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超级兵王小医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劈砍

超级兵王小医圣 开叶 3139 2019.04.15 19:34

  行不柳逸尘赶紧靠了过来,继续用手中的灵器劈斩那条锁链。白衣女子这才是缓缓收回了手,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令她有些绝望了。因为脚踝上的这条锁链不是一般坚硬,不管柳逸尘怎么劈砍都丝毫无损,连一点裂缝都没有。

  这么硬?”柳逸尘也是大感意外,这条看起来不过大拇指粗细的锁链,在自己四十万斤巨力之下,不仅没有断掉,甚至连形状都没有一丝改变,反倒是劈砍在这东西上的灵器全都破碎了。“看样子,姑娘你得舍掉这只腿才能脱离这口血棺了。”当石室之中最后一件灵器碎掉之后,柳逸尘放弃了,无奈的看着白衣女子说道。听着柳逸尘这话,白衣女子。

  甩手便是一骨头砸了过去,“去死!要我断腿,你还是人吗?”“嘿,我这怎么就不是人了?塑成了灵身,已经具备断肢重生之能,断掉腿又没什么大不了的。”柳逸尘闪身避了开去,小声咕哝道。白衣女子的修为可是不低,足有碎虚境,而且还是在这荒古圣境的压制下便有这等修为,也就是说。

  此女的真实修为乃是尊者境,甚至更高的层次。这等阶别的强者,断条腿根本就无关痛痒,要不了几天便能以元力配合灵萃“那你可有办法出去?若出不去,在这里只有等死,而我若在这个时候断去一腿,你认为我能活多久?”白衣女。

  子再次瞪了柳逸尘一眼,用一副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这……”柳逸尘随之语塞,因为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出去,更不确定缺锋剑能否破掉那封死了这里的圣阶灵阵,万一强行破阵失败,而引发这密室内的其余机关,那可就完蛋了。

  着,白衣女子更是在柳逸尘那不解的目光之中,双手环胸,一脸警惕的盯着他,道:“哦,我明白了,你小子莫不是想骗我断腿,然后趁我有伤,没有自保能力,肆意妄为的轻薄我?一定是了,好小子,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想不到内心。

  却是这么的肮脏、下流、龌龊!”柳逸尘那叫一个无语啊,盯着白衣女子说不出话了,这时他才发现眼前这自血棺之中爬出来的“女鬼”,还真有几分姿色。一张标准的瓜子脸,那俏美之中更有点男性才有的英气,黛眉如柳,腰不盈一握,脸如凝脂,目若秋水,透着几分狡黠,活脱脱的一位俏佳。

  尽管此刻女子披头散发,但依旧改变不了她身上那等大家闺秀的贤淑气质。不过女子那大大咧咧的举止,以及那动不动就一句姑奶奶前,姑奶奶后的自称还有那一言不合就那死人骨头砸柳逸尘的暴脾气,却是将她身上这等难得。

  的气质,破坏的点滴不存。“怎么不说话了?还有……干嘛一直盯着姑奶奶看?你小子自果然是垂涎姑奶奶的美色啊!”见柳逸尘一直盯着自己看个不停,白衣女子脸色瞬间又白了不少,反手又从血管内摸出一块骨头,紧紧的攥着手中,并且再度后退了两步,跟防狼似的,盯着柳逸尘。“我在想。

  如何将你给塞回去!”柳逸尘顶着一脑门的黑线说道,表情很是认真,似乎并不是在与她开玩笑。接着,柳逸尘便是朝着白衣女子走了过去。“啊,你想干什么?我可警告你,别逼我啊,我发起狠来,我自己都害怕的啊!”白衣女子顿时惊叫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两截圣尸骨骸,作势要往。

  柳逸尘脸上呼过去。柳逸尘这次倒是无视了白衣女子,对她伸手道:“做梦,休想,姑奶奶的身子,死也不会给你这个下流胚子!”白衣女子宁死不从。柳逸尘见状,险些暴走,但最后还是强忍着抽她丫一顿的冲动,说道:“本少还真不稀罕你的身子,倒贴本少都不要,赶紧把手里的骨头给我。”“啊呸,就你?还想姑奶奶倒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

  么鸟样。”白衣女子不屑的瞥了柳逸尘一眼,挺了挺自己的胸脯,道:“本姑娘的追求者,可多着呢,都是清一色的天才俊杰,倒贴你?做梦!”“那你自己想办法弄断锁链吧,小爷不奉陪了。”好吧,柳逸尘受不了了,识趣的走到了一旁自。

  顾自的收起了地上灵萃珍宝。“哎哎哎,那是我的,是我先来的,你这是在抢劫!”白衣女子见状,开始急了,在那里气急败坏的嚷嚷了起来。对此,柳逸尘却是回头给了她一个。

  微笑,“是吗?那又如何?你要是真有能耐,倒是弄断那锁链出来啊!”“你……”白衣女子气得身子直打颤,但却根本奈何不得柳逸尘,因为棺中的圣尸骨骸,并不是每一根骨头都还有残留着圣威,眼下便只有她手中的两根骨头还保存着。

