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天下追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8章 答应加入

天下追龙 祖尧 2048 2019.09.04 22:17

  眉头紧锁,徐铭的心情非常不好。

  从他爷爷去世到现在,似乎他每天都生活在焦虑当中,一切都不是他自己想要的生活。这一切的一切,背后似乎都有一双大手,在左右着他的人生走向。

  两人在外面吃了顿饭,就返回酒店。

  现在得亏吃住都不需要他花钱,否则的话,当真是要让他无法生活。

  “你确定那是应夕语的字?她不是已经去世大半年了么,就算是她以前写给你的,也不应该能够预料到后面的事情。”

  洛锦也有些头皮发麻,那封书信的最后一段话她也看到了。

  从内容上很好理解,应夕语一定是已经预料到后面她就要出现意外,不然的话不会写那么莫名其妙的话语。

  作为一个地质学的大学生,自然不会无聊到弄那些东西。

  徐铭摇摇头,他也很无奈,他自从拿到捏龙图起,就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我可以和你们合作,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你们的真实目的,还有关于这张图纸详细的信息。”

  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定,徐铭扭头对洛锦说 。

  这话让洛锦惊讶,她没有想到徐铭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以她的估计,怕是还要费一番手脚。

  看来应夕语在徐铭心目中的份量不轻,不然怎么会在看了那封信之后徐铭就忽然改变主意。

  “我们的目的之前我爸爸他们已经告诉过你了,至于这捏龙图,说实话,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多少。”

  洛锦摊手,一脸认真,表示她说的是实话。

  眉头紧锁,徐铭虽然不相信洛锦,但相信这句话洛锦应该没有骗他。

  “明天我要回趟朔方县老家,过两天过来,到时候怎么做听你们安排。但是有一点,违法犯罪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非常认真的说道,洛锦噗哧一笑。

  “你想多了,我们都是正规公司,我们所作的事情虽然有些方面确实需要一些手续,但绝对不会违法,你放心好了。”

  “你这次回去我就不跟你去了,明天我给你一部手机,到时候你这个手机就丢了吧。”

  洛锦的态度让徐铭有些反感,这算什么,变相跟踪他么。

  “你不要误会,我给你的手机是我爸爸他们私人订制的,就是为了防止其他系统窃取我们的信息。当然,在必要的时候,的确是会定位到你的位置,但你放心,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再次解释,徐铭也没有办法,这应该是他要加入的前提了吧。

  不过他既然已经答应帮他们,虽然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帮,但这点问题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

  “没有的事,我还以为你要包养我呢。”

  说了个自己都没有笑的冷笑话,但也惹的洛锦脸色微红,狠狠的剐了他一眼。

  第二天,洛锦给了徐铭一部最新款的化为手机,从外观上很难看出和市面上的手机有什么区别。

  徐铭也没有在意,反正他对手机的依赖也不强,就任由他们去了。

  将路虎揽胜的车钥匙丢给徐铭,倒是让徐铭惊讶了一下。

  “你就不怕我把这车开走再不回来?”徐铭轻笑。

  “虽然你没钱,但我知道,你骨子里,并不缺这一百来万。”

  非常笃定,洛锦那犀利的眼神让徐铭瞬间落败。

  洛锦说的没错,虽然他徐铭没钱,但是还真不屑干这种占便宜的勾当。

  “车上有ETC,还有一张加油卡,里面有五万块,足够你出国了。”

  等徐铭上车发动车子,洛锦在车外一脸得意的说道。

  嗡!

  回应给洛锦的是揽胜急速离去的车尾,呛的洛锦慌忙用手捂住鼻子。

  “呵呵,这小子合我胃口,但愿他能将那件事做成。”

  几秒钟后,洛军出现在洛锦身旁,望着远去的揽胜,自顾自说道。

  “爸,你什么欣赏能力啊,他一个直男癌患者,还合你胃口。”

  嘴巴快翘上了天,洛锦的话让洛军再次哈哈一笑。

  “爸,你们到底要徐铭做什么啊?不会是考古吧?先说好,人可是我找来的,我也要去。”

  再次开口,洛锦也好奇自己父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考古还用的着那小子么,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参合什么。再说你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一个学文学的,还是好好找个对象是正经事。”

  洛军摇头,没有回答洛锦的问题,顿时让洛锦不满。

  “爸,你答应过我的,我非去不可,我可是已经毕业了,难道你要我在你的公司碌碌无为过一辈子吗?”

  几乎耍无赖,其实洛锦对考古也没有多少兴趣。

  但是这几天关于捏龙图的事情让她提起了不少好奇,尤其是关于应夕语的信件,更让她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的事情似乎更加神秘。

  洛军知道自己是说不过女儿的,索性不再说话,摇了摇头回家去了。

  高速路上,徐铭一个人开着汽车一路向北。

  他并不着急,车速也不快,一边开着一边思索着种种疑点。

  洛军几人的目的他现在也没有个头绪,至于他们那天给他说的话,他最多信一半。现在想起来,他爷爷的死亡似乎也有些蹊跷。

  他清楚的记得他爷爷去世的前一天还精神抖擞,而且将捏龙图交给他的时候明显是犹豫的。

  但第二天就忽然去世,老家讲究土葬,他是亲眼看着他爷爷的棺材下葬。

  还有就是他爷爷在省城有一套房子,居然没有给他说。

  他以前从来不知道,按道理连捏龙图都给他了,这房子的事情没道理不会交给他。倒不是他贪图那一套房子,而是他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一些隐情。

  最奇怪的就是应夕语的信件,那是让他最终下定决心的事情,他知道,哪怕他现在不答应,以后应该也会答应。

  关于他父母,关于应夕语,似乎都和这捏龙图有一丝联系。

  越想越觉得诡异,脚下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力道,直到车辆超速报警,才将徐铭惊醒。

  要解开这所有的迷,唯有捏龙图,而捏龙图明显是描绘了三条龙脉的情形。所以他才要返回老家,看能不能再从爷爷的遗物当中找出什么线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