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重拾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登门

重拾1998 三分熟星辰 2232 2020.06.30 12:13

  兄妹两一整个下午就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连地板都拖了好几遍,平时随意摆放的东西都收到一旁。

  平时父母忙着挣钱养家,经常留着陈怀信和陈雪纷两兄妹在家。

  这点家务活对他们来说还是很轻松的,特别是家里来客人的时候。

  毕竟这些事从小到大都是他们负责的。

  陈父陈母带着童父童母来到家里,也算不上是做客,就是两家人很普通的一起吃个饭。

  童母沈静跟陈母李琴芳是高中同学,虽然单位不同,但是平时都会一起打打牌。

  对于大院里那些孩子们来说,沈静是个和蔼可亲的长辈,对每一个小孩都极好。

  童璐的长相随她妈,沈静面似银盘,脸庞白净丰满有神采,同样是一双大大的杏眼,只不过母女两性格一个文静一个好动。

  好动的童璐在长辈面前是乖乖女形象,私下就是个女魔头。

  沈静一进陈家门就笑着对陈怀信说:“哟,小帅哥又变帅了啊,阿姨好久不见你了哟。”

  那样子,好像还想走过去揉揉脸。

  一旁的童父童永欢看向陈怀信,面色有些严肃地对着后者点了点头,而童璐早就拉着老妹陈雪纷跑去房间玩了。

  陈母和童母在厨房里忙活,陈父和童父在二楼饮茶谈天聊地,童璐跟陈雪纷在房间里不知道干嘛,时不时有笑声传出来。

  而陈怀信只能一个人在书桌面前跟试卷血拼。

  热闹是他们的,而我只有学习。

  岁月更迭中阅历丰富的陈怀信,对此也没有办法。

  他能在生意场里混的不错,却不熟悉这家长里短的交谈,更何况是那不知怀着什么想法的初恋女友爸妈。

  陈怀信没有头绪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怎么处理跟童璐的关系,分手的原因又是什么。

  比如童父童母前来吃饭的目的,绝不会是往来交流那么简单,生意上的事情童永欢完全可以跟陈父在外面交谈。

  再比如坐在自己对面,跟自己抢食且不给好脸色的童璐。

  他和童璐的口味喜好很接近,譬如街边饭店用面粉包裹的酸甜排骨。

  两家人出去旅游的时候餐桌上必定会出现这道菜,不管在沿海还是北方,也不管什么菜式。

  “你别和我夹一样的菜啊,李阿姨煮菜那么好吃你平时还没吃够啊,偏偏要来跟我抢。”

  恶人先告状,童璐没好气的对着陈怀信说,还顺带拍了一下陈母的马屁。

  童璐心里满是无奈,自家父母非要拉着自己去这“前男友”家里吃饭,两家的关系不错,但看着埋头吃饭的陈怀信,她心里就是有些不高兴。

  自己都来他家里吃饭了,一点待客之道都没有,还在自己房间里闷头看书,就算是前任,在家长朋友前来做客的情况下也应该敷衍一下吧。

  很可惜,在重活了一世的陈怀信看来,她只是一个遥远的记忆,仅仅是共同成长的青梅罢了,尽管这朵青梅带了点小刺。

  “哦哦,好的好的。“陈怀信无奈道,只能等着童璐夹菜的时候在另一个盘子上取食。

  看着两人的样子,陈父陈母和童母相互看了一眼,嘴角露出微笑,连童永欢都在抿着嘴,在忍着笑呢。

  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两个小孩闹了些矛盾,殊不知一个心怀不满,另一个没有任何感觉,根本擦不起火花。

  “璐璐姐吃排骨。”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陈雪纷给童璐夹了一块排骨。

  童璐笑着接过,还看了一眼陈怀信,“诶,好的。”

  沈静也笑着给陈怀信夹了一块,说:“小信啊,你也吃一块,璐璐耍着性子呢,你体谅一下。”

  陈怀信道了声谢,用碗接过排骨,继续低头吃饭,全然不顾一旁嘟着嘴的童璐。

  “你带着小璐和雪纷出去玩一下,我们呆会在家里打牌。”看着刚刚吃完走进厨房的陈怀信,陈致远说。

  陈怀信本来是想要拒绝的,可是家里打麻将的时候根本不能好好写试卷,而且父命不敢违。

  “叛徒”陈雪纷又一脸高兴的样子喊道:“好啊好啊。”

  “就是嘛,出去玩一下,年轻人就应该多走走。”童妈笑着对着他们说。

  无奈之下,奉爹承意,陈怀信只能被陈雪纷拉出了门。

  小区里饭后出门散步的人不少,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群蚊子,邻居们来来往往打屁吹牛,看着下楼的一男两女,有熟悉的邻居开口。

  “小信啊,带女朋友回家吃饭啊。”

  “女朋友漂亮哦。”

  “什么时候结婚呀。”

  。。。

  邻里间的打趣让两人很是尴尬,只能点头回应,朝着附近的广场走去。

  陈雪纷路上遇到朋友,跟着他们走了,只剩下陈怀信和童璐,一时间也没人开口。

  见气氛太过于沉闷,童璐开口打破了安静,说:“陈怀信,你为什么不去美国了”

  “啊。”陈怀信有些发懵,说:“不去就是不去呗,比起白人美女,我更喜欢东方美人。”

  总不能说什么要帮家里面解决麻烦,省钱之类的话语,对于这“前任”,陈怀信随便找了个美女的借口。

  “我上次不是故意生气的。”童璐低着头说道,有些婴儿肥的脸上有些发烫。

  陈怀信一脸茫然:“上次,上次是什么事情啊,我不记得了。”

  童璐说:“就是看见你跟着个女同学一起搬东西啊,我也不知道是班级任务,我还以为是你跟别人搞暧昧。”

  陈怀信耸了耸肩,摆了下手,说:“我都不放在心上,这有什么。”

  老子分手后去美国一个人呆了十几年,谁知道分手前夕因为什么事吵架,谁还记得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童璐在听到陈怀信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有些吃惊,自己的发小兼初恋男友是什么牛脾气她也不是不知道,居然会说忘记了这种话。

  她想了无数个继续争吵的结局,万万没想到陈怀信会这样轻飘飘的回答。

  刚刚那一刻,陈怀信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不关自己事的局外人,没有任何感情的“我没放在心上”让她不知道继续说什么。

  “我听阿姨说你近段都在家里学习,也不怎么出去玩。怎么,是想奋斗了啊。“

  “嗯。”

  “我还以为你会继续浑浑噩噩的度过高中呢,最后这一年知道奋斗也不算太晚。”

  “对叔叔阿姨好一点,他们对你们两兄妹那么好,期望值蛮大的。你们看不出来,我们都蛮羡慕的。”

  “对了,和好吗?”

  一番语言炮弹后,童璐用左手拍了拍陈怀信的肩膀,看着他转过来的头,轻轻的说。

  路边暗黄色的灯光下,她的脸有些发烫。

  一如夏季每个夕阳枕在山边时的天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