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麦麦.QD 6838 2006.02.20 17:42

    

  二

  尽管从山脚向上望九嶷山,山林间似乎包绕着不散的浓雾,可现在四处望望,却只有隐隐的薄雾在游荡。光线从叶隙间蹦下来,在枝间、在叶端、草间来来往往的跳跃,眼前莫名地幻化出一幅景色,奇异可是唯美:仿佛一个个精灵,在林间嬉戏,玩耍,只是,我只能看到他们流动的身影,隐隐的轮廓。异常清楚的是他们的串串笑声,像是从云端摇过来的,空灵可是感觉却近如身旁。偶尔会有一两片叶子打着旋儿落下来。悄无声息。

  ……

  像在穿越一个冗长的梦境……

  ……

  扶桑婆婆忽然说:“九婆婆,带望舒回家。”

  依旧是头也不回。

  曦和没有停步,也没有回头。

  九婆婆停了下来。

  我舒了一口气,停住脚。

  我停下来细看一朵花端的露珠——硕大的露珠。有微微的光晕在珠身游走,流光溢彩。

  里面映出一张脸,精致的脸。

  这是……我吗?

  我可只是个孩子啊。

  我疑惑地抬起头,九婆婆微微的笑着:“望舒,你长大了。”

  一夜之间的事么?

  我重新审视映出的那张清逸如月的脸,浅浅的笑了。我是喜欢这个样子的。

  脑中忽然现出那个月中女子的身影,盈盈的笑。她慢慢靠近,脸越来越清晰,我睁大了眼。可当我就要看清时,她却突然后退,离我越来越远,又重新定格为月中的剪影。依旧能感觉到她盈盈的笑……

  九婆婆把手放在肩上:“望舒,我们回家吧。”她指了指前面,一座竹楼掩映在繁枝茂叶中。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我站起身:“九婆婆,我可以去见曦和吗?”

  九婆婆拉起我的手:“等曦和来找你,好么?”

  我顺从的点点头,似乎不经意的抽出手,把眉端的额发理到耳后。我想进开找个可以独处的地方,因为我突然觉到了手心里传来的隐隐的痛。可是九婆婆在身边。我不愿意让她再看到我的掌心。每次她拉起我的手,摊开掌心,总会不自觉的低头,叹息。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我也会因此而难过。

  “望舒,”九婆婆停下来,转过身,我也猛的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望舒,这是我们日后住的地方。”

  “好。”我不自觉的说了一句。

  九婆婆只是笑着。

  我进去过了一条长长的廊,却看到另一个世界,迷离如同路上的风景,我诧异:“九婆婆,我们……就住在这里吗?”

  话刚落,忽然飘起了雪,漫天飞扬,我远远的看到长廊那头的飞雪一片片将绿色的大地吞噬。

  我忽然觉得骨子里一阵寒意。

  可是雪花并未落到长廊的这边,雪落在树的上方一层层的堆积堆积,迅速的结成了冰,最后居然联成了一道长长的弧顶。

  不知何时,雪不再落下。

  我走出长廊,远远的望去,叶端、枝间还依稀残留着落雪。

  我转身,望向我们的竹楼。

  这只是一个入口。竹楼后的世界才是我们的家。现在,那曾冰结的弧顶在阳光下灼灼闪亮,光晕流转。

  微风吹过,扬起了冰顶上的残雪,纷纷扬扬,只留下那层薄冰在太阳下晶莹剔透。

  我幸福的笑了。

  我是喜欢这个地方的。

  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那棵最高的辛夷树下,是九婆婆为我备好的白色长裙。

  太过精致。

  我有些怀疑:“九婆婆,是你缝的么?”

  九婆婆依然笑语盈盈:“是随着雪一起落下来的,这样说,好吗?”

  我换上衣服九婆婆笑着打量我:“跟你娘一模一样。”“我娘?九婆婆,我不是从河里捡来的么?”我其实并未感到吃惊,我一直在想九婆婆知道我的身世,知道我的所有,可是她不肯告诉我,她不肯。

  “望舒,你长大了,你会认为你真的是从河里捡来的么?”九婆婆依然笑着,可我突然觉得她其实一直都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是不说而已。

  不说而已。

  她摊开我的手掌,看到了我新长出的那条掌纹,与第一条掌纹上端相接,是一条折线。那次隐隐的疼痛只停留了片刻,之后便有了这段纹路。

  这次,她没有叹息。她只是淡淡的说:“望舒,要学会爱自己。”

  爱……自己?我有些迷茫的看着九婆婆黛色的瞳仁。我不明白九婆婆的意思,但我知道她这么说一定是有原因的。

  可是,爱……自己?

