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猫狗做错了什么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妞妞蜜 2028 2020.08.01 11:21

  腿儿哥喵了一声,尿完后通体舒畅呢。

  干得漂亮!倾城和谢甜甜心里同时怒赞腿儿哥。

  谢甜甜甚至决定,晚上要告诉厨房,给腿儿哥煮个波士顿龙虾,它、值、得!!!

  “ohshit!这粗鲁的残疾猫哪儿来的!我要把它丢出去喂狗,ohshit,我的脚脚啊!!!”璩雪看着自己脚上那一摊,急得直蹦。

  “女士您冷静下。”谢甜甜拿出管家的职业素养,温和又不失礼貌。

  “我冷静不了!你知道我的香奶奶限量版小羊皮镶钻小鞋鞋有多贵吗?”

  “那您知道您这么一蹦,猫尿乱飞吗?”谢甜甜犀利。

  耿炽多看了她几眼,对谢甜甜的印象至此发生了微妙变化。

  “你你你!”璩雪伸出手,哆哆嗦嗦地指着谢甜甜。

  “吵什么?”伊言推门出来。

  谢甜甜跟倾城马上一左一右地站在她边上,昂首得意地看着璩雪。

  人家正室大老婆来了,这种妖魔鬼怪还不速速恶灵退散!

  倾城挽着伊言的手臂,颇为骄傲地说道。

  “这才是我正经百八的嫂子!”

  “你...你这个横刀夺爱人人喊打的小三儿!”璩雪指着伊言,哆嗦两下,转手就给看戏的耿炽一巴掌。

  “你打我干嘛!!!”耿炽看戏正是津津有味,突然挨了这么一下,也是很冤。

  “你为什么让这种小三进来?她站在这,玷污了我学长圣洁的地盘!”

  “明明是你沾着猫尿的jio污染了我少爷的地板!”谢甜甜作为少奶奶死忠粉,率先跳出来护着伊言。

  倾城点头如捣蒜,deideidei!

  她回头就给甜甜加奖金,怼得大快人心!

  伊言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璩雪,看着看着,满是兴味的眼渐渐黯了下来。

  她是怀有很大期待,想要看看疑似于世卿“心上人”长什么样的。

  就...这?

  眼前的这个女人,至少比伊言矮一头。

  脸颊圆润,五官不好也不坏,如果要用语言形容的话,那就是...邻家感十足?

  长得是不丑,但距离美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大概是为了淡化她的“邻家感”,此女穿搭十分的...艺术?

  “看什么看!没看过奢侈品吗?穿对勾的贫穷女!”璩雪被高她一头的伊言俯视,非常不悦。

  又见伊言穿的不过是几百块钱的运动服,瞬间产生了浓郁的虚荣感。

  璩雪完全不理解,为何这除了漂亮点、高点、气质特别一点之外,毫无优点的穷酸女会出现在她心上人的家中。

  就像...伊言也不理解,为什么有人可以把奢侈品穿得如此的难看一样。

  璩雪身上穿着miu miu最新款原谅色斑马条纹裙,配了香奶奶家金色的镶钻鞋,这俩单品随便拿出来,都是非常ok的。

  被这个小矮冬瓜往身上这么一套,硬是配出了村口翠花的廉价质感。

  伊言记得,她姑姑也有同款绿色条纹裙,穿上之后那是气场十足,走到哪儿都自带女王大人的bgm,把妻奴姑父迷得神魂颠倒的。

  但不知道为毛,璩雪穿上后,会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气质,也可能是因为...

  “为什么你会带个绿色的毛皮帽子?”大夏天的,看到个大毛帽子打扮,真刺激。

  不仅如此,璩雪还拎着号称驴牌史上最难看的天价包,纯手工制作,上面点缀着各种城市垃圾,什么矿泉水瓶、创可贴、口香糖包装啥的。

  “你懂什么?我这是艺术!”

  “看到你,我大概明白,那些难看的奢侈品都让谁买去了。”

  伊言搜索了半天词库,憋出这么一句。

  “耿耿!你看看她!”璩雪被伊言怼得嗔劲大发,用沾着腿儿哥琼浆玉液的脚剁地板。

  耿炽被她喊得虎躯一震,“我觉得...你还是先去清理下比较好。”

  “小三儿!你给我等着!”璩雪指了下伊言,这才拎着她收破烂的天价驴牌进了卫生间。

  “女士,您这边请。”甜甜一个健步上前拦着不让她用少爷套房里的卫生间。

  开神马玩笑,少爷那是多爱干净的人,卫浴岂容这等污秽之人踩踏!

  等璩雪走出去了,倾城才长舒一口气,叫佣人进来收拾地面,顺便吐槽。

  “嫂子,你给甜甜涨点奖金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她是个人才呢,还是嫂子你慧眼识英雄——耿大哥,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领着个捡破烂的神兽进来?”

  耿炽苦笑,“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我跟她单独聊聊。”

  他对伊言做了个请的手势,俩人进了隔壁。

  倾城对着耿炽做鬼脸,扭头对她昏迷的哥说道,“你要是眼光差到连这种拎着捡破烂包戴绿帽子的女人都要,我就不要崇拜你了。”

  一墙之隔,伊言靠在桌子上,“她不是于世卿的未婚妻。”

  “哦?你怎么知道?”耿炽心说,莫非是她看了老大周记后,读懂了里面的内涵?

  那就不枉费他教唆倾城领着这女人拿老大周记了。

  老大醒来后,知道这事儿是他挑唆的,说不定会把他发配到极地喂企鹅,他也是担风险的。

  “她与于世卿描述不符。”如果于世卿能把这种货色都夸成周记那样,那于氏基本距离倒闭破产股票退市也不远了。

  “你觉得我老大描述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其实他也挺好奇,老大都写了神马。

  “唔...”伊言想了下,“似乎技能满多的,但人品应该不咋地吧,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他强行把人写的柔弱温顺,但从描述看来,似乎还挺霸气的,可能是个不男不女——你干嘛这样看我?”

  伊言觉得耿炽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

  “你以后一定会后悔你现在的话...”耿炽同情地看着她。

  老大果然眼光独特,看上的女人发狠起来连自己都骂呢。

  “我后悔什么,外面那个女人,什么情况?”

  提起璩雪,耿炽双手合十对着伊言哀求。

  “姑奶奶,你能不能收留她几天?你把她当空气,当浮尘,当猫当狗——”

  “猫狗做错了什么?”伊言听不下去了。

  她家腿儿哥那是多可爱的喵子,怎么可以这样黑猫猫狗狗?

  

举报

作者感言

妞妞蜜

妞妞蜜

来,你们心心念念,千呼万唤得小雪花来了。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奢侈品走来了!那些感觉被冒犯到的奢侈品牌们,作者君是不会道歉的。

2020-08-01 11: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