚刚杀的那一堆啊,其实是一条蛇。”

  邢暮倚着桌子,拿起来了旁边一个棕色的杯子,喝了口水。

  “一条!?”

  余钱愣了下,看着资料。

  “影蛇,蛇类妖族里最难缠,最恶心的一个。”

  邢暮的语气里充满了厌弃。

  “这家伙能有数百条分身,就算杀完了其他几百条,你还剩下一条,它就死不了。”

  余钱忽然看到了一沓照片,只是一眼,她又想吐了。

  邢暮看着,“哎,别吐,这以后要是出城了,你还能见到更壮观的。”

  “它活生生吃了一车的人,若不是君队长都捉了回来,那附近还要有人遭殃。”

  那照片上,是残缺的尸体。

  余钱直接将资料盖上了。

  她咬紧了牙,“我要回去补几刀!”

  “哎,补啥啊,死的透透的了。”

  邢暮摆摆手。

  余钱抿嘴,“邢老师你早给我看了,我能剁成蛇泥!”

  邢暮挑挑眉,“余钱,你都不怕吗?”

  “不觉得,有些难受?”

  余钱愣了下,“嗯,有些,但是看了资料就没了。”

  邢暮砸吧了下嘴,“不愧是君队长的徒弟啊,这性子都是复刻出来的吧。”

  余钱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

  邢暮抬了抬头,“想当年,君队长可是北部战区的野马啊。”

  余钱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什么什么?”

  邢暮看着她的样子,拿起来旁边的水杯给余钱倒了杯水。

  杀妖毫无惧色,应对时虽然杀性大了些,可这也是能力。

  今日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来,坐,要说起来君队长,我这个老兵,可是很有说头的。”

  邢暮原也是北部战区的军官,就在十年前,君泷才十八岁,便跟着北部战区最高司令来了那里,自此开始了自己的传奇。

  “君队长从一个小兵做起,第一战,就活活用绳索困死了一队妖族,而且就她自己一个人!”

  邢暮喝着水,眼里都是佩服。

  “她那时候才十八岁啊,当时与自己的编队分散了,后来点人的时候,都以为这孩子不幸死了,结果不久,她拉着十几个妖族的尸体,就从那山坡上走下来了!”

  “我当时就是那点人的军官,你别提我有多惊讶了。”

  “她呢,就将妖族扔在了我面前,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说了句,”邢暮眯起眼睛,学着君泷的神态。

  “西北方向,还有十二头。”

  余钱睁大了眼睛,自己也跟着激动起来。

  “她说完,就走了!”

  邢暮喝着水,摇了摇头,“我在那战区这么多年,就没遇到过这样的狠人,我当时就说,这孩子将来要有大作为。”

  “后来不过两年,这孩子从士兵,升到了中尉!”

  邢暮砸吧了下嘴,“我努力了十几年,才成的中尉,这个不要命的,用两年就成了!”

  余钱赞叹了一声,“师父好厉害!”

  “那可不是,也是可惜了,八年前君队长忽然就从北部战区离开。”

  “后来没过几个月,妖族就派人来签了和平条约,这仗也就不打了。”

  “要不然,今日你再看君队长的军衔,绝对是上校级别的。”

  邢暮的话里毫不掩饰着对君泷的赞赏。

  “八年前.........”

  余钱忽然想到了什么,那时候,不就是母亲出事的时候吗?

  “是啊,八年前,我啊,也从北部战区调离,到石城来了。”

  邢暮握着水杯,笑了笑,“我这才刚到了石城,没过几天,我就发现城治司啊,又多了个君队员。”

  他笑着摇了摇头。

  “这缘分来了啊,就是挡不住。”

  “后来我就到这了,她就成了君队长。”

  余钱歪头笑了笑,“邢老师和师父很有缘分。”

  邢暮笑了笑,点点头,“不过我也纳闷呢,到底是什么样的孩子,让君队长这么上心,这么疼着,这样的孩子,会不会也是君队长那样的呢?”

  “一样吗?”

  余钱问道。

  邢暮笑了笑,“一样,也不一样。”

  “你可比你师父有人情味多了。”

  邢暮将水杯放下,看了看手表。

  “到时间了,走,带你去看看我每天都在干什么。”

  “好。”

  余钱也将水杯放下了。

  她的身上还有血,可她仿佛闻不到一般,完全忘却了刚刚的惊心动魄和恶心。

  看起来,君泷的故事还有治愈心灵的作用。

  君泷让余钱跟着邢暮,最主要的,其实是想余钱摸清楚大部分妖族的特性,也更容易,找准妖族的要害,一击致命,才是最好的攻击。

  邢暮抱起来了放在楼道的盆子,里面有一些干巴巴的肉块。

  “这里关押的呢,都是些沾了人血该死的家伙。但是它们同样具有些特殊的天赋,我呢,就是记录者。”

  他说着,前面就到了一个封闭的铁门。

  邢暮蹲下来,拿了把肉,打开了铁门上的小口子,直接扔了进去,而后一个血红色的舌头忽然从口子划过,将那些肉干给吃了!

  “若是发现这些家伙的天赋有用了,我就可以上报,让专门研究他们的人带走。”

  “这看着,我好像和饲养员差不多。”

  邢暮笑了笑,将那小口关住,而后抱着盆站起来,继续喂。

  “他们吃这一口,真的不会饿死吗?”

  这一口还不够余钱吃的。

  邢暮挑挑眉,“自然不够,但是这些吃饱了不是浪费粮食吗?”

  “我可舍不得。”

  “饿不死就行了。”

  余钱点点头,“也是。”

  “不过邢老师,你都怎么测试他们的.........天赋?”

  余钱刚刚跟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不少.........

  像是刑具一样的东西。

  “咋看?自然是反其道而行,他既然有这方面的天赋,我就破坏呗,这能力啊,都是越折磨越强。”

  “也就越明显。”

  邢暮抬了抬头,“当然,我承认我有时候会磨灭一些天赋...........”

  “但是大多数,可都被我强化了!”

  他的语气里,似乎还有些小骄傲。

  “你呢,跟着我学,学几天,到时候再见到妖,就算只看到了身体的一部分,也能认出来是啥。”

  他又蹲下来,喂了把肉干。

  余钱点点头,“好!”

举报

作者感言

臭鱼洗澡

臭鱼洗澡

别说我狠啊,钱钱才狠,狠的不是我!   嗷呜!

2020-07-11 22: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