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碧玉镯:轮回的爱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众里寻她千百度

碧玉镯:轮回的爱恋 捌妮 2829 2021.09.15 08:48

  翌日清晨,向之宜被窗外的鸟鸣声吵醒,缓缓睁开了双眼。这一觉,睡得很踏实安稳。

  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7点08分。

  一想到今天要去见沈曼禾,之宜赶忙从床上坐起穿好衣服。

  打开房门,她的早餐已经放在门口的小茶几上,分别是两个包子,一碗稀粥,一碟小菜,还有盒鲜牛奶。粥还带着余温。

  是阿沁不想打扰她,悄悄放在门口的。

  这里的人,真是太贴心了!

  之宜花了20分钟洗漱加用餐。她走下楼梯,发现大厅门口已经整齐地摆好了今日祭拜所需要的材料。

  沈老太太正跟佣人们交代些事情。

  这栋三层别墅虽说面积没有特别大,但是老太太身边也是有三名佣人。分别是贴身照顾老太太的阿沁,负责做饭的强叔,还有打扫卫生的小红。

  老太太腿脚不太好,住在不用爬楼梯的一楼。平日里坐轮椅居多。偶尔,也会拄起拐杖在屋前的花园里走一走。

  看到了站在楼梯上出神的之宜,老太太笑着招呼她过去。

  “向小姐,我们今天8点乘车出发。昨天忘记跟你说了,今天会跟我的外甥他们一同前往。待会呀,就是他们开车来接我们。”

  “我姐姐跟姐夫周添结婚后,生了一儿一女。大的儿子叫周卫国,小的女儿叫周沪英。你待会儿阿不用拘谨,当作自己人便可。”老太太怕之宜等下尴尬,提前给她打好预防针。

  “好。”之宜谢过沈老太太。如果都跟老太太一个性格,她自然不会拘谨。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汽车刹车声。小红打开门,第一个走进来的是一个60,70岁模样的老先生。他看起来精神抖擞,身上穿件藏蓝色运动夹克,显得人年轻又干练,肯定要比实际年纪小些。。

  “小姨,侬好!好久不见。”男子轻轻拥抱了沈老太太。

  来者就是沈曼禾的儿子周卫国。

  跟在后面的是一位年轻帅气的男子,穿着跟周卫国同品牌的一款黑色立领夹克。之宜看着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突然想到了,他,就是——周向晚。

  周向晚向他的姨奶奶问好,转头看到向之宜也有点出乎意料。

  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前几天让他从上海狂追到桐乡的姑娘。

  气氛有点尴尬。

  沈老太太拉着之宜的胳膊,向两人介绍说:“这位小姑娘,就是我电话里头给你们说的神秘嘉宾,向之宜小姐。她是阿姐老家朋友的孙女。”

  “这位就是姐姐的儿子,周卫国。”

  “周叔叔,您好!”之宜面带微笑,不急不躁朝着周低头鞠一躬。

  周卫国礼貌颔首回应。

  “很高兴认识你,向小姐。”

  现场的沈老太太没有说出沈曼禾跟她外公向宗扬的关系。那他们,知道吗?

  之宜觉得挑明她外公跟他们的关系确实有点尴尬,就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这位,就是卫国的儿子,我的学霸外甥孙,周向晚!”这话说起来有点拗口。

  “向小姐,你好!”周向晚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之宜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好!其实我们早就见过面了。”

  众人觉得奇怪,之宜就简略地介绍了他们初次见面的前因后果。

  “原来如此!那你们还挺有缘分的。”沈老太太一手拉着周向晚,一手拉着向之宜说道。

  时间不早了,简单寒暄后就要启程出发了。

  开车的,就是当时在桐乡见过的司机老邹。老邹见到之宜也有点吃惊,不过很快地礼貌示意。

  这次开的是一辆七人座的奔驰保姆车。

  周向晚因父亲腰不好,让他坐在副驾驶位置,并将座椅稍稍放低。老邹递给他一个小枕头垫在腰部。

  周向晚把中间方便上下的两个位置留给了沈老太太跟之宜,扶着老太太上车坐在内侧,接着绅士地伸出手,想拉之宜上车。

  之宜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

  周向晚的手软乎又温暖。

  虽然这个拉手的过程就那么一瞬间。之宜觉得此刻她的脸应该很红。

  用余光瞥了眼后排的周向晚,独自坐在三人座中间,掏出手机,神情淡定自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车子引擎响起,老邹关好门,开车出发前转过头对大家说车程大约1小时。