  我是真的长大了。

  曦和怎么样了呢?还是那个眼睛大大的男孩子么?不会的。他比我年长啊。

  可是他为什么不来看我呢?九婆婆说曦和长大了就会来找我了。

  曦和……

  冬天,漫长的冬天。

  经常是一连十几天的大雪漫漫。

  我习惯站在竹楼前,狭长突出的落夕崖上,脚下是万丈深渊。望着无尽的飞雪飘飘洒洒。落得漫山遍野。

  偶尔也会站在冰顶下面,仰着头,看雪一片片落下来,可是有了冰顶的屏蔽,它们最后只能留在那儿。我在下面却有些难过。

  可望而不可及。

  对于落雪,无法落到地上。

  对于我,无法触及到这些落雪。

  所以,我更喜欢站在落夕崖上,让雪花落满我的长发,我的肩膀,偶尔还会有雪花溶进我的瞳仁。长发、衣带在风中挥舞飞扬,衣衫猎猎作响,可我只是定定的站着,定定的望着远方,沉默。

  我只是在想一些东西。

  有时候却什么都不想,只是看着大雪飞扬,融进深深的山谷。

  偶尔也会举起手,仔细的看那两条曲折的纹路。它们安静的躺在手心。我一直举着手,看掌纹。直到雪花落满手心。

  曦和,我有第二条掌纹了,你呢?

  晴朗的夜里,我会在落夕崖上坐到很晚。看着星星眨着眼,一闪,一闪。有时候九婆婆会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可是她也不说什么。

  终于有一天,在我站在落夕崖上看日落时,九婆婆走过来,说:“曦和明天会来。

  是么,曦和,你会从哪里来呢?我每日每夜站在这里。为什么不曾见到你的身影呢?

  曾经如斯的渴望与你相间的幸福,可当幸福突然降临时,我却又淡然了。

  清晨醒来,我并没有见到往常守侯着我的九婆婆。

  起身,忽然发现阳光异常的灿烂,一寸寸洒下来,照着地上的点点新绿。

  冬天已经过去了吗?

  走过竹楼,我望见了远远站着交谈的九婆婆和扶桑婆婆,扶桑婆婆见了我,微微的笑了笑。

  我侧脸。一位男子,一袭白衣,站在辛夷树下,背着我。

  曦和?!

  他转身,星目剑眉,俊美异常,他慢慢走过来,拉过我的手。他说:“望舒,好久不见。”粲然一笑。

  粲然一笑,笑开了整个春天。

  曦和,你也长大了。

  这天夜里我又一次站在落夕崖上。想着白天的一切。

  之后听到了曦和渐近的脚步和衣衫的猎猎作响。

  我转身,他的眼里满是笑意:“望舒,怎么,还是喜欢一个人沉默?”

  我笑:“曦和,还是喜欢爬山吧?”

  曦和点点头,嘴角扯出一些快乐的曲线。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说:“曦和,我有第二条掌纹了,你呢?”

  曦和摊开手心,我握住他修长的五指,拿过来看,一条折线新长出来了。

  我忽然觉得高兴:“我的也是一条折线。”

  “我知道,”曦和紧紧的攥住我的手,“我每夜都梦到你呢,梦到你一天天的成长,所以今天见到你,我不曾惊奇。”曦和笑着,笑容绽开像暖春午后烂漫的阳光。

  听到这些我很高兴,泪却不住的流下来,流下来,仿佛这些泪水早已压抑了数百年。

  曦和攥着我的手更紧:“望舒,我会疼你一辈子。”

  泪落得更厉害,我只是不停的点头答应。

  九婆婆带我去见扶桑婆婆。

  他一脸严肃的坐在古藤上。曦和站在旁边,朝我微笑。他的笑已不是孩子时的那个笑了。我却突然垂下眼,不去看他。

  扶桑婆婆叹口气:“望舒,曦和希望你作他的妻子。那么,你,愿意么?”

  我抬眼,望向扶桑婆婆,他脸上隐约有一丝紧张。九婆婆在旁边静立着,可我能觉察出她眼里隐隐的忧伤。

  我又看看曦和,他正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些人的脸,迷离,忧伤,泪流满面。

  忽然不自觉的说了一句:“不,我不愿意。”

  我低下头,可仍能感到曦和冷冷的目光。

  我什么也说不出,只是泪如雨下。

  九婆婆随扶桑婆婆走开。

  曦和在走过我旁边时,低低的说:“何必呢,望舒?”

