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小典子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1895 2019.07.17 08:31

  离开锦华殿许久,宴文然心情还有些沉重。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此刻已近黄昏。西边的红霞与昨日的红绸颜色相仿,身处宫中,还能闻到爆竹燃放后留下的硫磺味。

  嫁到皇家,是多少女子求不得的事情?为何白璟却……

  莫不是洞房花烛夜让太子妃伤心了?

  可,这又不是自己的错……

  宴文然使轻功一跃上了屋顶,垂头看下方人来人往,忽然感到有些茫然。

  近些日子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猝不及防的赐婚,紧锣密鼓地做准备,忙忙碌碌到此时,有惊无险地度过洞房花烛夜……而,太子妃所求,却只是一封休书。

  不知为何,宴文然心中有些闷,很是不好受。

  她的大婚,她从小便猜测了无数次,在心中模拟了无数次。只是,所有的猜想,都与现在的情形不太相同。

  太子妃……现在在做什么呢?

  宴文然随意往锦华殿一瞥,忽然瞪大了眼睛。

  一个小太监!正缩在门边听墙角!

  宴文然从房顶一跃而下,轻手轻脚绕到小太监身后。

  白璟正和她的侍女采薇说着什么。宴文然习过武,五感便更敏锐些。

  她们似乎再说什么“早晚瞒不过去”,什么“找殿下说明白”之类的。

  说明白什么?

  宴文然一动不动,眼默默地盯着房门,仿佛这样就能透过围墙看到某人。瞒不过去……她们是在瞒她什么?

  忽然“呀”一声,不仅惊了宴文然,也同样被屋内人听了个清楚。习武之人自是容易捕捉到这些细微声响,只听屋内白璟冷了语气:“谁!”

  宴文然二话不说,回身抓起一脸吃惊还想说什么的小太监,使轻功“嗖”地一下飞离开去。

  白璟几乎是在下一秒到场的。

  她谨慎地四下看着,却并未发现什么。

  “小姐。”采薇也跟着走了出来,谨慎地看看周围,分析道:“想必刚刚应该不是有人。若是那人实力不济,他决计不可能逃离的如此之快;若那人武功高强,也定不会弄出什么声音。”

  白璟皱着眉,再次打量了一番,叹气道:“但愿如此。”

  主仆二人终于回了屋子。宴文然却按着刚刚抓出来的那人一动不动。

  “殿下……”抓着的那人抬头正要说什么,宴文然仔细一看,这竟是之前那个过来禀报宁儿来了的小太监!

  “是你?”宴文然皱了皱眉,却补了一句:“别出声。”

  就这说两句话的功夫,白璟却又折返了回来。采薇后脚也跟着到了,看看周围,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真是我多虑了?”白璟眉头轻皱,终于又返回了屋子。

  那小太监一见这变故,还哪里敢多说?只闭着嘴,安安静静地陪宴文然等着。

  宴文然心中疑惑渐深。

  资料上说,白璟不会功夫……

  罢了,早知道那资料不靠谱。这样的警惕心,以及这样的速度……可起码在她之上!

  白璟,果然是个不简单的人。

  这回,白璟似乎真的放弃了,再没出来。宴文然暗暗松了口气,抓着小太监就跳到了别的院子。

  谁也没发现,在他们走后,屋子门口,正有两双眼睛凝视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那是殿下?他手里拎着的……”采薇眯了眯眼,“是之前那个太监?”

  白璟沉默片刻,返回屋中:“呵,估计刚刚便是他了。想不到居然连太子宫中之事都敢随便听。给我查查,那个太监是什么人。”

  采薇笑了笑:“我倒觉得小姐不必如此。这般大胆的一个人,殿下把他捉走,想必也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说的也是。”白璟坐下来,喝了一口茶。

  ……

  宴文然好整以暇地靠着围墙:“孤再给你一次机会组织语言,这次还说不清楚,你知道什么后果。”

  “是是是。”小太监咽了咽口水,跪在地上纠结了一会儿开口:“小的是新来的,殿下称呼咱小典子就成!听郑公公说,平时机灵点,多帮帮殿下有前途。小的见殿下刚刚从锦华殿出来,不太高兴,就想着,是不是太子妃说什么惹殿下生气了?就……咳。”

  宴文然皱眉:“所以你就去听太子妃墙角?”

  “这……”小典子讪讪低头。

  “罢了。”宴文然叹了口气。“再有下次,你知道什么后果。”

  “哎,是是是!”

  宴文然抽了抽嘴角,心道,这大多数又是谁安插过来的人,只是,这家伙也忒没心眼了些。

  罢了罢了,平日支远点得了。东宫人多眼杂,这次是个没心眼的来了。若是她处理了这个小典子,没准下次,又会有什么机灵的“小德子”,“小顺子”过来。

  况且,她倒真是想看看,哪位皇兄能有这等出息,给她造成些麻烦。

  若真是个不昏聩有智谋的,只要能夺走太子之位,那便夺了吧。

  反正,她也不打算登基。大家各凭本事,谁能抢过去,这位置就是谁的。

  说到这皇家各位兄弟,宴文然忽然想到,最近四皇兄宴瑜,似乎变得有些不同。

  宴瑜以往,与她不过是点头之交,不冷不热,态度也说不上多亲近。只是头些日子,他却好似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在一次落水被救醒来之后,呆呆地望着过来探望的宴文然,忽然就留下两行泪来。此事过后,宴瑜总是没事就来东宫坐坐,与她的关系倒拉近了许多。

  望着小典子消失在围墙的拐角,宴文然闭了闭眼,再次靠着围墙发起了呆。

  ……

  秋风吹过,一片火红的枫叶飘落下来。

  一处庭院里,男子放下书,随手拾起飘落下来的枫叶,随意看了看,又放开手,任凭那枫叶继续飘走。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男子回过头,笑道:“小典子?”

  小太监蹭蹭地跑上前行礼:“参见四皇子。”

  “免礼。”男子声音颇为温润。

  小典子挠挠头,疑惑道:“这……四皇子殿下,小的不太明白。这宫中安安全全的,哪会有什么危险呀?”

  男子笑了笑:“这宫中的危险,哪能这么轻易让你察觉?你只管看好她便是了。”

  “是。”小典子悻悻地挠挠头,又问道:“小的还是没法明白四殿下的意思……四殿下为何不派个比小的机灵些的人去帮衬太子殿下?”

  男子笑意更深:“只有你这样的性格……她不会格外提防。”

  他看着远方,目光有些空茫,喃喃自语:“我定不会重蹈覆辙……这一世,定要助你登上那个位置……”

  小典子目露疑惑,什么这一世那一世的,人不是都只有一世么?

举报

作者感言

梦行晓

梦行晓

_(:з」∠)_既然都看到这儿了……   360°螺旋打滚球收藏吖~

2019-07-17 08: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