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080 2019.12.06 23:51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白璟这次显然是不信了,他稳稳扶着宴文然,语气却没动作这般柔和,冷声道:“太子殿下,你是真不拿自己的身子当回事了?”

  好一会儿过去,宴文然已经缓过劲来。却只是自己站稳,脱离了白璟的搀扶,低下头不作回答。这事儿闹得……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又不是病,没法治。

  白璟只觉怀里一空,又见宴文然站在一边沉默着不言语,便只当她默认了刚刚的话。一把抓了她的手,怒极反笑:“你不拿自己当回事,可臣妾却不能不在乎。那御医说没事,就请别的医生来看看。殿下若再不吭声,我可就去请了!”

  “别。”宴文然赶紧拒绝。她瞥了一旁的简冉一眼,试图让简冉明白她的意思,替她解解围。谁知简冉却会错了意,看着太子殿下投递过来的眼神的暗示,尴尬地咳了两声,匆匆告退了。

  宴文然看着简冉渐行渐远匆匆而去的步伐,只觉得欲哭无泪。

  “能不能别去找大夫?孤真的没事。”想了想,宴文然就着白璟捉住她袖子的动作,轻轻摇了摇手。

  太子妃功夫好,若她一定要带自己去看医生,以现在的状态,自己是肯定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不如先稳住她,想想借口。

  白璟看着面前似乎有些示弱意味的太子殿下。

  她方才还疼的满头冒冷汗,这会儿虽然看上去好了些,脸色还仍然有些煞白。一双眼沾着些水汽,也不知道刚才疼成什么样了。

  真是磨人。白璟心中一软,几乎就要答应了。他转过头不去看她,尽量把语气冷下来:“那便回去,臣妾替殿下把把脉。”

  这也是个折中的办法,宴文然点了点头。随他吧,左右把脉又看不出她是男是女。

  宴文然被白璟带到了锦华殿。

  其实也没有被很强硬地带过去,好歹白璟还记得照顾她不舒服,一路上虽然板着个脸,动作却柔和得很,眼神也时不时瞟过来看看她的状态。

  虽然说白璟态度有点凶,却毕竟是好意。虽然这好意让人有些为难,不过也的确挺暖心。宴文然笑了笑,偷眼瞥了一下板着脸的太子妃。

  不过,像太子妃这般强势的女子的确少见,当真算得上是一介奇女子了。心绪翻飞间,宴文然又笑了笑。

  差点忘了,各方面比照起来,她才算是最“奇”的那位。

  “参见太子殿下……”采薇在锦华殿门口,一抬头正巧就看到了白璟与宴文然一同走过来。白璟挥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是。”采薇狐疑地看着步入宫中那二人的背影。

  自家少爷落后太子殿下半步,见太子殿下走得有些不稳当时迅速抬手欲扶。可太子殿下只是晃一下罢了,于是少爷的那只手便又垂下来。

  这是怎么了?殿下生病了?采薇有些纳闷。

  锦华殿的配置也不比太子寝宫差多少,至少就被子的厚度来看是这样。宴文然默默坐在床上,拿过厚实暖和的被子把自己一裹,只觉得舒服了许多。

  白璟坐在床边:“殿下请把手伸出来。”

  宴文然犹豫了一下,只得把手伸出了暖和的被子,递给白璟。

  白璟一触宴文然的手,眉头就是一皱:“怎么手这么凉?”

  他伸出两根手指,按在宴文然的皓腕上。

  宴文然默不作声地盯着,另一只手把被子又捂紧了些。

  半天过去了,白璟却一直没有测出结果,甚至连话也只字未说。宴文然兀自安静地待了会儿,见白璟的眉头越皱越紧,不由也有些慌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把脉是看不出性别……的吧?

  话说起来,白璟既然说要给她把脉,那便是对医术有所了解。

  她不会看出什么吧?

  越想越慌,越慌又想得越多。宴文然盯着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指,生出了种想要把手缩回来的念头。

  她忍不住开口:“怎样,看出什么没?”

  白璟犹疑着收回了手指:“倒没看出什么病症来,不过殿下有些体虚,要多补补才是。”

  宴文然心下松了口气,道:“嗯,孤自会叮嘱御膳房做些补品来。”

  白璟有些欲言又止地看着宴文然。

  “怎么了?”被子里的太子殿下紧了紧手指,不动声色地看向白璟。

  难道还是被看出了什么端倪?

  不料白璟却站起身来,把宴文然拉出了被子。

  宴文然:“???”

  白璟琢磨片刻,笑着把宴文然塞回被子里,还给她掖了掖被角,再次坐回了床边,道:“果然如此,臣妾号脉时便发现殿下的脉搏颇为有力。说起来,殿下虽然看着清瘦些,骨骼却长得不错,筋脉也容易打通。”

  “所以呢?”宴文然眨了眨眼睛。

  “殿下这种体质,在我们习武之人看来,是根骨奇佳,正是练武的好料子。”白璟抬眸见宴文然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忍不住一笑:“殿下不惊讶?”

  “有什么好惊讶的。”宴文然摇头:“这话,以前教我的师傅也说过。”

  “哦?”白璟好奇道:“那,敢问殿下之前习武多久?”

  不应该啊,以这样的身体素质,练个一两年也应该差不多。

  宴文然努力回忆了一下,有些迟疑道:“大概半月左右?”

  白璟沉默片刻,霍然起身。

  “殿下把身子养好,便随臣妾习武吧。”白璟脸上的神色不似玩笑。

  “……”说实在的,她不是很想。

  宴文然有些颓然地叹了口气。

  她是太子,平时又不出宫,要那么强的武功傍身作甚?

  虽然上一次刺客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但这也只是极少出现的意外情况,起码宴文然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

  况且,说到底,她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那日一群人追她一个,在房顶上跑来跑去,估计已经引起了不少注意。她只是顾忌着在皇宫中不要太过明目张胆,这才没叫暗卫出来,而是选择了拖到宫里的侍卫赶过来。

  只是,看着白璟跃跃欲试的目光,她又一时半会儿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她不想学,也只是因为懒得去学罢了。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好的拒绝理由。

  算了算了,就去练练,当锻炼身体了。宴文然暗想,大不了以后不想学了找理由推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