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之花月正春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服装店的构想

重生之花月正春风 江庭雪 4177 2019.04.16 07:30

  烧水的时候,从霜一边烧火,一边给张映华念她父亲的来信。张映华听到信里说一天加七个小时的班,上到晚上一点钟才下班,连连感叹:“你们爸爸也不容易。都说广东好挣钱,哪里有那么容易,挣得都是血汗钱。只是比起我们这地方还是好一些,不怕苦,终归能挣到钱。”

  从霜:“妈妈,你们收到包裹单和汇款单了吗?”

  张映华:“今天你妹妹放学回来,才带回来。到时家里还得拿六块两角钱,让你妹妹送到学校去,钱还是教她们的刘老师垫付的,到时得还给人家。”

  镇上的邮局送汇款单到村里来,一百块钱就要收一块钱的手续费,反而包裹单是按张收,一张只收两角。这些钱其实是不合理的,村里的村民并没有要让镇上邮局送村里来,而且以前送到村上的小学,让学生带回来,也是不收钱的,从前两年开始,突然开始要收钱了。只是大多数人家家里平时也没有汇款单和包裹单可以收,也就没有人去邮局反对。

  张映华还在感叹这个钱付的不值得,从霜却不在意:“收到了就好了。家里人都知道爸爸寄了钱回来了吧?”

  张映华:“我叫你妹妹不要说出去。等31号去赶集,你们两姐妹都一起去,从霜你来填单子,我又不识字,到时我们自己去邮局取了钱,回来最多跟你外婆家和你奶奶家说一声,外人就不要说了。”

  从霜:“妈妈,等放了寒假,家里的农活也少,晚上我教你认字呗。”

  张映华:“我一把年纪了,还认什么字。说出去,都要笑死别人。”

  从霜:“妈妈,您才三十多岁,四十岁都没满,古人说,三十而立,意思是从现在才开始真正成熟独立,您现在学,刚刚好,妹妹的书正好可以给你用。”

  张映华摆手:“我这个年龄了,学不会了吧。”

  从霜:“学得会。人家还有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退休了,还跑去读老年大学的。你的记性肯定比六十岁的老太太好。”

  秋晨在旁帮腔,她觉得让妈妈读书是件很好玩的事情,故而一个劲地说认字最简单了。

  张映华心里也有些心动,她不识字,也没上过学,本身是她心中最大的遗憾,现在听两个女儿说认字不难,又是自己的女儿教自己,也不怕丢脸,最终答应下来:“那到时候你先教几天,看看我学得会不。要是太难了,就算了。“

  从霜:“不难的。妈妈,我保证,到时您肯定觉得很有意思。“

  张映华:“那到时我学学看。我们收到了钱的事情,不要跟别人说,免得你二婶又说东说西。明天一起去赶场,回来要是你们二婶问,你们就说寄了衣服回来。“

  从霜和秋晨点头。秋晨听到说要去赶集,高兴得不得了,她很少有机会能去赶集,不要说她了,便是张映华,平时也很少去镇上,只有家里要买卖东西,才会去赶集。以前顾远山在家,买卖东西,也基本上是顾远山去,她也很少去。

  从霜:“妹妹,到时要走十五里路,你可不要走一半,不想走了,爸爸不在家,可没有人能骑车载你回来。”说到这,从霜倒是有个想法:“妈妈,要不我们到时候把自行车推上吧。我会骑,就算到时载不动妹妹,可以推着她走,15里路,来回就30里了,让她自己走,我估计困难。”

  秋晨害怕母亲不让自己去赶集,忙说:“我走得动,能自己走回来。”

  从霜笑起来,逗她:“妈妈肯定会带你去的,爸爸给你买了新衣服寄回来,得让你当场试一下,要是不合适,我们就直接退回去。”

  秋晨一听姐姐说要把衣服退回去,赶忙说:“合适,爸爸买的肯定合适,要是大了,过了年,我就长高了。”

  从霜:“要是小了呢?”

  秋晨:“不会小的。爸爸晓得我穿多大。夏天的时候,给我买的背心,都合适。”

  张映华:“你不要逗你妹妹了。不过你说的也是个办法,那就推上自行车吧,平地的地方,你可以骑车载她一程,不好骑的地方,就让她下来自己走。”

  “还不谢谢我,不然后天你得自己走路。”从霜逗秋晨。

  秋晨:“谢谢姐姐。”她整个人趴到从霜双膝上,呵呵直笑。

  从霜:“我看四叔他们把砖和瓦都买回来了,要动工了吗?”

