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孤不想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光怪陆离

孤不想登基 梦行晓 2069 2019.12.31 10:10

  暮色染上天空的每一个角落,几个黑袍之人匆匆赶来,循着地上的血迹,找到了一个山洞。

  “小师弟?”几人探头探脑先叫了一嗓子。

  洞中漆黑,隐隐约约穿出些响动。不多时,一个浑身染血,极其狼狈的小少年踉跄着步伐出现在洞口。

  这少年一身衣服已经被撕扯的破烂不堪,看不出原样。因着上面都是血污,甚至连本身颜色都辨不出来。

  他抬起头,一双桃花美眸缓缓扫过面前众人,最后停在了为首的一名黑衣人身上,叫了句:“师父。”

  那人周身一副不怒自威的气势,盯着少年半晌,才叹了口气,又好气又好笑地骂了句:“不过是只小老虎,以你的本事,赢了它毫无悬念。至于你以命搏熊,嗯?就为了抢个山洞,躲外面那小老虎?”说到这,即便是心疼徒弟,也忍不住气笑了:“也真亏你想的出来!”

  少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看上去颇为倔强。

  “你啊,”黑衣人摇了摇头,对身后人吩咐道:“还不快把你们师弟扶回去?”

  几人道:“是。”纷纷上来想搭把手,最后是其中一人把少年背了回去。

  是夜,四周都静悄悄的。少年早被上好了药,通身缠满了绷带。

  他想,估计这次让师父生气了。现在师父或许没睡,不如干脆去找他服个软,解释解释什么的?

  他翻身下床,披上了外衣,慢慢朝着师父的住所走去。

  走到屋外,只见窗子透出里面的灯火通明。少年心中一喜,师父果然没睡!

  他轻手轻脚走过去,想着该如何解释自己今日所为才能让师父气消些。谁知走近,却听得屋子里传出些响动。

  他靠过去听。

  “……不过既然小师弟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师父便别和他计较了。”是大师兄温润如玉的声音。

  “嗒”一声,仿佛棋子落下。

  “嗒”,又是一声,随后他师父的声音响起:“那小老虎本就是为他寻的,就是为了让他克服恐惧心理。他倒好,哼,去找窝熊来打一架,抢个山洞来躲那小老虎。”

  “师父,既然小师弟心中恐惧,便不是一时半会克服得了的。他这一次差点连命都搭上,下次师父可切莫再这样‘锻炼’小师弟了。”

  “为师岂会不知?哎……罢了罢了。此事便揭过吧。”

  “不过师父,小师弟能以一己之身重伤一头大熊两头半大熊崽,这样的武学天赋已是百年难遇。他今年可才十六岁啊!此等身手,估计已经堪比山下的许多什么‘武林高手’了!”

  “嗯……璟儿自然天赋卓绝。只是为师担心……他始终不敢面对恐惧,万一日后有人拿捏了他的弱点,可该如何是好?”

  “……”

  原来师傅存了这样的心思。少年想,那我便不把弱点暴露给别人不就好了?

  反正我只有这么一个弱点而已。

  只有……一个弱点……吧?

  周遭环境不知何时变了,昏昏沉沉的,再一转,不知身在何处。

  陌生的地方,对面那人他却极其熟悉!

  龙袍加身,那人惊愕地看着他,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他一对上那双满含着情绪的眼便是心中一痛,随后看到,一把长剑,正捅入那人胸口;而刀柄正握在他手中,上面的深蓝色流苏正一晃一晃。

  不!怎么会……怎么回事!

  他极力想把剑抽出来,却反而不受控制地把它又向那人胸前送了送,直至长剑……穿透那人胸口……

  殷红的血很快染红了一大片,那人似乎愣了一会儿,良久,轻轻道了句:“为什么?”

  为什么!他也想知道啊!!他都要疯了……

  嘴上却划出了一抹嘲讽的弧度,语气冷然,却带着些机械般的僵硬。“呵,人人皆言陛下聪慧,可笑您却不知……臣妾是个男子啊。”

  说罢,他猛地抽出剑来,一时间满眼都是红色。

  是血……

  够了,够了!别这样,怎样才能停下来啊!

  他拼尽全力想要接住栽倒的那人,想要拼尽全力咬紧牙关别再说出什么话来……可他还是听见自己的声音——

  “事到如今。陛下不妨猜一猜吧。”他看着那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臣妾当初嫁到东宫来,是为何啊?”

  那人沉默许久,忽然笑了,笑容中尽是讽刺:“朕倒不知,这位子居然是这么好的宝物,值得你曲意逢迎地算计这么久。”

  “呵。”

  ……

  宴文然发现白璟动了。

  她惊喜地握了握白璟的手,低唤:“白璟?”

  这声音仿佛如一声响铃,白璟猛地睁开眼——

  视线渐渐亮了起来,此时黄昏已落幕,只留天边点点残红。

  宴文然脸上带着笑意,道:“你醒了?骑兵寻来了。”

  她语气中带着难掩的喜意,白璟却没第一时间搭话,而是怔怔地盯着她瞧,半晌反应过来,却又红了红眼眶。

  这次轮到宴文然愣了。她握着白璟的手,有些不知所措。“怎……怎么了?”

  白璟垂眸,长睫掩去了眼中的情绪。他坐起身来,轻笑道:“没事,只是一下子见了光,不太能适应。”

  “你昏了有一段时间了,骑兵都找过来了。”宴文然低声说着,带着些无措的颤音:“你再不醒来,孤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唠殿下费心了。”白璟摇摇头,“刚才可能是太累睡着了,做了个……不太好的梦罢了。”

  崖上传来一个骑兵的喊声:“殿下,那头熊找到了!原来是藏到林子里去了,不过这会儿也彻底死了。属下也带回去么?”

  “带回去。”宴文然冲着崖上说了句。

  崖上又隐约传来些什么“哎呀都说了红缨是咱家殿下的标志,箭上有红缨,还用问吗?直接带回去就是了。”

  “不愧是太子殿下,那只被一枪穿腹的就算了,你看这只熊,居然是被殿下射穿喉咙的!”

  习武之人五感敏锐,白璟自然也听到了上面隐隐约约的谈话声。

  他笑了笑:“不知一鹿二熊的收获,能给殿下争个什么名次?”

  宴文然摇摇头,叹了口气。

  “无论什么名次,接下来几天,我们都莫要在深入这林子里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梦行晓

梦行晓

_(:з」∠)_前世梗真香。   不过宴文然是不会想起什么来的。   我们可爱的小女主,对她好点₍ᐢ•⌄•ᐢ₎

2019-12-31 10: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