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命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毕业郊游(七)撕裂的心痛

命神 东方猫猫 4595 2005.06.30 01:20

    我和杨光一前一后绕过旅店前厅,往旅店后院转为喜欢清净的人和情侣准备的单间木房走去。

  我走在前面,专心的搜寻着灵体的气味。却没看见身后的杨光神出手虚摸着我,脸上露出含有深意的微笑。

  感觉身后有动静,我回头看眼杨光:“你干吗?”

  杨光忙把虚摸我的手指向中间的一栋木房:“我是想说,嘿嘿~~也许,周云依在那间房子里面。”

  “古里古怪的,有病!”我继续仔细搜索着漂浮不定的灵体气味。跟着气味,我走进靠右的木房,体内的血液忽然加快流速!下丹田里的朱火丹也散发出猛烈的热气,猛跳个不停。

  “就是这里!”我把内息提升到最高,让全身都微微散发出暗蓝色的薄雾保护着自己。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进一片黑暗的木屋里。

  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当我推开木门的那一瞬间,我的直觉马上告诉我,这次!我将面对的是现在的我绝对不能战胜的神秘力量!!....心中...还有一丝郁闷的疼痛。疼得我忍不住掉下两滴眼泪。

  杨光过来紧紧的靠着我,握住我被冷汗湿透的手心,暗道:“镇静下来。我教过你,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镇静就是不败的法则!”

  静静的,听不到一丝声响,当我眼睛逐渐适应屋里的黑暗,我看见,离我不到三尺的地方,莫一城仰面躺在屋里唯一的床上,睁着眼睛看着上方。眼睛里充满着不解和...和恐惧!

  顺着莫一城的眼光我向上望去,屋子里不高的上空,周云依全身笼罩在惨白的青光里,静静的看着我和杨光。

  她对我们点点头:“你们终于来了,欢迎你们来参加我和莫一城的婚礼。”周云依低下头,柔情地看着床上躺着的莫一城:“杨光说的对,我是鬼,你是人,我们这段感情是不能长久的。所以......”周云依继续看着莫一城,眼里射出狂热的光芒:“但是,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所以我决定,邀请你的好朋友们来参加我们两的婚礼。旅店里那些,我们的好老师和好同学们的性命,都是我们婚礼的礼物。等我们成礼之后,”周云依柔笑起来:“我把他们都杀了,做为我送你的礼物好不好?”

  莫一成惊恐的眼珠乱转,嘴张开想说什么,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周云依温柔地对莫一城笑笑:“我那么爱你,怎么舍得让你死呢?不会让你死的。反而,我要让你长命白岁。我只希望,你以后别我们这场隆重的婚礼。心里永远都有我,别把我忘记。”

  “你住手!我不会让你再伤害任何一个人了!”我愤怒的吼断她的话,想走向前去扶莫一城,却发现!我竟然一点都动不了了!

  “放弃挣扎吧,越挣扎你的胸口就越痛。这里是我用自己的精血做出的结界。你不过是个稍微有点灵力的人类,这是我自己灵魂里的结界,除了我自己,谁也别想解开。”周云依抬头望向我,幽幽地说。

  这股束缚我的力量冰冷刺骨!不但困住我的身体,还渐渐麻痹了我的神经!我忙问身后的杨光:“杨光!我身体不能动了!你呢?”

  身后传来杨光着急的声音:“我、我也不能动了!有股如蛇般的气息困绕着我,我的元气完全被这股莫名的气息打散!集中不了!!”

  “嘘......你们好吵啊。”周云依把手放在嘴边,朝着我们嘘了声:“别在想着来抓我了,你们动不了的,安静地祝福我和莫一城的婚礼吧。我也不会杀你们的,等我把外面那些人的生命和我的灵魂糅合在一起输给我心爱的一城后,你们就可以带着一城安全的离开了。”

  周云依从空中缓缓降落,停在莫一城的身旁,摸着他的脸柔声道:“一城,我们的婚礼现在就开始了,你别着急啊。”

  心中的疼痛感越来越强,我已经分不清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我不能自己,泪流满面的看着周云依,难过的说道:“放弃吧,周云依早就死了。”

  周云依听到我的话一愣,回头恨我:“我本来就死了,用不着你提醒。”

  心里真的好痛:“我是对你说,谷月!周云依早已经死了,别在一错再错了!”

