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328 2020.03.06 19:42

  宴文然最终还是跑了出来,逃也似的。

  白璟已经昏沉沉睡去了,脸上红晕未散。

  一向冷静自持的太子殿下,即便是遭遇追杀时也只是慌张了片刻。意识到可能有人陷害时,也不过沉默片刻便开始想方设法揪出真凶,没有自乱阵脚,也没有逃避。

  只是,遇到白璟之后,一切都......有些不同了。

  真正是第一次,她起了逃避的心思。

  不想回应,不想面对,甚至不愿去细想。

  脑中浮现出很多画面:初见白璟时的惊艳;相处中恰到好处的距离;细碎琐事上不似作假的真心关切;乃至于后来的舍命相护......

  他像是织了张网,温柔又不容拒绝地把人罩进去,等到发现不妙,已是很难脱身。

  白璟,白璟,白璟......

  他是个男子啊。

  可说来好笑,她自己的身份,不也是个“男子”么。

  显然白璟是没有龙阳之癖的,并且不知道她真正的性别。

  那么,他对她的关切温柔,平日里若有若无的暧昧,究竟又算得上是什么呢?他隐瞒身份嫁到东宫来,又是在图谋什么呢?

  更甚者,那句“心悦”又是对谁的心意?

  宴文然在帐篷外站了会儿,闭了闭眼。

  凉风袭来,再睁眼时,眼底已是一片清明。

  她启唇,低声喃喃道:“孤......自是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的。”

  转身离开。

  ……

  宴瑜坐在桌前,细细地沏了杯茶。

  待清香随着一缕白色雾气升起时,门外却响起“叩叩”的敲门声。

  他挑了挑眉,似乎早有所料。是以起身去开门,见到宴文然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来啦。”

  宴文然一愣,进入屋中,轻咳一声道:“四皇兄……知道我要来?”

  宴瑜笑道:“我告诉你了那样的消息,以你的性格,不出所料定然是会来问个明白的。我之前还在想,你会什么时候过来。”

  想起那张被塞进手里的小纸条,宴文然忽然有些心虚。

  其实宴瑜这番,还真是算错了。

  虽然白璟动机不明,但就一直以来他的表现来看,若她继续不动声色地配合下去,显然白璟暂时做不出什么害她的事儿。

  不仅不会害她,而且还是个相当的助力。

  是故昨日宴瑜给她提供了线索,若不是白璟突如其来的病倒,此刻她应该早带着白璟一起去林子里拿人了。还哪里会过来找宴瑜?

  只是,兜兜转转自己最终还是按照他的意愿过来了,这不知该说是巧合,还是天意。

  想到此处,宴文然也只好笑笑,应承了句:“皇兄明察秋毫。”

  宴瑜笑了笑,算是默认。

  茶已泡开,宴瑜给二人分别倒了一杯,笑道:“茶泡的正好,你也真是会挑时候来。”

  宴文然默默接过,安静喝茶。

  半晌杯中茶水少了大半,她开口道:“皇兄不参加今年的秋猎,是为了不引起那仄荒公主警惕?”

  宴瑜于白雾中眯了眯眼,摇头道:“是也不是。”

  想了想:“你说的算一方面吧。我不参与,主要还是因为秋猎太没意思了。没有新意,每年都一样,没什么新意。”

  宴文然闻言,不可抑止地抽了抽嘴角。

  “没意思的事,倒不如不做……”大约是忽然发现宴文然的表情越发奇怪了,宴瑜便止住了话题。转而笑着言道:“不说这个。想来你是更关心月弧一事。”

  宴文然注意力集中了些。

  “她可还真不是什么小人物。”宴瑜冷笑一声,幽幽道:“会控蛊虫,会驭兽之术,这岂能只是个小小婢女?”

  似乎被证实了心中所想,宴文然眼中划过一丝利芒,沉声道:“她会驭兽?”

  “何止是会。”宴瑜把茶杯放在桌上,发出一声清脆响动。看向宴文然,沉声道:“她会直接控制小兽自投罗网,你认为如何?”

  几乎是瞬间,宴文然想到了宴翎近几日的张扬。

  收获颇丰么……宴文然心中冷笑,沉声道:“宴翎……”

  “他?”宴瑜冷哼一声,“被人放到台前来当枪使罢了,不足为虑。”说罢又看着宴文然,颇有深意道:“别被他吸引了目光,忽略了真正的敌人。”

  她一怔,这才惊觉近期把目光投注到宴翎身上太多,竟完全没注意吟风和月弧近日在做什么。

  宴文然点点头,反思起自己的不妥。

  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而问道:“说起这驭兽术,皇兄了解几何?”

  宴瑜一怔:“怎问起这个?”

  宴文然,“孤听人说,有些能人异士行走江湖,懂驭兽者也有不少。但他们驭的兽,都是自己亲自培养训练的。”

  宴瑜细思片刻,神色郑重了些:“我不太了解,对此只略有耳闻。不过你这样一说……她这种随意令林中野兽乖乖就范的本事,简直令人闻所未闻。”

  宴文然眉头皱起:“若说寻常所听闻的驭兽术是种训练技巧,那月弧的这种……是否说是控制更贴切些?”

  这种事情……似乎之前有过……大婚那几日刺杀她的太监……

  宴瑜正要点头,却又注意到宴文然思索的神情。眼神中顿时流露出几分赞赏:“你能顺着一件事想到这些,可比皇兄强上许多。若你愿仔细思量,怕是这世间瞒得住你之事少之又少。”

  宴文然下意识摇头,不赞同道:“皇兄博览群书,自然比孤强许多。”

  “书读了些,想问题却不一定有你透彻。”宴瑜把半温的茶又端起来,递到嘴边轻呡。

  “怎会。”宴文然只当他谦虚,真心实意到:“许多次四皇兄都能注意到孤所忽略的东西,之前暂且不提。单是这一次,若非皇兄提醒,恐怕孤一直到秋猎结束都觉察不到月弧的异常。”

  “这算什么……”宴瑜闻言苦笑,眼中似是染上些许哀伤。“我能注意到这些,不过也只是因为重来……”话没说完,他忽然停住,半晌摇头轻声言道:“罢了,你觉得怎样便怎样吧。”

  宴文然不欲刨根问底,顺着话点了点头。

  茶已尽,她握着茶杯在手中摩挲几下,冷不丁问道:“皇兄对白璟怎么看?”

  “他?”宴瑜眸中猛地划过些复杂。

  宴文然把这缕复杂看在眼中,忽然又不太想听到答案了。

  一提到白璟,心中又不可抑止地产生了些逃避心思。

  其实仔细想来,还有些好笑。她对白璟一直采取着某种模糊的态度。即便发现不对劲,也只是找个理由刻意忽略过去。

  她已装作男子足有十八年之久,不容易被人认出有情可原。那白璟又扮做女子几天?如何能没有破绽?

  从大婚当日下药开始,便破绽百出了。

  只是,那人太懂得照顾人,太会付出关心与在意。这很容易让人慢慢放下心防——尤其是对于皇宫中长大的她而言。

  说到底,对于他的隐瞒,不是近日忽然发现的。

  眼下不过是,在不可抑制真正沉迷之前,自顾自刻意拆穿他的伪装,试图清醒些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