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小人,妖蛇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4105 2020.07.10 20:52

  君泷驱车去了西郊八里路。

  顾妙坐在靠近门口的桌子旁,一身青衣,煮着茶。

  “君队长来了。”

  顾妙听到了门被推开,抬眼便看到了一身黑衣的君泷。

  “嗯,东西呢?”

  君泷坐下来,拿了茶一饮而尽。

  “这里。”

  顾妙推过去一块芯片。

  “君队长,你查余家,是为了那个余家的千金吗?”

  顾妙问道。

  君泷将芯片收起来,看了她一眼,“不该留意的就不要留意了,这次的东西,我不深究,不代表别人不深究。”

  顾妙的手顿了顿,笑了笑,“和君队长做生意,就是需要弄干净了尾巴。”

  不然人家能捏着你的把柄,翻脸不认人。

  君泷敲了敲茶杯。

  “五日后,对西郊八里路的警戒就会撤去,那人,最好在这段时间内前去城治司。”

  “不然我也护不住你们。”

  顾妙抿了抿嘴,“明白了,君队长。”

  君泷在逼她们出手,引着那个镰刀人,前去城治司。

  君泷点点头,“再见。”

  顾妙起身,看着君泷出了门,上车离开,叹了口气。

  “还是实力太弱了。”

  不然怎么连反驳都不敢啊..........

  一点,君泷回了城治司办公室。

  她将芯片嵌入了电脑光盘,开了电脑。

  芯片里有着这个月所有的帝都余家人石城的进出记录。

  地点都能细化到分钟的位置变化。

  君泷抿嘴,开始浏览。

  六月一号,入城三人,入住酒店一晚,第二天去了.........

  君泷皱眉,将路线调出来,她仔细看着那个地方,眼里开始有些怒火。

  她深吸了口气,继续查看,可每看一点,她的怒火值便蹭蹭的上涨。

  十分钟后,江一昭敲了敲君泷的门。

  “队长。”

  “进。”

  君泷压制怒火的冰冷声音传出来,江一昭挑挑眉,推开了门。

  江一昭走进来,君泷正在收拾东西。

  “队长,这是卢湉的行程记录,我们需要调离一些位置的驻守人员,设下关隘,他很有可能去了这几个地方。”

  江一昭说道。

  君泷点点头,“调离令。”

  江一昭赶紧拿出来,递给了君泷。

  而君泷拿起来了桌上笔筒里的笔,接过来签了字。

  江一昭不经意看到了君泷桌上的笔筒,他愣了下,“队长,你好像有很多这样的笔啊.........”

  “嗯,别人送的。”

  君泷将文件递给了江一昭,“我接下来有地方去,若是再有事情,打电话给我。”

  “哦,好,那个队长,我能问问这笔...........”

  江一昭的话还没问完,君泷已经拿着东西要出去。

  “喜欢的话拿一个,我有很多。”

  君泷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记得关门。”

  出了门还对江一昭说了句。

  江一昭顿了顿,看向了桌上的笔筒,那里面有十几根银色的,带着特殊符号的笔,都很漂亮。

  他缓缓伸手,拿起来了一根。

  “真的一样..........”

  江一昭叹了口气,将笔放下,“不拿了,等队长回来问问吧。”

  他转过身出去,将门带上了。

  他的口袋里,已经有一根了..........

  ...........

  城治司基地。

  余钱盘坐在床上,研究着自己的紫色纸张。

  除了灵能刺激,她用异能吸引,也可以将紫色纸张唤出来。

  她托着下巴,仔细看着那个金色的字体,“道”。

  “道,这到底什么意思呢?”

  余钱撅了撅嘴,“咋越看越晕.........”

  她控制着异能恢复平静,便不再看纸了。

  说不定等字多了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她看着手环,一点二十了。

  按说她现在应该累成狗,爬也爬不起来才对,但是她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还格外的精神和舒爽。

  这大概就是突破的感觉吧!

  余钱躺在床上,眯个午觉先。

  余钱睡着了,而此时的君泷,驱车来了文传司测试基地。

  十几天前,余钱测试蕴藏B级的地方。

  异能等级突破蕴藏之后,手环就没了分辨等级的功能,若是需要测试自己的异能等级,就需要来文传司的测试基地。

  门口的人看到了君泷。

  “哎,君队长怎么来了。”

  看到君泷一脸的寒意,他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梁振新在哪?”

