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364 2019.12.03 11:24

  采薇发现,好像自从太子殿下走后,自家少爷就变得有点奇怪。

  似乎有些……闷闷不乐的。

  但是,不应该呀,明天就可以回去了,他怎么不开心呢?

  采薇想不通。

  白璟坐在床上,打量着那柄连剑鞘都颇为精致的长剑。时而抚上深蓝的流苏,纤长的手指穿过流苏的穗儿,又碰了碰那刻了“璟”字的碧绿珠子。

  “他居然还会留意弄这种小东西。”白璟笑了两声,随后却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笑容微微淡了下去。

  采薇在一旁闲下来了,便开始欢欣雀跃地憧憬未来:“少爷虽然在揽云山上呆了好些年,可如今被任命为少主,还是早些回揽云山上去,多帮山主大人处理一些事物好。嘻嘻,到那时,少爷也就不用天天穿着女装压着嗓子刻意模仿女子了。”

  说着,她又自顾自赌气起来:“我说宫里怎么好端端地忽然跑出只猫来,原来是孟兰小姐放出来寻少爷的。孟兰小姐还是这样喜欢捉弄少爷,往常捉猫悄悄放少爷房里也就罢了,这次少爷刚走,她居然转头就养起了猫!说起来,当初若不是孟兰小姐,少爷何至于这么怕猫?

  不过少爷下山时就已经是揽云山少主了,有了一定的权利。回去后少爷干脆禁止在揽云山上养猫,看孟兰小姐还如何欺负您!”

  白璟笑着摇摇头:“这权利哪能是这么用的?”

  采薇一本正经:“权利可不就是给人用的么?少爷不过禁止个养猫,又能耽误什么事儿?”

  “呵,就你小丫头会说。”白璟摇摇头,颇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应道。

  猫么……那天,小殿下还以为这猫是冲着虫子来的,手都被抓了几道,居然第一时间也没关注伤口,反而是问他把蛊虫要过来。

  之前也是,在安宁小郡主面前,居然还记得维护她。要知道,安宁小郡主与太子殿下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民间都还以为二人郎才女貌,是天生一对呢。

  这剑穗儿也是。明明不怎么喜欢这些个小物件……

  事情不经细想。这一回忆,往常生活中的小细节便想起的越来越多。

  哎……总的来说吧,太子殿下还真算是挺怜香惜玉,蛮会顾及别人感情了。以后若是娶一个真正的姑娘……估计这位姑娘会幸福吧?

  一定是如那些小宫女说的……嫁给太子殿下的女子,会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女子……

  不像他,大婚之夜还没说上两句,就惹了小殿下怀疑。虽面上不显,待他也一如往常,却在规定必须与正妃同寝的三日后,再也未留宿锦华殿。就连同寝的三日,也……什么都没做过。

  他当然不是期待与那个小殿下发生点什么!只是……只是,这样无端被人猜忌,真是……不怎么好受!

  尤其那个猜忌他的,本是他想要效忠的人。

  说起来……

  明日师父打算怎么把他带回揽云山?以他师父财大气粗的性格,估计是要拿什么好处来换他了……

  啧,不过太子殿下不会随便就把他换出去了吧?这可太没面子了!

  罢了罢了,乱想这些有的没的作甚?反正明天就要离开了,他也再不用整日扮作女子……

  白璟忽然觉得,自己方才想那么多,简直就像个胡思乱想的姑娘似的。

  以前自己遇到事,都是颇为果断,哪有像现在这般犹豫不决的时候?

  这可真不像自己。

  白璟想笑,却发现,这会儿他根本笑不出来。

  夜中安静,只有烛火摇曳的噼啪声响。

  …………

  ……

  翌日清晨。

  当下人报:“揽云山山主求见。”这个消息时,宴文然先是愣了愣,随后赶紧叫人把这位山主请进来。

  这揽云山可是出了名的神秘,其发展也长达数百年之久。据说山中之人各有其独特本领,并且尤其精通那些奇门遁甲,武学内功之类。据说,到了揽云山,哪怕是一个扫地小童也不可轻视。数百年来,一直引得各方势力招揽,可其却不与任何流派为伍。与朝廷也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安居一隅,不招摇不惹事,大有一副“避世隐居”的派头。

  只是,纵然如此,其仍能维持盛名数百年不衰,引得各派势力趋之若鹜。由此看来,其底蕴之雄厚,不容小觑。

  而这一派曾有过两次出山入世,次次都把揽云山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第一次是天灾。那是好几代之前的事,几乎全国大旱,连当代国君都到了吃馒头的地步,百姓又如何,可想而知。到了后期,国君再无法子可想,便求到了被传的神乎其神的揽云山上。不知到这位国君究竟承诺了什么好处——总之,揽云山带着极多的物资,下山赈济了。物资数量之庞大,足以挨过这场饥荒。

  第二次则是人祸。那是距饥荒年又隔了几代之后,仄荒与晏清国打的最猛烈的一次。那时的晏清国,真正算得上穷途末路,被仄荒逼进了都城来。仄荒族人每过一处便大肆屠戮,打劫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而这次揽云山下山的原因,说来也好笑。一队仄荒士兵抢掠完后,放火烧了一个揽云山脚下的小村落。大火烧了村,随后便直接烧上了草木众多的揽云山上,连着足五日未熄。火过之处,满目焦灰,无一草一木幸存。这一次是直接惹怒了那一代山主,派下几队奇兵,排兵列阵,变换战术,最终把仄荒打的落荒而逃,也顺便为晏清国争夺到了片刻喘息的机会。

  而现在,这位神秘的揽云山的山主,居然来到了东宫!

  赶紧差人去请的同时,宴文然也有些疑惑。

  想不通啊,什么事儿值得那位山主忽然出山呢?

  正琢磨着,那位山主已经到了。

  来人是一位银发白色长袍的老者,目光炯炯,神色肃穆,腰板挺得笔直,看上去格外有精神。行走间,步伐矫健虎虎生风,挥袍拂袖间亦流露出气魄,一派高人姿态。他走进来,先行了个礼:“草民参见太子殿下。”

  “免礼。”宴文然客客气气地令下人赐座沏茶,又把其余人支了出去。

  “不知揽云山山主今日前来,是有何事情?”

  屋内就剩二人,那位山主拿起茶来抿了一口,也不绕圈子,开门见山道:“太子殿下有大才,想必,已经看出了仄荒的图谋不轨。虽仄荒此番来和亲,局势却并非乐观。”

  宴文然微微坐的更直了些,心下暗自吃惊。揽云山之前未出山,消息却如此灵通。

  老者不慌不忙继续道:“如今战王殿下被收了兵权,各路名将也被圣上逐步削弱。殿下应当知道,若有一天那仄荒翻脸进攻,胜率定然会大大削弱。”

  宴文然不语,只打量着面前的老者。她脸上还挂着笑容,眼底却没半分笑意,等老者把话说下去。

  “不过,也并非没有胜率。”

  老者话锋一转:“殿下可听过……东黎的名号?”

  护国剑?不……莫非!

  宴文然瞳孔微缩:“战神东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