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李岩之再续大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卞玉京名满珠江

重生李岩之再续大明 弦锦 2172 2019.03.02 10:40

  红娘子附在寇白门耳边,“妹妹猜,这镜子造价如何?”

  见红娘子那得意的模样,寇白门冰雪聪明,自然知道这造价不会太贵,说道,“一千两?”见红娘子依旧笑的很得意,赶紧减半,“五百两?二百两?”

  红娘子终于忍不住了,在寇白门边上悄悄的说道,“造价不过二十两。”其实即使二十两也是红娘子往高了说。如果进入大规模生产阶段,其实成本可能只有十两就顶天了,这还是包括人员薪水的。

  寇白门一听就惊呆了,“这镜子就这么便宜么?那西洋人的镜子为什么那么贵呢?”

  红娘子点着寇白门的额头,“相公说啊,这玻璃或是琉璃什么的,其实造价在各个地方都差不多。西洋镜之所以卖的这么贵,一方面是从大老远的西方运来,路途遥远,且乘风破浪,货损严重;另一方面,却是西方的威尼斯商人完全控制了玻璃的生产,别人根本不会生产,有很有市场需求,价格自然是他们定的了。”

  寇白门点头,“不成想,相公对经济之道自然也很有了解。”

  红娘子说道,“这次姐姐前来找你,却是相公给的主意。”

  寇白门惊讶,“相公给了什么主意呢?”

  “相公说,妹妹的姐妹卞小姐就在广州落脚,且广受追捧,若能将玻璃镜送一面给卞小姐,必然可以引起轰动,让玻璃镜得到追捧,售卖也就不在话下了。”红娘子说道。

  寇白门说道,“那相公定价了么?”

  “他说妹妹必然更懂得行情,还是让妹妹定价比较合适。不过,相公临走前说过,这镜子不会大规模生产,面向的也是富人,媚儿可以将价格尽量的拔高到富人能够承受的极限。”红娘子显然对于李岩的财迷行为有些不解,脸色通红,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寇白门却是另一番心思,“姐姐,你这玻璃镜子能划分成大小不等的一块块的么?”

  “可以的,相公通过葡萄牙人从南面的天竺高价买来一种叫钻石的东西,坚硬的不得了,划玻璃轻松的很。”红娘子说道。

  “钻石?就是相公前几日送给我们的东西么?还说什么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奇奇怪怪的。”寇白门红着脸说道。

  红娘子也是面色微红,显然是想到了李岩的甜言蜜语。

  寇白门继续说道,“姐姐,我是这样想的,可以将镜子切成大小不等的模样,这样,无论有多少财力,都可以购买到不同大小的镜子,这样不就可以尽量的扩大售卖的范围了么?”

  红娘子拍掌,“妹妹果然很聪明,我会将不同大小的镜子都交给你看,确定下价格后,我们就带到广州。”

  自从四月后,羊城的气氛更加火热起来,不仅是因为天气,还因为多了一位金陵的花魁,卞玉京。作为最有名的风花雪月场所,秦淮河出身的花魁,与其余地方的花魁相比较,就如同将清华北大的毕业生与其余普通高校的毕业生相比较,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几乎整个羊城的达官显贵几乎都疯了似的向一艘停在广州珠江岸边的画舫跑去,就为了一睹秦淮花魁的魅力。虽然,仅仅在画舫内仅仅喝一杯茶,还限时一个时辰,除了倾听一首琴曲,什么也做不了,就要耗费十两银子,但是,为了男人的面子,为了证明自己曾经见过秦淮花魁,还是不得不咬牙前去,还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

  当然,这只是一般的富裕阶层。对于更富裕的人群,不要说十两银子,即使百两、千两银子,又算的什么?流连画舫几乎不归的也大有人在。当然,大家都是斯文人,即使待得时间长,也往往是讨论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少有更进一步的。

  有少数色胆包天的,想要霸王硬上弓的也有。

  比如,广东总兵林察之子林唯有,自认为自己的父亲是广东总兵,武官之首,即使丁魁楚也要敬畏三分,就更不将其余广东官员看在眼里了。在听了卞玉京的琴声与见了她的美貌后,就心生贪念,想要将卞玉京据为己有。为此,让自己的狗腿子十几人进入画舫,打算将卞玉京抢走。

  谁知道却被卞玉京身边的五六名侍卫三拳两脚的赶走。原来,寇白门担心自己闺蜜的安全,央求李岩派几名侍卫给卞玉京。李岩也非不解风情的莽汉子,也就同意了。倒真的帮了卞玉京的忙。

  林唯有自然不想善罢甘休,向自己的老娘哭诉。老太婆心疼自己的儿子,就告诉了林察。谁知道,林察不仅没有帮忙,还将林唯有鞭打了几下。

  原来,林察知道,卞玉京是与李岩一道前来的广州,那卞玉京身边的的侍卫就是李岩派来的。相较于李岩,自己的兵马数量虽众,但是,要是当真打起来,吃亏的一定是自己,没见鞑子都吃了大亏了么。

  武力不如人家,地位更是不如。李岩是皇帝的亲信,据说即使表面上对李岩有些不屑一顾的黄道周,其实暗地里对他也很是欣赏。次辅傅冠更是算的上李岩的忘年交。这样的人,林察有何能力与李岩作对?

  除了李岩,还有丁魁楚那个老家伙也是卞玉京的座上宾。丁魁楚自诩风流,年龄虽大,烟花场所却没少去,金陵花魁前来,岂有不与卞玉京切磋一下诗词、倾听一下琴音的举动?

  如此,林察也只能作罢,还狠狠教训了自己的儿子一番。

  听闻连横行广州一时的林察的公子都吃了卞玉京的哑巴亏还不敢声张,其他人哪还敢乱来,都是老老实实的喝茶,听曲。

  从此,整个羊城都在传播卞玉京的美名,即使贩夫走卒,虽然没见过卞玉京,也要大声赞叹一番。虽然没见过本人,但不妨碍他们从二表舅的侄子家的婶娘的外甥那里得到消息,还说的活灵活现的,仿佛亲眼目睹。

  不经如此,卞玉京的到来还推动了羊城文娱事业的发展,因为大家一团火的来到画舫,却无法泻火,只能找周围的妓家。当然,失落的也有,就是那少量的原羊城花魁们。但是她们又能如何呢?实力不如,势力更不如,她们也是很无奈啊。

  卞玉京日进斗金,短短一个月,就疯狂捞金相当于白银十五万两。卞玉京将其中的十二万两都交给了寇白门,然后转向了琼州的垦荒事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