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142 2020.03.12 22:35

  “是啊。”宴文然点点头。她轻咳一声,“吟风她们陷害你,定然不是把你弄进牢中这么简单。更何况你还是曾领兵讨伐仄荒的将领,她们必然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了。”

  “你……”宴熙一时哑然。

  “这儿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宴文然终于试到了正确的钥匙,“咔哒”一声开锁。

  “走走走!”她拉着宴熙便往外赶。

  宴熙想问她怎么弄到的钥匙——随即看到了门口横七竖八倒下的狱卒。

  宴熙:“……”

  宫中人不少,闹出这样的事情,只要有人走过来必然就会注意到。趁着这会儿还没人发现,宴文然赶紧跟宴熙一起跃上房顶,观察下哪里人少些。

  宴熙低声道:“你准备把我带到哪去?”

  宴文然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下面,闻此言,头也不回道:“东宫。”

  “……”

  宴熙第二次说了同样的话:“胡闹!”

  宴文然却摇摇头,“东宫最好藏人。一来我东宫中侍卫婢女都比别宫少,再者谁能想到孤会救你呢?”

  宴熙寻思了一下,居然下意识觉得挺有几分道理!

  他是大皇子,又带过兵,在民间也有威信,拥立者不少。若说宴文然这个名正言顺的太子最大的威胁是谁——无疑就是他了。

  这样一想,宴熙却笑了笑。

  “你这心倒是真大。”他玩笑一句:“不怕本王真的来夺你这太子的皇位?”

  宴文然摇摇头:“皇位不是我的,皇兄想要,拿去便是。”

  “……”已经不想再多重复几遍“胡闹”了。

  二人在房顶穿梭飞跃,因为是刻意避着人,倒没引起注意。反倒是牢狱那边,不知是有人发现了乱七八糟倒了一地的狱卒,还是哪个倒霉的狱卒终于醒了——“有人劫狱”的声势几乎要闹到这边来。

  人家在大道上光明正大地搜寻,他们在房顶来回躲窜。二人对看一眼,分不清是哪个更狼狈。

  房顶自然有一片单独的视角,宴文然一抬头,看到除她和宴熙外,居然还有道影子!

  白璟。

  在房顶重逢,宴文然不由抽了抽嘴角——很好,一家人,整整齐齐。

  白璟几下到了他们身边,一看宴文然身侧同样蒙着脸的宴瑜,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咬牙低声道:“殿下真是胡来!”

  宴熙看着这位不甚熟悉的太子妃,又是没来由地眉心一跳。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不消停呢。

  这下子虽然又多了一个人,但却轻松许多。三人中,两个武功高强的,带着个半吊子的宴文然,很快便进到东宫去。

  小典子见到宴文然,眸中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殿下,咱……能把衣服换回来了?”

  宴熙嗤笑道:“差你件衣服?”

  小典子:“……”这不是衣不衣服的问题啊!

  没衣服他出不去啊!

  宴文然把太监袍脱下来丢给他。

  白璟顺手就又捞过一件衣服给宴文然披上。

  宴熙:“……”

  不是很想留在这了,眼睛疼。

  小典子屁颠屁颠地出去了。

  宴熙看着他的背影,狐疑地问宴文然:“信得过他吗?”

  白璟似乎也想起了大婚两三日时这个小太监听墙角的举动,眼中同时流露出一丝危险。

  “若不能百分百信得过他,最好还是……”宴熙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宴文然看着二人有如实质的杀意,只得含糊道:“他是我的人,没什么事。”

  四皇兄的人,约等于她的吧。

  宴熙点点头,三人相顾沉默了会儿,宴文然道:“孤和皇兄说几句话。”

  白璟点点头,自动自觉地出去了。

  宴熙似乎格外关注白璟,有好几次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宴文然无奈撇嘴:“皇兄再不回神,孤就不说正事了。”

  “你说。”宴熙看向她。

  “说来或许有些不可置信。孤的人调查到……仄荒那个公主和他的侍女,很不一般。”宴文然严肃道:“尤其是那个侍女,就目前得到的消息,她能用一种叫牵魂丝的东西……控制人。”

  “控制人?”宴熙神色有些许郑重起来:“详细举个例子?”

  宴文然道:“那天指认你的侍女你还记得吧?”宴文然喝了口茶。“她前后表现很不一样,你也注意到了吧?”

  “她之前是被控制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控制人的行为便罢了,还能控制人说话?!”

  宴文然从遇刺,到秋猎,再到这些事——一件件她认为有关联的事一一列出来,又把叶钊的话说与他听。

  宴熙神情越发严肃,冷然笑道:“若真如此,操控皇帝做个幕后君王岂不是轻而易举?”

  “正是。”

  “那父皇自吟风进宫时便开始宠幸她……”宴熙沉吟道,“他有没有可能已经……”

  “不知道。”宴文然攥了攥拳。

  宴熙思索片刻,面色勃然大变。

  “若真如此,下次也不待养精蓄锐继续开战了。”他冷笑道,“若那东西能大批培植,军中再‘养精蓄锐’两年,岂不全是他们的傀儡了?”

  “孤也是担心这一点。”宴文然看着他,“所以这种消息必定要马上告诉你。”

  “你打算怎么办?”宴熙盯着宴文然。

  宴文然沉默片刻,道:“只是猜测。皇兄是最近几年风头无两的将军。她们敢动你,或许已经是在准备对军中下手了。现在发现了她们的意图,或许还来得及。”

  宴熙怔怔道:“如何能来得及?他们掌控的人,行动话语都不能自主。万一国内多几个位高权重之人被操控,可又如何是好?”

  宴文然冷静道:“其实尚没有这般悲观。此术有破解之法,便不足为虑。”

  “为何?”

  “就目前看来,控制大致是分两种。”宴文然指尖沾了些茶水,在桌上滑下水印:“其一,操控者可以控制人的行动乃至于言语。但这必须要操控者做出同样的动作,说出同样的话才行。这便可以猜测,此类操控者必定需要一个足够大的空间允许他们做事。况且他们需要离受控制者近些才能尽观局面变化。这样一来,显然把找施术者的范围缩小了很多。而杀了他们,此术便可解。”

  “另一种则像是傀儡术,可操控动物或人的动作,简单粗暴,甚至能提升他们的修为。”花眠说着摇摇头,又道:“孤不知道这一种到底如何,但从月弧秋猎时驭兽能看出些端倪——应该是只需要一个人控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