  张映华:“看的日子,是腊月初六动工。”

  从霜:“四叔的新房子,还是修原来计划的正三间吗?”

  张映华:“多修一间,正房子四间,你没看到,原来那个留起来的角落都拓平成地基了吗?”

  从霜:“我没细看,光在这头瞧了一眼,只看到砖和瓦码了好长一排。”

  张映华:“我答应借三百块钱给你奶奶。正好你爸爸寄了钱回来,后天把钱取了,回来就先给他们,等甘蔗款下来,到时再去银行,存点钱。”

  从霜知道母亲已经把自己之前说的话听进去了,并且给爷爷奶奶说了,显然爷爷奶奶接纳了这个意见。见张映华看着她,她便呵呵笑了几声:“妈妈,爸爸寄了钱回来,我们一人买一身新的秋衣秋裤呗,这些秋衣秋裤穿了几年,根本不暖和了。”

  这还是从霜第一次跟张映华开口要东西,张映华看了大女儿一眼:“不然带你和秋晨去赶集做什么?本来打算卖了猪,就给你们两姐妹一人买一件外套,既然你爸爸给你们买了外套,又汇了钱回来,今年就不忙买外套了,给你们添一身新的秋衣秋裤。”

  “妈妈,你也买一身吧。你的秋衣秋裤都补了好几回了,早都不保暖了。”从霜说。

  张映华:“等赶集那天再说吧,先看看贵不贵。也不晓得你爸爸在那边买衣服贵不贵。”

  听张映华提起,从霜想起自己收到信后的打算,便趁机先给母亲提个醒:“等我们收到了衣服和钱,回信的时候,我问问爸爸。要是不贵,妈妈,我们到时可以在镇上开个卖衣服的店,让爸爸从那边寄回来,到时镇上的人都知道我们的衣服是从广东寄回来的,肯定好卖。现在香港货、广东货可是热得很,学校里的同学,要是听说是广东寄回来的,肯定都会来买。”

  张映华听了大女儿的话,怔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说的倒是容易。要开个店子,起码得有好几千块钱吧。我们现在家里卖了猪,加上你爸爸寄来的这六百块钱,包括借给你外婆的,也就两千来块钱。我们对镇上的铺子又不懂,都不晓得要多少钱。”

  从霜:“铺子的事情简单,我回学校去打听打听。我以前的同桌,妈妈您去帮我开家长会的时候,坐你旁边那个孃孃,就是在镇上卖衣服的。我和她女儿关系还可以,到时让她女儿回去问问。”

  张映华虽然觉得大女儿说的是个好意,但又觉得那是太遥远的事情,别的不说,光是租个店铺,恐怕就得不少钱,而且还不知道顾远山在那边买衣服贵不贵,便说:“到时候再说吧。”

  从霜没有再多说什么,却是把这件事记在了心上。前世的时候,刚毕业那两年,她在广东打过工,她虽然不知道父亲寄回来的衣服具体多少钱,但凭着她在广东打工时,在小集市上买衣服的经历,这些衣服应该都是十分便宜的。毕竟她在广东打工的时候,已经是千禧年之后了,那个时候的物价远比现在要贵,父亲买这些衣服,只会比她当年买的更便宜。只要有资金来启动,开个服装店倒是切实可行的生意。而且,父亲上班的塘夏镇,本就属于东莞,离虎门也不算特别远。国内最大的服装批发基地就在东莞虎门,要是真的开起了服装店,完全可以让父亲去虎门批衣服。不过这个事情确实目前是不太现实的。

  从霜:“腊月初六是几号啊?”

  “反正今天是冬月二十一。”张映华:“你算算是几号。”

  从霜算了一下:“那不是可能我还没放假,四叔的新房子就修好了。”

  “又不要你修,你放不放假有什么关系。”张映华说。

  从霜:“我羡慕一下呗。那新房子修好了,四叔不是要搬出去住了?到时不会就分家了吧?”

