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出院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臭鱼洗澡 4070 2020.07.04 00:05

  第二天晚上,石城两湘菜馆包间。

  曹路曹组长正喝着小酒,看着竹桌竹墙竹椅子,又瞧着自己手里的兰花酒瓶,啧啧啧叹了两声。

  “不愧是君家的人,就是讲究。”

  “叩叩叩”有人敲门。

  “进来。”

  曹路喊了句。

  “组长,君队长她们到了,但是.........”

  下属顿了顿,看着曹路,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吞吞吐吐做什么,说啊!”

  曹路今天心情好,不想和下属计较,但是这家伙扭扭捏捏的,他看着心烦。

  “就是,来的不止是君队长,和江一昭他们,还有她的好些,队员..........”

  曹路愣了下,“队员........”

  正说着,外面忽然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曹组长好雅兴,这两湘菜馆我们寻常可来不了,贵啊。”

  沈峰林推开了门,笑着就向曹路走过去。

  曹路立刻堆起来了满脸的笑意,尽管他现在很懵。

  沈峰林直接握住了曹路的手,“感谢曹组长这次请我们吃饭啊!”

  曹路笑了两声,“小事小事.......”

  “是啊是啊,感谢曹组长!”

  林宝跟着进来也大声说道,接过沈峰林握住的手,又用力握了握。

  侯后生随后进来,而后范思思、竹清然、庞铎依次进来,最后,才是君泷带着江一昭和吴限来了。

  曹路的面色逐渐僵硬,但是他还要对姗姗来迟的君泷保持笑意。

  “曹组长,我是君泷。”

  君泷伸出手,握了下曹祖长的手,“多谢曹组长请我们吃饭。”

  曹路笑了几声,“君队长客气了,来来来,都坐,这饭店还是竹队员推荐的一家,菜品装扮都不错的。”

  君泷点点头,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下。

  “都坐。”

  君泷说了之后,其他队员才坐下了。

  江一昭笑了笑,坐在了曹路的另一边。

  “好几天没见曹组长了,看着面色有些不好,可是有些水土不服,身体不舒服?”

  曹路扯了扯嘴角,“是有一些,不过一昭从矿场回来,倒是康健了不少,来来来,我们吃饭。”

  他看着这一屋子的人,松了口气的感叹着,还好啊,他提前点好了餐的!

  这次来虽然带了些钱,但是也不够他随便挥霍的。

  这个馆子看着不大,总共四个包间,可东西那是真的贵啊。

  一顿吃下去,要费他几万帝国币。

  曹路赶紧招手说着,“来,上........”

  “曹组长,这来我们石城,可要吃石城的特色菜啊!您放心啊,我们点菜,手下都有数的!”

  沈峰林忽然说道,而后直接招呼过去了服务员。

  “来,把菜单给我!”

  曹路刚想说自己已经点好了菜了,结果君泷侧过头,“曹组长这次能代表帝都城治总司来,也是我们石城城治司的荣幸,君某,敬曹组长一杯。”

  君泷拿了酒壶,倒了杯酒,掂着酒杯抬手一仰,喝的干干净净。

  曹路赶紧也拿起来酒杯,“君队长言重了,我只是奉命而来。”

  刚喝了口,旁边的江一昭也掂起来了酒杯,“曹组长,多谢你请我们吃饭,这一路上的照顾之情,我都记着呢,情谊都在酒里了!”

  一饮而尽!

  在那之后,曹路的注意力完全被“恭恭敬敬”敬酒的队员们扯了过去,完全没看见沈峰林到底点了什么。

  上菜的时候看着也没多贵的样子,他还松了口气。

  而且这一桌子吃的极快,两筷子下去了,菜盘子都拿走了,看着好像,也没多少。

  就是他实在喝了不少酒,散场的时候晕乎乎的,自己的话没说出来,还想约着君泷下次再聚。

  直到君泷她们走了,他去结账.........

  “多少!?”

  曹路的手颤抖着,怒且不敢相信的大声吼道。

  服务员面色不变,还是是一脸微笑,柔声的回道。

  “曹组长,账单写的清楚呢,是十七万两千二百帝国币,因为您身份特殊,那二百我们就不要了。”

  “您给十七万两千帝国币就好了。”

  曹路颤抖着嘴,手里的账单随着他胳膊的上下浮动而颤颤巍巍,他一个踉跄,胸口一阵气闷,竟要昏过去。

  “组长!”

