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科武仙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战皇经与引兵诀

科武仙道 蓉城小四 4842 2019.07.12 13:06

  第八章战皇经与引兵诀

  关上门,从早上一直睡到了傍晚,沐枫才慢慢睁开眼,随后又再次闭上,脑海里还浮现出昨天夜里的一幕幕,心里仍有些怅然。

  下楼的时候,沐老头正在客厅正襟危坐,手捧着一本历史教材。看到沐枫下来,他放下了手中的书,朝他招了招手。

  沐枫走到他身边,一言不发。

  “唉!”

  沐老头叹息了一声,站了起来,把他抱在了怀里,摸了摸他的头。

  “说说吧,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沐枫点了点头,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比武老头说的详细很多,尤其是刘大癞子最后的遗言,让沐老头都心里暗自叹息一声,难怪沐枫会这么放不下。

  “别想那么多,过去了就过去了,你还不到背负这些东西的年龄。听我的,明天就回去过你正常的生活吧,经历了这些,你也应该知道你现在这么平静的生活有多么来之不易了。”

  沐枫默然,沉默了许久,最终点了点头道:“我还要去池岳村一趟……”

  沐老头知道,他是要去转交刘大癞子最后的遗物。这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啊!交付人最后的遗憾,受付人心里的悲伤,这一切的一切都要由转交人来承担,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来讲,未免有些太过残忍了。

  但他并没有阻止,他知道,就算自己阻止,少年一样不会同意,这种事,必须由他亲手去做。他也不会同意让别人去替他承担这份痛苦。

  最后,沐老头点了点头,同意了。

  “我以前给你的功法,你还记得吗?”似乎是觉得气氛有些压抑,沐老头转移话题道。

  “嗯,说实话以前感觉都没什么用,感觉身体没什么变化,最近却突然感觉好多了,甚至不用我控制,它就会自己运行,只不过运行速度没有我意识控制来得快。而且我感觉身体里面有一股热流在流动,应该就是你说的真气了吧?”

  “嗯,没错。不过你也很不错,不愧是沐家人,外人就算拿到这个功法也不可能修炼,而你在筋脉堵塞的情况下还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从明天开始,每天早晚你要按我以前教你的方法进行修炼。你现在还只是修真的第一个境界,慧虚境,这个境界主要就是吸收灵气转换为真气,所以又称为汇虚。从踏入这一境开始,你平时简单的攻击都可以将真气附着在上面,等你的真气在体内达到饱和,产生质变,就会达到第二境,搬山境!”

  沐枫难得的提起了精神,对沐老头的话充满了好奇,毕竟这可是传说中的修真啊,这天底下有几个人会的?而对于力量的渴望,人人皆有。

  “沐爷爷,修炼这个真的可以长生吗?”好奇之下,沐枫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可以!”

  然而,沐老头却很肯定的回答了。本来只是试探性的问题,结果却让他瞠目结舌。要知道,就算是在科技高度发达的现在,利用长生药剂也不能长生啊,现在活得最长的是多少岁来着?三千岁?四千岁?

  “沐老头,我说的是长生不死那个长生!”沐枫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再次问道。

  “我知道。”

  然而沐老头却依旧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确信,总之我就是知道。但是我有一件事要提醒你,长生未必是什么好事,有时候不死,对于生命来说,只是一种折磨,我也劝你不要做这种无聊的梦想,至少在这个世界,你是不可能的!

  “那在那个世界呢?”不知为什么,沐枫鬼使神差的问道。

  沐老头顿时脸色大变,紧盯着沐枫,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沐枫张了张嘴:“以前小时候,有一次你喝醉了,说了一句‘不该来这个世界’,我当时就记下了。前几天我去的那个山谷就是你说的另一个世界吧?我能感觉到那里的天地和我们这里不一样,天空好像很远很远,还有你说的灵气,在那里,我感觉到了……”

  沐老头如遭雷击,呆呆的看着他,随后脸上的神色突然变得狰狞,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给我忘了,把你刚才的话全部给我忘了,一个字都不许给我吐出去,听见没有!”