  君泷问道。

  她的手已经摸到了腰间的刀柄。

  看门的人愣了下,咽了咽口水,颤了下手,指了指上面,“梁科长在办公室吧应该..........”

  “看着我车。”

  君泷留下一句话,就直接迈着自己的大长腿上去了。

  没人敢拦。

  “君泷来了。”

  梁振新的办公室里,传来了一个尖细的男音,自带的阴阳怪气。

  梁振新抬眼,“她来了,你还要在这里?”

  那沙发上坐着的一身紫袍的三角眼青年捂嘴笑了笑,“自然是不能留了,不过今日的事情,梁科长,咱们还没谈好呢~”

  他说着将茶杯放下,茶杯上,留下了个红色的口红印。

  梁振新看向了门口。

  笑了笑,“我梁某人不做亏本的生意,若是你的条件还是如今的样子,就不必谈了,请吧,顺便将门带上。”

  他说完,便低下头看自己的文件了。

  那男子抿了抿嘴,“呵,梁科长总有同意的时候。”

  他站起来,扭着腰肢离开了。

  君泷从大门进来,上的是另一个楼梯,而这个男人,从另一个楼梯下去了。

  梁振新讽刺的笑了笑,不屑的说了句,“娘炮。”

  “砰!”

  君泷一脚将门踹开了,而后直接走进去,拔出来了自己腰间的刀。

  梁振新有些惊讶,直到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都有些懵。

  “君队长?”

  他皱着眉看君泷。

  “你这是什么意思?”

  君泷的薄唇微抿,“你自己做的好事,你问我!?”

  “六月四号,余钱在你这里测试,我原以为与你无关,结果我看到了余家的人与你交涉,之后他们还进出了测试场地!”

  “梁振新!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刀直接怼过去,梁振新一脚踢在了桌子上后撤一步,抬手挡在了刀尖前。

  金色的光在他的手指闪烁。

  “君队长,你冷静点!我与他们交谈,说的可不是余钱的事情!”

  梁振新可算知道君泷为何如此生气了。

  她竟然怀疑自己联通余家人害她的宝贝徒儿!?

  他傻吗,好好结交不行吗?

  这石城的地头蛇是君泷,又不是他帝都余家,他没必要啊!

  “好,你给我解释,为何余家人,能进测试场地!”

  君泷直接跨过梁振新的桌子过来,硬是将刀怼在了梁振新的脖子上。

  梁振新看着君泷面若寒冰的样子,皱着眉,“我调监控,好吧,我从未同意他们进场地!”

  “调。”

  君泷点点头,将刀挪开,向下,停在了梁振新的后腰。

  “我看着你调。”

  梁振新无奈的低头看了眼自己腰间的刀,叹了口气。

  只能走向桌子,打开了电话。

  “喂,将六月二号到六月四号的监控,尤其是测试场地的,都给我送到我的数据库里。”

  梁振新挂了电话,抬眼就看到了君泷的眼神,带着杀意和寒冷。

  梁振新相信,这个杀星是真的敢,在这里结果了他!

  而且就算被杀了,君泷也不会给自己偿命,先不说她身后的刘司长和刘司长背后的刘家,单说君泷的身份.........

  顶多将君泷流放几年,过了几年,人家又是带着一身的战功回来了..........

  和这个杀星硬碰硬,完全是自讨苦吃。

  娘的,这余家的人怎么进的场地!

  这边调查着监控,那边余钱也起来了。

  她坐起来,伸了个懒腰,便起来洗漱了。

  两点二十,范思思来了。

  她敲门进来,看到余钱坐在沙发上看书。

  “还看书呢,中午休息的好吗,累不累?”

  范思思坐过去。

  余钱笑着摇摇头,“不累,思思姐,我们出发吗?”

  “嗯,出发。”

  范思思点点头,“不过我要先给你打个预防针。”

  余钱挑挑眉,将书收好。

  “什么?”

  “钱钱怕蛇吗?”

  范思思问道。

  余钱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不怕。”

  她余钱,除了死,什么都不怕!

  “那就好,走,带你去这栋宿舍楼的后面,那可是常人进不去的关押之地。”

  范思思站起来,说道。

  “关押之地?那些都是,杀过人的妖族吗?”

