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盗走主神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再遇白柳弓

盗走主神空间 慵懒的梓喵 3218 2019.10.28 22:44

  “乙坂同学,你怎么把我的台词抢了呢?”

  友利奈绪总是不按照正常套路出牌的性格乙坂有宇已经多少有所了解啊,但是看着友利奈绪现在面对生命危险依旧是这副没心没肺的表现,乙坂有宇的无名火似乎又燃烧了起来。

  “你都不怕死的吗!”乙坂有宇对着友利奈绪斥责道。友利奈绪之前作为学生会长,接触过各种各样的能力者,遇到危险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但是看着乙坂有宇愤怒中带着对自己关心的眼神,友利奈绪感到心中似乎又一根弦被乙坂有宇的眼神撩拨了一下。嘴里的玩笑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这一拳是想警告你,如果使用暴力手段的话,我们完全可以试试到底谁更暴力。”乙坂有宇刚才含怒的一拳其实并没有打在什么要害部位,倒在地上的有动并没有失去意识,只是感到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听到乙坂有宇这句话,吓得又是浑身一个激灵。

  “我们也并没有打算把你交给警察,只不过,如果你继续使用这个能力的话,后果可会比我这一拳严重千倍万倍了。”此时乙坂有宇已经逐渐冷静下来“这个能力过了青春期就会消失,如果不想被作为实验素材,被科学家们解剖研究的话,请记住我的话!”说完这些,乙坂有宇转头便走。

  “家计困难的话,请通过正常手段赚钱吧!”友利奈绪见有动傻傻的似乎还在消化着乙坂有宇的话,补充完这一句,追着乙坂有宇的脚步也走了出去。

  高城丈士朗看着走出去的两人,又看来看还倒在地上的有动,叹了口气,上前扶起了有动,向保健室走去。

  太阳已经偏西,乙坂有宇走在前面,冷这一张脸,友利奈绪则是紧跟在后面。

  “这种事情我其实已经习惯了。”虽然知道乙坂有宇是在担心自己,但是友利奈绪还是看不惯乙坂有宇这一附冷冰冰的样子,所以主动开口解释了一句。

  “难道你一直在做这种事吗?”乙坂有宇已经消气了,现在更多的是感觉刚才斥责友利奈绪的语气似乎有点重,一时有点下不来台。

  “是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各种各样能力的人都有,每次的危险程度也都是不确定的呢。”友利奈绪还是那副风轻云淡习以为常的语气,但是乙坂有宇还是听出了友利奈绪每次做这种事都承担着巨大的风险。

  “学校那群高层也真是可恶,竟然让你来承担这么多!即使学生会成员都是能力者,也不能如此剥削吧。”乙坂有宇只是因为友利奈绪所承担的风险抱不平,而没想到这句话反而触到了友利奈绪的敏感点。

  本来就因为乙坂有宇装作冷冰冰的样子有所不满,听到这句话友利奈绪更是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虽然我知道你这是在关心我,但是我还是有两点要说明!一、关于保护能力者的委托,是我以自己的意志接受的,并不存在所谓的剥削。第二,在你不清楚你口中所谓的学校高层到底为我们做了什么之前,请不要如此随意的诋毁他们!”说完这些的友利奈绪做了一个深呼吸,“今天任务完成,就到这里吧。最后谢谢你的关心。”友利奈绪并没有再理会乙坂有宇,大步向另一个方向走去,留下了一脸错愕的乙坂有宇。

  “她这是。。。生气了吗。”

  因为今天也只是临时去学校的,所以乙坂有宇现在并没有必要再回学校拿东西了。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回家路上的一处岸堤,躺在了岸堤的草丛上。

  此时正值夏季,傍晚的微风吹拂在草地上使乙坂有宇身上的燥热感消退了些许。

  “啊啊~”乙坂有宇轻叹了一声,他现在感觉思绪十分混乱,一方面还没搞清楚刚刚自己的无名火到底从何而来,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可不是个好现象,另一方面又为刚刚惹的友利奈绪生气而感到懊恼。

  乙坂有宇看着天边的晚霞,想着吧心中的烦心事都赶出去。。。。

  “乙坂同学?”这时候一个女声从岸堤上方传来,乙坂有宇好奇的往上边看去,是白柳弓。

  “果然是乙坂同学呢?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白柳弓这时也看清了乙坂有宇,对于两人能在这里偶遇很是开心。

  “原来是白柳同学啊,这时刚放学吗?”看着走过来坐在自己身旁的白柳弓,乙坂有宇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告诉她关于自己转学的事情。

  “嗯,刚和三岛在那边发现了一家新的蛋糕店呢,挺好吃的,乙坂同学要去尝尝吗。”