  沐枫被吓了一跳,感觉沐老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自己都有些不认识了,吓得他连忙点头,不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

  沐老头深呼吸了几下,眼中竟然冒出了泪花,摇了摇头,转身朝门外一把跪下,连连磕了三个响头,一句话都不说。

  沐枫这次是真的被吓住了,连忙过去拉他,谁知他却无动于衷,嘴里默默念叨着什么,声音极小,发音也很古怪,听不真切,但是他脸上的怆然却是清晰可见。

  许久之后,他才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沐枫,随后将他拉入了书房。

  最后,在沐枫疑惑的目光下,他慢慢从书柜的最深处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

  木盒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的,散发着一股好闻的香气,看样式已经很古老了,但是却依然光滑。

  他打开木盒,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圆形的如玉一般的有点像碟片一样的东西,只是小了很多。

  “这是……”看到这个,沐枫有些疑惑,感觉很重要的样子。

  “之前给你的功法只是一半,是我拓印下来的,只有修炼的功法,而没有与之对等的神通。而这个,就是你所修行的功法原本,既然功法都给你了,这个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你把它记下吧。”沐老头将玉碟交到了沐枫手中,脸上看不出什么端倪,就像认命了一般。

  “这个怎么用的?”

  沐枫虽然有些担心,但是更多的还是好奇,之前他也曾多次追问过沐老头,为什么自己修炼的功法没有传说中那些比如御剑飞天,翻天覆地的神通,原来自己只得到了一半。

  虽然不知道沐老头之前为什么不将它一起给自己,但是他也不做多想,他只知道沐老头绝不会害他就是了。在这个世界上,他们都是对方唯一的亲人,彼此都没有任何可怀疑的。而对于沐老头来说,还有更深的一层因素。

  “将你的血滴在上面,功法自然会显示。”沐老头说道。

  沐枫照做,很快那玉碟上果然显示出了一排排金色的文字,明明很小,而且每个字自己都从没见过,但是却好像就是知道其中的意思。

  随后,这些小字一个个从玉碟上腾空而起,钻入沐枫的眉心,随后彻底没了踪迹。

  “叭嚓。”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玉碟也发出一声脆响,很快就破开,随后迅速化为了灰烬,仿佛在这短短几个呼吸就走了成千上万年的路。

  “《战皇经》好霸道的名字。”当大脑逐渐清醒,沐枫不由感叹了一声,却没注意到一旁的沐老头神色越加落寞。

  “七大境界,每一境界都有对应的神通,不过后面的我还看不了,看来是我境界太低的原因。不过嘛,这第一重倒是可以试一试。‘引兵诀’,沟通天地间的兵魂,凝结成实体,化为己用,相当于无中生有,这真的可能吗?”

  沐枫摇了摇头,看向了一边的沐老头。

  “你可以试一试。只要脑海里幻想出你最想要的武器,运行引兵诀,和兵魂沟通,只要你能够得到认可,就可以任意操控它。相传如果修炼至深,甚至可以一个意念就将对手的兵器掌控,更有甚者甚至能直接召唤远古兵魂,威力之强,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战皇经七神通,每一种神通,任意一个你修炼有成就足够你行走天下,若是能够全部熟练掌握……算了,想想也不可能!”

  沐老头的话未免有些打击人。但沐枫却毫不在意,当即闭上了眼,脑海里幻想出一把剑的模样,仗剑天涯,正是他这个年纪最幻想的。

  然而,片刻之后,他就睁开了双眼:“不行,想不出具体的轮廓来,见识太少了,不知道哪种形状好。”

  沐老头嘴角抽了抽,知道这家伙可能在想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干脆敲了敲他的头。

  “如你这般轻佻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这引兵诀吧。什么是兵器?那是杀人用的,而引兵诀招来的兵魂那更是沾染的鲜血无数,这些兵魂都有自己的傲气,而你竟然想让他们来满足你的虚荣心?察觉到你这样的心思,他们怎么可能还会屈尊于你?”

  沐枫被他骂了个狗血淋头,表情有些尴尬,自己刚才的确是想招来个威武霸气一点的,难怪招不来,原来是看不上自己……

  “算了,这事勉强不得,你如果觉得自己想不到要什么样的兵器,你可以试一下反其道而行之——这是当年一个惊才绝艳的人创出的,不再召唤兵魂,而是将自己当成兵魂,和天地间的兵魂融为一体,但凡自己实力能够驾驭的兵器,皆可召之即来,可以说已经脱离了引兵诀的范畴……不过这样修行的难度太高,等你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再试吧。”

  沐老头最后交代了一句,沐枫就知道,今天的惊喜已经结束了。笑嘻嘻的回到了房间,开始打坐修炼。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出发了,拿着一个粉色的发卡,心情有些沉重。

  池岳村和南门村相隔不远,走走停停一个小时之后,沐枫敲响了池岳村村长家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小女孩,和沐枫差不多大的年纪,扎着两个小辫子,一双大眼睛盯着沐枫,显然有些惊讶。

  “你是……沐枫对吧?”小女孩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额,我们见过吗?”沐枫想了想,对她没什么印象,心想这不会就是村长家的孙女吧,真要是这样,他一定回去把刘大癞子的坟都给扒了。这么小的小女孩,他怎么下得去手!

