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反派的职业素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交集

反派的职业素养 冷漠.JPG 2700 2017.09.14 01:07

  这时,之前那本来在他眉心处闪烁着的金芒,不知何故变得越来越黯淡,最后竟渐渐隐去,不再显出了。

  接着,男孩儿仿佛终于收敛好了情绪一般睁开眼睛,看着流杀门内那些熟悉的景物,渐渐松开了自己握得过紧的手。

  此时此刻,他尚未察觉到“此世”细微的差异,譬如这次进入流杀门时,虎大的态度显得格外的温和,又譬如在云光城中,他所遇见的那位仙师的说辞异常刻薄,与他印象中道天宗长老的风格完全不同……但是不论如何,他还是如同前世一样,成为了“剑二”,还是要向“剑一”学剑,一切似乎都还在“正轨”上,不受任何外力地朝着既定的那个结局前行。

  或许命运本身就是极难以偏移的,他想。

  可是,可是他该就此服输么?

  不,不能。已经走到这一步,对不起别人就算了,难道他还要再辜负自己?要回答这个问题实在也很简单,不用再多想什么,他心中早已有了确定的答案。

  他的表情重新变得坚定,眉心的金芒也重新出现,并渐渐耀眼夺目起来。

  且不说纯阳金章的存在,让他实力大胜于前世这时,单只说重生本身,那就是一种造化了。至少他知道的秘密与旁人相比已经很多,他对修行的境界的体悟,甚至是在起步之初,就远非其他人可比。

  虽然开局已定,可他又何必太过纠结此处,只要在接下来做得更好,想必一定还会有其它的出路,他就不信这样还不能改变未来的结局。

  这一次,玄业,玄成,玄桐!杀他之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虽然此世还是在流杀门中,可也没有人说他一定会输,他不信,上一世不行,这一世占尽先机还不行!

  这么想着,他的心神也彻底安定下来,随后,在虎大安排下,跟着仇秋痕往后山去了。

  不过现在再看到仇秋痕么……他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子恶意来。

  ——此人看似是个不错的,实则两面三刀,可谓是忘恩负义、寡廉鲜耻之尤。前世就是这仇秋痕,在两方摇摆不定,虽身在流杀门中,暗地里却与道天宗有私。

  恰好那次历练,道天宗弟子玄业,因在玄成,对,也就是柱一那里,得知了这个历练背后牵连甚广之事。他意图“伸张正义”,撺掇着玄成、玄桐甚至那个女人听他行事,要来个“将计就计”,而且不知为何竟然得到了道天宗内部长老的认同……是以当日流杀门几乎毫无防备,就遭此大劫。

  门内死伤无数,除了剑一是被人带走之外,只有仇秋痕一人,安然无恙地站到对面去……

  届时他才知道,原来对方与外部另有一层关系,正是如此里应外合,才有那样好的成效!

  此人……该怎么除?男孩儿的目光不禁一沉,随后又是一阵可惜,因为流杀门中,最不能动的又是仇秋痕。对方之于流杀门来说有多重要,根本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

  对此他深有体会,不论是云光城还是道天宗,若没有仇秋痕,这两处势力根本不可能与流杀门建立什么关系的,更别说现在这样,相互牵制、促进了。

  所以当前要事还是提升实力。

  若是他能将纯阳金章的前几三篇修成,届时,便是那女人出手,他也有自保之力……但那有多难呢?

  他心里十分清楚,两年内达到第三篇根本是痴人说梦,哪怕是重生一次,对于纯阳金章的解剑第一篇,他也还是似懂非懂。不过正好,剑一在此道上胜他不少……此番也算是个好机会。

  若能与之打好关系,想必再不济,也至少能助他将第一篇攻克……

  仇秋痕自然不知他心中所想,将他带至商白面前后,也就准备离开。

  在他离开之前,商白将重剑取下,交给男孩儿,随后就切入正题,这令仇秋痕有些意外,不过这不是坏事,他就没有多管,自去找虎三恕了。

  除了因为今天的安排之外,还因为虎大的计划中,虎三恕是重要的一环……虽然在他看来,这头惫懒又愚蠢的畜生,杀与不杀都无所谓,但既然虎大喜欢这种游戏,那他自是不能有异议的。

  谁让对方手里正好有那两个人……不,两只鬼呢?