  周云依,不!应该是谷月缓缓转过身来,惊讶的看着我:“你说什么啊?你是不是觉得可以来参加我和一城的婚礼高兴的糊涂了?我是周云依!不是谷月!”

  眼泪掉落在地上跌碎...... 我看着这个有着周云依身体的谷月:“谷月,周云依早在来郊游之前,就因为忍受不了你的控制去害人,自杀了。你可以抬起你的左手看看手腕,那里有周云依割脉自杀时留下的伤痕。你一直都是我的好朋友,一个快乐的女孩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这样是不对的......你放弃吧,别错下去了。现在收手还不算迟,冥府最多消去你的灵力,你还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开开心心过完这一生。”

  谷月抬起左手臂看了手腕一眼:“她竟然敢自杀?哼!”转身看了看她身后的玻璃瓶,然后冷冷的看着我:“不错,你还真是聪明!竟然知道我不是周云依。不过那又怎样?你现在能阻止我用周云依他们的灵魂给我的一城注入长久的生命吗?”

  谷月轻轻地飘到我面前,玩味地看着我:“呵呵~你是怎么发现我不是周云依的?反正现在才10点左右,柔和灵魂的最佳时间也还没到。长夜漫漫,我也蛮有兴趣想知道一直拿我当小丑一样寻开心的‘好、朋、友、’是如何知道我就是谷月的。”

  我强压下心痛的撕裂感,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正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才不想你这样错下去!我一直都不愿相信是你做的这件事,可是事实又不得不让我相信。”

  “别废话了,快说你是怎么知道的!!”谷月甩手打在我脸上,阴阴的对我吼道。

  她这一耳光,打醒了我。她现在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还是按照她说的话去做,尽量拖延时间,恢复内息后,在想办法。

  我用舌头在里面顶顶被她打的松动的牙齿:“你在我耳边不断灌输你对周云依的感觉,又说她和莫一城是一对,想让我和杨光怀疑周云依是为了想留住身体和莫一城在一起的尸魂。所以你在她身上种下尸蛊,让她给我她已经死了的感觉,但是,你不知道她真的已经在高考前就自杀了。你并不知道她已经死了,所以你还是按照计划威胁她去杀了同样喜欢莫一城的长青菲,然而,周云依对着长青菲没忍心下手,正好,你又看见杨光约周云依出去,知道我们已经怀疑她,所以,你就干脆让老师找到被你灌了蛊的长青菲。”

  “是吗?看来,以后该去做侦探小说家的人是你才对,继续说下去。”谷月看着自己的手指,嘲笑的说道。

  我叹了口气:“本来,我是一步一步被你带进去,怀疑周云依。你带我去看长青菲失踪的房间,又疑质老师对长青菲失踪原因的解释,逼迫周云依装病没去骑马,让我们怀疑她有时间杀了彭婉,你已经成功了。一直到我在长青菲的房间里喝到了一杯水,一杯很甜的水,和我去找周云依的时候,踢到了一杯你逼周云依喝的蛊水,是一样的,是一杯里面放有控制和养子蛊的蛊毒水。我才开始怀疑。”

  “看来,你还真不是普通的灵力者,就只是喝一喝水,就知道是养子蛊的水,不过,那也只能说是另有其人啊?你也不能证明是我啊?”

  “这些是不能证明就是你谷月就是这件事的主谋。不过你忘记了吗?我曾经和周云依去过洗手间。在那里,我虽然设立了隔世界断绝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可是,依然不能断绝你在周云依身体里种下的子蛊对她的监视。周云依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不能逃避你的耳目,不能和我说明一切,所以,她一切都承担下来,希望我真的收了她,让你平复对喜欢莫一城女孩子们的仇恨报复,别在害人。当时,我的确以为就是周云依在搞鬼,所以抽出她的魂魄。不过就在我抽出她魂魄后,她身体倒下的那刻,周云依用她仅存的力量,用手语告诉我,有人想利用她杀害任何一个喜欢莫一城的女孩子。我那个时候也以为,她是在狡辩,但是,魂魄本身不会说谎。”

  麻痹感越来越强,我已经站不住坐在了地上。

  “哦?有趣,接着说,她怎么不会说谎法了?”

