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碧玉镯:轮回的爱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玲珑骰子安红豆

碧玉镯:轮回的爱恋 捌妮 2876 2021.09.16 08:46

  在黑色大理石墓碑上,用遒劲的字体写着慈父周添、母沈曼禾之墓。周添生于1927年5月18日,故于2007年7月19日。沈曼禾生于1930年7月20日,故于1975年12月1日。

  沈曼禾,只活了短短的45年。外公牵挂了那么久的人,其实早就不在人世了。

  向之宜想到这觉得有些遗憾。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个勤劳善良的人,每天总是不停操持家务。冬天双手泡在冰冷的水里做饭洗碗洗衣,这手总是冻得通红,生了冻疮破皮流血依旧不停。父亲在炼钢厂工作,经常要三班倒,养育孩子的任务压在母亲身上。虽然我比沪英年长了11岁,但我是个淘气捣蛋的孩子,常常被班上老师投诉,经常会惹她生气或者掉眼泪。”

  周卫国说完给沈曼禾上了一炷香,跪下磕头,再由一旁的周向晚扶住他的胳膊缓缓站起。

  “我十来岁的时候,碰到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当时咱们还跟苏联闹掰了。那三年大家吃得都非常少,因为粮食定量,按月领取粮票。细粮票可以买大米、白面。粗粮票可以买玉米面之类的粗粮。每个月到了父亲发工资的日子,就是我们的节日。母亲会买上几斤猪肉,给大家做一顿可口的红烧肉,配上她的手擀面拌着吃,那味道,是我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

  “母亲总是给我跟父亲留米饭面条,让我们多吃肉,自己却经常喝稀粥就着窝窝头、咸菜。61年的时候,生下沪英。熬过自然灾害那几年后,经济一年比一年好。但是母亲的身体却垮了,一直不怎么好。我高中毕业后就去参军,离开了她。复员后就开始创业,跌跌撞撞很多年,直到一天,突然收到母亲心梗去世的消息。”回忆让周卫国陷入了低落的情绪,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估计是母亲在天上保佑我,一步步终于把公司做起来了,日子是越来越好了,但是母亲她却......”周卫国拿过之宜递给他的纸巾,擦了擦双眼。

  “文慧也是,跟着我,并没有享多久的福,早早地离开了我跟向晚。”周卫国说的文慧,正是他的妻子,周向晚的母亲。因贸易业务合作遇到了周卫国,两人相见恨晚,情定一生。

  “向晚12岁那一年,车祸走了。”

  怪不得一直没有见到这家的女主人。原来已经不幸去世。听得之宜也跟着情绪低落,眼泪从眼角不断滑落。

  虽然妻子都去世了,周添与周卫国父子俩,在之后的岁月里并没有续弦。之宜看到周添逝于2007年,32年的时光里,这每一天,他该多么想念自己的妻子啊。在现在这个人心浮躁寂寞的社会,这样的痴情男儿真的太难得了。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之宜在心中默默念道。

  出发前,之宜的想法是祭拜了沈曼禾之后,将玉镯还给她。但听了周卫国的讲述,觉得这么做有点不妥。毕竟,跟沈曼禾葬在一起的,是生死都陪在她身旁的法定丈夫。

  她一时拿不定主意,不知如何是好。

  随后,车子开始返回沈老太太的住所。

  之宜因为玉镯的处理问题有点闷闷不乐,心里一直在做斗争。

  旁边突然出现一辆车身印着迪士尼乐园的双层巴士。之宜的目光被它吸引过去,注视了很久。

  “你喜欢?”

  “啊?!”之宜意识到是周向晚在跟她说话。

  “我看到你盯着那辆车很久,喜欢迪士尼?”

  “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就有点好奇。说来惭愧,长这么大,都没去过。”之宜想到了她的巴黎梦。

  “你之前住米兰,离巴黎蛮近的。”

  “我妈妈不喜欢巴黎,所以一直没有让我去过迪士尼。我知道全球有六处迪士尼乐园。”

  “对,上海、香港、东京、巴黎、奥兰多、洛杉矶。”周向晚一一列出,“不过,除了巴黎的没去,其他的都去了。”

  “看不出,你还挺有童心的。”之宜打趣说道。

  “那都是我小时候去的,现在大了,没意思。”这话比较符合周向晚的高冷学霸人设。

  之宜想到周向晚12岁就失去了母亲,此前肯定是母亲带着他去的迪士尼,之后不知道又是谁带着他去的,想想开始有点心疼他。

  安全将沈老太太跟之宜送回住处,周卫国一行人就准备道别离开了。

  周向晚轻轻抱了沈老太太后,微笑着对之宜挥了下手:“再见,向小姐!”

