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仙剑之唐门毒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饮酒(第二更)

仙剑之唐门毒功 豆角烧土豆 2146 2019.08.18 17:32

  “喝酒,喝酒。”李空寒端起海碗,也不等唐烛,仰起头,一饮而尽,“哈……你们家的酒,一点不爽利,难求一醉啊!”

  “酒不自醉人自醉。”唐烛也端起碗,“前辈心事重重,岂是一碗薄酒化得开的?”

  “你这小子,”李空寒翻了个白眼,“站着说话不腰疼。我都答应帮你去蜀山出生入死盗经了,你也不让我喝得痛快些?”

  “这已经是唐家堡最烈的酒了。”唐烛夹了几粒花生,嚼得咯吱作响。

  “谁说的,你们纳毒室里不是还有两坛老酒么?看年份,最起码两百多年了。”李空寒说道。

  “你怎么知道?”唐烛有些惊奇,“纳毒室是我唐门禁地,只有掌门才有资格进入。”

  “我不但知道,我还喝了一坛。”李空寒嗤之以鼻,他咂咂嘴,似是在回味什么,“真香啊。入口柔和,回味无穷。妙啊!”

  “你完了,”唐烛幸灾乐祸起来,“这两坛酒,是留作唐雪见嫁妆的,谁不晓得,唐雪见是堂主的掌上明珠啊?看来,唐门是要与前辈,不死不休了。”

  “你莫要唬我。我看你小子,对唐门也没多少归属感,喝了就喝了,索性再多喝一坛。”李空寒说道,“今朝有酒今朝醉。取来。快!”

  “好。”唐烛哈哈大笑,豪情顿生,“那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几个呼吸之间,唐烛去而复返,手上多了坛封得严严实实的酒坛子。

  “痛快。满上。”李空寒一拍桌案。

  噗~

  酒坛起封。

  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果然是好酒。”唐烛把两个酒碗倒满。

  酒水清澈得像是清水一般。

  唐烛不禁啧啧称赞。

  “李前辈,我敬你一碗。”唐烛端起酒碗。

  “你先等一会儿。”李空寒按住唐烛的手,先把自己碗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紧接着,李空寒抱起了酒坛子,跟唐烛的海碗碰了一下,说道:“干!”

  李空寒双手抱起酒坛,仰起脖子。

  吨吨吨吨吨吨。

  如长鲸吸水一般。

  喝了个干干净净。

  “李前辈,没人跟你抢。”唐烛哭笑不得。

  “你喝不喝?”李空寒斜着眼睛,偷瞄唐烛碗里的酒。

  “啊?”唐烛还没反应过来,酒碗就到了李空寒的手中。

  一饮而尽。

  李空寒把空碗往桌山一丢,长舒了一口气。

  “李前辈,喝酒喝得这么急,可是会醉的。”唐烛说道。

  “哈哈哈,老夫怎么会醉?”李空寒拿起了筷子,叮叮当当地敲起碗来。

  敲击声乍一听杂乱无章,仔细一听,却自有一番韵味。

  李空寒开始唱起歌来。

  “北冥有鱼,炖来下酒,老骥伏枥,最好红烧……”

  歌里却是些荒诞不羁的句子。

  李空寒本来声音就有些沙哑,说起话来,像是漏气的风箱,一唱歌,更是要了命,唐烛感觉自己仿佛闯进了鸭子堆,满耳嘈杂,聒噪极了。

  李空寒打个个酒嗝,向前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李空寒的脸砸进碗碟之中,溅起满桌汤汁。

  唐烛不由失笑,连忙将他扶起来。

  李寒空紧闭双眼,已然响起了鼾声。

  “小怡,小怡!”唐烛连忙唤来小怡,让她收拾出一间空屋子出来,将李空寒安顿下来。

  ……

  安顿好一切,已经入夜了。

  月明星稀,蚊虫四起。

  唐烛虽然把驱蚊香囊赠与了景天,但是依然没有蚊虫侵扰。

  他一身剧毒,蚊虫纷纷避而远之。

  关闭门窗。

  唐烛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大包朱砂,倒进等量的黄泥,又往里面到了些水。

  唐烛用一根木棍,不停搅动,直到朱砂和黄泥混合均匀,变成糊状。

  唐烛又拿出一大块槐木,将槐木切成等粗的长条。

  槐树,自古便被认为是极阴之树。有传言称,生长到百年的槐树,每一根树枝上,都承载着一只鬼。

  这块槐木,是唐烛托人从古战场遗址上砍回来的,槐树本就属阴,又长在兵戈之地,吸饱了阴气和血气,功效自然更为非同凡响。

  唐烛把槐木条挡在门口的缝隙之处,糊上丹砂和黄泥的混合之物,将槐木条固定。

  做完这一切,唐烛清理了下手上的泥巴,盘膝而坐,调气静心。

  等到听到子时的更声,唐烛这才站起身来。

  子时,是过去一天的终结,也是新的一天的开始。

  这个时候,正是一天里阴气最盛的时刻。

  唐烛又用槐树木条封住了屋子里所有的缝隙,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阴气密室。

  遮蔽天机。

  不过,槐木条将房间封得太过严实了,唐烛有些气闷。

  唐烛从床底取出陶鼎,又从药囊里拿出四个瓷盆和一根羽毛,依次摆放在桌上。

  “先涂我的血吧,一来是对六界鼎宣誓主权,二来凡间的血液最为平和,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唐烛取了一把小刀,割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在玉玺图案之上。

  等了半晌。

  “怎么没有反应啊?”唐烛盯着六界鼎,“算了,换一个试试。”

  唐烛取了唐雪见的血瓶,把血液滴在神树图案之上。

  六界鼎发出一声嗡嗡的低鸣,整个鼎发出微薄的绿光。

  “李空寒前辈的血。”唐烛拿出李空寒的血瓶,“虽然很好奇他的血为何是绿色的,但现在不是做研究的时候,可惜。”

  唐烛把李空寒的血滴在火焰图案之上。

  “怎么还是没有反应?”唐烛有些着急。

  唐烛打开唐葫芦的血瓶,把唐葫芦的血液涂在锁妖塔图案之上。

  “又没有反应?”唐烛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唐烛的动作加快了许多,他将徐长卿的血液甩在拂尘图案之上。

  六界鼎毫无变化。

  唐烛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烦躁异常。

  “这是什么情况?”唐烛自言自语道,“难道说,我不够格?无法代表凡界。还是说我已经半步超脱,不能算到凡界之中?不应该啊,就算我不行,徐长卿三世修仙,唐葫芦也是妖树化形,李空寒死而复生,他们怎么会不够资格?”

  “难道……”唐烛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们几人的能级太低了?按照这种说法,也只有神界之血和魔界之羽能引动异像了。”

  唐烛把魔尊重楼的羽毛贴到乌鸦翅膀图案之上。

  一股浓得化不开的的黑色,笼罩了六界鼎。

  “可以。”唐烛说道,“果然是我们几个太弱了啊。”

  六界鼎缓缓漂浮起来。

  六个图案,一一点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