  我无言,我只是……

  曦和,那句“不愿意”不是我说的。

  我没有勇气去见曦和。

  我红着眼睛问九婆婆:“我能不能和曦和在一起呢?能不能呢?”

  九婆婆帮我把眉尖的额发理好。“望舒,你怎么会这么难过,当时,你为什么说‘不愿意’呢?”她停下来,握住我的手。

  “九婆婆,”我很无奈:“那不是我的意愿。”

  “不是……你的意愿,那么,是怎样呢?”九婆婆侧了侧身子,攥了攥我的手,鼓励我说下去。

  “是……”我的泪水像是突然开了闸的洪流,“我见到一些人的脸,美丽可是忧伤,……年轻女子……泪流满面。”

  忽然凝噎。我扶在九婆婆肩上,不住的抽泣。

  在我刚说完话时,我注意到九婆婆的身子突然颤动了一下。

  许久,迟疑地,她的手落在我的肩上,“望舒,难为你了。”她别过脸去,泪水滚滚而下。

  我站在落夕崖,看远处的星星一颗颗亮出忧郁的眼。

  九婆婆走过来:“望舒,我们回去,扶桑婆婆在等我们。”

  我愣了一下,曦和一定也在的。

  远远地看到坐在古藤上的扶桑婆婆,曦和站在旁边,依旧是一袭白衣,低着头。

  我低下头走过去。

  扶桑婆婆伸手拉我过去,让我坐在古藤边,曦和就站在我的斜后方。我的那侧身子像是被火燎着一般,极不自在。

  扶桑婆婆摊开我的掌心,看到我的掌纹。这次她说了句:“很好。”

  我受宠若惊。

  扶桑婆婆又望望曦和:“我们九嶷山与五玄山是有过婚约的。既然你不愿意嫁给曦和,那曦和得去五玄山一趟。去了结这场婚约……”

  我一惊:“扶桑婆婆,我……”

  “你怎样?”扶桑婆婆又追问了一句:“望舒,你是真的不愿意嫁给曦和吗?真的?”

  我忽然有些怕,我能隐隐约约感到曦和偏过来的目光。我迟疑了一下,最终说:“我不愿意。”低下头。

  扶桑婆婆拉着我的手,“望舒,你和曦和一起去五玄山。”

  我抬头,愕然。

  告别扶桑婆婆、九婆婆。

  我和曦和又一次回头,她们还站在落夕崖上,看到她们的白发在风中飞扬,我忽然有些心酸。

  曦和头也不回地在前面走。

  我跟在后面,不时抬眼看到曦和负气似的步伐。他以前就是个倔强的孩子。我的眼角忽然有些湿。

  我试着拉了一下曦和的袖,他停住,可并不回头。

  我伸出手,曦和知道我的意思,他把手拿开,并不去牵我的手,他的眼光落在地上。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手停在半空,很尴尬。最终收回来,把额发从眼角移开,理到耳后。头发在眼角,总让我有想流泪的冲动。

  我转身,向前走。

  走了几十步,曦和追上来,拉住我的手。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很难过,心里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越来越多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可怎么也流不出来,怎么也流不出来。

  我听见曦和叹息:“望舒,你怎么会那么地爱你的哥哥呢?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啊。”

  我一愣:“曦和,我有什么哥哥,你是看着我长大的啊!”

  忽然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回头,是我们以前的一位村民,以前在山脚的村子里的人,我很惊奇,这么久了,他一点都没有变老。

  他温和地笑:“曦和、望舒,我们走吧!”

  曦和点了点头。

  他在前面领路,健步如飞,曦和拉着我走在后面,而我一直在疑惑这几年他们的去向。

  终于,他停了下来。转过身,依旧是温和地笑。

  我猛得收住脚,发现这已经是九嶷山的山脚了。

  我开口:“这么多年,你们一直在哪里呢?”

  他笑,回答:“呃,我们就在这里啊!”

  “这里?”我疑惑,环顾四周,尽是些树林。

  待我定住神,转身来看他时,他却不见了。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曦和。

  他只说了句:“我们去村子里,天黑了。”

  走上村口的石桥时,我把手放在桥栏上。

  依然是柔软的感触,还存有一丝余温。

  “曦和,你还记得以前的傍晚么。我们坐在桥栏上,两条腿荡啊荡。”

  曦和在桥背上坐下来,“当然不会忘,望舒,我不会忘。”

