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捉鬼大师与摸金校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捉鬼大师与摸金校尉 由他去 2365 2017.01.28 19:10

  几乎在王天曼听到李青阳大喝声的同时,松开了手,不是他不想停手,而是李青阳喊得慢了那么零点几秒。顿时,一个黑点嗖地一声呼啸着向四楼飞下,直指司徒鸿。

  “师兄?”王天曼子弹射出,也看见了李青阳,不由得眉头一皱,暗道:“他在这,见了鬼上身,怎么也不出手呢?”

  李青阳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千错万错,错在忘记宿舍楼上还有王天曼这尊神,心中只期盼王天曼这一手可别又是一颗桃木钉。

  虽然豆豆时常调皮捣蛋,但是相处十几年,李青阳与之感情自然非同一般,倘若他出了什么事,不说自己追悔莫及,老爷子也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豆豆!趴下!”

  李青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一连撞开数人,艰难地挤到司徒鸿近前,看着仍旧动情热舞的司徒鸿一声大喝,同时,脚下发力,向前扑去。

  还好,在黑点到来之前,李青阳总算将司徒鸿扑倒在地,死死地压在他身上大口喘着粗气,而王天曼射来的子弹正正打在自己左肩之上。

  “啊!”李青阳大叫一声,一想到那尖锐的桃木钉,只觉自己这下定要皮开肉绽,但是这一声惨叫之后却是微微一怔,好像也没想象中那么痛。

  看来不是桃木钉,黑点落地之后,李青阳看了看,是一颗黄纸叠成色幸运星,看起来十分精巧,应该是张符。

  “还好……”李青阳暗暗松了一口气。

  此时,密密麻麻的人群尽皆沉醉在司徒鸿的疯狂热舞之下,况且他又是赤~身~裸~体只穿着那条海绵宝宝小***李青阳这突然之举再次惊得众人瞠目结舌。

  李青阳这刺头!

  许多围观者都认识李青阳,一下子对他咬牙切齿,怒目而视,毕竟全民公敌。

  “小神棍!这……”马玉身在二楼,一脸懵逼,“难道他有断袖之癖?怪不得这么多年一直躲着姑奶奶。”这般想着马玉小脸上竟然闪过淡淡的忧伤。

  “师兄怎么回事?又挡我!”楼上的王天曼撇着小嘴,微微嗔怒,向楼下走来。

  司徒鸿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李青阳也是一脸诧异,小声道:“你干嘛,豆爷爷玩得正欢呢。”

  “别说了,有天师,快进来。”

  李青阳压在司徒鸿身上,在众人微不可查间摸出了小瓶,一缕幽魂就势飘入瓶中,司徒鸿顿时昏迷不醒。

  “混蛋!你干嘛?”司徒鸿倒地后,一命大汉指着李青阳怒骂一声,眼看便要动手。

  “等等!”李青阳大叫一声,悄无声息将小瓶揣进裤兜之后,爬起身来对那大汉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我看你最好还是穿好衣服送你们少爷回家。”

  “少爷?”

  十余人陆续反应过来,司徒鸿似乎倒在地上没了反应,自身也还光溜溜的呢,于是赶忙穿上衣服,向司徒鸿围了过去,又是推摇又是掐人中,最后总算弄醒了司徒鸿。

  “怎么回事?”

  司徒鸿一睁眼,看见自己赤身裸体置身人群中,脸色瞬间红到发紫,差点又没气晕过去,匆匆穿上衣服后询问众人事发经过。

  司徒鸿一听,虽然怒火中烧,但想起自己先前无缘无故被打,又被绊了一跤,顿时心中发毛,想起了一些事,当下也不敢再耀武扬威,这下真是栽了个大跟头,带着十余手下灰溜溜地逃出人群。

  司徒鸿走后,围观者也渐渐散去,王天曼怒气冲冲跑到楼下,瞪着李青阳,娇斥道:“师兄,那小鬼敢当面上人身,你不出手也就算了,怎么还救她?”

  “咦?王天曼?”所剩不多的围观者有人认出了新晋校花王天曼,不由得愤怒的瞪视李青阳,这家伙竟然跟校花又勾搭上了!

  虽然王天曼语气之中满含抱怨,但自重镇情人湖后却是对李青阳态度温和不少,至少不再像初次见面时那般耍过大小姐脾气,这一点李青阳自己也很是费解。

  “嘿嘿……小师妹。”李青阳装傻,道:“你看错了,哪有什么小鬼。”

  “还装!”王天曼白了他一眼,道:“兜里是什么?”说着,便要伸手朝李青阳兜里伸手。

  “好了,小师妹。”李青阳赶忙闪身躲开,道:“事情是这样的……”

  当下,李青阳滔滔不绝把事情始末全讲了出来,将司徒鸿如何霸道,小鬼豆豆如何如何可怜渲染得淋漓尽致。

  “可是养小鬼会折阳寿的!”

  “那是对一般天师而言,你师兄我法力无边,阎王爷怎么好意思折我阳寿。”

  李青阳、王天曼两人师兄师妹的聊着,殊不知此时楼上的马玉却是气得脸色发青,最后竟然大骂一句:“李青阳!姑奶奶与你恩断义绝!”之后扭头回了宿舍。

  “这女魔头又抽什么风!”李青阳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哪里又惹了女魔头。

  “马玉?”

  王天曼眉头一皱,也许不是冤家不聚头,几日前她也加入了武术社,虽然不是很熟但也认识马玉。

  王天曼可比李青阳更能看懂马玉,知道她是个刁蛮大小姐,却不知竟然与师兄关系匪浅,而自己乃是王氏一族天之骄女,自然是眼里容不下沙子,所以在社团里跟马玉多有不合,互相看不顺眼。

  王天曼一见马玉甩身离去,心中暗自得意,又和李青阳在楼下长聊许久,声音还故意高了好几分贝,直到天色全黑,两人才各自回了寝室。

  ……

  再说司徒鸿,自从刚才怪异之事发生之后,一直心中惴惴不安,当下拖着疲惫身体直接驱车回到家,跑到父亲书房前,犹豫许久还是敲了敲门。

  “进来!”书房内想起一道浑厚的男中音。

  司徒鸿推门而入,对着书桌之后一脸威严的男子,恭恭敬敬道:“爸。”

  此人,正是江南四大财团之一的司徒集团缔造者,董事长司徒蓝枫,看起来约莫五十岁年纪,一脸庄严,此时手里正捧着一本书,看得入神,见司徒鸿进门头也不抬,道:“又惹事了?”

  “不。”司徒鸿摇了摇头。

  “嗯?”司徒蓝枫抬头看了一眼司徒鸿,似乎有点意外,之后低下头向手中的书看去,“说吧,什么事?”

  “我撞鬼了。”

  司徒蓝枫一听倒是没多少诧异,将手中的书放到桌上,冷冷地看着司徒鸿,好像再思索着什么,良久才道:“说清楚点。”

  “我在学校得罪了个人,我怀疑是他做了什么手脚。”司徒鸿一脸愤然,他是从最后被李青阳扑倒想到可能是李青阳搞的鬼。

  “叫什么?”

  “我怀疑是李青阳。”

  司徒蓝枫叹了口气,想起一些事,道:“找个机会请他来见我。”

  司徒鸿心中一喜,只道是这下他老子亲自出马,必能治得了李青阳,但是司徒蓝枫下一句话却让他大大的失望了。

  因为,司徒蓝枫一脸威严,道:“记住,不用急,但要要恭恭敬敬的!”

  司徒鸿顿时眉头一皱,他虽然是个纨绔子弟,但是不傻,明白父亲这话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