  那是他道心的瑕疵、永远的心魔,可惜若不是主动解除联系,伥鬼绝无可能脱离虎的掌控,哪怕是虎死了也一样。

  这正是他放弃杀死虎大,而自愿听从调遣的根本原因。

  ……

  且不提仇秋痕。

  对于眼前这个男孩,商白是很有印象的,不仅是因为在云乡村中的那一番接触,更是因为之后在正堂他的记忆出了问题,这个男孩儿的“重生”到底是真是假,尤其令他在意。

  是天命还是人谋?虽然因为仇秋痕的暗示、自身心理方面的回避态度,现在他的揣测更偏向于“人谋”那边,但从对方熟练的握剑方式来看,似乎又不太像。

  “剑有十二式。”但为了防着仇秋痕暗中监视,接下来他也不耽搁,将轻剑横过来,就要为对方依次演示一遍。

  只见他一边抬手,一边解说道:“其中劈式化为刀势,刺式化为枪势,至于点、撩、崩、截、穿、挑、提、绞、扫,都与枪势殊途同归。最后一项是抹式,为匕、为刀皆可,三者同出一源。”

  那边,剑二看着他起手快如霹雳,稳捷异常,行招时又另有优雅之处,宛若涌月游云,不由暗道一声“好”,举起重剑函古,意欲挥出此式。

  他力气本就大,这剑对他来说,就如轻铁一般,是以挥舞起来毫不费力。差只差在他身量不足,除了看起来颇为滑稽之外,还有动作与身体之间不协调的尴尬,这让他舞了一会儿,就只得停下了。

  但反观商白此刻——

  动时如疾风,回时如簌雪,明明是如此简单的动作,可由他不为杀人、而为演武地使来,只更显得他翰逸神飞,日月同弘,胜有仙君垂云展袖的风流之态。这种几近遗世独立的美采,令男孩儿不由看得痴怔了。

  剑一的相貌是他两世所见中俊美之最,剑术、修为也是异出同辈青年,这样的人物说是心甘情愿做流杀门中人的剑侍,他绝不相信。

  每个人都有故事,他知道。

  剑一的那个故事很可能与他无缘,他也知道。

  前世今生,他最好奇的就是剑一,可是一直无缘深交,反倒是对于仇秋痕、虎大的事情了解的更多一些。

  而他对于剑一的性格也算比较清楚,对方太过于冷淡,对任何人是这样,对任何事也是这样。喜欢什么东西、厌恶什么东西,旁人根本看不出来,虽然那种淡静的心态,正是他所下意识模仿、学习的,但这也意味着他很难用其他手段与对方套上交情,只能如同前世一样,显露出极高的天赋,再慢慢接近了。

  他心里打着盘算,举剑细观,意图记下全部的动作。

  同样的,商白也有些打算,他在教剑的时候,就已想好了后续发展。只见他剑随身动,周围布落下银色剑影,一挑、一刺、一扫,都在十足的赏心悦目之外,更生出某种悍然森野之感。这种奇异的、世所罕有的剑术,令对方为之心神迷醉,讷讷不知如何言语。

  一块块或大或小的石头随着他的动作分落四处,渐渐地,已经能看出阵法的雏形。到了最后,他收手一扫,脚下的那块圆石向正东滚了三转,恰落在某个既定的位置。

  “半尺隔”,阵成!

  商白就势回身,挽剑于背,面向对方。

  他有意重新还原当日从云乡村回到流杀门的真相,因而故意重新提起之前的事情道:“没想到我们还能再次见面。”

  剑二此时终于回过神来,他在商白面前全不在意说破自己重生之事,此时听到这话,不知是感慨还是喜悦,竟道:“是的。”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而且如今我已确定,这是此世迄今为止发生的全部坏事中,最好的一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