  下属赶紧接住,直接按在了曹路的人中上。

  曹路一口气上来,看着手里的账单,大骂了句,“都是牲口啊!”

  .......

  四日后。

  石城第一医院。

  余钱在窗边吃着米饭,看着远处的花园和树林。

  “余钱。”

  进来了个白衣少年,手里捧着一束鲜花。

  余钱回过头,挑了挑眉,“王老师你干嘛?”

  “祝你出院啊。”

  王远轩红着脸,走过去将花递给余钱。

  “好看吗?”

  余钱扯了扯嘴角,抬手指了指外面的花园,“你比一下。”

  王远轩抬眼看过去,那园子里的花争奇斗艳,五颜六色且生机勃勃。

  他买的花好像是蔫了点。

  “是没有那些好看,但是我也不能摘啊,那是研究所的后花园。”

  王远轩抿了抿嘴,把自己的花收回来了。

  “你放桌子上的花瓶里吧,一会儿带回家。”

  余钱扒拉着饭说道。

  王远轩瞬间眼前一亮,当即回道,“好!”

  张甜甜穿着白大褂进来,手里还夹着病历本。

  “吃好了吗?”

  余钱刚好吃完,拍了拍小肚子,把碗拿起来,“吃好了。”

  “你巡完病房了?”

  张甜甜点点头,看到了王远轩,“远轩来了。”

  王远轩点点头,“甜甜姐,我来帮忙。”

  “好,一会儿我把衣服换下来,和你们一块收拾东西。”

  她抬手看了看表,“君队长应该也快来了,下午就能带你回家。”

  余钱点点头,“嗯。”

  她重生来了之后,十几天里没出去过医院,外面的样子,她都是通过电视和窗外想象的。

  这临近出去了,她倒还有些抵触。

  “我给你刷碗吧。”

  王远轩说道。

  “别,你帮我把书整理一下吧,这个我自己刷就行。”

  余钱赶紧拒绝了。

  王远轩挠了挠头,看向了桌子上的书,“好。”

  楼下,君泷将车停好,走向了保安。

  “帮我停到个距离后门近一些的地方,注意,车不要影响路况。”

  “好的君队长。”

  保安接了钥匙应道。

  君泷上去的时候,余钱和张甜甜、王远轩一起,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师父!”

  余钱一抬眼就看到了门口的君泷。

  “嗯,收拾好了?”

  君泷看着地面的大大小小的包裹,抬脚走过去,便拿起来了最大的。

  “嗯,师父,我们这就走啊?”

  余钱也赶紧拿起来两个包裹。

  君泷点点头,“都收拾好了,不走做什么?”

  她说着,看了看厕所,“蔡晶晶呢?”

  “队里没叫她吗?我以为晶晶姐有事先回去了。”

  余钱疑惑的问道。

  君泷皱了皱眉,“她什么时候走的?”

  “就是一个小时之前,接了一通电话就走了。”

  一个小时之前?

  君泷看了眼表,那时候她在钱钱家看着保姆收拾屋子。

  “不管她了,先送你回去。”

  她将手放下,又拿起来了几个包裹,那些明明又重又大,可在君泷手里就和掂个水杯没区别。

  余钱微微张了张嘴,托住了自己的包裹。

  “走吧。”

  君泷一个人掂了一多半的行礼,余钱和张甜甜她们就只掂了一点,最后的就留给王远轩了。

  对于去余钱家,王远轩的内心是激动且兴奋的。

  他掂着行礼都走的虎虎生风,看着倒像是去办什么大事,其实就是跟着回余钱的家罢了。

  余钱今日换了一身短袍和短裤,短袍水墨色,袖子七分,下摆刚好遮住了她的大腿,短裤就和她前世穿的牛仔短裤差不多。

  这样的搭配,余钱很是喜欢。

  让她最喜欢的,还是她的腰带,因为和君泷的很像,漂亮又有格调。

  下了二楼,君泷迈着大长腿,缓缓的走着带路,余钱她们跟在后面。

  “表姐,我家现在怎么样了啊?”

  余钱左右看了看,发现景色与她曾经生活的地球,也没什么不同,楼是楼,路是路的。

  只不过路很宽,楼看起来多是前世的中式风格。

  余钱也是看书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世界的历史,有些神似华夏,但是也不一样。

  包括她们的服装,很像是华夏的明朝,又有些像民国,有时候还像宋朝,看着杂烩了些。

  “放心,刘阿姨一直在呢,你的屋子,你的宝贝,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的。”

  张甜甜笑说道。

  “哦,那就好。”

  余钱点点头,她看向前面的君泷,微微吸了口气。

  出去了,又是陌生的了........