  张映华:“除了你四叔,多半你小姑也会搬出去住。她最近都在念着这件事。家暂时肯定是不会分的,得等你四叔结了婚,才会分家。”

  从霜:“那小姑以后是跟着四叔一家人吗?”

  张映华:“肯定不可能。要看到时候你四叔五叔分家的时候,家里怎么安排。我估计,我们和你二叔家,也得一起坐拢了来摆谈,你爷爷奶奶,肯定是两家人负担一个,暂时他们可能不会跟着我们哪一家,多半还是会跟你小叔一家或是你四叔,你五婶正月里头就会生孩子了,到时你奶奶得帮忙带孩子。你小姑多半也是跟着他们一起,反正你小姑是要出嫁的,到时添嫁妆,你二叔家肯定指望不上,我们家和你四叔、五叔家都得摊一份子。”

  说到这个,张映华倒是觉得她的七妹八妹出去打工挺好的。今天下午秋晨放学回来,除了拿了自家的包裹单和汇款单,还给她母亲家的汇款单也拿回来了。两姐妹一共寄回来了一千块钱,比顾远山还多四百块。

  汇钱的时候,顾远山和张映春她们是分开汇的,各人汇各家的,但寄衣服是一起寄的,在邮局算了一下,合起来寄会划算一些,首重比较贵,后面续重要便宜些,所以汇款单是两张,包裹单只有一张。这个单子还放在张映华家里,还没给罗成芳送过去。

  张映华:“等下吃了饭,我们一起去一趟你们外婆家,把汇款单给他们送过去。问问他们什么时候去取钱。”

  从霜:“其实小姑也可以出去打工,像七姨八姨那样,一个月存五百块的话,她打两年工,存个万把块钱,到时什么嫁妆都买得起,都不用家里出钱了。”

  张映华:“这个话,你还是不要说。反正你七姨八姨寄了一千块钱回来,过不了多久,村里很多人都会知道,到时你爷爷奶奶想叫你小姑出去打工,自然会来跟我们说。你要是开这个口,别人还会说我们家怕给小姑子添嫁妆的钱。你小姑又是个心多的人。”

  从霜:“我晓得了,妈妈,我不会出去说的。”从霜想起前一世的时候,她小姑那个人做的那些事情,觉得她的小姑是个特别没意思的人,便说:“她要想去打工,得自己来找我们,到时候跟她说清楚,反正她那个人,也没什么意思,对她再好,她也跟我们家不亲。”

  张映华一听这话,立刻沉下脸:“从霜。”

  从霜一下子明白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母亲明显不高兴。

  张映华:“这种话不能再说了,以后也不要提。”

  秋晨并不太懂姐姐说的几句话有什么问题,但看母亲沉下脸色,便是她,也立刻坐直了身体,跟着姐姐一起点头。

  不怪张映华这么紧张和严肃,她那个小姑子顾远芳,真是不是一个多好相予的人。顾远芳那人心眼太多,过于精明,张映华嫁过来的时候,顾远芳才七八岁,那时还不觉得,这几年长成大姑娘之后,这些性格里的特征就十分明显了,张映华和她虽然没什么矛盾,但那是张映华一惯容忍。几年前,顾远芳把她陪嫁的梳妆镜打碎了,恰好被从霜看见,顾远芳非但没来主动跟她说,还让从霜不准说,叫从霜说是鸡飞到写字台上打碎的。从霜傻乎乎的被她骂了一顿,说是小姑让她那样说的,她不想女儿在顾远芳面前难做,便没有直接找顾远芳。自己女儿总被顾远芳欺负,这件事情,因为顾远芳一直没做的太过火,她作为嫂子,又不好真的出来说什么,所以这些年,一直在容忍顾远芳。小姑子不管好与不好,终归都是要嫁出去的,张映华这么多年一直忍让,正是因为深知这个道理。不管顾远芳有多精明多厉害,在家里也留不了几年了。如今女儿读书这样厉害,他们家又决定暂时不修新房子,大家还在一个院子里,张映华的想法就是能不生事端,就尽量别添麻烦。

作者感言

江庭雪

江庭雪

这章真的是爆肝的字数……若无通知,小雪会尽量保证每天早晨7:30更新一章,下午18:00更新一章,希望MM们可以顺手收藏和推荐,有什么建议,尽管向小雪砸过来吧……

2019-04-16 07: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