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大汉帝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棋子

大汉帝师 会游泳的小卒 2395 2021.07.18 21:55

  “汐玥姐姐,你是来买盐吗?”

  看到若水,木汐玥有些惊讶,说道:“是啊,你呢若水,来这里做什么?”

  “我在这里卖盐啊。”

  “卖盐?你这么小,人家会要你?”

  小萝莉有点不高兴,嘟了嘟嘴道:“寒末也不大,他能卖,我也能。”

  木汐玥惊道:“寒末?他也在这里?”

  “他生病了,汐玥姐姐,有我在,你不用等,你跟我进来,我喊她们先卖给你。”

  小萝莉突然兴奋起来,拉着木汐玥向店里走去。

  木汐玥有点懵逼,一个小屁孩而已,能有如此大权力?

  “若水,你认识这里的老板?”

  “认识啊,他病了,在医馆呢。”

  木汐玥一愣,问道:“寒末是在照顾老板吗?”

  进了店,小萝莉没空听木汐玥说什么,喊道:“小玲姐姐,她是我……寒末的嫂嫂,你们先卖给她。”

  小玲正在给别的客人盛盐,随口回道:“叫你小珍姐姐帮忙吧。”

  小珍接过木汐玥手上的罐子,问道:“嫂嫂,你要多少?”

  “嫂嫂?”

  木汐玥更加迷糊了,脑袋转来转去东张西望,玻璃般透明的眼眸布满了疑云。

  “嫂嫂,你要多少,我先给你盛。”后面有人等着,小珍催了一句。

  木汐玥回过神来,问道:“你们老板叫什么?”

  “寒末……”

  “寒末……”

  木汐玥猛地退了一步,身体摇摇晃晃,胸前一起一伏,小珍盯着看了两眼,眼神复杂,有羡慕有嫉妒,也有恨,恨自己小时候没吃的,营养不良导致发育不好。

  “嫂嫂,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木汐玥喘了几口,说道:“我要一斤,不对,要两斤。”

  小珍盛了两斤,正好装满她的罐罐,回头递给她说道:“嫂嫂,一共十六钱。”

  “什么?我是寒末的嫂嫂,也要钱?”

  小珍笑了笑正要开口,小萝莉大声说道:“汐玥姐姐,我阿妈前几天来买了一斤,是寒末亲自收的钱,他说天王老子来了也要收钱。”

  木汐玥重重吐了口气,说了一句“我不要了”转身就跑,小珍抱着罐罐追出去,大声喊道:“嫂嫂,你的罐罐……”

  小珍最终没有追上木汐玥,回来把罐罐搡给小萝莉:“是你带来的,给你。”

  小萝莉抱着罐罐,两眼发直,像个小呆瓜,好久都没动。

  中午,小萝莉抱着罐罐回家了,恰好宛冰也在家。

  看到她手里的罐罐,宛冰问道:“若水,你干嘛?”

  若水不说话,想哭想哭的样子。

  宛冰出门接过罐罐放在地上,握着她的肩膀,柔声道:“怎么啦,寒末欺负你了?”

  若水一个没忍住,扑在姐姐怀里,哭了。

  “姐姐,寒末没有欺负我,他被坏人打了,好重好重,汐玥姐姐今天去卖盐不给钱,然后跑掉了,这是她家的罐罐,我不敢拿给她,啊……”

  “若水别哭,有姐姐在,姐姐帮你拿去,寒末老火吗?”

  “啊……老火,大夫说骨头断了好几根,姐姐……”

  “活该,他以为生意那么好做,活该,活该……”

  宛冰放开小萝莉,提起罐罐,怒气冲冲朝木汐玥家走去。

  阿孜曼从屋里出来,擦去若水脸上的泪痕,瞅了一眼宛冰的背影,问道:“若水,寒末哥哥在哪里?”

  “在,在张三医馆。”

  “我们吃饭,吃完饭带妈妈去看寒末哥哥。”

  “阿妈,汐玥姐姐会不会骂姐姐?”