  “再见!”向之宜说完居然觉得有些淡淡的伤感。

  像周向晚这样的逸群之人,必将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

  众人走后,屋内只有沈老太太与向之宜。

  之宜将心事如实告诉了老太太,希望她帮自己拿主意。

  沈老太太蹙眉沉思片刻,缓缓说道:“我倒是有个想法,不知妥当否?”

  “沈奶奶,请讲。”

  “在嘉兴,有间近现代玉器博物馆,这馆长正好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这个玉镯,是我姐姐从小戴的随身物品,做工精美,其实很有收藏价值。不妨捐赠出去放在博物馆供大家欣赏,也是物归原主的家乡了。”

  “这个好,美好的东西就应该让大家都来欣赏。”之宜赞同沈老太太的想法。

  “那么,向小姐,如果你信得过我,就由我替你处理了。”

  “没问题。”虽说跟老太太的相处时间极短,但是,之宜对她非常信任,就好像前世已经相识了一场。

  沈老太太叫来阿沁,吩咐她要做的事情,阿沁从之宜手中接过装有玉镯的袋子。

  “务必让沈亮把这事办好。”老太太强调,说完又对之宜说:“等搞定了我会告知你。”

  “沈奶奶,您办事我是一百个放心的。”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这话问到了重点。

  沈曼禾人也找到了,镯子也有了去处,接下来,向之宜就该打道回府了吧。

  “我打算,明天买机票回国了。”

  “哦?这么赶?你要是没什么事情,不妨在我这里多住几天。我们也是因为你外公的缘故相识一场,难得啊!”

  话虽如此,向之宜还是婉拒了沈老太太的盛情好意。

  这里是她永远的根,但她的家跟家人,却在米兰。

  沈老太太知道之宜需要回家,便不再强求。吩咐厨房今晚备上好菜好酒,饯别这位故乡小友。

  晚上的饭菜果然丰富。除了龙虾伊面、海胆蒸蛋、蒜蓉鲍鱼,还有八宝鸭、水晶虾仁、白斩鸡、红烧肉、五香熏鱼这些上海本帮菜。

  之宜尝了尝,每个菜的味道都很棒,不逊色于大饭店的水准。

  “你别看强叔他在我这小地方干活,他以前可是给和平饭店烧过饭的。还有饭店重金让他复出他也不干。”

  说完老太太吩咐让几位佣人都过来一起吃饭。

  桌子大,人少,就显得太冷清了。

  老太太拿出一瓶干红葡萄酒,说这红酒的年龄快赶上之宜了。看得出来,她还是挺喜欢向之宜的,把珍藏多年的酒都拿出来喝了。看样子今晚是不醉不归了。

  当人年纪变大之后,真的会越来越看重情谊。

  酒过三巡,之宜的脸上泛起了阵阵红晕,有点眩晕的她准备回房休息了。

  突然手机响起,上面是个陌生的号码。

  这会是谁呢?

  “喂......”声音被拉得长长的,因为微醺,之宜说话语气有点俏皮可爱。

  对方有点懵,停了几秒,问:“向之宜,是你吗?”

  “对啊,你你你哪位?”之宜努力控制自己。

  “周向晚。”

  “啊,是你。你怎么会有我电话。”

  好丢人!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唐突,之宜坐直了身子,让自己的语气赶紧恢复正常。

  “你不是把联系方式公布在节目里了?”

  “哦哦,你也看到了。”之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想到了穿旗袍出镜的自己。

  “嗯......额,我今天是想问你,明天有没有兴趣去迪士尼?”

  什么!迪士尼!和周向晚?!

  之宜的内心仿佛被投下了一颗原子弹,久久没有说话。

  “是不方便吗?那没事。今天听到你说从没去过迪士尼,觉得对于女孩子来说有点遗憾。而我明天刚好有空不需要去公司。所以......”

  “我愿意!”之宜不想让周向晚误会,赶紧答应了。

  “好,那我明天早上,呃,7点来接你可以吗?”

  “没问题!好,那就明天见。”

  挂了电话,之宜脸上都是藏不住的喜悦。

  感觉这一切就跟做梦一样,太不真实!她狠狠捏了下自己的脸,除了确实有点喝醉了,这一切应该都是真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