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133 2020.03.24 22:30

  不管怎么说,若白璟真是那位神秘的“东黎”,倒是有一起商量的资格。

  毕竟那时在军中,白璟就是作为宴熙的谋士。

  只不过,或许这事儿确实太过出人意料。两位皇兄都还没缓过劲儿来,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缓过来,对别的事提不起兴致。有一搭没一搭地商量许久,也没想出个定论。

  宴熙有一搭没一搭地看向白璟。目光时而怀疑时而惋惜。说实在的,这位若真是东黎,那还真是个军事人才。奈何女儿身……唉。

  “不如干脆寻个机会把那个公主和她的随侍暗杀了。”或许是商量许久,有些烦了,宴熙索性提出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不可。”宴瑜哭笑不得地摇摇头。“父皇至今未娶她,便还算不得联姻。那吟风便算是个仄荒来的客人,若直接杀了她,难保仄荒不会借此缘由做什么。”他们要做什么都不好,尤其若是此时开战,对方不知道已经准备到什么程度,对上他们的准备不足,实在不妥当。

  “那把她们抓起来关进……”

  这次没等他说完,宴文然就无奈摇头。“此前的事你还不明白?仄荒来的人,并不仅仅是这二位公主。若把她们关了,难保不打草惊蛇,让躲在暗处的人更加警惕。”

  眼见话题朝着一个颇为诡异的方向转去,一时又商量不出解决之道。宴文然想了想,干脆换了个话题。

  “说起来,前日我向父皇提出召开一场‘论道大会’。”这事儿说大不大,但毕竟这是头一次商量事情四个人聚的这么齐,还是说点什么比较好。

  “……”宴瑜目光中带了点诧异,“这事儿是……你提的?”

  他说怎么父皇忽然就要搞这种东西。

  “对啊。”宴文然点点头,把之前的考量说了出来。

  思路交代完,只见面前三人的目光都有点惊讶。

  “怎么……”宴文然不知道这份惊讶来源于何处,也是懵得一头雾水。

  “没事儿,就是……”白璟轻咳一声,没说下去。

  就是没想到你这个平时看上去严肃正直的太子殿下,居然还挺会变通。

  其实细细想来也不奇怪。宴文然只是态度平时给人的感觉太过正直,这也不不等同于他私底下不会变通。

  ——起码,被罚抄写那次不就是这样,找人代抄?

  听那语气,这种事儿还不止干过一次。

  三人默契地没有说出那一丝无伤大雅的违和感,就事论事讨论起来。

  在宴瑜的印象里,上一世是没有什么论道大会的。那时白璟不在宫中,宴文然也没有请假早朝。还因为这位黄道师被宴翎算计了一把,令永安帝很是不满。

  不过这一次,阴差阳错反而多了些与前世完全不同的事情来,也算好事?

  讨论了一番,四人发现此事倒还真有可用的余地。

  一来安插进自己人,可以避免日后不必要的麻烦;再者宴瑜是清楚,上一世永安帝对黄道师是如何听之信之。若这事儿利用好了,到时候让这些“自己人”时不时观观星象,算算卦什么的,没准还是个突破口,能用来阴那吟风一把。

  能把她赶回仄荒去的话,再好不过。

  ……

  难得四人齐聚,却也只是简短的聊了会儿功夫。毕竟四皇子被太子请去府上一待几个时辰这种事儿,还是要尽量避免的好。否则难保不落人口舌。

  宴瑜匆匆告辞,没有去探望一下刚刚失去生母的小八的打算。这倒也不怪他冷漠,实在是——他与小八不熟。

  宴瑜以前不愿与别的皇子交流。像宴文然宴翎这样长大成人的皇兄皇弟偶尔还能聊上两句,对于小七小八那样的孩子,基本在宴会上都不怎么见过。

  宴熙更是陌生。当年他率兵到边关作战,小七还是个奶孩子,小八还没出生。

  这么算下来,只有宴文然这个“平易近人”的太子与这俩小豆丁最熟悉。也难怪最后芸嫔要求把孩子送到她这儿来。一来芸嫔并没有什么交好的嫔妃,二来宴文然这个亲切的太子靠谱些。

  那句临死前的忠告,或许算是对他收养宴祁的感恩。

  慢慢思忖着,宴文然往另一边的偏殿走去。

  顺便去看看他吧。

  宴祁早醒了,坐在窗前愣愣地看着窗外,眼眶还是红的,却并未哭闹。这个五岁的孩子,超乎寻常的安静。

  他听到了响动,转过头来看向宴文然。嘴唇嗫嚅着,还是不信邪地问了句:“皇兄……我以后,是不是就见不到母妃了?”

  宴文然沉默片刻,“嗯。”了一声。

  “……”宴祁低下头来,安静了一会儿,又抬头道:“母妃以前说,万一她哪天离开我了,那便是飞上天去做星星了,是真的吗?”

  那双眼黝黑黝黑的,其中还带着些天真与希冀。

  实在有些太乖了。

  宴文然扯出个笑容来,答道:“会的。”

  或许是天生自带的母性作祟,看着这样懂事的孩子,总会有些心疼。

  哄一哄,这孩子就笑了。不过这笑容终究有些落寞。

  “你母妃会在天上,一直看着你。”说着,语气不由地就软了几分,“所以,你要好好听话,好好吃饭,知道么?”

  宴祁点点头,认真道:“知道的。”

  宴文然看着他,总觉得较以前少了点什么……似乎是那时被白璟一个草蟋蟀就逗得咯咯直笑的活泼劲儿没了。

  但她一不会照顾孩子,二不会安慰孩子——尤其是这么大的事儿,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想来应该是白璟与宴熙聊完了,过来找她。

  宴祁很聪明也很敏锐,似乎察觉到了宴文然要离开,跑过来轻轻扯着宴文然的衣角,低声问道:“太子哥哥……会经常来看看我吗?”

  宴文然鼻子一酸,“会的。”

  走出门来,门外果然不出意料是白璟。

  大概是看出了宴文然微微有些消沉的样子,白璟拍拍她的肩,安慰道:“别太担心,他会成长的。”

  宴祁只有五岁,但也会努力地以孩子的方式去消化,去适应这一切。

  不会因为年纪小便一蹶不振,总会成长的。

  二人低声聊着,慢慢离开。

  忽然,白璟似有所感地抬眸,任谁都感觉得出,他在刚刚那一刻有些不虞。

  宴文然挑挑眉,随他的目光望去,顿时哭笑不得。

  简冉又把叶钊带来串门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梦行晓

梦行晓

沃德玛雅越写越迷233感觉这第一本书大有成黑历史的潜质。   入坑需谨慎,我现在每一次没有思路的时候都想直接把宴文然穿越到现代去23333保不齐哪天一个神志不清就这么干了

2020-03-24 22: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