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大道之现代修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魔考

大道之现代修真 蝉先生 2410 2020.05.23 13:45

  冰剑终于大功告成,我用意念控制冰剑飞向村后坟茔地,同时用天眼传音师父:“接剑!”

  师父接过冰剑,气势顿时大涨,两招就斩断了木棍,女鬼立处下风。师父喝倒:“投降我就送你转世投胎,否则将你打的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女鬼也知没了木棍根本不是师父对手,乖乖听话投降了。其实对鬼来说,能有道士练度是它们最好的归宿,否则它们就永远只能做孤魂野鬼。

  女鬼正要开口对师父说什么,被师父阻止:“我不管你跟陈家儿子有什么恩怨情仇,你也不用告诉我其他故事。我不想沾你们的因果懂吗?在我眼里,没有对错,只有因果”。师父说这话其实境界是相当高的,我还没有达到。

  女鬼听懂了师父的开示,怨气小了不少。师父也兑现承诺替女鬼做了超度法事。

  回到院子里,师父对我今晚的表现相当满意,简直赞不绝口。说我智慧超群,短短三天闭关,长进不小,小小筑基修士居然能制作出克制相当于元婴修为的法器。

  我不无得意地回答:“我是21世纪的新道士啊,前辈修士说看山不是山,其实他们是看到了山是由无数振动粒子组成,只是他们不知道用科学的语言表达出来,只能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而我呢,我知道不同的人事物有不同振动频率,所以我按照女鬼木棍的频率制作了一把同频率的冰剑,这样就能克制住女鬼。所以我说啊,科学和神学是殊途同归的”。

  “打住!你混淆了哲学和科学”。师父听不下去了。

  “我可没说是哲学啊,我说的是神学。”

  “打住!打住!”

  陈家人千恩万谢,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塞给师父,师父笑着抽出里面两张钞票,把红包递了回去,“两百就行了,多了不敢收”。这是师父的规矩,不论事情大小,一律只收200。陈家人哪里肯依,呼啦包围了我们,说如果师父不收他们没法做人了。师父安慰他们道:“收多了我就沾上同你们的因果,对我修炼反而不利,请大家理解。另外,我同女鬼战斗时缴获了它的法器,我想把它带走可否?”说着师父拿出了两截断棍给他们看,他们唯恐避之不及,边倒退边说:“真人拿去就是”。师父道了谢后把木棍交给我,“你拿去参悟吧”。我大喜,知道这棍子肯定大有学问,赶紧谢了师父收下装进背包里。

  上山的路上,师父一个劲地嘱咐我加紧修为提升,他说:“你的水之力、天眼属于神通,修为低了施展不出真正的威力!你在古华国习得新功法,起跑线已经领先于大多数人,须刻苦修炼。将来我们肯定要跟蜥蜴族大干一场,时间不等人啊”。我连连点头称是,可是修为提升还是慢啊,修为可不是感悟出来的,那就像玩游戏不打够那么多经验值就没法升级一个道理!

  越想越郁闷,岔开话题我问师父:“师父,那根棍子到底有什么名堂?”

  “应该是先天木属性之类的物事,不料你的冰剑太过霸道,竟把它的灵性全部斩去,现在就与普通烧火棍无异”。

  我暗自得意,哈哈哈!就算没有了灵力,拿回去当纪念品也不错。

  晚上在我的小寮房里,我心里很乱。可以这么说,当道士以来我第一次这么乱,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一方面是神通的提高,一方面是修为的薄弱,我恨不得能分三个身,一个专修神通,一个专修修为,一个专修境界。想到境界我更是乱上加乱。干脆决定今天什么也不做了,睡觉!顺手把两截木棍插入门口花坛,洗漱上床。

  但是脑子像发动机一样转动不停,根本睡不着。与其在床上翻复去睡不着,不如回趟家看看我父母。心念一想,我就出现在了家里的客厅,爸爸妈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这样回来也不惊奇,爸爸淡淡地问了一句:“怎么回来了?”

  我说:“修炼的压力太大,回来坐坐。”

  妈妈走过来,看着我说:“你看你脸色惨白惨白的,你们天天打坐念经的常年不见阳光,阳气都要没了。今天回来正好,我正和你爸爸合计,出点钱给你买个商铺,你当了快两年道士工资也有20万了吧?你的工资正好拿出来装修一下,进点货啥的,自己当个老板挺好!我们不回去了。”

  “我,我哪有20万工资啊。我每个月就600块钱。”

  “啊?!你看看这老道士,出家人是不打诳语的,他到好,骗我们说月薪一万呢!”

  “我,我必须回去,我要学道。”

  “学个屁!”爸爸突然激动地站起来训斥我,“你说说这两年你都学到什么了!人家当和尚当道士的,都是厌世的人,没有上进心,靠别人施舍点钱过生活,你多大?你就厌世了!我给你说,现在街坊朋友都知道我儿子去当道士了,背后都指指点点笑话我和你妈妈!你要敢回去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不回去了,啊,现在去洗个澡睡觉,明天我们就去买商铺”。妈妈拉着我的手唱起了红脸。

  我就这样里糊涂地留了下来,一周后我的社区小超市也开张了。妈妈退休后没事做,就过来跟我两班倒。

  头一个星期我还想着道观,想着师父怎么还不过来接我,说不定还能说服爸爸把我带走。可师父始终没来。我想可能是师父闭关吧,没注意到我。

  一个月后,师父还是没来,我想原来我对师傅来说也不是很重要啊!这时的我反而觉得是师父对不起我。

  一年后,妈妈给我相亲认识了个女朋友,我们发展很顺利,三个月后就天天腻在一起难舍难分。

  两年后我们结婚了,高中的,大学的同学都来道贺,灌酒的,闹新房的不亦乐乎。我似乎彻底忘记了道观和师父。

  第三年,我有了儿子。心里想着这应该是人生中最高兴的事情,要开心,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连我最喜欢的网游也没兴趣了,经常不上线,小伙伴问我怎么了,我笑称自己是骨灰级玩家,准备金盆洗手。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着。人也一天天的变得麻木。开店,吃饭,关店,回家睡觉……

  所有人都夸我本本分分,幸福平安。可是我终觉得我缺了点什么?

  一晃我的儿子也结婚了。在婚礼的酒宴中,轮到我上台致辞,我看着儿子和儿媳,突然有个声音从脑子里蹦出:“不能让你儿子也像你一样庸庸碌碌过一辈子了!”

  我并没有念事先准备好的讲稿,突然就泪流满面,歇斯底里地吼道:“儿子!你还小,不能这么早结婚!你不能走我的老路!不能像蚂蚁一样的活着!你是人!是地球上最高等的生命,不能像蚂蚁一样活着!”我被人架走,我被所有的长辈、亲戚骂的狗血淋头。我又一次冲进了宴会厅,掀翻一桌桌的酒菜,爸爸忍无可忍,操起一支红酒,重重砸向我的脑袋。

  眼前一片黑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