  相视而笑。

  曦和坐在那里,微微扬着头,望着天,橘色的阳光在他富有雕塑感的脸颊上生动地流淌,眼睛微微眯着,一脸虔诚,像是一个孩子。安静的,没有伤害,也不忍让人去伤害的孩子。是和我同在村子里牵着手玩耍的孩子。喜欢爬山,经常在山顶仰头望天的孩子。曦和知道我的沉默,他在我面前总是显出无尽的居心叵测,总是对着我笑弯了眼睛。而在他独自一人去爬山时,我在山脚仰着头望着他小小的身影。每次看到他在一些孤独的山头坐下来,抱腿、仰头、望天,我知道事实上这是一个沉默的灵魂。我总是在心里说:“曦和,我会陪着你,曦和。”

  当我们去了九嶷山后,第一次见面,他已是一位有着灿烂笑容的挺拔的男子。我以为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寂寞的孩子。我以为他已经没有了旧日的忧郁,我以为……

  现在看来,他仍然是那个孩子。

  我真的应该陪着他。

  真的应该。

  回到以前住的阁楼,踩上去忽然有“吱吱呀呀”的声音。不经意一扶藤椅,手上便沾满了尘土。曦和笑笑,打来一竹筒泉水,我伸开五指,曦和稍稍倾斜竹筒,泉水顺着指缝缓缓流下。曦和专注地盯着竹筒,微微笑着。在我仰头看他的一瞬间,我便从心里认定了:曦和的淡淡的一笑,便笑开了我幸福的全部定义。

  我低下头,盯着手背上残留下的水珠:“曦和,你和扶桑婆婆究竟住在九嶷山的哪个地方呢?我怎么找不到?”

  “唉。我也觉得奇怪。当时扶桑婆婆领我走了几步,绕了几个弯,便到了。”

  我只是点点头,早就猜到九嶷山不是儿时所见的那些普通的山。却忽然有些累,不想去问个究竟。

  “曦和……”

  “嗯?”

  “那个……‘哥哥’,是什么?”

  曦和眼神忽然一下子黯淡下来,他低下头,“望舒,你真的不知道吗?”

  我忽然觉得难过。“曦和,我知道你在怪我,可是……”

  曦和抬头微笑:“抱歉,望舒。”

  我盯着他含笑的眸子,那里面有藏也藏不住的忧伤。我忽然很冲动地想告诉他我所见到的那些流泪的女子,是她们硬硬地用泪水淹没了我想嫁给曦和的念头。可是,这可信吗?多么荒唐的理由啊。我不愿让曦和对我的信任彻底倒塌。

  “是这样,望舒,嗯……是扶桑婆婆告诉我,你心里一直记挂着你哥哥。”

  “哥哥?我倒希望有个哥哥,可是,曦和,你见过我有哥哥吗?”我觉得曦和的这个说法有些荒唐,不亚于我所见的那些幻出的女子。我停了停,又加了句:“曦和,你相信扶桑婆婆的话?”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曦和自小跟着扶桑婆婆,唯命是从。不像我。

  果然,曦和毫不迟疑:“是,相信。”

  其实,我也开始慢慢地相信这一说法。为什么会有那些流泪的女子?为什么她们会阻止我与曦和的婚事?她们是为了我那个哥哥吗?她们是哥哥的什么人呢?使女吗……

  一时间无言。

  两个人都在默默地想着心事。

  夜色渐重,曦和与我又来到桥栏边。

  从这里望过去,依稀可看到九嶷山渐入云霄的峰顶,即使有清朗的月色那里仍是色彩凝重。满天的星星洒到水里迷离的倒影。随水纹漾开,一颤一颤、一闪一闪,像曦和眼睛,想到这里,我不觉笑了笑。

  曦和转过身来:“望舒。”

  “嗯?”

  “看你在落夕崖上,很孤独。”

  “这样?曦和,你只见过我有一次在崖上啊。”我觉得曦和那句话有些奇怪。

  “我不是天天都在梦见你么?”曦和向波心扔了一粒石子,定定地看波纹一圈圈荡开,然后转过身来看我。他脸上满是严肃。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避开他的目光。心里有些乱,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话。

  过了好一会儿。

  我笑言:“曦和,你,不会每夜都梦到我站在崖上吧?”

  “不是。你的每一天,每一步路,每一次笑,每一句话,每一次忧伤,每一点长大,我都梦到过。”他还是那份严肃,未了,又加了一句:“还有第二条掌纹。”

  我本是想打破尴尬的气氛,可曦和的认真让我愈发地无话可说。

  曦和又说:“每次梦到你孤独的身影,我都告诉自己,你该陪着望舒,你该陪着她。”

  压抑了许久的泪水终于还是流了出来,曦和整个肩头,接住了我的每一滴泪水。

  曦和,我也想陪着你。

  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