  些许圣威,作为她最后的保护手段,以防止柳逸尘的轻薄,可不敢再扔出去了。“嗯?对了,灵器不行,这圣骨说不定可以呢?”白衣女子忽然反应了过来,而后便是拽着脚踝上的锁。

  链用手中的圣骨一阵猛砸。砰砰砰——一声声巨响随之在密室之中响起,巨大的冲击力,令得整个密室都动荡了起来。但柳逸尘却是一脸淡定的继续收取着地上的珍宝灵萃,丝毫不担心那条赤色锁链会被女子用圣骨砸开。因为不。

  久之前,劫星剑语传音,告诉了他的那条锁链乃是由圣元血晶所铸,非蛮力可破,此外锁在女子脚踝上的锁扣,还有着特殊阵式加持,想要脱困,必须进行血祭,而且必须得是以心头血所凝炼而出的精血才行。事实也正如劫星剑语告诉柳逸尘的一样,白衣女子在那里砸了足足半个多时。

  也还是没能砸断锁链,反倒是将手中的“啊,这口破棺,老娘受够了!”连续砸碎两块圣骨都无法将脚上锁链砸断的白衣女子,直接暴走了,逮着血棺便是一阵狂踢。但终是徒劳最。

  后反倒是将脚给崴了,又一次直挺挺的栽倒在了血棺边上。这个时候,柳逸尘也差不多将密室内的珍宝以及灵萃给收完,踱着步子,脸上挂着一缕淡笑来到了白衣女子身前,“呦?这就消停了?之前不是挺精神的吗?”“滚!”白衣。

  女子抬头就是一嗓子吼了过去,一张俏脸阴沉的可怕。“还需要帮忙不?”柳逸尘却是无视掉了白衣女子对自己的无礼,热心的问道。“不需要!”白衣女子倔强的自地上爬起,在柳逸尘诧异的目光之中,运起体内仅存的一丝元力汇集在右掌之上,狠狠的向着自己右脚斩了过去。“真打算断。

  腿啊?!”柳逸尘不由一愣,但右手却是闪电般的探了出去,一把将对方的手给拦了下来。“你又想怎样?”白衣女子很气愤的瞪着柳逸尘。“得,算我怕了你了,坐好!”柳逸尘到底。

  还不太忍心看着她自斩一腿,将她扶到了血棺上坐好,然后蹲下身子,将女子的微微抬了起来。“你这是打算用牙咬开吗?”白衣女子这会倒是不那么警惕柳逸尘了,而是以不解的目光看着他。毕竟脚上的锁链可是连那圣骨都砸不断。

  难不成你小子还能用牙“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柳逸尘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然后便是在对方那错愕的目光当中,引出了心头血,当场凝练出了三滴精血,缓缓滴入了那锁扣之中。锁扣在得到精血献祭之后,便是在白衣女子惊讶。

  的目光当中,泛起了阵阵妖异虹光,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当第三滴精血灌入时,锁扣已经慢慢松开了,但很快便是停止不动了。“哈,终于打开了,太好了!”白衣女子见状,欣喜万分,不过下一瞬,脸上的喜悦便是石化掉了。因为她的脚。

  并不能从那锁扣之中拔出来,尽管那锁扣已经打松开了些许,但那宽度却并不能让女子的脚腕穿过。“哇,你这脚也太大了吧?”柳逸尘很是没心没肺的补了一刀。“闭嘴!”白衣女。

  子羞怒交加的瞪了他一眼,死命的用手去扒拉那锁扣,但却没有用。“嘿,你这什么态度,我可是在好心救你!”柳逸尘不乐意了,白衣女子却是直接无视了他的不乐意,更是在他愕然的目光当中,一把扯开了领子。“哎哎哎,你这是干嘛。

  虽然你长的不错,身材也不错,但也别想这样就能色诱得了我。”柳逸尘难得正人君子一回,别过了头去。“想什么呢?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解开这锁扣的方法,但既然。

  此法需要精血浇灌锁扣,那么剩下的精血,该由我来补足,来吧。”白衣女子倒是敏锐,一眼便觑破了解锁的关键所在。“咳咳……”闻言,柳逸尘回头偷瞄了一眼,干咳了一声,道:“这……不太好吧?”“没事,这点福利,就当是给你的报酬了,赶紧的,别磨蹭了。”白衣女子那叫一个豁达,与之前那防柳逸尘跟防狼似的她,完全不同了,如同变了一个人。

  似的这都让柳逸尘不禁怀疑丫的有人格分裂症了!“

  别,剩下的精血,还是我来补吧。”在不该怂的这一时刻,柳逸尘却是怂了,肉都送到最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