  “下次有机会再说吧。”乙坂有宇心想这个有点天然呆的妹子还真是喜欢吃蛋糕呢。

  “对了乙坂同学,今天在学校没看到你呢,听你们班里的人说你今天都没来上学,是生病了吗?”不出意料,白柳弓还是问起了这件事。

  “那个,其实,我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必须要转学到星之海学园了呢。”趁着这个机会,乙坂有宇正好也和白柳弓说清楚这件事。

  “诶?怎么这么突然?”白柳弓一脸惊讶,似乎想知道转学的原因。

  “是啊,看来以后放学都不能一起走了呢。”乙坂有宇当然不可能和白柳弓解释关于特殊能力者的事情,而是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其实说是放学不能一起走,其实言下之意其实是以后可能见面都难。两所高校相距特别远,今天只是乙坂有宇正巧来这边解决特殊能力者的事情而白柳弓又碰巧来着附近吃蛋糕两人这才遇上,两人要特地见一面的话,赶路时间反而会比见面时间更长。

  白柳弓并没有接话,不知道再想些什么,两人陷入了沉默,忽然白柳弓又抬起了头“对了乙坂同学,刚才看你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可以跟我说说哟。”

  “哎,其实是和新学校同学相处的问题啦。”话已至此,乙坂有宇很自然的便把昨晚到今天的事情全部和白柳弓讲述了一遍吗,包括自己搬家、当上学生会长,以及和友利奈绪的相识,对于今天无名火的烦恼,以及最后无疑惹怒友利奈绪的懊恼。乙坂有宇一直在讲述,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白柳弓在听到乙坂有宇和友利奈绪相处的时候,眼神似乎黯淡了一些。

  “白柳同学?”身边的白柳弓似乎是在发呆,乙坂有宇轻轻呼唤了一声。

  “啊?哦!乙坂同学。”白柳弓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我感觉乙坂同学之所以在那种情况下会有无名火,可能是把友利同学当成重要的人了吧。”

  “是这样吗?”其实乙坂有宇并没有感觉自己吧友利奈绪当成什么重要的人,但是白柳弓这种说法也能说得通。

  “明天去和友利同学道个歉吧,可不能这样一直僵下去哟。”乙坂有宇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学校的高层似乎对友利奈绪有着很大的帮助,自己当时那样说友利奈绪的恩人似乎的确有些不太好。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白柳同学。”

  “没关系哟,差不多也该走了呢。”看着已经逐渐变黑的天空,白柳弓首先站起了身,拍掉了沾在身上的草叶。

  “嗯,我送你回去吧!”乙坂有宇也站了起来,理了一下刚才被压在身下的头发。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附近的地铁口“可以了乙坂同学,之后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白柳弓知道乙坂有宇回家并不是走这个方向,所以白柳弓也没让乙坂有宇继续送自己。

  “嗯,那有机会再见吧。”乙坂有宇看到白柳弓坚定的眼神也没有再坚持,转过身打算回家。

  “乙坂同学!”乙坂有宇听到白柳弓似乎在身后又叫了自己,回过了头。

  白柳弓低头想了一下,然后又坚定的抬起了头“我。。。我会一直将乙坂同学当做救命恩人,当做朋友的!所以,即使以后见面不是这么方便,但是有烦恼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哟!”说完这句话,白柳弓直接回头跑过了站台。

  白柳弓的话乙坂有宇哪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些话总结一下就是“你是个好人,我们还是做朋友吧。”乙坂有宇很清楚这可能和刚才岸堤边说的那些话有关系。

  “哎~”叹了口气,乙坂有宇本身对和白柳弓相处都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只是白柳同学,现在估计是在哭吧。”虽然白柳弓转头很快,但是乙坂有宇还是看到转头的瞬间白柳弓的眼眶似乎又泪珠在打转。

  白柳弓作为一个天之骄女,虽然有点天然呆,但是真正喜欢上别人还是第一次。自从那天被乙坂有宇救下之后,白柳弓就一直忘不了乙坂有宇那温柔的话语和那温暖的胸膛。可没想到这才刚刚培养了一天的感情,乙坂有宇就转校到这么远的地方。而且从乙坂有宇的言语之中,好像现在更在乎那个叫友利奈绪的女孩。这使得白柳弓不得不放弃对乙坂有宇的感情,其实白柳弓哭的原因,说是伤心,倒不如说是对于自己这段还没开始便宣告结束的感情的惋惜。

  乙坂有宇到家已经很晚,乙坂步未这次倒是很懂事的没有对乙坂有宇有什么抱怨,反而还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庆祝一下我们搬到了新家!”乙坂步未高高举起自己面前的饮料!乙坂有宇看着心里这个似乎永远没有烦恼的妹妹,也把自己心中的烦恼抛于脑后。

  “干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