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神之王者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拜师(中)

风神之王者归来 没病的书生 2521 2020.06.30 13:13

  汐颜有些愧疚,她不曾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一步。

  她问沈谦,如果不想在北斗院做杂役的话,可以考虑去投奔自己父亲,日后也许能挣个仕途。

  沈谦和汐颜认识也有些日子了,原以为她只是官宦之后,此时才知道她姓杜,父亲是当今的杜宰相,满腹诗书,博通文学,桃李满天下。

  沈谦摇了摇头,拒绝了汐颜的好意,表示自己不喜官僚国政。

  天气晴朗,阳光倾洒在少年的脸上,少年的脸在阳光下显得更加干净明媚,已是深秋,虽有些刺眼,但他更喜欢这种温适的舒服。

  他独自走在洛城,在一个街头小贩那里点了一碗素面,二两肉,一壶茶。

  他坐在街头,看着从身边走过的人群,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喜欢这种什么都不去想的感觉。

  一只猫跑过来,抬头对着他喵喵呜叫,原本白色毛绒全是脏污,叫声中急促又迫切。

  沈谦知道这是一只流浪猫,从它的声音里就可以听出来它在向他求教,他把碗里没吃几口的肉递给那只流浪猫,那猫吃完后却没有要走的样子,依旧抬头看着他。

  他明白,它希望他带它回家。

  要是在长龙镇,他肯定会带它回去,不为别的,就凭它敢求助于一个陌生人的勇气与聪慧。

  但是,自己此时也寄人篱下,哪里能恩赐于它,他没多想便走开了。

  最终他还是决定不回长龙镇,留在国教。

  他收拾好自己行囊,准备搬道偏院和小辛等杂役弟子住在一起,出门时,他看见李阿五看着自己的眼神依旧充满恶意,他不明白为什么李阿五会这么厌恶自己。

  在偏院,平日里除了和小辛,一起劳作,关系较好,也很少和别人交流。

  几个月后,快到年下了,国教除了留几个弟子看守护院,其他想回家的弟子都可回家七天,以叙天伦。

  沈谦走在回长龙镇的路上,雪花四下,原本葱绿的小镇周边,远远的看上去一片白茫,没有半分杂质,按照当地人的说法,来年一定有个好收成。

  近乡情怯……

  父母原本指望他去了洛城,能寻到名师出人头地,却不曾想到他只是在国教做个打杂的杂役。好在父母也不知道他在国教具体做什么,只知道进了国教,那个人人敬拜的学舍。

  回到家后,李氏欢天喜地,一见面便拉着沈谦四处打量,生怕儿子瘦了,看见儿子几个月没见个子长高了不少,心中很是欢喜。倒是沈长青,见沈谦回来也没多说什么,父亲的爱,就像镇前的大河一样,无声而伟大。

  他站在尼古河边,看着冬季的独景——像棉花一样的皑皑白雪,河里面结了厚厚的冰,沈谦伸脚用脚指在上面掂了掂,小时候,这里的冰块能承身体之重。

  飘雪站在他旁边,用手抹下飘在沈谦发上的雪花,短短几月,少年归来,不像以前那么爱说话了,笑容也不像以前那么灿烂了。

  “如果在洛城不开心,那就回来吧!不是每个人都要扬名立世,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正好合适的地方。”

  “我不想做什么得道神仙,也不求什么功名富贵,但是,我父母他们老了,他们希望我以后会是一个有用的人。“

  “所以,你背井离乡,只求他们心安,是吗?”

  “是的!”

