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天下追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3章 标记再现

天下追龙 祖尧 2055 2019.09.22 21:33

  祭祀台的八个方向,矗立着八个异兽雕塑,其中的一个,正是一个狼首模样,但和平常所见的狼还有些不同。

  这八个异兽雕塑北向八个方向,面部都向这祭坛里面,倒和古代中原的八卦有些许相似之处。

  八个异兽雕塑各个形状不同,但就数这狼首雕塑相对普通。

  而且周围的墙壁上,还有不少壁画。

  这里是一个半圆形的空间,五个强光手电在这空间里照映的还算亮堂。洛锦逐渐也不那么害怕,远离徐铭,和蒙浩去观看周围的那些壁画。

  不知道为什么,徐铭对着狼首雕塑莫名的感觉到有兴趣。

  从狼首而下,他一一看过,当他转到这狼首雕塑后面时,双眼猛然就是一缩。

  在这狼首雕塑背面偏下的位置,他居然再次发现了那个梵文的凡字。

  洛锦说这是佛教中的根本字,但对这些,徐铭兴趣不大。他只知道,这是他爷爷留下的记号,如果说之前的那个是巧合的话,那这个,就很难解释了。

  形状几乎一模一样,笔画的角度顺序,他从小就看,所以非常确定,这是他爷爷刻画的。

  但也不排除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他不放心,跑到其他七个异兽雕塑的背面,但却没有发现这种符号标记。

  很显然,只有狼首雕塑背部存在,这就有些意有所指了。

  可是徐铭想破脑汁,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符号存在在狼首雕塑背后。

  先抛出他爷爷的可能性,毕竟这太过匪夷所思。

  他爷爷要想进入这里,应该留下痕迹才对,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事实上要不是他们开挖,到现在都以为这下面是一个被黄沙完全埋实的地方。

  如果说是古代的另外一个人所为,那么他刻画这个符号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一个佛教的梵文根本字,然后放在匈奴族的都城之中,这本身就不符合情理。

  所以他心中对这是他爷爷留下的可能性就强了几分,假设是他爷爷留下的,那一定是想要记录什么。

  但究竟是记录什么呢?徐铭想不出。

  一般他爷爷留下这种标记的时候,一定是这个地方是相当重要的。

  至少,应该是对于他爷爷比较重要。

  有时候这种地方或者东西对于旁人或许无关紧要,但是一旦他爷爷留下这个记号,那肯定是对他爷爷研究一些东西有着很大的帮助。

  这种情况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另外一种情况就是给他留的路标。

  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这里,他爷爷纵然进来过,也不可能想到他死后徐铭还能再次进入到这里。

  徐铭越想越没有头绪,气的直跺脚,这种符号太过诡异,一定不是巧合,一定是有着某种意义。

  咣!

  一跺脚之下,徐铭疼的差点跳起来。

  赶紧蹲下,发现他刚才跺脚的地方,一块地砖的中央,有一个圆形的凸起。那凸起大概拇指大小,刚才膈的他脚后跟剧痛。

  眼睛一亮,将这小凸起的周围黄沙刨过,果然发现周围还有不少凸起。

  徐铭的心脏已经突突跳个不停,这个发现,证明这个符号绝非偶然。

  他忽然有些后悔那时候在东城,为什么没有仔细看看周围的环境。不过想想又释然,这里还是他不经意间发现,要不是他实在是烦躁,怕还发现不了这个。

  心中已经有几分打算,赶紧扭头瞅了瞅其他四人,发现除了口中神神叨叨说个不停,还不断在笔记本上记录的赵勇。

  其他四人都在安静的观看壁画,完全没有人注意他这里。

  徐铭当下心一横,快速的清理起地面上的黄沙来,几十秒钟,就被他清理出不大的一片。

  在这些黄沙地下,有着几十个拇指的凸起,而且这些凸起中间,是有凹槽相连的。

  徐铭顿时眼睛一亮,这个场面他再熟悉不过。

  这不过是平面版的难人木罢了,他爷爷从小教他玩难人木,一般来说都是木制的立体小玩意。

  不过现在换成三合土方砖,也难不倒徐铭,很快,他就摸索出门路。

  不过由于常年被黄沙掩埋,有些小凸起已经很难拨动了。徐铭很担心万一自己用力过猛,将某一个凸起掰坏该如何是好。

  既然这里有着难人木的机关,一定有防止旁人强行打开这个机关的防御办法。

  他可不想让里面的东西毁于一旦,徐铭的内心,已经将这方砖下存在东西的思维固定在脑海中。

  凸起虽然难以移动,但是好在还没有彻底锈死。

  他还要防备着其他人过来,不过好在他动静不大,这个地方又比较暗淡,倒也让他有恨宽裕的时间去折腾那些小凸起。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徐铭将最后一个凸起滑到一旁。

  一般来说,难人木只要掌握一定的技巧,并不难打开。

  而当打开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整个难人木也就完全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小时候徐铭喜欢的,正是这种解密的过程。

  呼啦!

  在这些小凸起完全被徐铭有规则的滑到一边时,最中央的方砖忽然向上一跳,高出其他地砖两三公分。

  徐铭激动,赶紧将这块很小的方砖拿起,果然,在这方砖里面,放着一个木制的难人木。

  看这木制难人木的年代,应该不算久远。

  “难道真的是爷爷进来过?这手法简直和他的如出一辙。”

  徐铭低声呢喃,但手上早已经快速的将难人木收在口袋中,又快速的将地面恢复如初,将黄沙用脚胡乱的划拉了几下。

  见徐铭好久站在狼首雕塑那里没有动弹,洛锦走过来,还以为徐铭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么了?这个雕塑有什么特别吗?”

  洛锦疑惑的看了徐铭两眼,徐铭的脸庞上,泛起潮红,呼吸也有些起伏,非常不正常。

  “哦,没什么,我看到这狼首雕塑和之前我们在东城见到的狼首面具相似,有些走神了。怎么样,你们有没有什么发现?”

  赶紧岔开话题,其实徐铭内心中也有些内疚。

  他这个行为,如果口袋中的东西不是他爷爷留下的,那他可就算偷盗文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