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碧玉镯:轮回的爱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一寸相思一寸灰

碧玉镯:轮回的爱恋 捌妮 2796 2021.09.14 09:09

  向之宜迅速办理退房,买了开往上海的高铁。

  这两座知名的长三角城市相距并不远。

  之宜走出虹桥高铁站闸机口,看到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都马不停蹄准备奔赴下一个目的地,不带稍许的停留。

  突然间,她觉得有些恍惚。

  数天前,她也是坐着飞机到了这个城市,还来不及看一眼它真正的繁华,就匆匆赶往外公的故乡。

  现在,她又回到了起点。

  不过,事情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根据何嘉杭提供的地址,向之宜出现在上海古北区某豪华别墅小区。

  小区的安保非常严格。访客首先需要进行登记,物业跟业主联系确认,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物业再用游览车将访客送到业主家里。

  进入之前,之宜看到大门是挑高带点沉闷的灰色,门上镶嵌着古铜色金属装饰,看起来庄严肃穆。

  获得许可后,之宜坐上了游览车,安保人员朝着车子敬礼致敬后放行。车子穿过一段长长的林荫道,之宜终于看到一幢幢精致的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中。

  这里的私密性想必做得很好。在热闹的上海市区完全感受不到噪音,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陪同的是个管家模样的男子。看起来40多岁,穿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衣,脖子上系着同款黑色领结,乌黑锃亮的头发被梳得一丝不苟,身上的西装被熨烫得整整齐齐。胸前是他的铭牌,写着“Matthew Ho”。

  从他不苟言笑的脸上可以推测,如非必要,不要多问!

  很快,车子停在一幢欧式别墅门前。红色的屋顶在阳光下显得格外醒目。

  迎接向之宜的,是一位50岁上下的中年女子。

  只见她疾步走出鞠了一躬,热情地对之宜说:“向小姐,您好!我们老太太在里面等您,请随我来。”

  谢过管家跟司机,之宜跟着中年女子进入别墅。

  跟别墅外型不同的是,里面的装修倒不是纯粹的欧式风格,反而是有点偏现代的新中式。装修不浮夸,显得简洁雅致。可以看出屋子主人的品味不俗。

  之宜还没来得及细看,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被佣人推出来了。

  “你好,向小姐。”

  老太太虽然满头银发,但是气色极好,长得也是慈眉善目,笑眯眯地看着之宜。

  继续说道:“我姓沈。”

  姓沈?!难道她就是这镯子的主人吗?犹如有几百头小鹿在之宜胸口乱撞,她紧张到了嗓子眼,咽了咽口水。

  “您好,沈奶奶。”先礼貌性打下招呼。

  “你可以,把那个玉镯子给我看一下吗?”老人笑着说,“电视上看不太清楚,我需要拿到手亲眼看看,所以就麻烦你跑了一趟上海。”

  “不会,应该的。”之宜赶忙双手递上。

  沈老太接过袋子,戴起老花眼镜,仔细端详着上面的绣花跟沈字。好一会儿没动静,似乎陷入了沉思。突然又回过神来,取出里面的玉镯。一只手拿住镯子,另外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它。

  突然两行眼泪从她脸上滑下,滴到她身上那件紫调格纹旗袍上。一旁的佣人立刻递上一块白色手帕让她擦泪。

  “没错,这是我姐姐的东西。”

  过了许久,慢慢恢复了情绪的老人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您的姐姐?”之宜有点吃惊。

  “没错,她是我的姐姐,沈曼禾。我是妹妹,叫沈简安。姐姐出生在夏天,最爱的就是夏日荷花,这个袋子上的荷花就出自她的手。”

  禾同荷,之宜明白了为何要绣上荷花了。

  “我们祖籍是桐乡高桥的亭桥村,出生在旧时期的地主之家。姐姐长我5岁,我从小便跟着她一起玩耍。几个兄弟姐妹中,她最护我,所以我跟她的关系也最为亲近......”老人缓缓说道。

  亭桥村,是桐乡的另外一个古村,难怪她在马鸣村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沈曼禾的下落。

