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大师与摸金校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十八年后

捉鬼大师与摸金校尉 由他去 3121 2017.01.10 09:05

  九叔强撑着身子,拄着桃木剑艰难地翻过窗户,只见窗外小鬼豆豆躺在地,身体瑟瑟发抖虚幻得几乎不可见了。

  “豆豆!”九叔托起豆豆,深知他身世悲苦,心中很不是滋味,道:“你这小鬼,幽灵之身也敢对灵尸出手,就不怕她将你吸附了去。”

  这一刻,调皮的豆豆看起来分外乖巧,虚幻的脸上泛起一丝无力的微笑,看着九叔笑了笑,有气无力地说道:“道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吗?豆豆做鬼……一百多年,您是第一个……第一个指名……道姓给我烧冥钱的人,没后人祭祀……做鬼也遭人白眼,是您让我做了一天抬起头的鬼。”

  “每逢清明,豆豆……都是看着别人领取后人供奉,而我却只能到处……游荡,还要时时躲着阴差,但是……今天不一样,您给我烧钱了……有时遇上……好心人倒也能……分得一些冥钱,我还想着等以后……存够了钱,买通阴差,寻个转生机会,即便转入畜生道也……总比这没日没夜游荡好……”

  豆豆说着已是气若游丝,看了看自己越来越虚幻的鬼身,苦笑道:“不过,现在也不用想那么多了……爹,娘,不知道你们转入轮回,投胎到了何方?豆豆好想你们啊。”

  九叔抱着豆豆,听着他这番诉说,不觉老泪纵横。

  豆豆看着九叔,笑道:“道长别哭,您是个好人,豆豆鬼身消散彻底湮灭于天地之间,也比之每日每夜孤苦伶仃的飘荡好多了,豆豆这是解脱了……”

  “你这小鬼,讲什么故事,阴间的事老夫比你懂。”九叔抹了把眼泪,看着豆豆笑了笑,道:“你这么调皮,就这样魂飞魄散不是可惜了。”

  语毕,九叔从挎包中摸出一个自己平时喝酒的酒瓶,砰地一声扒开塞子,将瓶中酒一饮而尽,接着瓶嘴对着豆豆,笑得比哭还难看,说道:“进来吧,小鬼,以后有用不完的香烛冥纸。”

  “不!”豆豆一看就明白了九叔想法,一个劲摇头,道:“道长,养小鬼会折阳寿的。”

  “哪那么多废话!”九叔拿着酒瓶有规律地虚画了几下,朝着豆豆喝一声“收!”紧接着,豆豆虚幻的身影便飞入瓶中。

  九叔抓着酒瓶笑了笑,心道老夫一生不娶又身负残疾,连道家五弊三缺都快占尽了,还怕损几年阳寿?况且,这命硬得跟铁似的,正好养了你这小鬼,以后闲来还有个伴。

  片刻后,九叔摸出一张符纸贴到酒瓶之上,一把将酒瓶丢入挎包中。

  回到产房,九叔看了看那中年汉子,问道:“刚才,你说的话,还算不算话。”

  汉子听九叔这一问知道九叔是问他让儿子学道的事,此时昏厥在床的老婆也已苏醒,于是汉子看看九叔,向老婆投去征求的目光,他那畏畏缩缩的眼神,一看就是怕老婆的主。

  好在刚才那女子苏醒后,也已从几人的谈话中得知发生的事,思来想去她这孩子刚出生,先是恶鬼后是僵尸,心中也渐渐相信了九叔的话,毕竟刚才若不是九叔,孩子早让那僵尸少女抢走了。

  沉吟片刻后,那女子抱着孩子凑到嘴边亲了亲,一脸不忍的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九叔,道:“九叔,我们答应让孩子跟你学道,可是这如今孩子才刚出生,恐怕跟着你多有不便……”

  “哈哈。”九叔大笑一声,心道原来担心这个,开口道:“你放心吧,现在你就是把他交给我我还不敢要呢,这么一个小祖宗老夫可伺候不了,待他五岁之后再送来,况且都在一个镇上,你们还是可以时常相见的嘛……”

  “多谢九叔。”哪想到九叔这么一说,那女子抱着儿子连连道谢,之后忽然又问道:“可是九叔,这孩子将来教育问题呢?”