  新年了,沈长青是当地的里长,颇有名望,和往年一样,来家里拜访的街坊邻居络绎不绝,和往年不一样的是,他们都知道沈谦是国教弟子,个个都说人果然是三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如今只三个月当日的纨绔顽劣的少年就成了名门后辈。

  沈长青和李氏心中乐开花,但表面上还是一副谦虚的样子,连称只是运气好,托了乡亲的福。

  几日后,沈谦要回洛城了,李氏往沈谦的包袱里拼命塞东西,无非就是些鱼干和熏肉,要不是装不了那么多,李氏恨不得把整个家都给他搬过去,沈谦回到北斗院便把东西全部分给了和自己住一起的偏院弟子。

  年一过,不多久立春了。

  每年的立春,皇帝陛下都会来北斗院大门湖边的女娲神像前为自己的天下子民祈福禳灾。

  那日,天未亮,国师便命唐珏汐颜二人去皇城恭迎圣驾。

  二人骑马走在前方给陛下开道,皇撵旁侧伴着李大将军护驾,侍从不多。

  待一行人来到国教时,国师早已携弟子在北斗院门口迎接。

  陛下要来国教祭祀的事,弟子们自然早就收到了消息,很多天前就开始准备了,此时更是忙的开交。

  管理偏院后勤的是个中年道士,也是自幼被国教收养的孤儿,因上了年纪,本身也算稳重,偏院的事都交由他打理。

  沈谦和小辛二人年纪偏小,砍柴挑水等粗活早已准备妥善,烹饪烧饭这些要活也不会做,便被吩咐去席上传菜。

  二人上菜的时候经过教堂门口时,看见一面泛着铜光有些古老的镜子,小辛调皮的在镜子下面扮了个鬼脸,镜子很模糊,看不清倒映在里面的脸,沈谦慌忙拉走他,要是晚了传菜的时辰就麻烦大了。

  因是今日来祈福,陛下吩咐宴席上不许上荤腥,以免徒增杀孽,宴席上全是家常素菜。

  宴席设在国教的教堂,席上人并不多,陛下坐上方的主位,国师坐侧,唐珏汐颜站在二人身后。

  李大将军桌位设在左下方,枯木道人与逢春道人的桌位设在右下方。

  李大将军深得陛下器重与信任,因今日伴驾来的是李大将军,他的独子李阿五又在国教修行,陛下许了恩典,在李大将军旁边也给李阿五也赐了桌位,这李阿五更是得意,能和陛下与国师同宴,这是何等的荣耀。

  沈谦小辛二人上完菜便在一边等候宴席完毕,清理残羹剩饭。

  沈谦今日看见了当今天赐国威望最高最得人心的两个人。

  来国教已有小半年,今日还是第一次看见国师的真面目,连年下国师都不曾召见国教弟子。虽说那日在长龙镇的后山看见过国师一眼,但当时国师腾云,只是一闪即逝,远远的只看见背影。国师手持拂尘,脸上有着修道者的清心寡欲,眼神深邃又空洞,像深渊一样让人捉摸不透,看不出半分情绪,却让人肃然起敬。

  他也看见了当今百姓人人称赞的陛下,陛下是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像个温儒的书生,虽是天子,待人却极为亲和,连沈谦小辛二人给他上菜都会轻声言谢。

  他仔细打量着国教的教堂,教堂位于北斗院正后院的山上,要爬上千层石阶才可以上去,众弟子没得号召不得入内,甚至不许到后山来,除了国师,就连枯木与逢春二位道人也不许随意进出。

  教堂很高,给人一种空间的压迫感,虽是由普通柴木建造,有些破旧,却十分干净,除了几张茶几和旧桌椅并无他物,奇怪的是里面不像别的道院,都有几尊神衹的雕像,教堂没有祭奉任何神衹。

  正当沈谦想的出神的时候,陛下突然痛苦的抚着胸口,口吐鲜血,昏迷在桌席上。

  国师离的陛下最近,慌忙起身,竟然发现陛下身中剧毒。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皆是又惊又怕,惊的是居然有人敢对陛下下毒,而且还是在国师坐镇的国教。

  怕的是如果陛下有个三长两短,在场的没一个能安稳的度过明天。

  包括李大将军,也会沾上护驾不力之罪,皆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