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命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毕业郊游(一)奇怪感觉

命神 东方猫猫 3256 2005.06.24 01:26

    布咯虎寨,风景怡人,被三座高山围绕在其中,对外界的出口相对比较快的只有唯一没高山拦住的北面。由于我所在的城市是处在亚热带地区,所以那的亚热带植物和独特的喀斯特地貌造就的天然溶洞多不胜数。这里的道路特别难走,因而自然生态得以保存的特别完整,一点没被破坏。

  毕业后就要各奔东西的同窗们决定这次毕生难忘的三天两夜毕业郊游的目的地就到这没被人类完全破坏的布咯虎寨。

  我们大约坐了一小时的汽车,两小时的小巴后,终于进入通往布咯虎寨唯一的红土道上。红土道上有好几辆通往寨子里干净的马车,听说到布咯虎寨如果走路的话,还要半天的时间。同窗们猛吸这里清新的空气,不同于城市尘灰漫天的土道上到处都是碎石子,两旁开着的紫红的野刺梨花吸引着大家跃跃欲试地要用脚试路,走进寨子里,没一个人去光顾路口的马车。

  有车坐还要踏正步,我才没那闲心呢!拉着想和大家一起走路的杨光,往其中一辆马车走去。坐上马车后,我对兴奋的人群喊道:“喂!我哥哥心脏不好,走不了那么远的路,你们慢慢看风景走进去。不用管我们了,我们先进去找个旅店安排好等你们进来哈,把你们的行李都放上来吧。”

  决定好后,谷月挥手向不咯虎寨的方向指去:“大家,准备好没?GOL啦!”一行35个人唧唧喳喳嬉闹着浩浩荡荡的向布咯虎寨走去。

  通向寨里的路上的确美丽非常,道路旁的绿丛里时不时有几只田里跳出来瞪几眼众人,咕鸣几声,随即逃跑的小青蛙逗的大家笑声不断。几个女孩手上拿着路边采下来的野马兰花互相在比较谁的花颜色比较蓝,比较大。一路上众人都玩的不亦乐乎。

  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有趣!还苦了我的钱包......出发的时候,谷月等人觉得杨光坐马车先进寨子,就不能和大家一起分享这美丽的田园风光。硬是逼我让马车慢慢地跟在他们后面走。我一个人身单力薄,被逼无奈之下,只得多付给车夫四倍的车钱,慢悠悠的跟在一群暴民屁股后面摇晃,摇得我昏昏欲睡。

  眼睛快要闭上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乌云盖顶!睁开眼睛,看到我们班净高1.85,身材魁伟的‘顶天柱’班长,姚海涛带着一个女孩子走到马车前。他拍拍车辕对惊醒的我说道:“她有点不舒服,想休息一下,你这还可以坐个人不?”

  我对班长点了点头,回头推推一点也不文雅地躺在一大堆行李中摆着大字,还打着呼噜的杨光,说道:“哥,别一个人霸着位置,有个同学想上来休息下,你起来坐好。”

  “我在睡觉呢!别吵我!你下去走走不就有位置了?”杨光动也不动的闭着眼睛。

  这个杨光真是,明明知道我不想走路。要是想走路还用坐马车吗?想了想,原来这个死杨光还在为我不想走路,拿他当借口坐马车,让他不能和其他班女生亲近的事生气呢!不知道他这么做我会很尴尬吗?亏我刚才还斯文的用手推他,给他在别人面前留面子!气死我了!二话不说,我一脚踹朝他过去,没好气的瞪着他:“让开!别以为你是我哥我就不敢揍你!!”

  “算了,我没关系的,休息会就可以走了。别和你哥哥为了我吵起来了,出来玩最重要的是开心嘛。别为小事闹的不愉快。”姚海涛带来的女孩看到我和杨光争执起来,忙摆摆手对我说。

  杨光一听是女孩子要休息,一下跳起来,满脸堆笑地探出头,望着那女孩献媚地说:“没事,没事。我和我妹妹闹着玩呢,不信你问她。马车里很宽的,再坐几个人都没问题,上来坐吧。”说完,硬把我推向行李堆,移到马车门边,殷勤地把女孩拉上马车,让她坐在我刚才坐的位置上。自己靠坐在女孩的对面,伸手握握女孩的手说:“嗨!我是一班的杨光。她是我妹妹,杨文丹。”

  我对女孩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白了眼杨光,心里想道:死人头杨光!看见女孩比猫见鱼都心急,整一个老色魔!上面怎么会找这种人来当命使?