  君泷出门便看到了她的车,还有车旁边的保安。

  “君队长!”

  保安看到君泷后立刻站的笔直。

  “嗯,把储物格子打开。”

  君泷微微颔首,说道。

  “好。”

  保安转到了车的后面,按下了车尾的一个按钮。

  只见那车尾巴中间的缝隙打开了,两边的壳子横推出来,露出了下面的储物格子。

  君泷将行礼塞过去,向余钱招手。

  余钱赶紧过去了。

  “师父,给。”

  君泷看着余钱像是企鹅一般的跑过来,嘴角忽然不由的翘起来,接过了余钱手里的行礼,塞了进去。

  可惜余钱的吸引力被车夺走了,要不然她一定能看到君泷的笑容。

  余钱睁大了眼睛看这车的构造,这个世界的车普遍要比地球的圆润多了。

  而且她在开始的病房看到的车,都是飞起来的!

  尾巴冒火,轮子也不晓得用不用,速度也是很快。

  余钱看着看着绕到了前面,蹲下来戳了戳车子的轮胎。

  轮胎并不大,车身不小,底盘也不是很高。

  余钱看向了远处的道路,发现几乎全是平的。

  “别看了,上车了。”

  张甜甜拍了下余钱的头,余钱赶紧起来。

  “许久没见车了,就想碰一下。”

  余钱嘿嘿嘿笑了笑。

  张甜甜一把将车门拉开,“好好好,知道你想看,那也不能在医院门口这么看吧,上来,回家看去。”

  余钱笑着小步子跑过去,看到了里面的构造。

  她微微张大了眼睛,身子却先反应过来,一脚蹬上了上去。

  坐到了里面的座位上,余钱伸手摸了摸中间的桌子,却摸到了个按钮,一个蓝色的光影地图很快在桌子上铺展开来。

  “钱钱,手拿开。”

  张甜甜坐到了余钱的身边,握住了余钱的手腕,给拉了回来。

  “你上次偷偷把地点改成了基地,还是君队长发现路线不对,给改回去了,你这次还想改?”

  余钱挑挑眉,赶紧摇头,“我没有,我想回家的,只是刚刚不小心碰到了。”

  王远轩坐了上来,坐到了余钱的对面。

  余钱看着他怀里抱着的花瓶,挑了挑眉,也不晓得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开口说道,“王老师,这花和你其实很相配啊。”

  王远轩眨了眨眼睛,“啊?”

  “都很漂亮。”

  余钱说完,王远轩的脸直接爆红,他怀里的花瓶都抖了下。

  “钱钱!”

  张甜甜眯起眼睛看着余钱,语气里都是威胁。

  余钱赶紧抬手,“我错了。”

  王远轩也赶紧摆手,“甜甜姐,我没事的,我就是,就是很容易脸红,余钱夸我,我很开心!”

  张甜甜抿了抿嘴,看了眼旁边没心没肺的表妹,心绪一时繁杂的很。

  她点了点头,“钱钱这个人啊,等你熟了之后就发现,她没大没小的。”

  王远轩笑了笑,点了点头。

  余钱愣了下,发现表姐确实是在说自己,眨了眨眼睛,无辜的拖着下巴。

  她很稳重的好吗?

  可能,今天有点紧张........

  君泷上来了,她将车门关住,划过了地图,点了默认地点。

  “走了。”

  按下启动键,车稍微浮起来一些,便启动出发了!

  余钱看着开始倒退的景色,抬起来了头。

  好神奇!

  没有驾驶位置,没有方向盘,只需要改变一下路线,这车就能自己开起来!

  君泷看着余钱的神色,轻轻敲了敲桌子,画面投影到了车窗上。

  “这是历年的石城赛区青少年搏击比赛,你看看。”

  余钱转移了视线,看着画面里的场景,愣了下。

  “我要学搏击?”

  “搏击只是基础,你的身子太弱了,等过几天,我带你练。”

  君泷说着,从座位旁边拿出了纸和笔,“边看边记。”

  余钱接过来了纸笔,也开始认真看了。

  虽然她也不太清楚要记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