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有些小遗憾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103 2019.11.06 21:45

  一路走着,宴文然与简大人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儿,到了岔路口,才顿了顿,道:“孤不会为难大人,只是……若查出是谁派的刺客,可不可以先告知孤一声?”

  好像也没什么,只是早一会儿晚一会儿知道的事。再说太子殿下一向光明磊落,应该也不会做什么……松了口气,简大人点点头:“臣明白了。”

  ……

  简府。

  “臭小子你给我出来!”刑部尚书大人一进家门,便开始吹胡子瞪眼。

  “哎,爹,啥事儿?”大公子简冉手上还抓着毛笔,笑嘻嘻地迎上来。

  简大人遣散其余人,怒气冲冲地走上前去。

  “告诉你多少遍!别掺和皇家的事儿!”他一把拽住简冉的耳朵:“你倒好,给太子殿下递自荐信?能耐了啊你!”

  “啊痛痛痛!”简冉仍旧嬉皮笑脸:“爹啊,我自认能力不错,哎,这次的刺杀案我也有头绪!”

  “少扯别的!”简大人瞪眼道:“现在朝中看着是风平浪静,私底下有多少暗流涌动你知道?那殿下虽然打小被封了太子,最终坐上那位置的是谁你能确定?”简大人把声音压的很低:“晏家还没有过嫡子继位的先例,每个皇子可都有机会夺嫡!”

  简冉渐渐收起笑脸,垂眸想了想,神情逐渐有些郑重起来:“正因如此,我才更要帮助殿下。”

  “父亲也知道,即便不论身份,太子殿下也是饱读诗书,自小学的是治国之道,论学识,论品行,都是几个皇子中最适合坐上那位置的人。”

  他叹了口气:“殿下年纪虽不大,却已有明君之相。父亲……您难道,不想辅佐明君么?”

  简大人渐渐松了手。

  “我知道父亲不愿参与什么争斗……只是,太子殿下是未来的储君,我也一直很欣赏他。当下几个皇子明争暗斗,我当然要为我欣赏的储君尽一份力。”简冉说着,扬起嘴角笑了笑。

  “起码在那几位中,我希望……未来的君主是那样的人,辅佐着也舒坦。”

  “你可小点声吧!在家就能什么都说了?”简大人敲他了个脑瓜崩,却抚着胡子陷入了沉思。

  “罢了。”简大人深深叹了口气。他摆摆手:“随你吧。”

  简冉一愣,似乎没想到父亲这次这么好说话,急忙迎上去:“父亲,那这刺客的事……?”

  简大人横了他一眼,哼道:“你不是觉得自己挺有本事,还给太子殿下递了自荐信?正好陛下把这调查的差事交给我了,你若觉得自己行就去试试吧。”

  简冉喜形于色:“爹当真通情达理,通情达理!”

  “少贫嘴!”简大人拍了下他的脑袋。

  “哎!是是是!”简冉又恢复了那样笑嘻嘻的神情。

  ……

  宴文然回去的时候,发现太子妃正在亭子里坐着,身旁围着两个小豆丁,正是小七和小八两个皇弟。

  小七眼尖,先看到了宴文然,便拉着小八行礼:“参见皇兄。”

  不大的俩小孩,行礼还挺有模有样的。宴文然叫他们免礼,笑道:“在玩什么呢?”

  小八颠颠地跑上前,拉着宴文然的袖子,奶声奶气道:“皇兄快来看!皇嫂在编草蟋蟀呢!”

  “哦?”宴文然有些好奇地挑眉,却又不敢随意抽出袖子,怕把半大点儿的小八拉个跟头,只好一小步一小步地紧贴小八的步伐,走了过去。小七见二人走过来,便拿了只编好的蟋蟀递了过去。

  成婚有小半月了,还不知道她有这手艺。宴文然颇为感兴趣地接了过来。

  没想到白璟绣工不怎么样,编起这些小东西还挺好看的。宴文然仔细看了看通体翠绿的草蟋蟀,用一根根细细的草叶编起来,精致且栩栩如生。

  “好看吧皇兄?”小七小八都在争着问她,表情好像还挺骄傲似的。

  宴文然失笑,又不是你俩编的,骄傲个什么劲儿啊?

  还没等她答,手上忽然又被塞了一只精巧漂亮的双色草蝴蝶,半翠绿半嫩黄,好看得很。

  低下头,正对上白璟的微笑:“那些都没这个好看,殿下瞧瞧?”

  白璟长了一双漂亮的眼睛,这开心地笑一下,那双桃花眼便会弯起来,很是漂亮。

  “皇兄!和我们一起玩草蟋蟀呀?”小七小八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宴文然犹豫了一下,摇摇头:“不了,你们玩吧,孤在边上看看。”说罢,把草蟋蟀又放回了两个小家伙中间。

  白璟瞧见宴文然把双色的草蝴蝶悄悄藏进袖子里,笑意深了些。

  小七乐颠颠地给宴文然搬来个凳子坐,宴文然就和白璟坐在一起,看两个小孩拿着草蟋蟀,幼稚地“打来打去”。

  想她小时候可没这么活泼,宴文然想。

  自小被当做太子教养,五六岁时,她已经天天泡在书房,握着毛笔一笔一划地抄写四书五经的内容了。小小年纪,便学会了安静。

  只是,不知道,太子妃出身将门,小时候是怎么过的……

  想着,她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太子妃。这一看,便有些挪不开眼了。

  难得没见她捧着话本安安静静地不出声响,这做小物件的样子还真是少见。阳光打在她的脸上,那皮肤更显白皙。将军府带出来的英气,此时一览无余。她唇角微勾,手指翻飞着编草蟋蟀。比起个女子,倒更像个英气的少年了。

  白璟似有所觉地偏过头,好笑道:“殿下为何一直盯着我?莫不是觉得臣妾好看?”

  宴文然下意识就答了句:“好看。”

  白璟似乎没想到向来一本正经的太子殿下也能说出这种话来,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哦”了一声继续低下头编草蟋蟀。

  宴文然说完便觉得有些尴尬,盯着白璟想说些什么,却见她脸上悄悄浮现出一抹可疑的红晕。想了想,便微微瞪大了眼睛。

  真罕见呐!她的太子妃,居然也害羞了!

  “殿下,您再这样看下去,臣妾可要亲你了啊。”感受到宴文然视线还黏在他身上,白璟总觉得有些窘迫,转过头来无奈地看着宴文然,语气中带着些调侃。

  宴文然默默把头转了回去,不再理会又开她玩笑的白璟。

  况且……咳,被个姑娘亲一下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太子殿下果然转过去了,如他所料。

  只是……

  不知为何,白璟心中忽然又升起一丝失落来。

  要是自己刚刚真的亲上去的话,或许……

  窘迫的人便不是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