  “管她呢,我们先吃饭。”

  寒末能开起盐店,阿孜曼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叫宛冰去和他干,宛冰死活不去。

  前几天,寒末叫她去帮忙,阿孜曼想得要命,但只能拒绝,其一,伊莲娜回来了,其二,若水已经在店里,其三,她想要宛冰去。

  “阿妈,你快吃,我已经吃啦。”

  阿孜曼白了若水一眼,盛了饭自顾自吃起来。

  宛冰回来,发现若水没吃,问道:“若水,怎么不吃饭?”

  “姐姐,我在店里吃了,店里的菜好吃。”

  宛冰哦一声没再理她,小萝莉也不敢说话,气氛有些压抑。

  阿孜曼吃完,起身说道:“小冰,我们去看寒末,你去吗?”

  “不去。”

  阿孜曼瞅了她一眼,拉着小萝莉出了门。

  张三医馆,寒末望着坎迪,眼神充满了感激。

  这几天,多盐店并不太平,坎迪派人抓了几波闹事的人,其中还有普通老百姓。

  “寒末,对手不会善罢甘休,我不懂经商,你要做好防备。”

  “我会的坎迪哥,有你看着,他们不敢再闹。”

  “嗯,好好养伤,我走了。”

  坎迪离开医馆,径直来到奎尼王府。

  “阿爸,你找我?”

  后院花园里,一个男子盘膝坐在池塘边,握着一根竹杆正在钓鱼。

  男子正是奎尼王,四十多岁,身材魁梧,眉浓嘴阔高鼻梁,他睁开眼睛缓缓说道:“找你来陪我下盘棋。”

  “好的。”

  坎迪上前将竹杆接了放好,回头跟着奎尼进了亭子。

  两人坐定,奎尼落了一枚白指在红木刻画的棋线上,说道:“人生如棋,需一步一步来,这棋子看似无异,可决定输赢的,必定是关键时刻出场,迪儿可懂?”

  坎迪跟着落了一子,说道:“孩儿受教。”

  奎尼说道:“先出场的,无非给后面铺路,既已落定就无需多费心神,有用可保,若是无用,弃之便可。”

  “孩儿明白,下不为例。”

  “明白就好,为父希望你能成为执棋者,而不是棋子,你当明白我们为何要选那少年,他不需要你,你又何必多事,你要明白一个道理,有人需要你,你才有用,才能掌控。”

  “孩儿懂了,多谢阿爸,可那批盐还放着吗?”

  奎尼把落歪的棋子扶正,说道:“你还是不懂,他需要你,你得有用,明白吗?”

  坎迪眉头轻闪,说道:“明白,德尔庄那边动静频频,他们一旦出手,那些盐够吗?”

  “对,这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目前的情形,楼兰消费量不过万斤,肯定够,我相信那小子。”

  “阿爸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孩儿佩服。”

  “差得远呢,另外,去汉都谈粮的人要回来了,谈成的可能性不大,汉都被流民包围,粮价居高不下,无利可图的事太过冒险,粮这一块还得从长计议。”

  坎迪默默地看了一眼奎尼,不再说话,认真听着。

  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嫩,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在权力的漩涡中,没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随时可能被卷入无尽深渊。

  陪奎尼下了两局,他离开王府,吩咐手下把与寒末有关的人都撤了。

  晚上,沈静匆匆来到医馆,把小珍小玲离开的事说了,寒末顿时一惊,问道:“她们说了什么?”

  沈静摇摇头道:“说是坎迪大人让她们回去,其他什么也没说。”

  “知道了,静姨,你快回去看店,阿妈随后就来。”

  沈静离开,寒末交待了伊莲娜几句,让她赶紧回去,伊莲娜走也不行留也不是,寒末看了若水一眼,说道:“有若水在,没事。”

  小萝莉和阿孜曼来看他,被他留下了,现在正好可以陪他。

  “若水,照顾好哥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