  “那您知道,您的姐姐跟向宗扬,也就是我的外公,是什么关系吗?”之宜终于按捺不住,想要知道这个困扰了她很久的问题的答案。

  “向宗扬......”老人听到这个名字后,冷冷一笑,说道:“我当然知道,姐姐是在一次庙会上认识了他,两人很快情投意合,非彼此不可。可他们都是有媒妁之约的人。据说双人都跟家里人闹得不可开交。向宗扬的父亲更是扬言,要断了他的生活费,把他扫地出门。姐姐这边以绝食相逼,我的母亲心疼女儿,就只好同意,让父亲前去向家游说。”

  “后来,其实两边差不多也同意了。谁知向家因为当过买办的问题遭到清算,家业被分得差不多了,向宗扬居然丢下我姐姐,独自跑到国外去了。其实我们家也好不到哪儿去,家道中落之后,我们也是忙着四处谋生讨生活。等不到向宗扬的姐姐嫁给了上海炼钢厂的姐夫。”

  “那您姐姐现在身在何处?”

  “万国公墓。”

  这个结果,之宜曾经在脑中预想了几百遍。但是真正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了沈曼禾的最后下落,心中不免有些许惆怅和遗憾。

  “我想去看看她!可以吗?”之宜的这个想法脱口而出。

  “其实明天,就是我姐姐的忌日。既然跟向小姐你有这么一层缘分,到时候就带你一块去吧。”

  “对了,你之前说从国外回来?那这几天可找到下榻的地方?”

  “没有,我今天才刚到上海,此前一直在浙江活动。”

  “那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这里住下吧。我一个老太婆独自住这,正好陪陪我解闷。”

  之宜其实是个特别不爱打扰别人生活的人。但是,这一次,面对这个慈眉善目的沈老太,之宜说不上为何,就有一种熟悉的陌生人的感受。有个声音在心里对她说留下来!留下来!

  “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沈奶奶。”之宜朝着沈老太深深鞠躬表示感谢。

  “阿沁!你给向小姐收拾下二楼那个客房,就最靠走廊那间。”老太太对刚才领她入门的中年女子吩咐道。

  “好的,老夫人。”

  之宜躺上温暖舒适的大床,让脸贴在洁白柔软的床单上。

  因为是最边上的一间房,光线极好,阳光从窗户百叶窗缝里洒到了木地板上。现在刚好是初秋,太阳没有夏天那么炙热了,显得静谧美好。她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家一般的舒适了。

  而她,现在居然住在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在这之前,是完全不敢想象的。

  休息片刻,她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出门在外,每天都是一个电话汇报自己的情况。只不过,之宜担心说出住在别人的家里会让母亲担心,所以就说自己目前住在上海的酒店里。一如既往地,母亲让她随便花不要节省,出门在外,安全第一。

  挂完电话,之宜听到几个孩子的欢笑声,走到窗边探个究竟。

  只见楼下有四个10来岁的男孩子正在玩滑板。看他们的身手并不是太熟练的样子,应该是初学的阶段。只不过,这些孩子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之宜才注意到,住在这里的外籍人士也是相当多,看来是个非常国际化的住宅区。

  老太太独自坐拥这么一大栋别墅,肯定是非富即贵。可是怎么就没个亲人在身边呢?之宜觉得这么想她的“留宿恩人”似乎不太妥,就不想对老太太的身份再多揣测了。

  “向小姐!”

  阿沁在门外轻声敲门,喊了之宜。

  之宜打开门,发现她手里端着一个红木托盘,上面放着一份切好的水果拼盘。

  “老太太怕你不习惯,吩咐我三餐、水果都给你端上来。”

  “真的太感谢你们了。”之宜没想到沈老太太是个如此细心的人。

  “她平时吃得也很清淡,怕你吃不惯,这是让厨房专门做给你的。”

  “谢谢!谢谢!”之宜忙不迭地点头致谢。

  再说下去,之宜感觉自己要哭了。她周围总能碰到些善良的人。

  切得精致的水果上插着几个同样精致的水果叉。之宜先来一口最爱吃的芒果,入口即化,甜到了心坎里。

  明天,就可以见到沈曼禾了。这几天的奔波,可算是有个收尾了。

  之宜再次躺倒在她的大床上,闭上眼睛,就允她暂时做会儿“白日梦”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