  因为有了之宜的加入,车子里的氛围跟往常不太一样。

  “今天,沪英怎么没来?”沈老太太打破沉默,终于发现了外甥女不在。

  “她说从巴西来了个十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今天就要回去了,说要去吃个饭送送她。妈那边,只能下午她自己单独前往。”周卫国解释道。

  “好!你们年轻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乎的。”

  “姨妈,向晚跟向小姐可以算年轻人,我算哪门子的年轻人?”周卫国自嘲道。

  “跟我这85岁的老太太比,你们谁不是啊?”

  “比不过啊比不过,您老最牛叉了。”车内响起一阵笑声。

  “向晚,你的那个公司搞得怎么样了?”老太太开始关注周向晚。

  “目前商业计划书之类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毕,也有有意向的风险投资人对我们的项目感兴趣,目前还在谈判阶段,相信很快可以获得投资人的注资。当然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准备......”

  之宜认真地听周向晚讲述着。没想到,对于招商投资这个让她陌生的话题,周向晚可以如此耐心地向老人家一一解释。

  从两人的对话中,之宜算是渐渐听明白了。

  原来自周向晚从麻省理工研究生毕业后,留在波士顿当地研究所工作了3年,随后婉拒了美国数家知名电气大公司的高薪聘请,毅然回国选择创业。他公司所做的,就是协助政府进行电厂、变电站的设计跟现场调试,出具数据报告。这个工作,需要随着工程地点不同而不断地转移。虽然家在上海,但是过得好像个中转站一般。错拿行李那天,周向晚刚好从国外参加完最新的学术研讨会回国。

  用他的话说,认识到中美之间,尤其在科技领域还是有数十年的差距。为了缩短这种差距,需要的正是千千万万个像他这样的人。可惜的是,很多人,包括他身边的朋友,在成为这个领域的尖端人才之后,为了享受更好的生活与科研条件,纷纷选择了留在国外。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周向晚善意地解释道。

  他是个胸怀祖国的爱国之人。之宜心里暗暗钦佩。

  “说到拉投资,你这么辛苦费劲地,对于你的父亲来说,不是一句话的事吗?”

  周向晚的父亲,周卫国,是上海当地一家叫做红叶的进出口贸易公司的老总。公司发展了近30年,有员工3000余人。

  之宜想到他外公留下的意大利成衣加工厂,母亲、大姨、加上5个从国内请来的工人,还有6个当地人,总共就13人。外公去世之前,大权基本已经移交到母亲跟大姨手上。感觉她俩光管理这个小团队,每日都要忙得焦头烂额,更何况是3000人的大型企业。

  之宜对周叔叔跟周向晚都心生佩服。

  “我还是想靠自己试试!”周向晚的回答坚决果断。

  “年轻人嘛,多去尝试探索,不要怕试错,年轻就是资本跟优势。”周卫国附和说:“我当年退伍后也是自己这么一步一个脚印过来的。”

  果然,虎父无犬子。

  聊了一路,大家都说得有点疲乏了。

  沈老太太喝了口水,头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

  老邹将车里的音乐声放大了些,是首很舒缓的曲子。

  之宜也跟着沉醉在其中。

  她感觉有点口干,想喝口水,不巧开瓶盖的时候用力过猛,水洒到了衣服上。手忙脚乱地准备从包里翻纸巾,很快身后递过来一包纸巾。

  “谢谢!”之宜接过周向晚的纸巾。这质感,也是她一直爱用的牌子,默契度又加1。

  周向晚,好像,真的是个找不出缺点的完美男生啊!

  向之宜没敢朝后面看周向晚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但是能感受到后排周向晚的吟吟微笑。好像他在看手机,是有什么好笑的内容吗?还是笑话自己刚才的狼狈样子......

  还好,还没怎么来得及尴尬,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墓园门口。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穿过大门,很快就走到了沈曼禾的墓碑前。

  沈曼禾!我终于找到您了!

  之宜献上一束鲜花,朝着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