  余钱也站起来。

  “对,杀过很多人,都是死刑犯,不过还有点其他的用处,就没直接执行死刑,如今正好,让你用上了。”

  范思思说着,转过身开门,她的眼神里有些心疼,但是,也带着坚定。

  早晚要这样,那先让钱钱适应一下。

  她知道,余钱一直是家里的小公主,就算经历了那么多,也有很多人护着,不会遭遇什么血腥的事情。

  但是这次队长发狠了,为了让余钱更好的保护自己,每天下午,就是要余钱来.........

  杀妖族的。

  余钱从来没有杀过什么东西,更不像是她们经历过四年的学院生活的打磨,她还是个未成年人。

  范思思咬了咬嘴唇,不能心疼不能心疼!

  余钱还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抱着余安安带着自己的向往,走在路上还跟范思思有说有笑的。

  直到那藏在枯草中的铁皮建筑出现在余钱的眼前,本能的,她察觉到了些,不太对劲的气氛。

  带着血腥味的,带着怨气的那种。

  她下意识握紧了余安安的爪子,身体有些僵硬。

  “思思姐,这都不打理一下吗,看着怪阴森的........”

  范思思回头看着她,忍住想靠近牵住余钱的冲动,摇了摇头。

  “这地方没必要收拾,进去吧,今天的任务,还在里面呢。”

  余钱咽了咽口水,跟着范思思进去了。

  刚进去,余钱就听到了一声惨叫和嘶吼。

  她身上开始起鸡皮疙瘩了。

  不怕不怕的啊!

  安全安全的,安全的很!

  余钱给自己安慰,范思思在前面带路,就带着余钱不断深入,而后在一个铁门前停下了。

  “来,安安给我。”

  范思思说道。

  余钱又狠狠的揉了下这个最后的救命稻草余安安,才交给了范思思。

  余安安在范思思的怀里扒拉着,想再回去,被范思思按住了。

  “进去吧。”

  范思思抱着余安安推开了门。

  “滴答!”

  是水滴在地上的声音,血腥味传出来,钻进了余钱的鼻子里。

  “拿着。”

  范思思将手边的深灰色的枪递给了余钱。

  “这是枪?”

  余钱看着枪身,有些兴奋。

  没摸过的啊!

  “嗯,是,老邢!”

  范思思向旁边喊了一声。

  随着“啪嗒”一声,一个穿着围裙带着袖套的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掀开帘子出来了。

  余钱眨了眨眼睛,看到了男人袖套上的血迹。

  “这是邢暮,这里的看守加.....秩序者,接下来一周,都是他带你。”

  范思思说道。

  “邢老师好!”

  余钱乖巧的喊道。

  “哎,什么邢老师,我就是个屠夫,范队员,后面东西太多了啊,跟君队长说一声能不能慢一点,我这也处理不完。”

  他说着,忧愁的摸着自己的胡子。

  “这不是给你送来个帮手?”

  范思思笑着指了指余钱。

  “她可塑性极高,还要你好好教了。”

  邢暮看着余钱,“这孩子看着没三两肉的,就来这里,君队长太狠了吧。”

  余钱疑惑的看向范思思,范思思赶紧说道。

  “行了,带着余钱去吧,记得给你安排的任务。”

  邢暮摆摆手,“简单!走吧,余钱,跟我来。”

  余钱点点头,跟范思思摆了摆手,就屁颠屁颠的跟着邢暮走了。

  范思思摸着余安安。

  “哎,挺住啊钱钱.........”

  邢暮掀开帘子,血腥味更重了。

  他摸索着拿出来了个黑色的布条。

  “来,戴上。”

  他说道。

  余钱接过来,“邢老师,我们不先学学这枪怎么用吗?”

  邢暮看着余钱,“你不会啊?”

  余钱摇摇头,“不会。”

  “你看着啊,就这样,把保险放下,然后扣扳机,完事了,这是自动的,里面有四十发子弹呢,够了。”

  邢暮示意了一下,就交给了余钱。

  “把眼睛蒙上。”

  余钱虽然不明白要干什么,但是还是蒙上了。

  待余钱蒙上了布条,邢暮拉住了余钱的手腕,带着她向前走。

  “一会儿呢,你就听着声音,向前发子弹啊,记住了,辨别声音再发子弹,要不然都浪费了。”

  “可是我,我听力可能不是很好。”

  余钱说道。

  “没事,这声音大。”

  随着不断进入,“嘶嘶嘶”的声音,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