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大师与摸金校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全阴子

捉鬼大师与摸金校尉 由他去 3513 2017.01.09 09:35

  “孩子!孩子!”孩子母亲惊叫连连,猛地直起身来要去抢孩子,可由于产后虚脱又一下倒回了床上,昏厥了过去。

  “你是谁?”中年汉子被推倒在地后猛一起身,见孩子被抢,二话不说朝那少女扑去,大叫“还我孩子!”

  眼见中年汉子扑来,少女身形快如鬼魅,闪身躲过之后随手一带,将中年汉子重重抛出,砸在九叔脚下动弹不得。

  房外的王所长、马队一听里面动静,也立马冲了进来,马队首当其冲,朝那少女扑去,喝道:“放下孩子!”

  少女冷眸一扫,看着马队一拳打出。

  马队身为退伍军人,也有几下拳脚功夫,见这少女娇弱也不想伤她,举手只想抓住少女拳头,好施展擅长的擒拿手段将之拿下,却岂料少女拳头竟坚硬如铁,更含力千钧。

  咔擦一声,马队手骨登时折断,疼得一阵龇牙咧嘴,瘫软在地,不敢再轻举妄动。

  中年汉子也看出少女身手不凡,倒在九叔脚下拉了拉九叔裤脚,哀求道:“九叔,求求你快救我儿子,我答应你将来一定让他跟你学道。”

  “不是鬼?”

  刚才这几下九叔注视少女,见她身下有影,心中立马做出判断,想来之前躲在暗处偷偷开启电闸的也是此人了。

  一时间,九叔也不确定她是何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一直躲在暗处,为的就是抢夺新生婴儿,加之身手敏捷,此人绝不简单。

  “你是谁?”九叔与那少女四目相对,冷然道:“放开我徒弟,否则老夫发誓叫你不得好死。”

  “呵呵,不得好死。”少女轻笑,牢牢抓着手中婴孩,道:“西风道长好大的口气,若是二十年前说这话我倒信,如今嘛……乡野匹夫,又失一臂,你能奈我何?”

  “你!”九叔怒气上涌,但转念一想,自己隐退西南二十年,这少女年纪轻轻竟然也认识自己,难道她背后有人?他们夺这婴孩究竟所谓何事?

  若这小徒弟今日被他们劫去,还谈什么来日雪耻,九叔心中正思索对策,忽然感觉王所长不知不觉间已悄悄将身体侧在自己身后,唯恐惊动那少女,右手悄悄向后腰摸去。

  九叔立时明白王所长是在借机掏枪,于是故作轻松挪了一步将王所长牢牢挡在身后,跟着哈哈一笑,打算拖延点时间,也顺便分散少女注意力,笑道:“哈哈,你个小女娃子,年纪不大知道的事情还不少,但老夫堂堂龙虎山首徒,师门子弟遍天下,对付你一个小女娃却是绰绰有余。”

  其实少女心中对九叔非常了解,也很忌惮,她刚才说那番话也是故意激怒九叔,好借机逃脱,以她对九叔的了解刚才那番话即便不让他暴跳如雷也该怒火中烧才对,哪知老家伙竟然不上当!

  少女嗤笑,继续煽风点火,道:“还首徒?分明是弃徒!而且失了一臂还被踢出警队,是不是这人越老脸皮就越厚了呢?”

  “他姥姥的,狗娘养的,王八蛋……怎么连这些事都知道。”九叔心里将这少女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他虽然被师门遗弃但一直自诩龙虎山弟子,这些事一直都是他心里的痛,二十年来讳莫如深,哪曾有人这般羞辱过?

  眼下九叔真恨不得将眼前少女吊起来,找根皮鞭狠狠地抽一顿,但还是强压怒火,红着老脸继续拖延时间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师门虽弃老夫,但授业之恩莫敢忘,老夫心有师门,来日必将认祖归宗。”

  “就凭你?我看是要借这全阴子吧。”少女看了看手中婴儿。

  “去你大爷!”九叔被少女说中心思,这下是忍无可忍了,破口大骂,好在此时王所长在九叔身后暴喝一声,“九叔蹲下!”

  九叔早等着王所长动手,听到喊声,立马蹲下;王所长也不含糊,干净利落的瞄着少女肩头,砰砰砰连开三枪,枪枪命中。

  “哈哈哈……”九叔大笑,“这伶牙俐齿的,老夫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说罢,便要朝那少女走去,揭她面纱。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少女竟然没有应声倒地,肩膀中了三枪却只是微微往后退了一步,一声轻笑,道:“好枪法。”语毕,伸手擦了擦肩膀,除了衣服破了三个抢眼外,毫发无伤。

  “这……”王所长双手举枪微微颤抖,支支吾吾道:“九九九……叔,这还是人吗?”

  一瞬之间,九叔目眦欲裂,老眼之中仿佛都要喷出火来,冷然道:“对,不是人。”

  如果说刚才九叔被少女调笑是出于羞愧的愤怒,那么现在九叔心里升起的却是真真正正的熊熊怒火!

  这一刻,九叔眼中布满血丝,二十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愤怒令他全身颤抖,桃木剑横在身前瞪视少女,咬牙切齿吐出一句话,“僵尸!老夫跟你拼命!”

