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化原之奈何汤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兄弟凶地

化原之奈何汤甜 四斗米夫 3359 2021.11.25 19:49

  金乌出海任天阔,

  展翼长击谁敢辍。

  倦鸟归巢衔春泥,

  琴瑟合和筑新窝。

  ------------------

  随后,中信将近期的事情和盘托出,非但没能得到温情的爱抚,却遭来了一通抱怨。

  “就你能耐,那么多人凭什么要你喝呀?凭什么就你一家一家跑呀?凭什么不给工资还不给股份呀?凭什么呀?这不是耍你吗?你怎么那么傻呀?你干嘛要那么累呀?你就是个大傻蛋……”

  说着说着,她的眼睛里又是水雾遮罩了,面对声泪俱下的田冰,中信心中却是暖暖的,他懂她全部的情绪。

  “别哭了,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中信,答应我,别那么拼,好吗?你也少喝点儿酒,把身体照顾得好好的,你是我的,等我们老了,找个小院子,一起种种菜,养养鸡,喝喝茶,晒晒暖……”田冰低语请求着,也是在自我憧憬着。

  “嗯~”

  中信搂着怀里的娇躯,目光看向了桌上的古琴,那十三徽的炫彩逐渐模糊,交替幻化出哥哥家、姐姐家,还有老街上的顾家,他那平静的表情下,隐隐有挣扎之色……

  似有所感的田冰,心中暗叹了一声,柔声道:“别想了,睡吧。”

  田冰侧身躺下,拽过他的胳膊枕着,窝进了他的怀里。

  中信拖过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将手臂置于她那纤细的腰肢上,手掌拱成碗状,罩在了那处烫伤之上……

  ----------------------------

  守山镇的那个厂,变速器小样出来了,新任务在等待着中信。

  还是那间经理室,中信靠着沙发,高勇侧坐在一旁,更像是在汇报工作。

  他的脸上堆满笑意,语气更是颇为器重:“兄弟,贸易这块基本步入了正轨,根据你的能力,有点儿大材小用了,公司决定,由你负责变速器的整车厂配套事宜,这可是我们重中之重的工作啊!。”

  中信的态度很鲜明:“高总,那些门店还需要维护,不是铺了货就万事大吉了,当务之急应该先要稳住渠道,还有很多细节的工作需要我去做。”

  高勇不吝赞誉道:“兄弟啊,你放心,这些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你的能力怎么能在这些小事上浪费呢?”

  眼见中信迟疑不语,并不为之所动,高勇继续苦口婆心地打起了感情牌。

  “你看,在公司里,你我最是亲近,如果你都不配合我工作,还有谁会配合我呢?这次的调整对你而言,是大有好处的,你不用天天在外面跑了,偶尔出出差,只要能拿下一个整车厂的配套,我们的前途就一片光明了。”

  对于这种赤裸裸的摘桃子行为,中信不是不懂,可看见高勇那为难的样子,心中多少又有些不忍。

  “那好吧,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整车厂配套的事情,但凡有些起色了,不论是股份,还是其他的什么,公司都必须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

  高勇双手握住中信的手,喜形于色地说道:“你就放心吧,兄弟,相信老哥我。谢谢支持,谢谢配合!”

  从高勇那儿出来,中信便着手开展工作了,那时还没有网络,查找资料的渠道也不多,通过查阅专业刊物,倒是能找到一些厂家的联系方式。

  于是,中信拿起电话,开始一家一家的联系,很快,本省的一家企业进入了他的视野。多次电话交流后,厂家邀请中信带样机面谈。

  经过6个多小时的颠簸,天色已晚,中信抵达了这个沿海的城市,他无心欣赏不一样的街景,伸手招了出租车,先找地方住下。

  这是一间很老旧的宾馆,但胜在离目的地很近,且设施齐全,有自己的餐厅。中信放下行李,简单收拾一下,便换了拖鞋,悠闲地下楼用餐。

  在服务员的推荐下,中信点了一个蒸牡蛎,一个炒菜,一碗米饭,一瓶啤酒。餐厅里只有他一个客人,菜很快就上来了,他早已饥肠辘辘,也不管口味如何了,迅速地解决了晚餐。

  回到房间,通知宾馆总台开了外线,和田冰聊了会儿电话,便冲了个澡,上床睡觉了,他要养足精神应对明天的预约。

  时至半夜,剧烈的腹痛把中信闹醒,他强忍着去了卫生间,至此,排毒模式算是被开启了,然而,厄运总会叠加,他刚刚站起,胃部一阵翻江倒海,根本来不及提上裤子,趴着面盆就呕吐了起来……

  几次三番下来,中信连走回去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扶着墙慢慢挪到床边,一头栽倒在床上,蜷成了一团,竭力地挤压住腹部,缓过些劲儿来,才勉强爬进了被窝,希望可以获得更多的暖意,满头满脸都是水珠,根本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虽已无物可吐可泄,可腹内的绞痛却不见丝毫的缓解,他的意识已经出现了短暂的模糊。

