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乡里小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乡里小子 文之天下 1296 2019.03.16 18:23

  到了宿舍门口,宿舍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菜头和大脑袋面面相觑。俗话说:酒壮怂人胆。这句话,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四只怒目的大脑袋和两只怒目的菜头,踹门而入。

  “你娘的,谁?”异口同声,怒吼声瞬间惊彻3号楼。

  “是我,陈军。”目瞪口呆的小竹竿奇怪的看着六只怒目。

  “我们还以为进了姑娘呢,吓我们一大跳。”菜头讪着脸。

  “你们不觉得,是你们吓到我么?”小竹竿言语到。

  “原来,你叫陈军啊。久仰久仰,我叫王锋。”

  “久仰?你认识他?”菜头转过头问。

  “现在不是认识了吗?”

  “哈哈……”

  “你笑什么?”大脑袋言语到,菜头也疑惑地看着小竹竿。

  “没有啊,你们很有意思。”

  “你也不早点回来,不然可以一起喝酒?”菜头嗔怪小竹竿。

  “我不会喝酒啊,学生可以喝酒?”

  大脑袋和菜头瞬间凝固了。

  “他说的好像是这个道理。”菜头狡黠看着大脑袋。

  “好像是真理。”大脑袋顺手递了一个烟给菜头,然后转身对着小竹竿:“来抽根烟”。

  “学生可以抽烟吗?”

  大脑袋和菜头瞬间又凝固了,也不搭词。自顾自的吞云吐雾。

  也许,大脑袋和菜头是在沉思。

  大脑袋自言道:“学生好像真的不能喝酒”。

  菜头自语道:“学生好像真的也不能抽烟”。

  然后,大脑袋和菜头看着小竹竿:“可以谁规定的啊?”

  “学校啊!”小竹竿惊奇的看着这两个傻大个。

  “我洗澡去了。”大脑袋对着空气说到。

  “我也去。”菜头也对着空气。

  3号楼的洗澡间是公共的,隔了好几间,有热、温、冷的喷头。靠304宿舍门的左边右拐。这一夜,西风送来缕缕清凉,两条不知羞的小裤衩,晃晃悠悠朝洗澡间走去。在这个寂静的夜,零散的星眨着眨着。

  大脑袋洗完澡后,发现菜头已经结束了战斗。晃悠到了宿舍,拿起衣架晾起了衣服。

  “阿锋,你衣服洗好了?”在穿衣服的乐忠惊讶的问道。

  “是啊,这有什么奇怪的?”

  “你有没有洗干净啊?”乐忠疑惑的望着莫名奇怪的王锋。

  “我有绝招,绝对比你们洗的干净。”王锋自豪道。

  “什么绝招啊?”角落的被窝里传出一句弱弱的声音。

  “是啊,什么绝招?教我们一下。”爬上小竹竿的上铺的乐忠笑中带着一丝鄙夷。

  “此招便是,脏衣入桶,桶满水,双脚入桶,边洗澡边踩衣,澡好,再用清水洗涤一遍,衣便好。我一般洗澡三遍,衣服就换水三遍。”得意洋洋的王锋显摆掰着。

  “哈哈,懒人。”乐忠不屑。

  ……

  瓢泼大雨,在山中响彻着如鬼哭狼嚎般的风雨声。山的那一头,晃来晃去的白衣影子,不远不近的还有红衣影子,都是披着长发,见不到脸,飘飘然然朝着王锋飘来。王锋歇斯底里的呼救,环顾周边没有一个人,孤零零的只有王锋。

  越来越近,雨点越来越大,击打到王锋的脸上,风,白练般旋转而来。惊吓的如一只家猫,拼命的山的另一头跑去。不敢回头,仿佛背后是压城的黑影,千仞之高,躲也躲不了。唯有使劲的继续向前跑。越跑越远,山的另一头像中了邪似的,也越跑越远。

  跑着跑着,掉进了一个深渊中,四肢不停的挣扎,想呐喊,却发现已经发不出声音,好像被捂住了嘴。环顾四周,俨然是一个惨状状的锅底。不敢直视,想闭上双眼,却闭不上。任其摆布。白衣从左边飘来,只有一双惨白的手;红衣从右边游了过来,只有一头乌发。

  越来越近,不能自已。始终还在挣扎,不停的挣扎这时,四面八方各种颜色的不可名状的东西围攻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