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240 2019.12.27 20:23

  “驾!驾!吁——”

  宴文然一勒马缰,身下御马嘶鸣一声,堪堪停了下来。

  白璟就在身后跟着,见宴文然止步,也停了下来。刚刚那一场策马狂奔倒是酣畅淋漓,他随意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汗,脸上尽是轻松笑意。

  宴文然见他这样,也忍不住笑了笑。

  “前面就是密林了,不便策马,我们使轻功追!”

  “好。”

  简短两句对话后,二人将两匹马拴在一处,随后跃上树去,使着轻功紧紧追着那头鹿。

  “琢磨什么呢?这么开心?”宴文然不经意间偏过头,看见白璟嘴角压不下的笑意,调侃道。

  “想必这鹿是料不到,我们两个居然是会武功的。如此,对它倒算是作弊了。”白璟看上去确实高兴极了。

  宴文然随口接到:“白将军定然也料不到,自家的嫡女居然调皮至此。居然直接跑到林场来参加秋猎来了。”

  白璟才不管那些,道了句:“这一下玩得倒痛快。”说罢,视线难得地从那只跳跃着的鹿身上离开,朝着宴文然眨了下眼。仿佛那其中的意思是,这趟果然没白来。

  这一路又追又赶的,着实挺痛快。白璟一时没注意,竟在一开始流露出些许自己原本的男音。

  所幸声音不大,宴文然也没留意。要说的话,现在宴文然心中所思都是刚刚自家太子妃朝她眨眼那片刻的美色了……咳。

  有追了许久,宴文然觉得似乎有些体力不支,微微喘息起来。但那头鹿也不见得轻松,毕竟宴文然好歹还有些武功底子傍身,而那鹿却是只靠着体力在奔跃。

  眼见那鹿的速度似乎有些慢了下来,宴文然又向前跃到一棵树上,抬手抽出背后的一只箭来,搭弓瞄向那只鹿,动作一气呵成。

  “嗖——”箭出,带着势不可挡的锐气,一箭射穿了那鹿的喉咙!

  这鹿嘶鸣了一声,又跑了两步,随后轰地一声倒下来,抽搐了一会儿,逐渐不动了。

  “漂亮!”白璟低声喝彩一句,纵身跳下树去查看。

  宴文然也紧随其后跳下去,听白璟在一旁眼神发亮地夸赞,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悄悄又在心中回想了一下自己方才的动作。

  “我们把这头鹿拖回去?”白璟说着,不经意地一抬头,又注意到有些喘息的宴文然,怔了怔,改口道:“反正现在鹿也抓到了,不如我们先歇一会再走吧。”

  “嗯。”宴文然见白璟给自己递台阶,也就随口应下来,坐在旁边的一块岩石上调整呼吸。

  她本身也不是多精通武功啊内力什么的,再加上女子先天的身体素质,体力自然有些跟不上。

  “我们这算是旗开得胜?”白璟歪坐在对面,抬头调侃了这一句。只是,话音未落,却脸色忽变,瞳孔猛地一缩,一下子捉住宴文然的手腕把她拉到身侧来。

  宴文然被拉的一个踉跄,心中觉得不妙,站稳后便下意识地回头去看——

  正对上橙黑相见的毛皮一闪而过。

  “!”宴文然咽了下口水,下意识想起清晨问白璟的那一句:你怕虎吗?

  二人一虎正对峙着,白璟忽然搂住宴文然的肩膀,“嗖”一下就使轻功跳跃到树上去了。

  “……”宴文然镇定一瞬,看着白璟的样子,抽了抽嘴角。

  ——你怕虎吗?

  ——怎么会。殿下何出此言?这和猫一点也不一样。

  那会儿的对话似乎仍在耳边,回音未散。反观白璟,却不像是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不怕虎。

  倒不是说他躲虎不对,起码,身为一个武功不错的人,纵使做不出什么“徒手撕虎”这样有些过分夸张的事情,第一反应也应该是吓一吓,拼一拼,而不至于会有如此反应。

  居然直接干脆利落地就带她跳上树来了,完全不像那个面对许多刺客包围时也丝毫不慌的白璟。

  况且,他们这会儿还有武器。

  对了,武器。

  宴文然瞟了一眼白璟的双手,却见他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拿。

  再一看地面上,一把红缨长枪正躺在那里,红缨随风飘动着,彰显着它的存在感。

  “……”得了,两人中唯一的高手怕虎,嗯,完蛋。

  白璟还紧盯着下面的老虎,见其缓慢地走向躺倒在地上的鹿,微松了口气,反过来安慰同样看上去颇为紧张的宴文然:“殿下莫怕,一只虎罢了。”

  宴文然不置可否。

  你这个话,说的毫无底气,听上去也毫无说服力。

  她缓过神来,微吸一口气,从身后抽出一支箭来,缓缓搭在弓上。

  野兽一般都有着近乎可怕的直觉,箭指向那虎的一瞬,树下虎尾一甩,那老虎已经转头朝树上二人看来。

  宴文然屏了屏息,手指一松,那支掺杂着内力箭带着呼啸声飞了过去!

  只是,那猛虎反应何其机敏,猛地向旁边一跳!

  箭羽擦着虎皮过去,倒是在那虎身上留下长长的一条血迹。

  见此情形,宴文然想都没想,立马又抽了只箭出来。

  那猛虎发了怒,不再理会地上的猎物,反而是猛地朝二人栖身的树扑过来!

  宴文然一惊,箭已离弦!

  这次中了!只是,伤却不致命。

  也是白璟跳的够高,这老虎一扑没扑到二人。正待松一口气,却见这虎在树下用爪子巴着树,正一步一步朝二人而来!

  “!”是谁说虎不会爬树的!!

  宴文然下意识转头看向白璟,却见她愣愣地盯着虎爬上来,半点反应也无。

  宴文然当即拽住白璟向另一棵树上跃去。

  谁知这发怒的猛虎穷追不舍,怒吼一声有朝着二人扑了过来。

  宴文然在站稳后又连出两箭,这次同样是只中一箭,同样地无法使那老虎止住动作。

  到底是不行,她在箭术上也不见得就有多深的造诣,更无法在运动中紧急一箭射中猛虎要害。

  这样下去可不行。

  好歹自己还有点武功底子傍身呢。这样想着,宴文然头也未回,朝着白璟迅速说了句:“你在这别动。”随后,毫不犹豫地从树上跳下去,直奔之前被遗忘在地上的红缨枪。

  那老虎也是个恩怨分明的,知道宴文然是个麻烦,也不顾树上的白璟,跳下树来朝着宴文然扑了过去!

  宴文然先一步到位,抓起红缨枪,面对近在咫尺的虎口,迅速在地上打了个滚堪堪避开;随后身形一闪站起身来,手中红缨枪一转,枪头指向虎头。

  啧,忘了忘了。若是刚才把弓箭留给白璟……或许她箭术不错,这样在自己和虎对峙这会儿,估计已经把它给灭了。

  这念头刚起,她便被一人猛地拉到身后,手中长枪也被夺了过去!

  宴文然抬头一看挡在自己身前这人,不由一愣!

  白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