  “周云依的魂魄在我手里的时候,我清楚的感觉到,她的魂魄有一丝温热,一丝善良魂魄才会有的温热。这是一般修炼者或是灵力者所不知道的。这是我作为一个命使,一个血液和你们不同的人所特有的,辨别魂魄本质的本领。”

  “我早知道你是命使,呵呵~本来我以为命使就只是比一般的灵力者的灵力稍微强一点的人呢,不过,还真不知道原来你们有这种本事呢。这点我的确没想到,看来我还真是失策呢。不过你知道了又怎么样,你现在能调动灵力和我对打吗?不能吧,为什么你猜到是我做的,继续说下去!!”谷月又反手给我一个耳光,坐回莫一城的床边。

  麻痹的感觉让我已经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但是我知道,我的牙齿又被打出血了。

  我用眼角看着她:“很简单,我们去看租马人老顾的时候,他的眼睛告诉我了一切。他的眼睛里映出了放在周云依身体里子蛊主的样貌。也就是你,谷月的样貌。周云依善良的灵魂影响了你放在她身体里的子蛊,让它变的不安,想要联系你,反而在老顾的眼睛里留下了真相。本来这也不算什么,不过我在后来喝到你的养蛊水,又发现周云依身上和你身上还有那锅有彭婉的人头的姜汤里,有同样的养蛊水的味道,还有昨天晚上我回房间睡觉的时候,你分明还没睡着,闪动的眼皮和你拖鞋上没有干掉的泥巴都出卖了你。所以我知道,这一切都和你有关联。所以我才在周云依手上套上扣魂定心锁引你出来,扣魂定心锁的作用是稳定心神,修复受创的魂魄用的,并不是你所听到的制住她的魂魄。”

  我添添干涩的嘴唇,继续说道:“在周云依不忍心杀长青菲后,你知道你自己不出马不行,所以你在去骑马前的早上,说对我换衣服的时候干脆用蛊杀掉了彭婉,然后又用子蛊控制了彭婉的身体,一起去骑马。然后命令周云依中午去吓晕老顾。回旅店后,你又利用老顾醒后,大家听到老顾的话一片混乱的时候,把彭婉的人头丢进汤里,等老板端出姜汤,正好制造机会让你受到惊吓,出去被巨石砸死。然后你就灵魂出窍回到周云依的体内控制她的身体杀人。我想,那个被巨石砸烂的躯体,是彭婉的吧。”

  谷月拍拍手,笑着对我说道:“不错不错,你真的有当侦探的潜质,你的猜测和想法都没错。我就是这么做的。现在,周云依的魂魄就在桌上的瓶子里,痛苦的哭着呢,声音真是好听啊。”

  身上的麻痹感和胸口上被莫名的气息压制的阵痛让我喘不过气来,每吸一口空气,胸口就撕裂般疼痛。缓口气,休息了会,我看着狂笑的谷月:“谷月,你别在错下去了,周云依本来已经逃脱了你对她的控制,她为什么还回到她的身体里?她这样就是不想你在错下去啊。我知道你喜欢莫一城,可是你这么做,他不但不会感激你给他的长命百岁,他还会更恨你!”

  “我喜欢他?你是不是疯了?哈~哈哈哈哈~天大的笑话,我怎么会喜欢他!一个卑鄙的小人!”谷月狂笑起来,转身指着莫一城,狠狠地说:“我做这么多事,都是为了让他恨自己一辈子!!内疚一辈子!!一直到死也不能快乐!! 我恨死他了!莫一城,你没想到吧,我其实不叫谷月,我的真正的名字是司徒叶!!你小时候老放在嘴里的好朋友!!!”

  莫一城听到司徒叶这个名字,好象想起了什么。拼命的瞪着眼睛看着谷月,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你想说话吗?哼!你还想在骗我一次吗?没机会了,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我小的时候真心的当你是好朋友,你呢?你却出卖我!!!”

  谷月回目看着我和已经支撑不住跌坐在地上的杨光,冷冷的笑道:“就让我来告诉你们,你们这位心目中什么都好的好朋友,莫一城!!卑鄙下流的真面目吧!!!”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