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天下追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7章 信

天下追龙 祖尧 2033 2019.09.03 22:04

  “我们顺利到达那块海相沉积岩处,周老师给我们讲解完海相沉积岩相关和喜马拉雅山脉的由来后,我们停下休息。”

  “我们学地质学的都对地理非常感兴趣,而当初应夕语更是痴迷地质学。在休息的时候,她就在一旁鼓捣那些岩石。”

  徐铭说道这里,神色有些暗淡,显然还没有从那件事情走出来。

  “那一次,她发现了一种古生物化石,叫怪诞虫。当时我们为此都惊喜了好久,连周老师都说应夕语的发现对于研究古生物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可是我们谁也没有想到,那竟然是她一生中最后的狂欢。在那次科研考察回来后不久,她就去世了,连医生也没有查出死因。”

  眼角泛着湿润,徐铭的这次懵懂情感还没有持续半年,就戛然而止。

  “医生都没有查出死因吗?会不会和你刚才说的那什么……怪诞虫有关。”

  见徐铭神色难过,洛锦也不好多说什么,但还是有些好奇。

  “怪诞虫是生活在距今五亿多年前的海洋中,现在早已经灭绝。关于它的形成机理至今也只处于理论推测阶段,但应夕语那次得到的怪诞虫化石我们曾经化验过,并没有有害物质。”

  不想再提这件事情,徐铭说完最后的话,就拿起捏龙图坐到一旁沉思。

  洛锦对古生物、地质学并不感兴趣,也权当听了一个悲伤的故事,见徐铭这个状态,走到一旁玩手机去了。

  一夜悄然而过,这一夜,洛锦倒是美美的睡了一觉,而徐铭,就坐在酒店房间的椅子上过了一夜。

  也许是昨天再次提及应夕语,徐铭早上起来就说要去母校看看。

  西北大学的校区有好几个,徐铭和洛锦两人各自的学科并不在同一个校区。大概是出于好奇,亦或者担心徐铭一去不返,洛锦也跟着徐铭前往。

  徐铭在学院是出了名的人物,大学四年,几乎已经和门卫混的很熟络了。

  因为他经常翘课外出,也经常和门卫讲述考古的一些趣事。

  所以一到校门,门卫就认出了他。

  “小徐啊,你不是毕业了么,怎么又来了,该不会是专门给我这个老头子讲故事来了吧。哈哈!”

  门卫的老张是西北大学所有保安里唯一的一位年纪超过三十五周岁的,据说他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了,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还能在这里做门卫。

  徐铭大学四年可没少和这老张唠嗑,两个不同年纪的人倒也非常能聊到一块去。

  “哈哈,你想听我就给你讲,不过这一次我就是顺路过来看看,怎么样最近还好吧?”

  难得徐铭能够大笑一次,顿时让一旁的洛锦看的有些惊讶。

  徐铭和老张两人寒暄了半响,徐铭带着洛锦进入校园。

  “这栋是我以前的宿舍楼,这栋是教学楼……”

  徐铭不断给洛锦介绍,洛锦也听得颇有兴趣。

  地球科学学院比传播学院少了几分生机,但却多了几分厚重。

  在这里,洛锦能感受到浓浓的学术氛围。

  不过一些老旧的教学楼和年久失修的校园环境,让洛锦感觉到有些破旧的气息,如果让她一个人夜晚走在这校园中,她说什么都不会的。

  如果让她一个人住在这破旧的宿舍楼里,以她的性格,估计给一百万都不会干。

  两人一路逛了一个多小时,才满足离去。

  到了学校大门,老张又在等候,徐铭还以为老张是要听自己将故事。

  “老张,今天可没空给你讲故事,下次吧。”

  徐铭主动开口,他和老张关系已经非常熟络,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小子,我老张是那么不开眼的人吗。”

  老张锤了徐铭一拳,看了洛锦两眼,递给徐铭一个会色的眼神,顿时让徐铭尴尬。

  “刚才你走了我才想起来,这里有你的一份信,可能是你在校的时候就到了,是我疏忽了。还好你来了,不然老张我可要自责了啊!”

  将一份有些泛黄的信封交给徐铭,老张连连自责。

  徐铭好奇,他毕业也才三个多月,怎么会有人给他寄信。

  而且这都什么年代了,应该很少有人使用信封了吧。就算有,他也不认为他曾经和什么人用信封交流过。

  看着封面有些年代感的信封,徐铭眉头微皱。

  可惜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信封上有什么线索,这泛黄的信封封面上,除了徐铭亲启四个字,再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哪怕是连邮票和邮戳都没有。

  “这信放在这里多久了,怎么会是这个颜色?谁放在这里的?”

  徐铭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顿时问的老张目瞪口呆,这灵魂三问,他一个都不清楚。

  “喔!可能是沾上水了,至于谁放在这里的,我也不太清楚。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小徐你可不能怪我。”

  看着有些惋惜自责的老张,徐铭微笑摇头,拍了拍老张的肩膀,寒暄了两句离去。

  走到一处拐角,徐铭没有忍住,将信封撕开,拿出里面的一张信纸。

  只看了一眼,徐铭就身体一抖。

  “怎么了?”

  洛锦下意识扶了一下徐铭,将脑袋凑过去看信纸。

  “应夕语的字,她写给我的信。”

  徐铭激动,这封信顿时让他平复的心境再起波澜,忍着诸多疑惑,徐铭坚持将信的内容一字一句看下去。

  前面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暧昧话语,可是最后一段话,就偏离了主线。

   而且,那一段话好像是早就存在那里,前面的话才是后面加上去的一样。

  因为最后一段话明显是更久远的时间写的,字迹都有些模糊了。可是看笔迹,却和前面一样,都是一个人所写。

  徐铭能够肯定,这就是应夕语的笔迹。

  “坚定你的信念,山川不能阻你,遵从内心,但愿天地尽头,我们还能再见!”

  这一句话说的莫名其妙,徐铭思索了很久都不能理解。

  但是,似乎这句话应夕语就能够预言到自己会出事。

  这种想法一出现在徐铭脑子里,徐铭就觉得恐怖,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