  “什么?僵尸?僵尸不该是一蹦一蹦的吗?”马队倒在一旁,心惊胆战。

  “这是千载难逢的灵尸,我说的对吗?”九叔盯着少女,怒不可遏。

  “西风道长果然不凡。”少女这下也不敢再掉以轻心,原本她就是想要激怒九叔,却不料九叔这幅怒容也令她心中暗暗叫苦,注视九叔道:“老家伙,不陪你玩了。”说罢便要转身逃跑。

  九叔哪里肯放过她,刚才那一句话说完后早已经暗暗咬破舌尖,一口天师血含在嘴中,眼见少女转身欲逃,一口喷出正中少女后背。

  “啊!”

  少女一声惨嚎身形一晃险些跌倒,后背一阵滋滋作响,泛起阵阵黑雾,跟着转身冷视九叔,浑身冒起阵阵绿气。

  “尸气!”看着少女身上绿气,九叔只觉似曾相识,思索片刻后心神一震,道:“你是明王之后?”

  一击之下少女花容失色,香汗淋漓,嘶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拦我?三百多年来,我没有害过一个人,这全阴子是我唯一的希望!西风,再往前一步,我就掐死他!”说着,高高举起手中婴孩。

  “三百多年?就你这道行?”一口天师血重创灵尸,九叔都有点不相信,不过这一瞬间,九叔充满浩然正气,俨然一代天师,虽然不敢轻举妄动,但还是瞪视少女,怒斥道:“正邪对抗,搏斗终身!只要是僵尸,无论你是什么僵尸,老夫遇一个杀一个,遇一千屠一千!”

  “哈哈,好一个正邪对抗,搏斗终生!那我问你,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若不是我三百多年不进一滴人血,你今日又能奈我何?”

  少女嘶吼着,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手中紧紧抓着婴儿脖颈,一步步向九叔逼近,吼道:“放下桃木剑!”

  语毕,少女眼见九叔冷视自己并无动作,手上一用力那婴孩即刻哇哇大哭起来,再次怒吼道:“放下!”

  “你别轻举妄动,放下婴儿,我放你走!”

  九叔稍稍犹豫,丢下了桃木剑,心中却也相信这少女真如她自己所言,并未害过一个人,毕竟三百多年的吸血灵尸,绝不会轻易被自己一口天师血镇住。

  “哼!”少女怒哼一声,突然一脚踢向九叔胸口。

  九叔猝不及防,身体倒飞出去,胸中翻江倒海,喷出一口鲜血来,倒地动弹不得。

  九叔失去战斗力后,那少女语气也温和了起来,眼里竟然闪现泪光,“西风道长,我敬重你降妖伏魔,道法精深,但别怪我,这全阴子对我很重要。”说着,竟还朝着九叔微微鞠了一躬,而后转身欲要越窗而去。

  “不要,放开我徒弟!”九叔上气不接下气,朝着少女一声哀嚎。

  恰在此时,一道孩童声音响起,“道长,我帮你!”紧接着,一道七八岁的小孩身影从窗外飘进来,一把抱在那少女身后,双手环抱着少女脖颈,死死地勒着她。

  “豆豆!小心啊!”九叔大叫。

  不错,来人正是小鬼豆豆,九叔先前还特意给他烧过冥钱。

  少女心神一慌,想不到半路竟然冲出来个不要命的小鬼,被豆豆勒得轻咳一声,抽出一只手,尸气腾腾朝着后颈抓去,一下子便将小鬼豆豆提了起来。

  小鬼豆豆被少女提在手中还兀自四肢乱抓,对着少女一阵拳打脚踢。

  “找死!”

  少女怒斥一声,握手成爪便要杀了这碍事的小鬼,却不知为何突然手中一软,终究没下去手,猛力一甩将豆豆丢出窗外,然而,这一摔不偏不倚,正好将他丢在先前九叔布置的北斗阵上,顿时,豆豆身上泛起阵阵黑烟,鬼身渐渐虚幻。

  “豆豆!”

  九叔大喊一声,他知道这小鬼豆豆身世可怜,又沦为孤魂野鬼,心痛不已。同时,在间不容发之际,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抓起沾着自己天师血的桃木剑,身体急冲而出木剑直指少女。

  这一下,少女也是大惊失色,想要闪躲,已然不及,千钧一发之际将婴儿挡在身前,只盼九叔能收了这一剑。

  果然,九叔见到婴孩挡在少女身前,直接丢了桃木剑,同时伸手一把抢过少女身前的婴孩,毫不犹豫地顺势朝着王所长一抛,道:“接住!”之后倒在少女身前,从包中摸出一张符纸,躺在地上与少女对峙。

  “老天,这都是你的意思吗?”

  婴孩被抢,少女一声苦笑,知道再要抢夺已然无望,蹲下身看着九叔,拿过他手中的符纸捏作一团却没有伤害九叔,悲戚道:“西风道长,除了天师血,这符纸对我没用的……”

  语毕,少女看看王所长手中婴孩,道:“命啊,都是命……”接着,越窗而出,跌跌撞撞慢慢离去,背影竟然有着一丝丝落寞。

  少女离去,九叔心中思绪百转,自己身负重伤,其实她可以大开杀戒,或许还有一点点机会夺走婴儿的,但是她却走了。

  九叔更发现了她的善念,刚才她凝聚尸气明明可以灭杀小鬼豆豆,以豆豆的道行绝对顶不住,可她却松了手,反将豆豆抛出窗外;还有最后,既然那符纸无用,她甚至可以趁自己夺婴儿之际,电光石火间要了自己的命……

  所以,少女离去,九叔竟也不加阻拦,更是咽下了含在嘴里的天师血,怔怔地望着少女背影,“正邪对抗,搏斗终生”的师门祖训在脑中嗡嗡作响。

  “糟了!豆豆!”九叔忽然想起窗外的豆豆刚才正好被自己的北斗阵红线打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