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400 2019.11.24 23:20

  桌边的小酒盅盖子忽然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要钻出来,却被一只手牢牢按住。

  白璟笑了声,把小酒盅拿到近前来,往椅子上一靠,找了一个惬意的姿势。

  “昨晚倒是忘了把这个给他了。”

  采薇仔细一瞧,顿时有些疑惑:“原来少爷昨晚要给殿下送去的是这个?”

  白璟颔首。

  采薇笑笑:“那便等今日太子殿下回来,少爷给他送去便好。”她揶揄道:“只是……若是送礼,少爷这礼物太不走心了些。殿下岂会缺这一个小小的酒盅?”

  白璟把酒盅盖好了,想了想,又粘了两个封条。他勾起嘴角:“你不懂,这里面……可是另有乾坤。”

  “哦。”采薇似懂非懂地看了一眼看似没什么奇特之处的酒盅,没多在意。

  “不过看少爷昨天走时慌里慌张的样子,忘记了事情也不足为奇了。可是昨天在太子殿下的寝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天……”白璟移开目光,不欲多言,恼道:“你这小丫头,管这么多干嘛,去去去。”

  采薇不明所以,望着神色有些微妙的白璟,只觉得一头雾水。

  ……

  天色渐晚,白璟无聊地又翻完了本话本,总觉得今日太过安静,仿佛少了些什么。

  “采薇。”他出门唤了一声。

  采薇本来就在附近,听到自家少爷找自己,迅速出现:“奴婢在。”

  白璟迟疑着问道:“太子殿下……还未回来?”

  采薇一愣,半晌反应过来:“回来了。殿下是之前黄昏时回来的,当时直奔着书房去了。”

  “然后就在书房待到了这个时间?也未吃晚饭?”白璟叹了口气,道:“我去看看他。”

  所幸,锦华殿离着书房也没有很远,走一会儿也就到了。

  白璟在书房外敲了敲门,屋子里宴文然沉稳的声音响起:“进。”

  白璟打开门,只见宴文然正坐在椅子上,面前的长桌摆了厚厚的一沓纸,还在写着什么。

  宴文然抬头见到是他,似乎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你怎么来了?”

  “已经很晚了,殿下不去吃晚饭了?”白璟走上前来,却见到桌子上摆着本什么,另一边,几张工工整整的楷字抄写放在一边。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白璟看了看,认出这是千字文。“好字。”他忍不住赞了一声。

  宴文然“嗯”了一声,抬头看看窗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来,“都这个时辰了。”

  “殿下好端端地抄这些做什么?莫不是被罚了抄吧?”白璟玩笑似的揶揄了一句。

  却见宴文然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更加无奈:“嗯。”

  “嗯……嗯?”白璟一愣,“殿下当真被罚抄写了?”

  “你都猜出来了,还问我作甚?”宴文然摆摆手,写完这一页的最后几个字。

  白璟沉默了一下,却没问其原因。看昨夜永安帝对仄荒那个“公主”的态度,想也知道,定是陛下要纳这公主为妃,太子殿下是提了相左的意见,这才被罚了。

  “抄多少遍?”白璟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嗯?”宴文然把毛笔放置在砚台上,把刚刚抄好的一张晾在一旁,随后答道:“三百遍。”

  “这么多!”白璟忍不住嘶了一声:“我幼时不听话,被罚抄写最多的一次,也只是把书抄十遍。”

  “你是女子,为何也要罚抄书?”宴文然转头随口问了句,抽出新的一张纸开始写。

  白璟闻言一僵,偷眼看到宴文然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并未深究,悄悄松了口气,笑道:“我是将军府所出,自然与普通人家不同。女子犯了错,也要抄书的。”

  “哦。”宴文然点了点头。

  “殿下如今是抄了多少了?”白璟心下打着算盘,若是剩的多了,不如自己也帮忙抄些……

  “总共没抄上一百遍。”宴文然叹了口气,放下笔。“你在等我?”

  “当然。”白璟点了点头。

  “那便走吧,先去吃饭。”宴文然撂了笔,拉着白璟一同出去。

  一顿饭吃的急匆匆,这边,白璟才喝了几口汤,不经意一抬头,却发现对面的太子殿下一碗饭已经吃下了一半。

  白璟不由暗暗咋舌,太子殿下吃饭的样子很是斯文贵气,看上去与平时没有半分不同。只是,这速度又是怎么提上去的?

  或许真是吃得急了,宴文然喝了口汤,忽然咳了起来。白璟走过去,帮宴文然拍了拍后背,好笑道:“殿下慢些吃吧,纵然有罚写,也不差这一会儿了不是?”

  居然被呛到了……宴文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手帕。

  “不如一会儿……臣妾帮殿下抄些?”白璟俯下身子,在宴文然耳侧低语。

  “你与孤字体不同,如何代抄?”宴文然摇了摇头。

  白璟眨了眨眼睛,只道:“这种罚写,足足有一摞子,没人会仔细看的。到时候把臣妾抄的夹在中间,谁看得出来?”

  宴文然深觉这事太不靠谱,摇摇头,道:“看不出你对这事儿倒是颇有经验。”

  白璟噗嗤一笑,夹了一筷子菜:“殿下吃得这么快,臣妾哪跟得上?不如等等臣妾一起吃完如何?”

  吃饭这种事情,有什么等不等的……宴文然颇感无奈,还是依言放慢了吃饭的速度。

  不急不慢地吃完了饭,宴文然便又回到了书房——这次带上了太子妃。

  不过她倒是没让白璟帮她抄。白璟是主动跟来的,她也没管。有一个人陪着,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强些。

  白璟倒是真想帮宴文然抄写来着,却被宴文然一口回绝。

  白璟就在对面坐着,托腮拄着桌子看宴文然抄写,时不时帮她研磨。

  这样一来宴文然省事了许多,只顾自己抄便好。

  两人安安静静的,虽然没多说什么话,却总觉得有人陪着,就很安心。

  抄到半夜,宴文然放下笔,甩了甩手。

  白璟看着抄完的那一摞纸,问道:“陛下规定了抄写的时间?”

  “没有。”宴文然摇摇头:“只说写完之前不用去上朝了。”

  白璟叹了口气:“殿下不想耽误了公事的心情臣妾明白,可这三百遍,就是彻夜的抄也不见得能抄完啊。”

  “能抄完。”宴文然抓起抄完的一摞纸粗略数了数,道:“已经写了一百二十多遍了。”

  白璟正要开口,忽然听见几声“咚咚”的敲门声。声音极低,白璟眯了眯眼,谁会这么晚过来……

  “进来。”宴文然忽然扬起嘴角,说道。

  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一个黑衣人闪身来到近前:“殿下。”

  这人出现时,白璟瞳孔微缩,身体猛地紧绷了一瞬。

  但他又马上放松了下来,想也知道,太子殿下不会轻易什么人都放进来。

  那人穿着夜行衣,衣角有一个银线织的十字。他悄无声息地来到近前,恭敬地单膝下跪,随后递上一摞纸,举高过头顶:“殿下,二百遍“千字文”已抄写完毕。”

  白璟瞪大了眼睛,仔细一看,那纸上的字迹,居然与宴文然的字又七八分相似!

  宴文然微笑接过,看着白璟,露出了一个有些小得意的神情:“三百二十多遍,孤抄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