  一旁的王所长也替九叔得偿所愿感到高兴,可一想人家孩子母亲说的也是,总不能让孩子学道不读书吧,这于法也不合啊,于是看看九叔,道:“是啊,九叔,这倒是个问题。”

  “问题个屁。”九叔心中高兴,老脸含笑,道:“这孩子与别人无异,该入学还入学,平日跟着老夫学道,两不误。”

  “好,这样好,今后我儿子就是九叔您的徒弟。”那汉子也哈哈一笑,皆大欢喜。

  ……

  再说那少女,离开医院后,径自向镇外走去。

  镇外的小道旁,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静静站在月下,脸上却带着一张骇人的鬼脸面具,头发黑白相间,应当是一名年纪不小的老者,看着少女由远而近跌跌撞撞走来,关切问道:“你受伤了?”语毕,上前搀扶少女。

  一见此人,少女一把拉下面纱,绝美容颜毫无血色,两行清泪滑落脸颊,靠到那老者怀里,道:“师傅,十娘没用,失败了。”语毕,在老者怀中抽泣起来。

  “唉……都是天意啊!想不到全阴子出身之地竟然是他隐匿之地。”那老者叹了口气,轻抚徒弟秀发,轻声安慰道:“罢了,你心地善良,三百多年不造杀孽,为师知道西风掺和到这事中来后,便已知夺全阴子无望了。”

  少女怅然若失,梨花带雨惹人怜爱,“可是师傅,都三百多年了,十娘累了,真的累了,也不想再害那全阴子性命,师傅您杀了我吧……”语毕,一脸疲态,哀求老者。

  “胡说什么!”老者心中一痛,一把扶起少女,毕竟这三百年来他自认都是他欠少女的。

  “就算再过三百年,你也只是小姑娘!你不是还要嫁人生子,安然老去,安安心心做一世平凡人!三百多年都熬过来了,还不能再等几年?”

  “呵……”少女苦笑一声,情绪激动,一把挣脱师傅双手,跪伏在地,放声痛哭道:“小姑娘……你见过三百多岁的小姑娘吗?”

  “十娘……”老者心中不忍,也蹲下身,戚戚然开口道:“都怪为师害了你,三百年前没想到全阴日,可今时不同往日,只要再等二十年,二十年后便又有机会。”

  少女神情一滞,止住哭声,对于师傅的话还是很信服,毕竟三百年前出事后,师傅便穷毕生精力精研相术,如今三百年过去其相术早已通天彻地,连全阴子生于西南方也是师傅数年前便早早料到。

  “走吧,先好好养伤。”老者扶起少女,一步步向镇外走去。

  ……

  医院里,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你抱抱孩子他抱抱孩子,很快,天边翻起了一丝鱼肚白,渐渐的太阳也冒出了山头。

  “天都亮了。”王所长朝窗外看了看,招呼马队道:“走吧,回所里招呼弟兄们找那女鬼尸骨去。”

  马队点了点头,想起了昨夜女鬼所说之事,跟着王所长起身离去。

  两人走后,九叔也伸了个懒腰,道:“老夫也走了,一夜没睡,得回去补个觉。”

  那中年汉子起身送九叔,忽然又想到自己这儿子还没名字呢,而且又是全阴日生,当下抱着儿子对九叔道:“九叔,既然您都是我儿的师傅了,他这命,您看取个什么名字合适?”

  九叔想了想,心道这汉子说的有理,得给这小子取个阳刚点的名字,好压压他一身阴邪之气,于是在房中来回踱步,脑海中思绪飞转。

  片刻后,九叔走到窗边,正是面朝东方,只见红日初升挂在山头,洒下霞光万道,灵光一闪道:“好!巍巍青山,朝阳初现。你姓什么?”

  那汉子道:“贱姓李。”

  “李青阳,哈哈,李青阳。”九叔大笑,走出门去。

  “好名字,就叫李青阳,九叔果然高人!”那中年汉子也不知觉得这名字哪里好,看着九叔离去的背影,一个劲的夸赞。

  ……

  时光飞逝,一转眼五年过去,那对夫妇如约将幼子李青阳送到九叔身旁,从此,李青阳开始了学道之路。

  又一晃,当初那个全阴子李青阳已是一个十八岁少年,也因此,镇上多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小神棍……这一点,或许是随他师傅九叔,师徒二人真正应了一句话——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徒弟!

  但话又说回来早些年九叔来到镇上还算低调,可不知为什么自从收了李青阳为徒之后,却成了别人眼中实打实的老神棍,也不知是师傅学的徒弟还是徒弟教的师傅。

  除此之外,师徒两人大祸没有,小祸不断,这些年没少给镇里添乱。

  总而言之,若不是赶上法治社会的好时代,估计师徒二人早已被镇民们赶出了四喜镇。

  别处不说,单单九叔冥店不远处养鸡的张婆,时常便听到半夜鸡叫,十几年来不知多少次半夜追着一老一少两偷鸡贼午夜狂奔;几年前,九叔更是明目张胆夜踹寡妇门,可恶的是还带着他的小徒弟,美其名曰抓鬼,镇派出所刚上任的马所长竟也将此事不了了之,自此以后那寡妇更是隔三差五的给九叔两师徒送这吃的那吃的,九叔跟杨家寡妇的事迹在镇上也传为“佳话”……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更可恶的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老神棍年近九十也不知吃了什么仙丹妙药竟然能跑能跳,而小祸害也是青出于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