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李岩之再续大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洪承畴穷途末路

重生李岩之再续大明 弦锦 2053 2019.02.19 09:55

  八旗兵伤亡殆尽,绿营哪还能坚守?陈锦率领最后的二百余绿营投降。按照李岩本心,是不想受降这些汉奸的,但是,从大局考虑,还不得不受降,毕竟,降清的明军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反正,则满清实力微不足道;但一旦坚持与满清步调一致,那就是最大的敌人。

  孝陵卫军营处发生的战斗,很快就为洪承畴派出的探马所知,并飞报洪承畴处,老奸巨猾的洪承畴哪还不知道大势已去。但是,他能放下巴山,直接出逃么?可以是可以,可是等待他的结果,必然是比死亡还惨。因为,他是汉奸。在满人眼中,洪承畴虽然有些地位,是官居一品的大学士,但那又怎样,不过是稍微受宠爱的狗罢了,怎能与主子平等而坐?

  洪承畴对着跟随自己的绿营士兵惨然一笑,“兄弟们,为了我们的家小,随老夫冲吧。”

  边上闪过绿营提督张大猷,“洪大学士深得摄政王赏识,位高权重,他有不得不战下去的理由。可是,兄弟们,大势已去,我们何必白白丢了性命?需知性命只有一条,丢掉了,可就再也没有了。”

  洪承畴面色赤红,“不说摄政王将你任命为江宁绿营提督的重恩,即使为了你在京师的家人,你也应该拼死而战吧!”

  “呸。洪大学士,摄政王也许对你有知遇之恩,对我可没有?我为什么能够担任江宁提督,还不是因为我有兵马?可是,你以为我这江宁提督就很有地位了吗?巴山,一个几百人的八旗提督,就能将老子压得死死的,老子在他面前就如同孙子一般,凭什么?还想我去救他?门都没有。”张大猷说道。

  “你这样的不战而逃,摄政王会放过你?”洪承畴厉声喝问。

  “谁说我不战而逃?我江宁绿营原本三四千人,现在只剩几百人,各个带伤,谁敢说我不战而逃?”张大猷看似忠厚的肥脸上露出一阵奸笑。

  洪承畴气急,以往的老谋深算也不见了,“你就不担心老夫参你一本?”

  张大猷牛眼一番,“你倒提醒我了。兄弟们,砍他!”

  洪承畴的亲卫自然是拔刀相向,清兵自己倒是打了起来。不过,毕竟惜命的人更多,洪承畴亲卫渐渐不敌,最后只有洪承畴一人站立当场,身中数刀,眼看性命不保。这时候,两侧人影绰绰,却是白旺与田虎的部队终于赶到了。

  张大猷再不敢停留,率领残余部队飞奔而去。

  白旺等人就见到了血泊中唯一还活着的人,那就是洪承畴。

  洪承畴见到大队明军抵达,心知大势已去,举起佩剑就要自杀。田虎却是惯用飞刀之人,飞起一刀,击中洪承畴的手腕,洪承畴自杀未遂。

  洪承畴心如死灰,被押到孝陵卫军营。

  李岩见到被押解的犯人,虽然不认识此人,但是却觉得来人气势非凡,应该是满清的大人物。

  这时候,白旺发话了,“李将军难道不认识此人?他就是曾经的大明督师洪承畴啊!”

  “洪承畴?”李岩喜出望外,“祭拜孝陵最大的贡品到了。”

  洪承畴一听此言,只觉得眼前一黑,委顿在地。

  白旺不屑道,“果然是软骨头,难怪会投降满清。”

  李岩让人将洪承畴用水泼醒。洪承畴自知必死,却依然恳求道,“将军,洪承畴自知必死,也不会妄想保存性命,只求能够全尸。”

  “全尸?洪督师不觉得你的要求依然很高么?”李岩阴森森的看着洪承畴说道。

  洪承畴面色青一阵白一阵,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止住了。

  “摆在洪督师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千刀万剐,一条砍头,你选择哪种?”李岩轻飘飘的说道。

  “自然是砍头,一了百了。”洪承畴黯然了良久,方才悠悠的回答。

  “选择砍头,自然是要付出代价。”在洪承畴听来如同恶魔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代价?”洪承畴惊问。

  “在认罪书上签字,按上血手印。”李岩拿出所谓的认罪书。

  洪承畴接过去一看,只觉得自己不用再被砍头了,看了认罪书直接就可以气死过去。

  所谓的认罪书竟然全是胡编烂造的花边新闻,最精彩的一段竟然是皇太极当初是如何劝降自己的,不是别的,竟然还靠庄妃也就是现在的满清太后孝庄色诱才投得降,孝庄为了自己儿子得到皇位更是委身给了自己的小叔子。反正,这所谓的认罪书,看起来不是认罪书,倒像是大肆给满清泼脏水。

  洪承畴再也忍不住了,“全篇胡说八道,若当真如此,洪某颜面扫地。”

  “洪督师难道您竟然觉得在最多人口的汉人心中会有颜面么?”对于汉奸,李岩充分发挥了后世毒舌的天赋。

  洪承畴实在忍耐不住,喷出一口老血,指着李岩骂道,“竖子,竖子!”

  “洪督师如此尽心为满清卖命,恐怕还是希望助满清一统江山,洗脱汉奸之名吧?只是看到江南甚至江北此起彼伏的抗争,洪督师可还有一统的信心?”李岩这才正色道。

  “一盘散沙,各个击破,易如反掌。这位将军,能够奇袭江宁,可见智谋出众,难道就不懂大势?当今之南明朝廷,政出多门,将领个个拥兵自重,将自己的军队视若珍宝,从不知何为唇亡齿寒。为这样的一群人出头,将军,你觉得值得吗?”洪承畴见李岩似乎有探讨大势的意思,心中陡然生出一线希望。

  李岩不得不佩服这前明的督师,看待问题一针见血,若非李岩穿越至此,历史确实如此进行着。嘴上却说道,“洪督师只知大势,可知民心?李岩即使将来事败,但犹为我汉人英雄。而洪督师你呢,与秦桧同列,还要累计后世子孙,值得么?前有秦姓悔姓秦,以后恐怕就有洪姓悔姓洪了。”

  洪承畴再想吐血,却吐不出来了,“不要徒逞口舌之利,你要将老夫千刀万剐,随你好了。”再不发一言,因为知道自己说不过李岩,干脆闭目等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