  离寨子还有很长的时间。我继续继续闭着眼睛假寐,杨光地和女孩聊着天。女孩子腼腆地笑着,话不是很多,就只听见杨光一个人猛唱独角戏。

  睡也睡不着,我干脆听杨光和那女孩聊天。 我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女孩子的侧脸。几束阳光不时透过树枝或直接照在她的长发上,反射出淡淡的金黄。 披肩长发看起来很滑顺柔软,带点微微自然卷曲的刘海斜斜的贴在光洁的前额顺向耳后。涂了点薄色唇冻的嘴唇和黑黑的大眼睛都因为杨光说的笑话生动地笑着。皮肤白皙的晶莹透明。难怪杨光现在这么兴奋,这么美丽的女孩真的很少见。特别那白皙的皮肤,连我看了都觉得有点嫉妒她的美丽。想想如果自己也变成这样,其实也挺不错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种柔弱的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看了半天,还是没找出原因来。她够完美的了,也许是我还没睡醒才觉得奇怪吧。我这么想道。

  “和你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刚忘记问了,”杨光不好意思地笑笑,做了个夸张的询问手势问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您的芳名贵姓可以告诉小生知道吗?”女孩被杨光逗得笑出声来,轻柔地用手指指自己:“我是三班的周云依,你叫我云依就可以了。”

  “ 哇噻!连名字都这么诗意,如果以后我们是读同一所大学,排除万难,上山下海我也要追你!”杨光忘形地拉着周云依的手做陶醉状。

  突然被杨光拉着手,周云依吓地不知所措,眼睛急忙向我望过来,希望希望我能帮她解决掉这只烦人的苍蝇。我拉开她被杨光握着的手,对她说:“别理他,他就是这么喜欢乱开玩笑,你别......”话还没说完,马车猛的剧烈地抖动起来,我们被抖得滚成一团。车夫转过身对我们说道:“前面这有几个坑,过了就好了,抓好扶手。”

  过完路坑,我们正准备坐起来,才发现周云依长袖上的纽扣钩住了我的头发。急的我忙拉着周云依的手:“哎哟!我的头发你扣子钩住了!”杨光急忙过来,和周云依帮我解开头发。

  可是解了半天还是没解开,“干脆你把衣袖的扣子打开,把衣袖拉上去,这样好解一点。”杨光对周云依提议道。周云依忙摇头:“不行!我的皮肤不好,特别容易起疹子,医生说我决不能露出手腕以上的部分。”周云依满脸歉意,哀求的对我说:“你能不能把头发散下来?我用剪刀,帮你把沟住的地方剪掉好吗?”

  看着她虽然是和我商量,但一脸坚持的表情,知道如果她不把袖子纽扣解开,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解开头发,任由她剪下我一小撮头发下来。心里纳闷:这世界什么病都有,还有这种不能露手臂的怪病。不过她刚才帮我剪头发的时候,透过她的袖口,我的确隐约看到她袖子里的手臂上好象有几点棕色的小斑点。手腕处也好象有道青白色的切口。也许这跟她病有关吧。这么美丽的女孩竟然得了这种怪病,有那么白皙的皮肤却要穿的严严实实,真的很可怜。

  望着她对我表示谢意的眼神,我摇摇:“没关系的,几根头发而已,你别放心上。”奇怪,她的眼珠怎么那么黑?

  还来不及细想,周云依表示已经休息好,下了马车。后来马车上陆陆续续又来上来几个走累了的女孩,都和杨光聊的很开心,就这样一路闲聊到了布咯虎寨。

  等大家全部安排好房间,胖胖的旅店老板笑咪咪的对我们说:“这里的居民都很好客,现在正好快到吃晚饭的时间,我们可以出去到附近任何一户农家做客,每人只用付几元钱,就能享受一顿正宗的山野农家饭。在旅店里吃也行。不过,这的每户人家都有各自拿手的好菜,不去尝尝实在可惜。”

  本来还瘫在椅子上,一副难民样,趴在桌子上累的快断气的一群人,一听到旅店老板的提议,全部都围在一起精神的商量起民生大事来。

  “由此可以看出,食物是人类前进的动力。”杨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坐在我旁边发出一声感慨。 我身旁的谷月吃惊的看到坐下的杨光问道:“你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不是在协助老师分配房间吗?”

  “办那点小事能用多少时间。丹丹.谷月.你们怎么决定?出去吃还是在这吃?”杨光探过头绕过我询问我身旁的谷月。

  我不客气地推开杨光,坐在他的位置上道:“那就出去吃吧,你请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