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231 2020.02.29 22:16

  白璟确实心情不太好。

  关键是,他心情不好的原因还很微妙。

  明知简冉对宴文然应该没什么意思,刚刚也是无心之举……

  但万一雯安猜的正对,他太子殿下有龙阳之好可怎么办?!

  那简冉出身官家,长得浓眉大眼的,关键是他还老往宴文然身边凑!万一……万一宴文然看上他了可怎么是好!

  不不不,应当不会。白家做了几代将军,代代英雄配美人。时至今日,白家随意拎出个来,不是俏丽佳人便是翩翩公子。白璟自认若换上男装,几个简冉都不值一提。可惜他眼下必须扮作女子……脑子思绪繁杂,想来想去,白璟却蓦地一怔。

  话说回来,他怎么琢磨起这种事儿来了!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别瞎琢磨。自己本也是个男子,此时做这太子妃也不过权宜之计。殿下喜欢谁,不喜欢谁,实在不该出现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正默念了两句别再乱想,可一见宴文然神情略带关切地走过来,心里堪堪压下的想法便又涌了出来。

  够了,别瞎想了!他在心中念道。

  却见秋风轻轻吹来,宴文然帽檐下逸出些发丝,正随风轻轻飘起。

  这位英姿飒爽的殿下,背后是碧蓝的天色。

  “……白璟?”

  夹杂着疑惑的轻喃声响起,神奇地肃清了白璟之前萦绕在心头乱七八糟的思绪。

  白璟只觉脑子一片空白,由着宴文然把他往别处带。

  心中只剩一个念头,反反复复地念叨着:

  我完了。

  …………

  ……

  待狩猎结束,已近傍晚。

  今日倒没发生昨天那些个糟心事,或许与他们没跑进深林有关。

  只是……

  宴文然看了看身旁“失魂落魄”的白璟,按了按太阳穴。

  今早白璟醒后不知干什么去了,总之回来后就总是心不在焉的。

  这会儿更甚,若没帽檐遮挡,怕是谁都能一眼看出她脸上的茫然。

  想了想,宴文然决定把人拉回帐篷去谈谈。

  而白璟在看出她的意图后,也终于回过神来,在观察到的确没人注意到他们后,迅速与宴文然一起溜进帐篷中去。

  帐篷的门帘放下来,彻底隔绝了帐篷与外界的联系。

  宴文然一回头,便看见白璟正襟危坐在凳子上,眼中有些茫然,却又掺着几分晦涩。

  “……说说吧,什么事?”眉心一跳,宴文然心中暗道,这番做派,莫不是她这太子妃做了什么错事儿?

  想想又觉得可能性不大。白璟平日虽张扬肆意,却不越人底线,也不会在做派上让人挑出什么错来。

  可若非如此,宴文然还真想不到能令白璟纠结一天的到底是什么事儿。

  白璟垂眸,薄唇轻启又阖上,心中暗道失策,千不该万不该把心事显露出来,如今该如何搪塞过去?

  宴文然微微蹙眉,在他对面坐下。

  白璟抬手拿过桌上的杯子倒了些水,半晌,忽然灵光一闪,不动声色道:“臣妾心中有些想法……”

  说着,桃花眼一冷,“……是关于……昨日我们遭野兽伏击一事。”

  “哦?”没想到忽然谈起正事,宴文然坐直了些。

  “此事绝非偶然。”白璟定定地看着宴文然,似是随意地问道:“说起来臣妾今早听到些传言……殿下可会信我?”

  宴文然一愣,直觉接下来要听到的消息颇为重要。

  不等她说什么,白璟先苦笑了声,自顾自开口:“若殿下不肯信我也罢,不过这消息……臣妾是定要知会殿下一声的。”

  他起身走近,忽略了宴文然些微不自然的神情,俯下身在她耳边道:“有人出高价,欲派杀手来……暗杀殿下。”

  宴文然错愕地睁大双眼,还没开口说什么,又见白璟忽然单膝跪在她面前,沉声道:“臣妾亦是白家之人,定护殿下周全。还望殿下近日莫要离开臣妾身边。”

  “……”宴文然抽了抽嘴角,示意白璟起来。心中却暗自思量起来。

  暗杀与被野兽追击,看似无关,却显然都是冲她来的。

  若说别的国家也罢,可就晏清国而言,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去暗杀皇族。拿宴文然自身举例,从小到大也就遇到过一次刺客。

  还是在她大婚的那几日,且刺杀她的还是宫里“未习过武”的太监。

  算上还未证实的“暗杀”,这已经是三次专门针对她的事件了。

  如此……便算不得巧合……极有可能,这几件事都是同一人所预谋。

  心思一动,宴文然忽然又想起一件事,“这件事孤尚不知道,你又是如何得知?”

  这事说大也不大。白府乃将领世家,有自己的信息渠道不足为奇。只是白璟悄悄隐瞒了身份来猎场,见了亲哥哥还要藏着躲着,总归不会是自己去向白将军坦白了身份吧?

  白璟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垂下眸掩去眼底深意,笑了笑道:“是今早揽云山的人与我说的。”

  宴文然点了点头:“原来是揽云山……他们若要找人,总有自己的法子。”忽又觉得不对:“既是揽云山的人……为何会将此事告知与你?”

  白璟淡淡接道:“应该是山主仍没有放弃收臣妾为徒,前来卖个人情罢了。今早那人找我时,言语间仍有几分招揽之意。”

  宴文然点了点头,半晌轻声问道:“你可有去揽云山的心思?”

  白璟笑了笑,再次单膝跪下,手落在胸前行礼,看上去虔诚且认真。

  “殿下,臣妾出自将军府,同将军府所有人一般,只愿为晏清国,为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至于别的……”白璟轻笑一声,低低道:“若殿下不弃,白璟便……永不离开。”

  ……

  宴文然眉心一跳,刚想接一句“不必”,忽听帐篷外有声音传来。

  仔细听去,隐约可听出萧宁儿的声音:“太子表哥?你在吗?”

  而后又以同样低低的声音,轻又快地再接一句:“我一个人来的。”

  宴文然拉起白璟,过去开门。

  萧宁儿一见门开,先是一通诉苦:“我找了你好久,只想着来帐篷里碰碰运气。谁知你竟真在此。”

  说罢调皮地吐吐舌头,目光略过白璟。“我就知道太子妃也在,便没声张,自己来的。”

  宴文然点头,而后疑惑道:“是出了什么事?”

  “请你们吃个饭罢了。”萧宁儿撇撇嘴,又瞧了眼白璟,语气中似乎还有些酸意:“太子表哥有了嫂子,就连我这个表妹都不关心了。我今天可是大显身手……去猎场深处捉了两头狍子来!”

  宴文然被萧宁儿拉着出去,回头瞟了眼白璟隐在暗处的表情,心中忽然没来由地升起些不对劲的感觉。

举报

作者感言

梦行晓

梦行晓

我错了我错了_(:з」∠)_今天才更新emmm原谅我吧下月不断更QAQ

2020-02-29 22: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