  “哼,果然是我们学校头号的逃课王,我们一间教室坐了大半年了,你居然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听好了,本小姐叫杨近之,下次再叫不出我的名字,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女孩挥了挥拳头表示威胁,随后话锋一变道:“说吧,来我家什么事?不会是刻意来找我的吧?也不对,你连本小姐的名字都不记得,真是气死我了……”

  沐枫被她搞得有些晕头转向,指着大门道:“这是你家?”

  “对啊,难不成是你家啊?”

  “那就是说你就是池岳村村长的孙女?”

  “对啊,怎么,有意见啊?本小姐难道还不像吗?”

  沐枫顿时傻眼了,叫了句:“王八蛋!”转身就走。

  “喂,你骂谁呢?给我站住。”小女孩闻言,水灵灵的大眼睛顿时睁的老大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沐枫说道。

  “额,不是说你,不是说你。”沐枫意识到这女孩可能有些娇生惯养,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一句好话,匆忙的说了一句就准备开溜。

  “近之,谁来了啊?”就在这时,一个女声从屋内传来,沐枫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没什么,姐,就是一个小王八蛋……”

  沐枫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只不过却没有再跑了,一只手在怀里握紧了拳头。

  “什么小王……呸,说过你多少次了,女孩子要矜持,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很快,一个女子从屋内走了出来,二十四五的年纪,青春靓丽,身材高挑,穿着一个粉色的围裙,头发整齐的梳起,略尖的脸蛋显出几分清秀。嘴角带着笑意,眼角带着温柔,一看就是个温柔贤惠的女子。

  沐枫看着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姐,你看吧,我就说他是个小王八蛋吧,这样看着你,一点都不害臊,不对,应该是个色狼才对。”

  小女孩的话让沐枫一下子回过神来,难得的脸红了一下,抬起头问道:“你是村长的孙女吗?”

  女子点了点头弯下腰用手指在沐枫的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是啊,小弟弟,你找我有事吗?”,脸上仍然带着温柔的笑意。

  沐枫害羞了起来道:“你们没有其他的姐妹了吧?”

  “你这个大色狼,你想干什么?我们两个还不够吗?”杨近之马上睁大了双眼,那女子却一下子脸红了,连忙一只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下。

  “叫你乱说话。”敲的杨近之眼眶红红,她才对沐枫说道:“是的,怎么了吗?”

  沐枫终于低下了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口,好一会儿后,在两人疑惑的目光下,他低着头说道:“有一个叔叔,让我给你送一个东西。”

  听到这话,女子的身体微不可查的晃动了一下,眼眶微红道:“我不认识什么叔叔,你找错人了吧。”

  沐枫却抬起头来,看了眼一旁的杨近之,又深深的看了眼那女子。

  女子顿时会意,直接将杨近之推到了屋内,关上了门,然后看向了沐枫。

  “把东西给我吧。”她咬着嘴唇,似乎接受了现实,眼眶红红,让沐枫心中愧疚感更甚。

  粉红色的发卡交到她手上时,女子顿时转过身去,蹲在地上低声痛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说了我会等你,你也保证了会为了我努力。难道我在你心中就这么廉价吗?才坚持多久你就放弃了?宁愿放弃我也不愿意多努力一点吗?”

  沐枫听着她的话,感觉她好像是误会了什么。这东西看起来有点像两人间的定情信物,只是现在刘大癞子将它还了回来,对女人来说,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只是她可能压根儿想不到,那个拼命为了她努力的男子,此刻早已经冰冷的躺在了地下。

  沐枫也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真相,如果告诉她了,她会不会自责?会不会觉得是她逼他才将他置于死地的?结合刚才对她的观察,她很有可能会这么想。这样一来,他却是不好说出口了,也许,让它成为一个误会是更好的结果。

  过了很久之后,女子慢慢停下了哭声,对沐枫道了声谢,然后便回到了家里,关上了门。

  沐枫默默离开,将秘密藏在了心里。

  一整天在发呆中度过。直到傍晚,沐老头带着他赶往胜武国的中心,胜武城!在那里,有这个国家最先进的科技、最丰富的教育资源和最繁荣的人群。对于从大山里走出的他们而言,那里,几乎就是另一个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