  中信知道,他不敢再强撑了,自己应该是食物中毒,如果不及时输液治疗,很可能会因为脱水而出现电解质紊乱,最终导致昏迷,甚至死亡。

  中信挣扎着,拨打了120,幸亏宾馆总台偷懒了,没有摘掉他的外呼线路。

  当宾馆外灯光闪烁,急救车停下来的时候,中信的意志一松,昏了过去……

  当中信再次醒来时,他已经在救护车上了。他笑了,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心情轻松了下来,他的眼皮变得沉重起来,好想睡去,刺耳的鸣叫声便是最好听的催眠曲。

  到了医院,急诊医生无须过多检查,直接就开了药,并对孤身前来的中信颇为照顾,主动帮着去付款拿药。

  因为没有病床,挂上了吊瓶的中信,被推到了外面的走廊,120司机也过来收钱了,虽然有些颠覆中信的认知,但他依然虚弱地连声道谢着。

  已是深秋,夜晚的室外很冷,浑身颤抖的中信不得不再次喊来护士。

  “别喊了,不要影响别的病人休息。”一位壮硕的女护士走了过来,一脸的不耐烦,再次颠覆了中信的认知,根据书上的描写,护士可都是清丽可人的白衣天使啊!

  “对对不起,太冷冷了,麻烦找床被子吧,谢谢。”中信的声音听起来很怪异,实在是因为牙齿们太调皮,彼此打闹不停。

  “租被子啊?5块钱一床。”护士回答很干脆。

  “行,快,快点儿。”

  对错贵贱,中信都不予考虑,保暖才是当务之急。

  有了棉被的呵护,温暖未至,但心已安,头顶有片瓦遮挡,身旁有‘佳人’相伴,中信自我感觉舒服多了,思绪开始飘飞:赵匡胤黄袍加身成了帝王,如今我是棉被加身护了小命,天不绝我啊!

  过了一会,寒冷依旧,中信忍不住再次指使起一旁的‘佳人’来。

  “护士姐姐,麻烦再给我拿两床来,谢谢。”

  “还要?那好吧。”

  ‘佳人’多有不解,真的有那么冷吗?但打开门做生意,谁不喜欢这样的恩客呢?

  三床棉被盖在身上,压得中信有些胸闷,但那又如何呢?至少感觉上会很温暖,渐渐地,他终于睡着了……

  当暖暖的阳光照到中信的身上,他醒来了,这一觉睡得很舒服,腹内只有残余的隐疼,手上没有针,头上没有吊瓶,如果不是空气中淡淡的来苏水味道,他都有些忘记身处何方了,昨夜就像一场噩梦,但终是过去了。

  受了一夜的压迫,他的全身都有些僵了,中信起来稍微活动一下手脚,便离开了医院,那三床被子安静地守在移动担架上,等待着温暖下一位客人。

  回到宾馆,中信简单收拾了一下卫生间,退房走人,前往不远处的摩托车厂。

  厂方的两名工程师接待了中信,带来的变速器样机也被请到了桌上,幸好中信之前做过不少功课,算得上半个专业人士了,面对厂方的诸多问题,中信都能或专业或商务地给予了解答。

  双方的交流非常愉快,厂方还邀请中信参观了试验室及总装车间,并最终商定,先把样机留下,等装配测试结束后,再行组织双方的技术人员对接讨论。

  其间,看着中信那满是汗珠且蜡黄的脸,厂方工程师还关切地询问是否生病了,被中信轻易敷衍了过去,在谢绝了对方的午餐安排后,中信即刻返回了吴市。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车,中信直接去了公司。

  推开门,高勇正盘坐在沙发上,开心地玩着坦克大战,见到中信进来,他的眼睛并没有离开电视:“这么快就回来了,等我一下,这一局马上就好。”

  中信找了个椅子坐下,整个人几乎瘫了下来,腹部还隐隐在疼,胃里空空如也,却也没有一点儿胃口,他只想早些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一局终于打完,高勇暂停了游戏,和颜悦色地问道:“谈得怎么样?快说说。”

  中信简要介绍了情况,高勇显然有些不满:“谈得不够深入啊,你不应该急着走的,中午喝个酒,关系就更融洽了,有些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下来的,兄弟啊,你还是太年轻啊!多好的机会就白白浪费了!”

  对于高勇的态度,中信并不认同:“现阶段是要先测试,才能发现问题,以后要靠陶硕士他们去沟通了,再说了,我昨晚食物中毒了,在医院输了一夜的水,我的身体也扛不住啊。”

  或许是中信的不虚心接受,或许是有些人本就生性凉薄,又或许只是为了彰显自己的高度,高勇根本没有留意到食物中毒这个细节,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责怪与教诲的意味儿。

  “那也需要先把关系做扎实了,技术上的交流才会顺畅很多,你不应该不懂这个道理吧?再说了……”

  中信打断了他的兴致,淡淡地说道:“打住吧,我得先回去保命了,再说了,马上要开始毕业设计了,我也很忙。”

  说完,他掏出了那本工作专用的记录本,丢在了桌子上,转身就走了。

  高勇摇了摇头,嗤笑了一声,拿过游戏操纵器,继续着他的战略指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