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大道之现代修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远古壁画

大道之现代修真 蝉先生 2285 2020.05.13 10:20

  我举着狼眼手电走到洞前,洞口直径一米,就像一口水井,往下一照,居然深不见底,从背包里拿出一根荧光棒,打亮后扔了下去,五秒钟后听见扑通一声,好像掉进了水里。也就是说这个洞有100多米深,然后下面是水。

  我们正好带了三套绳梯,加起来应该够长,喇嘛们也算出了高度,开始接绳梯。希热布好奇的问风和雪是怎么上来的,他们回答倒也简单,手脚撑着上来!

  我去!他们体力也太好了点吧!

  见我们固定好了绳梯,雪、风二位壮士鄙视的看了看我们,义无反顾的从洞口跳了下去,然后听到两声巨大的落水声,我全身汗毛一紧,心想他们不怕接触水面的瞬间压断了骨头?一百多米高呢!

  我们挨个爬绳梯下去,下到十几米处,突然发觉有一股力量顺着下面透上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浸在水里,但是密度比水低,比水蒸气又高出很多,一直这么托着我们,下到三、四十米双脚就碰到水面了。

  师父惊叹道:“多一分是水,少一分是气!这应该就是先天之水!传说只存在于天地宇宙洪荒之时,今日能得一见,乃我等天大的道缘啊!”

  希热布用手去抓,却抓了个空,怔怔看着自己的手掌:“这是你们鸿钧老祖的时代的水?”

  “你放屁!”师父不满地说道:“哪来的鸿钧老祖,那是小说里杜撰的。我还说他是你们如来的师父呢!”

  希热布尴尬的回道:“牛鼻子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我在一旁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先天之水,突然入定了。师父见我发呆,知道我进入了状态,忙对众人做出噤声的手势。希热布一行也是微笑着看着我,点头赞许。

  我的脑海中,出现了混沌宇宙的景象,没有天地苍穹,没有重力,没有空气,没有次序,一切都在一种胶着的状态中。

  我用语言表达只能形容出十之一二,我干脆不去形容它,不去刻意观察它,就像看电影一样任它的画面一幅幅从我眼前流过。

  就这时突然灵光一闪,感觉到我就是水,水就是我。这时,我突然发现自己掌握了一切关于水的知识和力量!然后就从入定中出来了,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师父,他正和蔼的看着我。

  我问师傅:“师父,过了多久?”师父小声说道:“他们都睡了,你入定了大半天,他们干脆睡觉明天再走了”。

  “啊!这么久!”我也很吃惊,这是我入定时间最长的一次。

  “怎么样?”师父关切的问我。

  “我感觉掌握了水的能量,我就是水。”我对师傅说。

  师父想放声大笑但又怕吵醒了其他人,张着嘴巴眯着眼仰着头好一会,摸了摸我的头:“好样的!”然后又问我:“今天早上我让你想打架的问题,你现在给我说说看”。

  “哦,师父,这个我是这么认为的:雪和风,他们天天练习武功,练得是速度、力量以及经验,而我们修的是意念,意念力要强大的多”。

  师父摇摇头,“错啦!我还以为你修得水之力就能触类旁通呢。”

  “啊?!!”

  “啊什么啊,我们每一个人,本就是神仙,就像秃驴们的如来说的每个人都是如来一个意思。你给我记住了,我们只是受限于目前的肉体凡胎,各种能力无法施展出来或者像大多数人一样忘记了自己的能力,所以我们要证道。我们修道不是为了求道,是证!因为我们本就是道,不必去求。证道了自然得道,也就能回归本源。所以我们要边修边证,这样道心才能坚实!”

  我抠着头,望着师父说:“您的意思我本就会绝世武功,现在忘了,只要我不断打坐,突然一天搭对了线,我就能无师自通,就像我获得水之力一样”。

  师父笑到:“虽然肤浅,但你现在可以这么认为”。

  “那师父我现在拥有水之力,是不是也很牛逼了?”我突然兴奋的问道。

  “你小小年纪就掌握了一门本源之力,非常难得,但是你现在只是筑基的修为,能发挥出多大的能耐?一只老鼠和一头大象,如果都会水之力,你认为谁更厉害?”师父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那我去练功了,我要升级!”我小声呐喊道。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大家醒来继续行程。

  底下的洞穴倒是平坦,一边是洞壁,一边是河流,雪、风一路上都备了很多火把,我们为了节约电池都关了照明设备,摸黑前行。

  走的越深洞越窄,最后地下暗河从岔道流走了,我们逐渐的开始往上走了。这时出现了台阶,有了人工的痕迹,说明已经快到了。我又是兴奋又有点对未知的担心。但一看到师父坚毅的背影,担心随之消失。师父总能给我一种强大的感觉!

  随着山洞变窄,火把的光亮逐渐能照亮大片山洞了。

  突然希热布停下脚步,用手指着洞壁,他的徒弟们纷纷打开手电筒,只见洞壁上满是壁画。

  跟敦煌的壁画不一样,这里的不是用颜料画上去的,而是雕刻的。我对画画雕刻之类的艺术基本不懂,但也能看出这雕工非常精美,就算放到现代也堪称精品。

  希热布激动地掏出眼镜,不停地问雪、风,还不时地用手去触摸。我也打开了手电,对着一幅壁画仔细地看了起来,壁画上的内容让我震惊!

  只见地面上一排排竖起的像是现代导弹发射井一样的装置,天空中是几个飞碟!导弹打飞碟!

  我赶紧看下一幅壁画,这幅壁画雕刻的是一群人类战士抓获了一名穿着宇航服的巨人,这个巨人戴着头盔,身上穿的已经看不清楚了,人类战士手持棍子一样的武器,指着巨人。

  第三幅就是希热布大师现在正在看的,上面刻着大量的巨人拿着未知的武器追赶着人类战士,导弹发射井也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

  只听希热布喃喃自语道:“这是五千年前的雕刻!”而雪和风还在连说带比画的跟希热布说着话。希热布给我们翻译道:“他们说,这是五千年前夏人与天外巨人的最后一场战争,最后夏人启动了终极武器,与巨人同归于尽”。

  接着我们走到第四幅壁画前,可是这幅壁画被人为破坏了,后面的壁画也全部被破坏了!希热布痛心的问雪和风为什么要破坏掉,雪和风说后面的壁画内容涉及到现在夏人的秘密,一百多年前被长老要求破坏掉。希热布直道可惜。

  走过这段壁画山洞,就没路了!我们都不由得看向了雪风两人。雪、风两人对希热布说了几句后,就径直向尽头的洞壁走了过去,人居然就消失在了岩石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